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二十八章 脚上的疤

小说: 仙途蔓延 作者: 单慢慢 更新时间:2019-03-15 02:05:54 字数:3416 阅读进度:252/252

回到住处,宋煦和苏蔓忍不住问刚才两个人的事。

马哲像看傻子一样看着这两个人,“你们不知道凌师叔?他可是掌门和掌门夫人的宝贝儿子,据说如今还不到80岁,已经要到筑基后期了,全门上下哪里有人不知道凌师叔!只不过像我们这些外门弟子平时哪里有机会见到,没想到今天碰到了。幸好凌师叔人好,要是换成一个脾气差的师叔,我们今天可就危险了。”

几个人草草地吃了些东西,就散了,可能是因为感应不到灵力,连火候也感受不到,苏蔓烤土豆都烤得不如从前,看着自己的双手,苏蔓知道,在这自己不可能炼出丹药了。

宋煦跟苏蔓使了个眼色,苏蔓就跟着宋煦走了。此时宋煦又有些恢复了自己前辈的风范,不管怎样,在这里,自己还是有义务要保护苏蔓的吧,宋煦想着。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突然发现自己修为没了,法宝没了,就连功法也不能修炼了,而且这里没有人再尊重你,你现在就是在最底层,一切都看不到希望,所以就变得非常绝望。其实我也是,但是你想想,我们的目的不是要来这里的,我们是要来天陨坑找到问题根源,拯救整个鹿湖大陆的!如今这个地方肯定是有什么蹊跷,也许是解开天陨坑问题的关键,所以我们绝对是不能放弃的!”

其实宋煦的话苏蔓怎么不懂,只不过一时之间想不通,可是毕竟之前也是筑基后期修为,很快就不被这些所困扰,而是想着面对眼前的问题。

宋煦笑了笑,“我们之前可能被门派保护的太好了,经历些不一样的,也许是好事。”

“宋前辈,你真是乐观!”苏蔓抬头看向宋煦,才发现宋煦脸上还是青一块紫一块的,才想起自己去采药,结果竟然……

看着苏蔓突然停住,宋煦摸了摸自己的脸,“我现在这么吓人吗?”

苏蔓忍不住笑了,“宋前辈,都什么时候了,你还……”

“行了,别叫我宋前辈了,在这就叫我宋煦吧!现在我们一起分析看看,这有没有什么可疑的地方,然后在布置一下,我们明天可以做些什么。”

苏蔓点了点头,然后好像想起什么似得跟宋煦说:“刚才那个凌师叔,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但是我记不起来了,就是觉得很熟悉……”

宋煦皱了皱眉,“看这边的情况,你不应该有认识的人……但是今天他看你的眼神也很奇怪,会不会他也不是这里的人?”

“可是柳儿说他是掌门的儿子……”

“这个我们需要注意一下。柳儿和马哲跟我们一样,都是最底层的外门弟子,可能知道的不多,接下来的几天我们得多方寻找线索了,修炼什么的我打听了一下,跟我们的方式确实不同,但是你看……”

说着演示了一下这边的修炼方式,苏蔓也尝试了一下,竟然真的可以引导灵力。

也算是从绝望中找到了一点希望,苏蔓和宋煦就这样度过了来到凌云门的第一天。

人在炼气期,不仅要吃饭还要睡觉,尝试修炼没多久,苏蔓就累的睡着了,可是天还没亮,苏蔓就被柳儿拽了起来。“苏蔓,你怎么还没起来,一会儿晚了我们可要受罚了!”

不管苏蔓醒没醒,柳儿一下子将苏蔓拉起,急匆匆地往外跑去。

宋煦也是同样的情况,天还没亮四个人就一起跑到了昨天打扫的大堂外面,已经有很多炼气期的修士站在那里等着什么了。

很快,昨天那个李师姐又来了,她一来现场立马变得很安静,李师姐还是板着脸,不见一丝表情。很快她就把人分成了几组,然后安排他们去做不同的工作。说白了,这些外门弟子都是苦力,要把门内的活都干了,打扫、做饭就连衣服也要给那些内门弟子洗了。

宋煦和马哲跟着几个人去砍柴,而苏蔓和柳儿别分配去烧火。谁都没有多说话,收到指令后就去干活了。

苏蔓非常不理解,为什么这里的人都不用法术,所有的事情都亲力亲为,而且门派的风气非常不好,修为稍稍高点的都会欺负人,比如现在生火做饭明明有五六个人,可是现在干活的只有三个人,苏蔓不想多说什么,只是尽量低调,然后观察着周围的情况,毕竟自己这把年纪,跟这些小孩子没什么可计较的。

因为之前灵根的关系,苏蔓对冷热都不是很敏感,比如徒手拿热水壶对苏蔓来说并不觉得烫手。生火这种事情,苏蔓并不是很在行,但是六个人的活三个人干,苏蔓就不得不自己一个人生火。

