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6章 梳头千百次

小说: 造化之王 作者: 猪三不 更新时间:2015-12-09 18:12:54 字数:3890 阅读进度:587/3093

砰!

跪在长生教总坛法堂内的朱雀堂堂主段英年,身体突然像是虾米一般的屈起,然后倒飞而起,就像是被人踹了一脚一般,流星般的飞出法堂。

就在飞出法堂门口的时候,一股莫名的大力,陡地让段英年倒飞的势子停止,猛地下坠。

噗!

大口大口的鲜血止不住的从段英年口中喷出,让侍立在一旁的长生教八位神将们,个个噤若寒蝉。

“蠢货,竟然用魔云果来栽赃!你就是放出阳正锡身上有着西宁分舵一年的收入这一条消息,也够叶真那小子死好几次了!

竟然用魔云果,可笑的是,还被你蒙对了!”

长生教教主阴长生发出一声声有若夜枭般的厉笑,厉笑声中,修为高达铸脉境五重的段英年身体不停的飞起,再次坠落,再次飞起,鲜血大口大口的喷出。

若是有人细心观察,就会发现长生教教主阴长生的笼在大袖中的手指在轻微的动弹着,手指轻轻一弹,段英年这位铸脉境强者就如遭锤击,鲜血狂喷!

“更可笑的是,你竟然被人家给反利用反载赃,不仅没有当场解决这个问题,而且事后也不向本座回报,以至于酿成如此大祸,让教中兄弟惨死近百,说,你打算如何自处,让本座如何处置你!”阴长生厉喝。

事到临头,段英年也是豁出发来了,顾不得擦掉嘴角的鲜血,猛地以头触地,悲声道:“属下害得这么多教内兄弟惨死,又给本教带来了如此大祸,只求速死。只恨方才没有战死,请教主成全!”

砰!

段英年的身体再次毫无征兆的飞起,胸口、腹部等十几处要穴依次塌陷下去,每一处要穴塌陷,段英年就要喷出一口血箭。

“哼,只求速死?你死了能换回那么多教众的生还吗?能够消除那谣言的影响吗?蠢货。既然你想死,那本座就成全你!”

豁然间,段英年的胸腹如同波浪般的滚动起来,那模样,似乎直欲将段英年的内脏碾成粉碎。

一旁侍立着的长生教八大神将个个脸色大惊,“教主息怒!”

与段英年关系极好的八神将之一的潘神将更是出列疾声求情,“请教主息怒,看在段英年忠心耿耿的份上,饶他......”

可是求情的话没说完。潘神将就楞住了。

就见停滞在半空中的段英年突然间落回了地面,冲着教主阴长生拜了下去,先前苍白无比的脸色,此时竟然看到了几分红润?

“属下多谢教主疗伤之恩!谢教主不杀之恩,属下愿肝脑涂地以报教主!”段英年大声说道。

“哼,寒山老儿打入你体内的阴毒,本座已经全部替你驱除了,好生疗养半月。就可彻底复原。”

这时候,八神将才看到方才段英年喷出的鲜血。竟然在地面上结成了一块块的血冰,潘神将这才松了一口气。

“看在你昨晚能死拼开府境王者死战不退、对我教忠心耿耿的份上,这一次就饶你一命,但是死罪可免,活罪难饶。

伤势复原之后,免去朱雀堂堂主之位。接替贺九那个蠢货的护教统领之职!贺九那个蠢货,昨晚来敌入侵时,面对寒山老儿,竟然唯唯诺诺不敢上前,以致于一位护法尊者惨死在寒山老儿之手。

这种护教统领。要他何用?

着免去共护教统领之职,打入护教法坛做那人形灵晶,以赎其罪!”

听到‘人形灵晶’四个字的时候,让在场的所有神将,包括段英年在内,身体都禁不住的颤抖了一下,仿佛那人形灵晶恐怖到了极致一般。

“教主,叶真那混蛋放出的谣言如何应对?

仅昨天一晚就让我教遭受了如此重大的损失,以属下估计,今晚甚至以后都会有武者不断的试探闯入我教,而且很有可能会成为一种长态,而魔云果对武者的诱惑非常巨大,这要是持续下去,怕是非常的.......麻烦!”一位神将出列请示道。

“麻烦吗?这么点小事,你们难道也想不出解决的办法?”

长生教教和阴长生用一种审视的目光看向了在场所有长生教的高层。

在阴长生的目光注视下,长生教的高层们,纷纷低下头了,毕竟谣言止于智者,但在魔云果的诱惑下,有几个武者又能成为智者?

包括他们在内,其实也有人在嘀咕,那个谣言究竟会不会是真的?

“哼,就知道你们又是这个模样!”

冷哼一声,长生教教主阴长生手中突地飞出了十几道符光,落入了眼前的长生教高层的手中。

“稍后,你们可按照本座所发符讯中的安排行事,而你们手底下掌管的各方分舵,也均以此法处置,几天之后,谣言就会彻底的消弥!”

说到这里,阴长生神情一厉,“记住,一定要严格按照本座的要求去做,谁要是敢泄露了本教的秘密,哼,贺九就是他们的下场!”

仅仅看了一眼符讯之中的内容,长生教的高层们就露出了惊愕之色,随即一脸轻松!

“教主英明,谨遵教主谕令!”

长生教教主阴长生的露出满意的神情,“如何对付叶真那个小杂碎,就不用本座教你们了吧?”

