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第137章 打飞机

小说: 乡艳村妇野性难驯:乡村小混蛋 作者: 一窝驴 更新时间:2015-10-30 03:04:36 字数:7441 阅读进度:138/182

[第2章第二卷]

第138节第137章打飞机

谭秘和刘长军没谈多久就出来了,要了解的就是刘长军的实力到底怎样,然后就带他去鲁上涛那,鲁上涛要亲自跟刘长军谈。李小满也被叫进来就站在旁边,听着鲁上涛提出拆迁改造的几个要点。

刘长军主要是负责拆,改造的事他不管。那由鲁上涛去找市里的仿古建筑公司来做。

“一定要做到快狠准,工期不能耽误,所有的拆迁事项,你要同时向拆迁办和乡政府汇报。”

刘长军都一一答应下来,他才被谭秘带出房间,然后就是李小满。

鲁上涛让他帮掐着肩,一边跟他说:“你这位老乡可靠不?”

“哪能不可靠,乡长,他要不可靠,市里岳老板能跟他合作?我敢下保证,要是他管拆迁的话,那事情做起来不单快狠准,还能超期完成。”

“那就好,小满你做事我还是放心的,政府办也要盯着些。”

李小满看他慢慢睡过去,就掩上门出来。

刘长军和谭秘在走廊上抽烟说话。

“乡长还有什么交代你的?”

“就是问问军子这边做事可靠不,我让他放宽心。”

谭秘点头就说:“事情交给你去做,你就要用心,别光顾着利益,有的时候,把利益放一边,这交情要细水长流的做。”

刘长军憨笑说是。

出得乡政府,他才呼出口气来,将衣领最上的扣子给解开:“小满,你就成天跟这些人一起上班?说话都半遮半掩的,光想他在说啥都费脑。”

“这就费脑了?你还没参加过乡里的大会,那才叫费脑。那些老干部就是脑子费不起才睡过去的,你当那些报告真没意义?”

李小满哼了声,就瞅着去拿车的刘长军,转头跑去食堂拿了瓶矿泉水,出来遇到文芸在跟刘春仪站在楼下说话。

“你俩有什么好聊的?还站这里,就不怕来办事的人那眼睛都瞧花了?”

“瞧花那不好?那想来办坏事就能变成办好事。”刘春仪看这时人少就拉着李小满说,“没事做,咱们去出租屋?”

文芸就啐她:“你就这性急的性子,你把小满当成啥了,**?”

“文姐,你别说那样难听,我要不愿意,她还能硬拉我去?”

李小满甩开手说:“我还要去木材厂一趟,今天就不做那事了。”

刘春仪满脸失望,看着李小满上了刘长军的车,就说:“他跑木材厂去做啥?”

“我哪知道。”文芸一甩长发就走上楼去了。

黄木匠越发的胖了,快跟头公猪一样,他在这乡里还找了两个对象,原来李庄那女的嫌人家是村里人了。一三五一个,二四六一个,周日休息。

平常就在木材厂这边守着,跟崔文宗打些家具样子,要不就猫在那办公室里斗地主。

“你这还不炸都得憋死,”李小满走进来就说,黄木匠刚要骂娘,看是他,就笑说,“你有空闲跑这边来?”

崔文宗将牌摁下,喊黄木匠别偷看,就将另个陪打赶出去,亲自去给李小满刘长军倒水。

“过来瞅瞅,顺便让你帮忙打些东西。”

黄木匠就说:“你要再让我打那木夫人,我可没空,那东西要求精细,你瞧我,我这手都大了一圈了,哪还能做得了这种精细活。”

“你就会打木夫人了?我让你帮着打一柜子,把这东西给装在里面。”

李小满将那天收着的针孔摄像机扔给他。

“嗬,这东西有啥用?”

李小满解释了遍:“能录四十多小时,你打在衣柜里,我送给别人,然后我录下东西,呵呵。”

黄木匠也笑起来:“成,这就交给我了,样式就普通的就成了吧?”

“要送给市里人,这东西得精致些。”

“那一周后你来拿吧。”

崔文宗这才说:“靠山坳那边还要不要种板树?”

