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01章,宝宝不怕

小说: 许我向你看(洛心辰) 作者: 洛心辰 更新时间:2019-04-15 18:25:33 字数:2268 阅读进度:2999/3556

小÷说◎网】,♂小÷说◎网】,

乔勋灿对这种事情接受能力快,是因为他的妈咪就是从古代穿越而来,嫁给他爹地,并且厮守终身的。

本想跟少年汇报一下夏侯琉茵的身世。

可昨日少年抱着孩子离开,到现在才露面。

眼下,乔勋灿看着对面两人相处的方式,他的眼神却有些意味深长。

“疼不疼?”少年握住她的手,将她的双肩还有双臂捏了个遍,似乎在检查她刚刚有没有磕着碰着。

孩子往边上让了让身子:“没事,我没有受伤。”

少年又把她拉过来,从双手到双臂又捏了个遍:“确定没有碰到就好,如果有,一定要说。”

她红着小脸抽回双手:“真的没事。”

错开眼,凝视着小窗口外,湛蓝蓝的天空在她下面,有个白色的物体像翅膀一般将迎面而来的白云斩断,云丝缭绕,此景闻所未闻。

她只是觉得世界之大,大到出乎她的想象。

再一想到她坐在这样会飞的房子里,全然没有惊喜,只有慌张。

抽回的小手僵了僵,一点点循着来时的路径去寻找温暖的掌心。

少年垂眸看着她的小手伸了回来,却是不言不语。

小丫头抓了两次,抓了个空。

飞机又颤了几下,她心慌意乱,深呼吸都不管用了,回过头瞥了一眼,又瞥了一眼。

而后精准地将自己的小手塞回他的掌心里。

少年就这么自然地握着。

广播再次响起:“飞机准备降落,请诸位系好安全带!飞机准备降落,请诸位系好安全带!”

孩子能感觉到他们是真的在降落。

透过窗口看见了外面云雾之下绿油油的良田,一块又一块,像是大地披上的美丽地毯。

她忍不住开口询问:“房子落地的时候,要不要紧?危险吗?”

“这是飞机。”少年划开她的指尖与之十指相扣,眸光温暖地凝视她:“一会儿下去的时候,我带你好好看看。”

“飞鸡?”孩子一脸懵懂,感叹着世间真是无奇不有:“我们在巨型的鸡的肚子里?可是,怎么控制它飞行呢?这么大的鸡,算鸟类了吧,它会下蛋吗?”

“咳咳咳。”乔勋灿忍不住轻咳了两声:“是,时机的机,天机不可泄露的机。不是会下蛋的鸡,不属于动物,属于机器。”

孩子闹了个大红脸。

原来是这样的啊,看来这个世界的能工巧匠真是厉害!

耳边传来少年忍俊不禁的声音,他甚至笑的身子都跟着微颤起来。

孩子撇撇嘴:“有什么好笑的。我不是没见过吗。我也见过很多东西,你没见过的,我也没笑话你呀!”

少年忽而收敛了笑容,正色望着她:“哦?这么说,宝宝还见过很多我没见过的东西?”

孩子凝眉:“宝宝?”

这少年又给自己起了什么乱七八糟的名字?

他凑近了俊脸,深深看了她一眼,似乎在辨别她即将说出口的每一个字的可信度。

她同时心中警铃大作!

对了,她该是失去记忆了,如何会记得自己还见过什么呢?

夏侯琉茵盯着少年漆黑的瞳孔,努努嘴,非常认真地点头:“见过!”

少年挑眉,音色带着一丝诱惑地问:“哦?那是什么?”

“你小时候!”夏侯琉茵扬起下巴,骄傲地说着:“我见过你小时候的样子!你没见过吧?”

少年:“……”

眸光里有种东西在释放,又或者是某种警惕正在悄然松懈,瞧着她这般,他嘴角的弧度一点点加深,抬手摸了摸她的小脸:“嗯。”

夏侯琉茵暗暗松了口气!

可不是吗,就是对着湖水看,也未必看的清楚,铜镜更是一片模糊的,即便这少年小时候也未必见过他自己真正的样子。

还好,她足够聪明!

可是,心里紧跟着又慌了起来,洗漱台前的那一面东西,教导她洗澡的人说那是镜子。

那是可以将人跟物体照的清晰无比的镜子。

她没敢抬头去看少年,生怕自己的回答令他生疑。

而他却在她耳边愉悦地轻笑开来,手指还不断在她的指尖细细婆娑着。

乔勋灿诧异:“少爷?”

少年简单解释:“她跟她的龙凤胎哥哥鹏飞,从出生起就伺候在我左右,自然是见过我小时候的样子的。”

乔勋灿笑了。

顷刻间,那俊颜上的潋滟光华就像是日出时分雪山之巅染上的寸寸金色,灿烂而盛大,朵朵白雪冰清玉洁中带着阳光的贵气,一半矜贵,一半冰润。

夏侯琉茵坐在他对面,望着他。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大概说的就是乔勋灿这样的人物吧!

乔勋灿眸光微动,心中暗忖:龙凤胎哥哥鹏飞啊,看来这里面定有一段曲折的小弟弟变小妹妹的故事了。

“咳咳。”少年忽而小声对着乔勋灿道:“我带着宝宝回来的事情,不要告诉某嘟。”

夏侯琉茵听出少年话中的紧迫感。

从第一次见面到现在,他始终是她认定的最高的上位者,居然还有人会让他有紧迫感吗?

“某嘟是谁?”

反正他说了,她什么都不记得了,所以即便是问到禁忌话题,不知者不罪嘛。

她问:“你的敌人吗?”

两个男子齐齐一愣,继而笑出声来。

乔勋灿并不言语,而少年则是拉过她的小手放在他左边心口的位置:“不是敌人,是亲人。”

孩子望着他,水灵灵的大眼睛眨了眨:“我,不能见你的亲人?”

其实,见不见都好,能想办法在下飞机的时候,看上小芙一眼便是最好。

眼下她最需要做的就是跟少年他们混熟了,然后方便了解周遭环境跟生存规则,等她一旦找到康复的小芙,就要想办法带着她回去了!

她的母后,尚在难产,生死未卜!

少年莞尔:“能见。”

飞机降落,机长已经努力避免着陆时候的冲击力,可是对于头一回坐飞机的夏侯琉茵,还是被这撞击给吓到。

她面色煞白的抱住少年的胳膊,小脸贴着他的手臂,紧紧闭上了双眼。少年望着她,眸光漾出暖意:“宝宝不怕,平安落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