.......

看着疾刺而至的凌厉白光,叶真却是动也没动。

白光刚刚刺出的刹那,封轻月身形轻轻一动,右手皓腕上的紫青双环一碰,一道玄光射出,那道凌厉的白光瞬间就被击得粉碎。

“灵器.......果然厉害!”

叶真有些眼热,如果叶真没有看错,那道凌厉白光应该是一样神通武技击发的,就算没有这年姓武者十所的实力,最少也是七八成的实力了,可却被玄光紫青环给轻易击碎。

而这年姓武者。在叶真的感应下,其实力敢不济也是铸脉境二重的强者。

“躲在女人身后算什么本事?有本事,就站出来,让本公子称量称量你!”年星河冲着叶真厉喝起来。

见状,叶真却是摇了摇头,又是一个因为女人而不知进退的家伙。看到自己这样出现在封轻月的后院,就发狂了。

“我什么修为,你什么修为?你这脸皮,未免也太厚了吧?”意外的,叶真调侃起了这年星河。

实在是叶真昨晚心情大好,大清早的动手,不想太煞风景,而且叶真也不愿意嵌入这种无意义的事情之中。

“你.......”

年星河的脸色再次涨得通红,也让叶真看清楚了年星河的本质。应该就是一位鲜少在江湖上行走的武二代或者天才武者,历练太少了。

“年公子,这是我封轻月的院子,谁能来,谁能住,是我的事,不用你多操心,你请回吧!”封轻月突地下了逐客令。

“可是你们.......”

“这是我的私事!”

突地。封轻月手中变出了一把梳子,对着叶真说道:“你还没有挽发。我来替你挽发吧?”神情温柔异常。

叶真楞住了,年星河也楞住了。

封轻月轻轻一带,就将叶真送到了边上的椅子坐下,纤手一张,远处的一盆净水就凌空飞来,然后。封轻月就用梳子沾上净水,给叶真梳起了头发。

难以置信之色,陡地从年星河的眼中涌出。

“轻月,你.......你......你们什么时候.......我......我怎么不知道?”年星河的脸上陡地浮现痛苦之色,似乎是非常的心疼。

“你不都看到了.......”封轻月再次轻言一声。

年星河的脸色。陡地变得苍白无比,手抚胸口,连退数步。

“好.......祝你们.......”

后面的话,年星河没有说出口,或者说只是嘴唇碰了一下,整个人就失魂落魄的踉跄远去。

这情形,让叶真非常的意外。

叶真本以为,这年星河会找他拼命呢。

“好了封堂主,人已经走了,不用再梳了!”叶真的声音中带着几分讽刺。

“抱歉,没经你同意,又给你添麻烦了!不过,还是让我梳完吧!”封轻月的手非常的灵巧,时而指间灵力迸发如刀,替叶真修齐发线,时而双指灵力迸发如剪,将叶真的那一头长发修修剪剪。

一边收拾,封轻月的声音一边响起,“其实年星河不坏,他经常来我这,我也知道的他的心思,只是.......不可能.......今天只是恰逢其会,把你也纠缠了进来,对不起......”

听到‘不可能’三个字,叶真轻叹了一声,要是这年星河听到这三个字,恐怕会更加伤心!

“恩怨情仇,情字名列江湖儿女第三难,你凭空让我介入纠缠起来,就‘对不起’三个字就完了?”叶真忽地笑道。

“那你想怎样?我已经在给你梳头了!”封轻月说道。

“梳一次怎够,最少也要梳个千百次.......”

话刚出口,叶真才意识到这句话说得有些过了,有调戏之嫌了。

叶真背后,封轻月的俏脸陡地浮上了一抹酡红,正在给叶真绑发带的纤手陡地一紧,扯得叶真的头皮生疼。

“梳好了,看看吧!”纤手灵巧的打了一个结。

“不错,很好!”

叶真看着镜子中英气勃勃的自己,高高挽起生气无限又一丝不乱的头发,突地有些触动。

很久了没有梳过这样干净整洁的头发了,以前,彩衣也是这样梳的!

“满意就好!”

“那我告辞了.......”

叶真收起泛滥的念头,一招手,云翼虎王小猫却是委屈的喵了一声,畏惧的看向了封轻月。

噗哧!

封轻月轻笑出声,冲小猫挥了挥手,“去吧!”

“对了叶真,这云翼虎王是你打小从幼体就祭炼养大的吧,好有灵性!”

“是啊,刚出生没几天,就被我找到了,算是运气!”

“有些可惜,天生血脉所限,注定是无法一直陪伴你走下去的!”封轻月突地说道。

“也说不定,我会想尽一切办法给它突破血脉桎梏的,对了,你是铸脉境强者,见多识广,要是有什么可以助妖兽突破现有品阶的秘法或者天材地宝之类,可一定要记得告诉我!”

“放心,就凭你凭空介入了‘恩怨情仇’之江湖儿女第三难这一点,我也会给你留心的!”封轻月反过来取笑了叶真一句。

“不是说梳头千百次吗?”

叶真嘟囔了一句,就踏出了封轻月的灵院,身后,封轻月一怔,俏脸再次浮上了一抹嫣红!(未完待续。。)

ps:这是第一更,定时发布的,晚上的更新可能会比较晚。

女儿扁桃体慢性肥大,快遮住咽喉三分之二,县医院说要切,准备带女儿去市里看,回来可能会比较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