板树是统称,是那些能快些生长的能做板材的树木的总称,崔文宗想那些还有山坡地,要是都能种上,找些人管理,那一年半就能拿来用,那规模要是做大了,那赚头也不能小。

李小满给他黄希的电话就让刘长军开车送他去市里。

“那姓练的那么强?你前几天才去又要过去?”

“不是她。”

送到林静所在的小区,他就先给林静打了个电话,她明显吓着了:“你要做什么?你别过来!”

“我已经到门口了,开门吧。”

等了半晌,才看见门打开,林静穿着密不透风的衣服站在门后看了他眼就快速的缩回去,让开一条道给他进来。

“你咋不说你是黄市长的儿媳妇?”

林静听他一说,就狂给她使眼色,这就瞧着一个白面书生一样的男人从沙发上站起来,手里拿着一张报纸,满脸疑惑的看着李小满。

“这我丈夫黄斌,这是李小满,我们学校一个老师的弟弟。”

黄斌长得太过于白净,模样也挺秀气看着不像男人倒像是女人。

黄冬梅能跟他搞上,估计也跟他这模样有关系,黄冬梅在乡下长大,那都是地里刨食的粗汉,就她家那位,也是五大三粗,跟个小山一样的,哪见过这种文化人,才会半推半就的就被睡了。

李小满忙走过去跟黄斌握手:“黄老师您好。”

他要叫黄斌科长的话,黄斌不定还没给他好脸色瞧,见他叫自己黄老师,看他年纪又小,这才释然。对他刚才那句无礼的问话,也就当作没听见了。

“你们聊吧。”

黄斌起身去书房了。

等他上楼没了人影,李小满就一拉林静的手,将她揽在怀里,居然就这样亲起来。林静吓得心都快跳出胸腔了,李小满不知,她还不懂,她那男人是个心眼极其狭窄,有啥事就会摔东西的人。

何况,当初也是要求黄斌父亲,这才嫁到黄家的。

这本来在家里就低着头做人,要再出些事,那头是真的抬不起来了。

“你让开,你疯什么?你没看黄斌就在楼上吗?”

死命的推开李小满,林静就喘着气在说。

“你为啥把我姨娘开了?”

“你说冬梅?”林静坐在沙发上,拿起黄斌留下来的澄汁,一口喝了半杯说,“不是我开除的,是你姨娘自己走的。”

“你骗谁?我姨娘找个事做也不容易,怎么可能主动要走?肯定是怕她多话,又因为她跟黄斌睡过,你这心里不舒服才将她赶走……”

“我骗你做什么?这家我又做不得主!她跟黄斌有一腿,那黄斌不能照顾她,不让她走?”

李小满想想也是,看林静表情有些凄苦,就说:“你到底为啥跟黄斌结婚的?”

“为啥?说了你能明白?”

林静听他提到这事,就灌了口水,满脸的苦涩。

林静的父亲当时是在市里一个区里做副区长,因为有人将图纸改了,施工的时候就出了错,一栋拿来做黄港地标的建筑都盖了十多层了,要推倒重来。

那边区里就将他父亲推出来做替罪羊,本来这事也没啥。

调去个清闲些的单位,等过几年再跃级提拔补偿他就是了。

谁知这事情闹得特别大,就说要杀鸡儆猴,要让那些做事不端正的干部都看看。林静的父亲就被纪委调查,也没啥问题,就说他渎职,然后要交到检察院去。

黄斌那时追林静追得紧,林静就无奈答应他,跑去找黄斌的父亲,才总算将事情挽回。

可由于这事闹的,林静的父亲已经没心思继续当官,不久后就下海经商去了。

而且离开了黄港,黄斌的父亲也没能帮他什么。

这些事李小满问她,她也不会说。

看他走到冰柜前去拿冰棒,就说:“下面有雪糕,脆皮的。”

“你家还真够大的,”李小满随意说了句,就又回到黄冬梅被开除的事上了,“我姨娘就这样被开了,那算咋回事?你们也不给些补偿?”

