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第160章 被包养的女教官

小说: 乡艳村妇野性难驯:乡村小混蛋 作者: 一窝驴 更新时间:2015-10-30 03:05:10 字数:5186 阅读进度:161/182

[第2章第二卷]

第161节第160章被包养的女教官

“学姐,你要觉得那天抓得不够,你可以再抓一次。”

顾兰玉满脸绯红,瞪他眼就说:“你再胡扯,不怕我收拾你?”

“我知道你是学生会的,可你咋收拾我?难不成在床上收拾我?”

“你……”

顾兰玉被弄得够呛,她从来就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架势,就孙小虎那些想打她主意的,也都是小心翼翼的跟她说话,哪里遇见过李小满这种全然没把她放在眼中,拿着话调戏她的新生。

被这一呛,连叫住他想说啥都忘了。转身走到黑暗处,就感到屁股一挤。转头就瞧李小满站在身后,压着身子,她怒不可遏的要打他。

李小满就跳开一下,一溜烟的跑进宿舍里去了。

还好没人瞧见,可白白的被抓了下臀,顾兰玉都气得七窍生烟了,在那楼下站了好一阵,才跺跺脚走了。

高峰跟张鱼在打Dota,又邀李小满入局,李小满一瞧这俩被虐得够惨了,他也不爱玩这个,就摇头,把笔记本推给隔壁宿舍跑来玩的同学,让他三人打。

在床上将大一的课本都瞧过一遍就睡过去了,等起床却是大半夜,凌晨四五点的时候,李小满就到走廊上去伸懒腰。

二妮这时也醒了,她去将冯小怜敲了起来。

冯小怜靠窗睡,倒没惹醒其它人。

“干啥,二妮。”

冯小怜穿着睡衣出来,眼神还惺忪得很,揉了几下就问。

“你跟小满是不是做过那事?”

冯小怜的手一停,就被二妮拉着到走廊上。

“我知道的,你是被他害的,他那驴玩意儿太大,我一个人也吃不了,他憋得难受肯定会找别的女人。就是成亲了都一样,”二妮撅着嘴在说,“可他要找别人,也得我瞧得入眼,小怜,你挺好的。”

冯小怜早就被吓醒了,听她这话说的她芳心大乱,也不知该说啥好了。

她头回算是半被强迫的,可后来就半推半就了。那神仙手她也知道是啥玩意儿,那驴玩意儿现在又让她欲罢不能。

好几次想要斩断这种关系,可是……想到昨晚的事,冯小怜就脖子都红透了。

他真是个混蛋!

“我跟你说这些,就是不想让你都绕着我走呢,我们也是同学了呀,”二妮热情的握住她的手,小声说,“你最多一晚上跟他做几次呢?”

冯小怜红透了脸,伸出三根手指。

“哼,他还算有良心,”二妮笑嘻嘻的说,“下次咱俩一起去,将他收拾惨了。”

冯小怜有些不愿意,可看二妮这正牌的老婆都开口了,她就勉强点点头。

总算将这事给解决,二妮开心的回到宿舍里又睡了会儿,等到军训的时候才跑去找李小满,还带上了冯小怜。

“你俩,这是……”

李小满瞧着就傻眼了,这俩丫头咋就玩一块儿去了?

这还让人活不?

“你这小混蛋,我跟小怜说好了,你做的事我们都知道了,哼,到周末的时候有你好受的。”

冯小怜白了一脸惊喜的李小满一眼,就拉着二妮去吃早餐了。

李小满嘿嘿的傻笑,等她俩进去,才跟过去,买了油条豆浆,就瞧着远处在说话的余教官打量。

她那对炸弹有点太大了,随时都要沉没的样子,挂在那胸前也不觉得重吗?

还有那腰,比苏春的都细,想来还是有些肉的,然后往下一瞥就瞧到那浑圆的臀上,那真像是两颗大气球给挤在一起啊。

想着昨晚去逗那顾兰玉的时候,她那臀也翘,可有些小,不像这余教官那样大。

这要把鸟杆子捅进去,都能挤断了吧?

“你看啥呢?”二妮拿汤匙在李小满眼前晃了下。

李小满就干咳声转头说:“你俩还真打算一起上,我可受不了。”

“哼,就说说,你还真想呢,你有那福气吗?我就算了,小怜你就别想了。”

拉着冯小怜,二妮就说,李小满嘿笑,“你咋知道我跟小怜的事的?”

“她一瞧我就低头,那不是心里有鬼吗?我再一想,你跟小怜是同班同学,那什么不都明白了。”二妮撅起嘴说,“我也不要你啥,你只要对我好就成,反正咱俩成亲了,谁也抢不走你。我呀,一个人也应付不来你那驴玩意儿……”

冯小怜早就听得想找地缝钻了,这时就看顾兰玉走过来,那柳条腰一扭就坐下来。

“学,学姐……”

二妮松开抱着冯小怜的手,瞧着她一愣愣的。

“怎么?不欢迎我?”