不知不觉她离炉子越来越近,以前她也不是没离这么近过,可是如今却不行了,觉得自己的脸非常烫,她赶紧抬头,眼尖的柳儿却发现苏蔓头发烧着了,她赶紧过来手忙脚乱地帮苏蔓灭火,很快就把火灭了,这时候已经有人看了过来,怕节外生枝,苏蔓捋了捋烧焦的头发,便又开始干活了。

过来送柴火的宋煦看见了,叹了一口气,还是得尽快的想办法,这样的日子可不能待得更久。

还好一早上没发生什么意外,干完了活,吃了少得可怜的早饭后,就到了这些弟子修炼的时间,所谓的修炼不过是所有人聚集在一个地方,有一个炼气期的高阶弟子给他们讲修炼的一些事情。

这种看似简单的传授方式,对于这些外门弟子也很是难得,一个月才有两三次,所以大家都非常珍惜,草草地收拾完,柳儿就急匆匆地喊着他们几个快走。

当然,以他们几个受欺负的程度,肯定是坐在最后面,来讲课的高阶修士不过是炼气期七八层的样子,但是对于下面这些基本上什么都不懂的弟子来说,已经算是高手了。

苏蔓看着前面讲课的弟子,不禁想起了白影,当初白师叔可是实打实的筑基后期,给他们这些小鬼讲课,也是非常认真的,可是眼前这个,修为不高,架子可不小,这个地方的修仙氛围真是太差了。

感觉到苏蔓走神,宋煦轻轻地碰了苏蔓一下,示意她认真听,不经意间瞥见了苏蔓的鞋,上面也有火烧的痕迹。宋煦没说什么,只是继续听课。

其实这个修士讲的很简单,主要是一些火系和水系的简单功法,这些应该算是最基本的了,所以授课者兴趣缺缺,一些听课的也不太爱听,不过宋煦却听得很认真,苏蔓在经宋煦提醒后也边听边点头。由于修炼方式完全不一样,这位修士讲的东西倒是打开了两个人的思路。

很快讲课就结束了,大家三三两两地往自己的住处走,宋煦终于忍不住说道:“苏蔓你的脚没事吧?”

苏蔓低头看看,自己的鞋确实被烧坏了,可是不感觉脚疼,就摇了摇头,柳儿正好也看见了,她可不管苏蔓说有事没事,赶紧把苏蔓拖回到自己的住处,然后找出烫伤药膏,给苏蔓抹上。

因为不好看女子的脚,宋煦和马哲在外面坐着,这时候突然听到柳儿惊呼:“你还说没事,这么大一块疤?”

只听苏蔓说:“没事没事,这不是今天留下的,以前就有!”

接着就是柳儿抱怨苏蔓不小心的一些话,几个人又交流了一些听课的心得后,就散开了。

宋煦几次想张嘴,想了想又觉得不恰当,反倒是苏蔓说:“宋前辈有什么要说的吗?”

“嗯……都说了不要叫我宋前辈,那个,我是想问,柳儿说你脚上有疤?”宋煦有些为难的问道。

“是啊,不是这次弄得,以前就有!我被婆婆捡到的时候脚上就有这块疤!”苏蔓毫无隐瞒地说。

“你筑基以后也有?”宋煦惊讶地问。

“是呀!”

宋煦犹豫了半天,说道:“我知道不太合规矩,但是我想看一下不知道……不知道可不……可以?”

正巧到了河边,苏蔓拉着宋煦坐下,然后就脱掉了鞋子,“可以啊,你看吧!”苏蔓从小就在紫烟门,心中也没有那么多男女之分,而且宋煦在她心中就是高人长辈,跟墨染差不多,自己和花花以前还不是经常跟墨染光着脚去摸鱼。

修仙之人本来也没那么多男女大防,既然苏蔓不计较,宋煦也大大方方的看了过去,一看宋煦惊呆了,“苏蔓,你这个疤怎么来的你知道吗?”

苏蔓看宋煦惊讶的样子,有点不理解,随口解释道:“婆婆说我被她捡到的时候身上都是枝枝蔓蔓,可能是被刮伤的吧!”

“那你筑基之后也没消失,你不觉得奇怪吗?”宋煦又问。

“这个疤从小就跟着我……我没……”说到这,苏蔓自己也惊住了,筑基之后身体相当于重生一边,洗筋伐髓,这个小小的疤怎么可能还在,可是因为一直跟着自己,所以没有在意……

“这个疤肯定不是树枝刮的这么简单!我觉得是一种记号!”宋煦边观察边说道、

“记号?”苏蔓不解。

“你师父在就好了,他应该一眼能看出来!我不敢确定,但是以我之前的修为来看,这个记号至少是元婴修士留下的!”宋煦认真的说。

“什么?元婴修士在我身上留记号?这不可能!”苏蔓本能地否认,“我从小是孤儿,我是被婆婆捡来的,怎么可能有元婴修士……”

“那也就是说,你没见过你父母?”宋煦反问。

“这……”苏蔓感觉头嗡一下子,似乎有很多事情,跟她之前想的不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