“给啥补偿,她还把我男人睡了……”

“你男人要真是啥好男人,她能睡得了?”

这话说得林静无语,黄斌是个什么货,是在结婚后她才发现的。成天都不着家,跟着那些狐朋狗友出去喝酒泡吧玩女人,就是她怀孕的时候,他都在外面。

黄冬梅的事让她感到既在意料之中,又在意料之外。

兔子还不吃窝边草,你连保姆都要搞?

“你要啥补偿,你说吧?”

“等我想好再说?你家电视多大的?”

“七十,你想要你拿走。”

李小满看她翘着腿,那两腿中间白得惊人,腿缝还很紧,想她就是生了小孩,就是**了,但那保养还做得真不错,再加上年纪不大,怎样瞧都让人觉得是个绝世万物。

虽说包裹得严实,可那胸前的弧线还是能瞧出来,就不算大也有可观之处。

想到那天她吃了**然后发疯似的索求,就说:“你一点都不想?”

“想什么?”林静回他句,就脸蛋一烫。

还能想什么?不就那档子事吗?林静倒也不是不想。黄斌是那样的人,她也想报复他。但是现在他就在楼上,要他放一出来喝个水什么的,怎么办?

他的书房隔音只是一般,远不如林静那间书房,他读的书也没林静那样驳杂,就是文化修养都差得远了。

做预算科长的,财政类的书也不看,就刚那张报纸,他看的都是漫画版。

他也没在一个地方待着久的性子,要万一不好,他突然出来怎么办?

林静还不敢跟他翻脸,虽说林家现在不求他了,但到底他是市长的儿子。

“我晚上住你家客房吧。”

李小满突然说,而且不等林静答应,就跑去客房了。

黄斌出来听说也没说啥,就点点头,跟着就说时间不早了,他要回房休息。

看那钟点也不过才是十点出头,黄斌可没早睡的习惯,明早起床有事,才提前休息,还吃了两颗安眠药。

林静等他睡着也跟着进房,背着手刚想要将门关上,李小满就不知啥时候跑过来,跟了进来。

她大吃一惊就想要将他推出去:“你干什么?你发疯了你?”

“他不是吃了安眠药吗?我听说吃了这药的都睡得跟死猪一样,林静,我想你想得快疯了,你让我抱一抱吧。”

林静看他说得真诚,也没多想,想让他抱一下,就将他推出去。

谁知他手一抱上来,就摁住她腰后的穴道,林静身子顿时一软。

“你做啥了?”

满面火红的林静低声说,声音都在颤抖着,她感到李小满那手在她身体上乱摁了几下,她就有种浑身要冒烟的感觉。

李小满抱住她拖着她的身体,将她拉到床边。

“你要……你要……”

林静心跳得厉害,她大致猜到李小满要做什么,可她依然不敢相信,他都知道黄斌是市长的儿子,他还敢这样干,他是疯了吗?

要万一黄斌醒来的话……

还在想着上衣就被李小满给脱下来了,露出白雪的肌肤跟那傲挺的酥乳。

一股清洌的香气从她的身上传来,李小满抱住她就张嘴去吻她的脖颈。

林静脑子浑浑噩噩的,早就没了主见。

那种想要让李小满折腾的感觉布满了全身每一个毛孔,就是上次吃了**也没有这样。她的嘴唇发干,浑身都在发热,像是被扔到了一口热气腾腾的大锅里。

她连眼都睁不开,全身没有半点力气,任由李小满在折腾。

他每吻一下,她就感觉力气消失一分。

那热流也更加快速的在上升着,她像是被推到云端的热气球。

这要人命的小混蛋!

他到底是做了什么才让我这样!

林静经过的男人并不算多,可她也明白自己身体这是怎么了,那种粘腻,让她清楚,那下头根本连碰都没碰都潮润起来了。

这让她想到了那电视剧中的**,潘金莲,李瓶儿,不都是这副德性?

还有……突地想到前些日子打扫卫生从那书房里翻出来的**集,那是一位健壮的美国男明星的。那些突出的肌肉,整块整块的肋骨,令她不禁脸脸颊发烫。

这到底是咋的了?