“欢迎。”

李小满举双手赞成,他还不想被二妮弄得内疚呢,但这顾学姐来做啥?

就瞧她翘着白嫩的双腿,那包臀裙还留着一条缝,他眼睛往那一钻,还能瞧见像是黑色的小裤衩,再往深了瞧就是一抹黑,啥也瞧不见了。

她今天还穿了丝袜,肉色的,让她那腿上的肌肤不大能瞧见了,不过还是一样的雪白。

一双高跟鞋在那蹬着,咋瞧都洋气得很。

二妮瞧她有些自卑,就想跟冯小怜快些吃完就走。

李小满早就见过这些货色了,不就岳波赵信那些助理或是秘书的模样吗?就在会所里,这样的小姐也不少。

便宜的三百,贵的五六百一千,就能打一炮。

就是顾兰玉那模样要好一些,身体嘛,那些小姐也不会差了。

李小满那眼神就在像瞧马丽玲子那些小姐,顾兰玉刚开始还没觉得有啥,被他瞧了几眼,就感到不对劲了。

“你看什么?”

“学姐长得美我才看的。”

李小满笑着起身,带着二妮和冯小怜就去班上了。

这天学的踢正步,余教官不知吃了哪门子的枪药,一来就沉着脸让大家摆姿势。弄到中午也没休息,还让一班人去跑了五圈操场。

到吃饭的时候,二妮都把脸贴到桌上,一副有气没力的样子。

“她是经期到了吧?听说那女人来月经的时候,脾气就怪。”高峰捧着碗跨过来,被李小满一脚踢开,“一边去吃。”

高峰苦着脸瞟了眼在埋头吃饭的冯小怜就走开了。

“余教官要帮昨天的教官出气啊,”二妮侧着脸说,“我都累死了。”

“要不请例假?”李小满帮着出主意。

冯小怜就摆头:“这不能乱请,要今天请了,下个月咋办?”

二妮就蒙着头哀嚎一声。

总算是把这天挨过去了,李小满看她俩骨头都散架了,就说带她俩去**。二妮大叫声就抱住他亲了下,冯小怜也跟着上了车,就来到一家正规的**会所。

一进去就有技师走过来,先让他们去换衣服,然后就躺在床上。

这按得有一阵,就舒服了。

三人都迷糊的睡了过去,等睁开眼都八点多了,这才匆匆的跑到外面的餐厅吃了顿饭。

李小满将她俩先送回去,想着周末就要跟她俩一块做那事,他就无法忍住心头狂喜。

从女生宿舍出来,就瞅见余教官跟个男教官在远处的池塘边说话,就偷偷摸摸的靠过去。

“你让他别来找我,我心烦着,他要敢来,我就把他的腿给打断了。”

“你心烦归心烦,这几年你也拿了他不少钱吧?就这样说散就散了?你让我跟他说,我怎么说?”

“当初是他自愿把钱拿来的,我问他要了钱吗?”

“那你是说你宁愿白陪他睡……”

啪!

那男教官脸上挨了一巴掌,余教官就掉头往另一边去。

李小满蹑手蹑脚的跟过去,就看余教官慢慢的出了学校,跟着走到一间宾馆那停下来。

这些教官都住这间宾馆里,那大厅里还有几位教官,看她进来就跟她打招呼。李小满想想教官里就这姓余的是女的,其它都是男人,她肯定是一个人一房间,想着就心潮澎湃起来。

就不为自己,也得为二妮她俩着想啊,这余教官要再这样祸害人,她俩军训完,那身体也垮了。

“嘎啦。”

余教官拿房卡刷开门就推门要进去,李小满脚尖一拦,跟着就窜到里面。

她回头瞟了眼,一皱眉,就抬腿往李小满的脖子踹去,速度奇快,好在李小满也不是白给,往后一撞,先将门关上,跟着就一矮身,将她的脚踝抓住,往怀里一拉。

余教官支撑腿跳了一下,就往前一使劲,那被抓住的脚就踹在李小满的小腹上。

李小满吃疼,心头大怒,本想进来调戏她的,谁知吃了大亏,他才吃饱饭,这肚皮要被踩破咋办?

看余教官还是那副冷脸,就低头张嘴就咬在她脚踝上。

她都教了一天的军训,那鞋上自然臭得很,可那脚踝却不臭,袜子都褪下去了一些,正好露出来让李小满下嘴。

余媚再能想也想不到李小满会这样,脚踝一痛就收回腿,接着李小满就直接扑上去,将她压在身下。

余媚眼神一煞,就抬腿要顶李小满的小腹。

“我是他派来的……”

余媚突然浑身一震,将他推开:“你不是学生吗?”

“哼,就不能有别的身份?”

