第1102章 广告

小说: 最强兵王闯三国 作者: 东一方 更新时间:2019-04-15 18:20:10 字数:2658 阅读进度:1102/1306

小÷说◎网】,♂小÷说◎网】,

第1102章广告

司马懿来到皇城中,在殿内见到张绣,躬身揖了一礼,禀报道:“陛下,大秦日报已经正式营业。今日,已经卖出了上千份报纸。当然,这数量还很少,远远达不到预期目标。但至少,大秦日报已经是正常运转了。”

张绣颔首道:“还得再扩大影响力,增加大秦日报的影响力。”

“卑职明白!”

司马懿郑重应下。

他清楚大秦日报的定位,不仅是要赚钱,更重要的是扩大影响力,把朝廷的政策等,通过大秦日报宣贯于整个天下。

或者说,这就是大秦的喉舌。

司马懿话锋一转,又道:“陛下,关于大秦日报的经营,虽说臣负责把关。但大秦日报的具体运转,却也需要人负责。关于大秦日报的运营人选,臣有些想法。”

张绣道:“你但说无妨!”

司马懿说道:“臣今日在大秦日报办公时,有一个名叫周义行的书商,专门找到卑臣,希望能拿下在城西的经营权,负责整个城西报纸的经营。臣当时,仔细询问了周义行关于一些报纸的问题,他很有见地。”

当下,司马懿说了周义行提及的三点经营方式。

张绣听完后,点了点头。

周义行考虑得也算是不错了,但实际上,却也还是不足。报纸是要扩大影响力,可是也能够用来赚钱,而且这赚钱是极为容易的。

张绣道:“你提及周义行,你的意思是?”

司马懿回答道:“回禀陛下,臣的意思是,把周义行招揽起来,专门负责大秦日报的运转。当然,这大秦日报并非官场,不涉及到官府职务。”

“可以!”

张绣直接就同意。

司马懿总体负责把关,下面有人专门负责,这是最合适的方式。

“谢陛下!”

司马懿道谢后,说道:“臣立刻就去安排,把周义行利用起来。”

张绣道:“既然是周义行负责,你便告知周义行,大秦日报上,也可以专门拿出一定的栏目,作为专门打广告赚钱的。譬如这长安城有大秦煤业,我大秦煤业要让更多的人知悉,就可以在报纸上宣传大秦煤业,这是要收钱的。具体的,便是以此类推,一一的推广下去。”

司马懿听得眼前一亮。

这是一个好点子。

不论是司马懿,亦或是此前的周义行,都不曾考虑过正式的报纸上,还可以打广告。可经由张绣一点播,司马懿立刻就明白了过来,知道了其中的商机。

当然,这又是和报纸影响力挂钩的。大秦日报的影响力越大,大秦日报的受众面越广,那么大秦日报所带来的日润,也就是愈发可观的。

司马懿拱手道:“陛下圣明,臣明白了。唉,陛下稍稍提点一下,便让我们受益无穷。陛下的思路,令臣佩服万分。”

张绣笑道:“曾几何时,仲达也开始拍马屁了。”

司马懿道:“臣是实话实说。”

张绣轻笑两声,心中也是愉快,摆手道:“忙去吧,朕期待大秦日报崛起的那一日。”

“臣告退!”

司马懿恭恭敬敬的告退。

只是司马懿刚走到大殿的门口时,忽然听到张绣道:“且慢!”

司马懿转身道:“陛下,可还有什么吩咐?”

张绣说道:“既然要用周义行,就必须要把周义行的底细摸清楚。如果周义行为人违法乱纪,不是良善之辈,手中更有罪行,那么,就不能用周义行。即便是周义行有能力,那也是不行的。所以,你先让王越调动锦衣卫,仔细调查一下周义行的底细,再安排不迟。”

“喏!”

司马懿躬身应下。

旋即,司马懿才起身离开,而他出了大殿后,就找到了王越,说了张绣的吩咐。王越对于情报的掌握,那是极为详尽的,而且锦衣卫的情报网,如今愈发的强大。

在王越刚把消息安排下去,不到半个时辰的时间,周义行的一切情报,都已经呈递在了王越的案桌上,而且是仔仔细细,没有多少遗漏的。

王越没有查看,而是把卷宗交给了司马懿,道:“司马大人,你查阅便是。”

“多谢王公。”

司马懿道谢后,带着周义行的卷宗离开。因为资料比较多,他需要仔细的翻阅一番,所以出宫后,乘坐马车回到自己办公的署衙,仔细查看周义行的资料。

原本周义行作为泼皮无赖时,虽说是泼皮,却也是学着行侠仗义,说到底就是一个游侠儿,可最终是一改前非,老老实实经营书店,也不耍手段。

恰是如此,周义行的书店才经营至今。

这是周义行品行所致。

司马懿翻阅完毕后,心中更是笃定。尤其周义行本人,曾经是游侠儿出身,颇为危险,但遭到挤兑时,依旧是恪守良知,不曾胡来,这是司马懿赞许的。

司马懿没有再耽搁,安排人准备了马车,便登上马车,亲自往周义行的家中去。据请报上的消息,如今周义行日子颇为拮据,他想要去看一看。

周义行家中。

周义行和周弘返回,把消息告诉了周氏后,周氏也是有些忐忑担忧。

周氏更是道:“夫君,这报纸虽说有人买了,妾身出去买菜时,也有人说报纸的事儿。可是,这真的能赚钱,真能让我们周家,摆脱当下的困境吗?”

“一定可以的。”

周义行笃定回答,不过他的眼眸深处,依旧是有浓浓的担忧。

他也不确定,到底司马懿是否会给他机会。

这是周义行无法确定的。

“咚!咚!”

敲门声,在院子外响起,随着敲门声响起后,紧跟着,又有略显沙哑的声音传来:“周兄弟在家吗?”

周义行一听到,连忙上前打开了院子的房门,脸上堆起了笑容。

在大门口,是一个年近五十的大胖子,这是周义行所在商铺的房东。周义行的书店,便是租赁了此人的房屋。

这胖子名叫沙诚,在长安城西,很有几处宅子。

很是富裕。

沙诚看到周义行后,笑吟吟道:“周兄弟,老兄我不请自来,还请见谅。”

周义行道:“沙兄客气了。”

沙诚再度道:“说起来,咱们两人也认识很多年了,是老兄弟,所以凡事我就直来直往的说,就不藏着掖着。老弟你如今,是得罪了人,有人不愿意让你继续经营书店。甚至于,对方走了关系,找了人给我施压,让我收了你的铺子。没办法,为兄也难办,所以只能是提前收回铺子。当然,你欠下的一些房租,也就罢了。等你空了,抽时间把书搬走便是。”

周义行听到后,心中咯噔一下。

一下来了最坏的消息。

周义行甚至于,是双腿都有些发软,但他还是咬着牙,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缓过来后道:“沙兄,让你难做了。”

“什么难做不难做的,说起来,是为兄对不住你。”

沙诚也是一副无奈的样子。

他对于周义行,也是颇为喜欢的,只不过周义行如今,是走了背运,遭到人对付。所以,沙诚也抗不下这事情。

沙诚告辞离开后,周义行脸上的神情,更是失落。他没有想到,突然间,遭到了这样的一个晴空霹雳,把他所有的退路都斩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