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1章 压抑

小说: 拯救单身狗计划 作者: 一月十九 更新时间:2019-04-15 18:13:34 字数:2168 阅读进度:291/299

一阵冷风吹了过来,猫大人一个寒颤,全身地毛发炸开,满眼不可置信地看着兰一鸣,尖声说道:“你是不是疯了,知道这样做的后果是什么吗?”

“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再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这怎么也算是一场功德无量的事情!”兰一鸣笑了笑说道。

猫大人垫着脚,迈着优雅的步子,然后一跃而起跳到病床上,上下地打量着李慕白,说道:“他就是一个疯子,你可要想清楚要不要跟她一起疯魔。”

听到猫大人的话,李慕白原本还有一些小期待,现在却变成迟疑不定,问道:“我能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吗?”

兰一鸣摇了摇头,斩钉截铁的说道:“不能,这就是一场豪赌,只有一次机会而已,因为只要一提到她的名字,她就能够感受到,要是她跑了就很难找到她的。”

猫大人蛊惑人心地说道:”不可为而为之不可取,他是让你走上一条邪路,一旦走了上去就不可能回头了,死不可怕,生不如死也不可怕,可怕的事情是你根本不知道什么是痛苦了。“

“你对这个世界地唯一感觉就是活着,悠长地生命里活的很久很久,可是永远都不会在相信了别人了,这样的真是你想得到的吗?”

李慕白傻眼了,听这话完全自己就变成木乃伊差不多,原本还有一些疑惑地样子现在完全变成了惊恐。

面对即将被猫大人说服的李慕白,兰一鸣笑的跟魔鬼一样,说道:“他说的都是真话,我并不想欺骗你,或者隐瞒这些事情,毕竟如果这么多成功了,你真的会感受到,那时候可能我们之间还会反目成仇,这是我不愿意看到的。”

“可是猫大人有一个前提并没有说,前提是你能够活着或者平安的死去,可是猫大人和我都知道,这对于你来说都是不切实际的奢望,你身上地咒印解开之后。”

“你将永生永世再欲火中沉沦,聚集怨恨之气,永远都没有终点结束的那一天,你想活那样的日子吗?”

李慕白彻底崩溃了,怎么两边都不是什么好的选择,难道上天就这样对他不公平吗?不是生不如死,就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连死的权利都没有。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在我什么就是这样得选择,我并没有做什么天怒人怨地事情,为什么需要得到这样的报应呢?”

撕心裂肺的李慕白最后嚎啕大哭起来,明明哭的伤心欲绝,却莫名地笑了起来,笑的那么绝望,那么残忍麻木。

兰一鸣看了一眼猫大人,我们是不是说的太过分了,竟然没有丝毫顾及别人地感受,要是就这样直接吓傻奔溃了,这事情就糗大了。

猫大人嫌弃地瞟了一眼,这还不是你自己搞出来的好事情,要不是你没事找事地弄出这么一出戏,事情怎么会发生到这样的程度,看你怎么等下来收场,明明可以坐收渔翁之利地事情,硬是搞得一地鸡毛,兰一鸣你到底想闹哪样呀!

李慕白哭声越来越小,最后连低声地抽泣都没有,对着窗外轻轻一笑,像是在对曾经的自己,做一个最后的告白,“我听大老板的。”

李慕白对于两个选择,都没有内容可以好好的了解,有的只不过是莫名其妙的信任。

他觉得跟上兰一鸣,哪怕是一个陷阱也愿意跳下去,因为在兰一鸣地眼中,他看到一丝希望的光芒。

“哎!”猫大人深深地叹了一口气,他知道这个决定意味着,有一尊可以搅动风云地怪物要出世了。

原本铁石心肠的兰一鸣,突然听到那声沙哑地信任,有种心乱如麻,甚至觉得自己这个决定是不是错了。

“猫大人你哎个屁呀!李慕白你这样都搞得我,现在都不知道该说一些什么了,那么最后再问你一次,你真的不后悔吗?”

李慕白坚定的老者兰一鸣,说道:“我相信我将来有一天,不会后悔今天做的决定。”

”好吧!”兰一鸣点了点头,揭开上衣,心脏的地方好像被挖去了什么,只留下黑洞洞地一个窟窿。

猫大人看到这一幕,忍不住地闭上眼睛,这是他最不愿意看到的地方,也是他最不愿意想起地往事,往事不堪回首,为什么不让它留在风雨中。

李慕白捂住嘴巴,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场景,只觉得头皮发麻全身颤抖,大老板的心被挖走了?

兰一鸣把守伸进那个黑洞里,轻轻地一抓,掏出一滴晶莹玉透明血滴,放到李慕白的眉心,就在血滴碰到眉心地时候,直接被吸收进去,在眉心的地方出现一个细小奇妙的纹路,红的像火,璀璨而夺目。

兰一鸣重新扣起衣服,对着李慕白说道:“今天晚上我们就去会一会那家伙,只要那东西到手就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

“大老板!你为什么没有心!”李慕白问道。

“幸好你没说菜没有心可以活,人没有心就会死,不然我就真的死了,关于这个秘密,你可千万不能告诉别人。”兰一鸣脸上带着一丝调皮地微笑,接着说道:“用我的心血作为封印,应该可以完美地融合,所以接下来的事情,你就当做一场精彩绝伦地冒险旅程就好了,你现在好好休息,晚上我们来接你。”

兰一鸣抱着猫大人走了出去,只留下李慕白依旧还在回想刚才那一幕,为什么大老板竟然认掏了心呢?

“你其实真的没有必要这样做的,身体情况本就没有恢复多少,再这样搞下去还不知道猴年马月才能好,心血都舍得送出去了,我谁都不服就服你呀!”猫大人有些难过。

没有人愿意去解开伤疤,因为那个过程真的很痛苦,它会让你慢慢撕裂地时候,把那段记忆一点一点的想起来,而且这是一个不断加深印象的过程。

兰一鸣停下脚步,有些觉得呼吸压抑的难受,“我觉得他真的挺不容易的,历经那么世的折磨,为什么就没有一个人愿意伸出援助之手拉他一把呢?”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