李小满为自己的急智感到兴奋,瞧着余媚那一颤颤的白兔就说:“事情有了变化,你必须先回去。”

“你说什么?”余媚以为是那男教官那边的人,一听李小满这样说,就知他是在胡扯,当即愤怒不已,一掌往李小满的颈上切去。

李小满头一缩就绕到余媚的腋下,然后伸出手架着她的胳膊,另只手就摁在她腰部的穴道上。

以为这样就能扭转局面,可万万让他没想到的是,余媚身体就是一顿,跟着就用更大力的撞过来。

李小满心头一骇,这是头一回神仙手也不管用。

他手指在她胳膊上滑过去,连摁几下,余媚还是没有丝毫反应,眉宇间的煞气反倒是更浓了,手往空中一斩,就带着呼呼的风声。

李小满立马跳到床上乱摆着手说:“你的事我都知道了,你是不是被人包养了?”

“滚!”

余媚出手如风,本想这种小痞子能支撑多久,可这都三五分钟过去了,李小满还是活蹦乱跳的,气得她脸都歪了。

可在李小满的眼中还是挺好瞧的,特别是她动起来的时候,那胸前那两团硕大也跟着随之颠巍巍的在抖着。

李小满再想她那屁股蛋子,嗬,这胸跟屁股都一般大了。

苏春那胸还没屁股大呢,这余教官可真够可以的呀。

余媚往前一冲,就一个飞腿要将李小满踢下床,李小满马上跳到另一张床上,然后就一个扫堂腿过去。

他也不懂啥招术,就看着电视上的记下来了拿来用。

余媚大怒,这小痞子还敢还手?

一抬腿就想将他的胫骨给踩断,李小满见势不妙,双手一撑地就跟练蛤蟆功一样的,又扑到她身上。

双手不等余媚打过来,就摁在她的胯骨上。

这处穴道最是凶险,要是摁得不当,不单没作用,反倒还会让使用神仙手的人伤了手。

余媚全身剧震,刚才那种她一直压抑的念头又浮了起来。

就是在先前被李小满摁住的时候,那种古怪的感觉,像是往那空荡的心房里砸石子一样,不单落了下去带起涟漪,还让她有种麻痒的感受。

这一顿,就让李小满凶性大起,先亲住她的嘴唇,在那剑般薄的唇上舔着。

这余媚真是迷死人不偿命,她全身上下,除了胸跟臀,那腰是窄得像都无法支撑她上半身一样,那嘴唇也薄得很。

按李小满看的书中说,嘴唇薄的女人,不单个性刻薄,而且还是属于外俨内骚的性子。

李小满亲得余媚都快要踹不了气,她使劲要推开他,可那胯骨被李小满摁得死死的,那穴道上传来的热流让她就想要反抗都难得很。

难道就这样被这小痞子给强暴了?

余媚不知哪来的力气突然将李小满的上半身给推开,跟着眼睛就瞟中那凶神恶煞的鸟杆子,顿时惊呼了声。

那鸟杆子早被李小满给掏了出来,在那硬直着逞凶作态,扑棱棱的上下抖动。每颠一下就像是颠在余媚的心尖上。

不由得想起家里那位的凶物,跟李小满这一比,那就像是拿牙签跟圆珠笔来比,谁大谁小,谁粗谁细一目了然。

她也憋了有一个月都没跟家里男人做这事,这一瞧见,她就口干舌燥起来。

李小满瞧她快要骚情了,就想要缩回手去摸她那硕大的白兔,这时,就听门口有人敲门。

“余班长,你没事吧?”

刚才的打斗声还是让人听到了,李小满就瞧余媚看去,她眼神冰冷的盯了他一下,才说:“没事,看电视呢。”

“噢,哪个台啊?”

我草!有必要问这么细吗?

李小满被余媚给踢到床底下,才想问她要做啥,就瞧着她走到门口拉开门。

“刚关了,有事吗?”

出现在门外的就是那位男教官,他伸脖子往里面看了眼说:“你不会在屋里藏了男人吧?”

“你再说一句试试?”

余媚眼中煞气一现,那男教官就笑说:“随便开开玩笑嘛,那你忙。”

余媚将门一关,转头就看李小满坐在床边。

“这事我不会跟学校领导报告,你可以走了。”

“余教官,我不想走。”

“那你想做什么?”

余媚恼怒的瞧着他,他要不肯走,还真能把他给打晕了绑在一边?那要出事咋办?这传到外头,她也别做人了。

又看到他那还挂在外头的鸟杆子,就咬牙切齿,刚那是咋了,要不是小刘来敲门,这就要被他给……

“我想在这里看风景。”李小满很**的走到窗前往下看了眼,突然转身就走。

余媚想叫住他,又憋着笑在门口看了一会儿,等电梯那边一响,一个女生尖叫着逃走,李小满才想起鸟杆子还摆在外头,忙塞进去拉上拉链,就挤进电梯。

刚在楼上瞧见顾兰玉在街对面被几个小流氓给拦着,说啥也得去救她一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