他还要亲我那里……

被李小满亲吻着腋下,林静有种羞耻的**。她将那里的毛都剃了个干净,不像那些村里的婆娘不咋讲究。李小满瞧得稀奇,这才亲上去。

好在她没狐臭,不然一下就能将李小满熏晕过去。

不单止如此,那地方还有些香味,比她的体香更浓,就像刚洗过澡过的沐浴乳的香。

将她的手臂抬起来,才发现,她还没有蝴蝶袖,虽说不大懂这练如玉嘴里说的东西是啥,可那上臂很细,整条手臂都纤细得像是鱼竿。

腰也很细,别说双手了,就是一只手掌,都快能掐个完。

林静扭着屁股蛋子,全身都沉浸在一种前所未有的迷醉中。

她还很想,让李小满进来。

那天的事,她这几天都会回想,一想到李小满那驴一样的玩意儿,那大得吓人的鸟杆子,她就会嘴角一翘不自觉的露出些笑容。

黄斌也算得不错,在她经过的男人中能排到前三,可跟李小满那一比,就像是拿跟筷子去跟擀面棍比,谁大谁小,谁粗谁细,一目了然。

更何况,李小满手上还有一套功夫。

林静现在就被这功夫给折腾得快要失神了。

她想让李小满快些进入正戏,可又想着在床上躺着的黄斌,隔着他还不到一米,她可不敢开口要求啥。

脑子也越来越不管用,本来还想着些其它的东西,现在只剩下要李小满快些了。

突然,手中像被塞进了个火热的玩意儿,林静微睁开眼一瞧,心儿就是一阵窃喜。

原来李小满将他的鸟杆子塞了过来。

林静哪还含糊,握着那鸟杆子就上下撸起来。

这手技倒是熟练,那黄斌有时喝醉了,回家还发疯,要跟她做那事,她就只能帮他撸出来。

这做得多了,自然是熟悉无比。

结婚可都好几年了,连孩子都几岁了,想这日子过得就跟地狱一样。

要不为了孩子,这婚早就离了,跟他在一起有什么好的。

凭她在学校的收入那又不是养不了孩子。

现在握着那鸟杆子,心中就越想越恨。

这黄斌成天在外头找女人,可也不敢带回家来,谁知他连黄冬梅都睡了,这还瞒了我好几年,那黄冬梅请的产假,也不知那孩子是谁的。

想那时我还拿着牛奶给她,让她多喝些,多补身子,还把宝儿以前用剩下的东西都一股脑的给了她。

谁知却是给了个白眼狼,想她还跟这李小满做那事,还就在这家里,要不是她,自己怎么会喝下**,又怎么会……

算了,这些都不说了,这黄斌却是要报复的。

他做得初一,老娘就做得十五。

这想着撸得就更勤快了些,就像是跳钢管的舞女,双手握住就上下的撸动。

李小满现在还想慢慢的玩,她撸得再勤快也就是大一些,半点泄意都没有。

眼睛呢,还瞅着那床上躺着的黄斌,有种难以言喻的**。

这可是市长家的公子,这是他的女人,嘿,他女人在帮我撸管子。

又想到黄冬梅被黄斌给日过,李小满就好是不爽。

黄冬梅是他姨娘,他姨父日,那是应当的,他日,那也是黄冬梅主动,你黄斌算啥,你也日她?就是黄冬梅勾引的你,你就不能拒绝?

哼,别以为你是科长,还是市长公子就咋样了。

在跟练如玉岳波那些人混多了,感觉这些有钱有权的就是那么回事。

没必要都当成神一样的供着,说白了,那也是两个眼睛两条腿,一张嘴巴两只耳朵的。

李小满抱着林静在怀里,让她面对面跟他坐着,把她的大腿给扳到腰间,双手就在她腿上细细的抚摸着。

林静早就到了没了理智的状态了,那眼神就像是被人挖空了一样。

偶尔的闪露些精光,那也是痛恨的目光。

“好难受……”

林静抚着脖颈,像是中了毒,在经历一场生死大战一样,可那种饥渴跟炽热,让她清楚,这要是毒的话,也是眼前这个叫李小满的小混蛋弄的毒。

一种让她无法自拔的情毒。

到底是贪恋李小满的鸟杆子多些,还是报复黄斌的意味更浓些,她也不清楚。

等李小满瞧着她那精致的脸孔,再也按捺不住,一边嘬住她的樱桃,一边一捅到底。

她就失声的叫喊了一声,这下她一时愣住了。

李小满也停住动作就瞧着床上躺着的黄斌。

就看他一动也不动,连翻身都没打,就那样侧着身子脸还冲着李小满和林静。

“你还怕他张开眼?那看了那安眠药,药性是最强的,一颗就能睡到天亮,两颗,十二个小时都休想起来。”

林静抱住他的脖颈说:“你还懂这些?”

“你又不了解,怎么知道我懂不懂,我懂的多了,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中间还知怎么玩你。”

“呸!”

嗔了声,就更加放肆的叫起来。

卧房的隔音是极好的,小孩住在隔壁也听不到半点动静。

而林静也颇为大胆,听李小满说黄斌就是天塌下来都不会醒,她就放纵起来。

各种姿势都拉着李小满变幻着,像是要都尝试一下,在黄斌的面前,这样才能好好的报复他。

林静是彻底的疯了,她还站起来拉着李小满,要让他拿鸟杆子去捅黄斌的脸。

“这事你找别人,我没那方面的兴趣。”

李小满瞪她眼,就将她按下去,让她的脸冲着黄斌的脸,隔着就不到十公分,而他就摁着她的腰推起车来。

真是紧张又刺激,别说林静,就是李小满都在想着这黄斌会不会突然醒过来。

然后大家打起来,黄斌跟林静离婚,这事闹得满城风雨。

不管李小满的脑补,做得他腰都酸了,黄斌都没睁开。

而林静早就瘫在地上,连半点力都没有了。

各种液体洒在地上,她连打扫的意愿都没有,就想要等黄斌明早起来瞧。

李小满瞪她眼,跑去拿了拖把擦了遍,就拉着她出去。

瞧她像个疯子似的,走在楼梯上还摔了一跌,从楼梯上蹭蹭的滑下去,就伸手抱住她,将她拦腰给拉住,两人就一屁股坐倒在楼梯间。

“你还真像个疯婆子……”

“那你呢,你这个混蛋!”

李小满又硬起来了,林静就又惊讶又羞怒的骂道。

真是个牲口,就是那些动物园里的斑马都没这个精神头啊,也不知他是咋长的,想那黄冬梅也被他日了,那他在他老家那不是一根鸟杆子捣遍全村?

李小满也有些难堪,往日不是这样的,这恢复力有些吓人了。

这还没五分钟呢,再说林静就是标致,也不到能勾引他五分钟就恢复好的地步。

林静骂他,他也很自觉的将她抱着放在一边。

“这下你心里痛快些了吧?”

“你少说这话,好像你是为了我。”

“那有一小半是为你吧。”

林静沉默了,看向李小满:“真的假的?”

“假的,你还真信?”

“去死!”

跳起来就要掐李小满,李小满就跑到楼下冰柜那边去躲,林静追过去,就要将他给扯出来,扯不动,就用指甲在他腰上掐了下。

等李小满将手背亮给她瞧,她就哼了声,也不问是咋回事,不用说,这种男人那女人能排一条街去了。

“妈妈……”

突然听到二楼一个孩子的声音,李小满就忙将衣裤都穿起,林静穿得更快,她套了件全身的睡衣就走上去。

“宝儿,你怎么醒了?”

“我要妈妈!”

小孩抱住林静,她就一脸慈爱的拿脸贴着他,然后转身给李小满打了个手势。

李小满会意的悄声走出黄家,跟着到楼下看着已经睡死的刘长军就拍开门:“你还真睡着了?”

“又不知你要待多久,我不就瞇下眼,去哪儿?”刘长军摸出烟点上说。

“去下招商局宿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