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章 回家

小说: 盛世婚宠(三金元宝) 作者: 三金元宝 更新时间:2019-03-15 01:54:53 字数:2278 阅读进度:299/299

白偌伊跟沈霆琛回到白偌伊家门口的时候,白偌伊才拿出钥匙。

就听身后响起一道兴奋的女声,还夹带着脚步声,“你们小夫妻两又和好啦?”

沈霆琛挑眉回头看了一眼,正是隔壁的胖大姐,她一脸激动的跑到沈霆琛的前面。

此时脸上显得有往下塌的肥肉,都看起来那么的可爱,“我跟你说啊,早上我还以为你老婆要丢下你出国去了呢,老替你担心。”

说到这,她又瞅了瞅牵着沈霆琛手的白偌伊,眼里的笑意更深了,“看来你把她追回来了嘛。”

说完,胖大姐抬手拍了拍沈霆琛的肩膀,满意的点点头,“小两口嘛,有什么误会好好说,不要动不动就离婚。”

白偌伊正好打开了房门,扭过头冲胖大姐友好的笑了笑。

而胖大姐眨了眨眼睛,眉头皱了皱,好像在犹豫要不要告诉沈霆琛。之前白偌伊还带别的男人回家了那档子事,但又觉得既然他们两个已经和好,还是不说了。

“好了,你们好好过日子就好。”胖大姐冲着他们两个挥挥手,往自己的家走去。

“嗯,谢谢。”沈霆琛低声说了句。

看着胖大姐进了家,沈霆琛跟着白偌伊进了自己家。白偌伊站在沈霆琛的前面,弓着身子换鞋子。

女式的鞋子总是比男式的鞋子复杂些,白偌伊才脱去一只鞋子时,沈霆琛已经换好了拖鞋,站在地板上盯着白偌伊换鞋。

“你站在看我换鞋做什么啊?”白偌伊一边把鞋子的拉链拉到底,一边抬着头看着沈霆琛。

房间里的空气比外头的空气,暖和了不知道多少倍。

白偌伊的家里全是纯白色跟淡粉色的装饰,让房间的光线都变得无比的柔和。

称着白偌伊那张白的几近反光的脸,如此的梦幻。挺翘的鼻尖下,一双一翕一张的粉唇里,吐出来的白色气体,像是带着某种蛊惑的毒。

看得沈霆琛喉头一紧,他盯着白偌伊刚把鞋子脱下来,长臂一勾把她整个身子都抱在怀里。

白偌伊才穿上的拖鞋掉了一只,她双手抵在沈霆琛的胸口上,扭过头看掉落的那只拖鞋,“诶,你做什么啊,我鞋子掉了一只!”

沈霆琛并没有因为她的鞋子掉了一只而松开她,而是伸手紧紧钳住白偌伊的下巴,迫使着她看着自己的眼睛。

手上的力度不自觉间用的有些大了,捏得白偌伊轻轻拢起了眉头,不解的开口道,“你怎么……唔……”

话还没完,沈霆琛急不可耐的吻上她的唇。

粉唇上的味道跟沈霆琛梦里的一模一样,带着她身上特有的香味,那么柔软让人沉迷。

白偌伊紧皱的眉头渐渐松开,她太久没有见到沈霆琛,早就很想吻他了。

他身上充满了男性荷尔蒙的气息,让人陶醉,让人不知不觉的跟上他的节奏。

灵活的舌尖如猛蛇般有力的撬开白偌伊的贝齿,在她的城池里面肆意的掠夺,每一个角落,每一个齿间间隙都不放过。

“唔……”白偌伊感觉到沈霆琛按着自己后背的手,越来越用力,推着她跟沈霆琛的身子越来越来紧。

沈霆琛就像一只被关了很久的猛兽,亲吻着白偌伊时,俞发的粗鲁跟凶猛起来。

本来按在她后背的手,缓缓按住她裸露在空气里的后颈,手背上青筋一根根凸起起来。

“嗯……沈……沈霆……唔……”白偌伊实在是跟不上他的节奏了,想趁着喘息的空间让他冷静一下,可是一句话根本没有机会说完。

他的吻霸道而又狂野的打断她,按住她后颈的手渐渐往下探去。

能感觉到她光滑的肌肤烫的要命,沈霆琛猛得掀开眼帘,长长的睫毛让他的眸子,看起来隐隐约约的充满了情欲。

可以了!

沈霆琛还是在吻着她,吻得她七荤八素的,根本不知道自己身在何方。而他另一只手抱起白偌伊的腿,一个公主抱把她腾空抱起。

大长腿几步就走到了白偌伊的卧室,白偌伊还沉浸在他的吻里无法自拔。

而沈霆琛却把她直接扔到床上,身子在空中坠落到柔软床上的那一瞬间,白偌伊仿佛感觉自己是在天空中飞舞。

“咚!”的一声,让她清醒过来,她垂眼看着站在床边的沈霆琛。

沈霆琛那一米八的身材以各种角度看上去,都是那么致命。

更何况,他正在傲着下巴,一只手解开领带,一只手脱去外套。

那行云流水的动作配上他那张无与伦比的脸,简直让人止不住的心跳加快。

白偌伊感觉心脏都要跳出嗓门口了,她能感觉自己脸上的温度极速上升,脑子都要炸开来。

白偌伊还是有理智的,她抿了抿被沈霆琛吻得发红的唇角,轻声说道,“沈霆琛,现在是大白天诶!”

话音刚落,沈霆琛便直接单腿跪到床上来,双手撑在白偌伊脑袋的两侧。

他额上的碎发垂下来,白偌伊能清楚看到他那干净饱满的前额,以及他那双染满情欲的眸子。

再往下看去,就能看到他那线条分明的薄唇喘着热气,而且唇角边上还有白偌伊口红的印子。

白偌伊细眉轻轻摒了摒,刚刚只觉得沈霆琛吻自己吻得粗鲁,没想到自己回应沈霆琛也这么激烈。

是不是有点形象不好啊。

“大白天怎么了?你先跟我说说,青执怎么回事?”沈霆琛半眯起那渐渐蒙上迷雾的眸子,伸手用着他那带着薄茧的大拇指,细细的抚摸着、勾勒着白偌伊的侧脸。

她的脸又烫又软,让他忍不住俯下身吻了下去。

白偌伊歪了歪脑袋,笑着从他的吻里逃脱,身子却逃脱不了他的禁锢,“你别闹了,青执都走了,你还吃他的醋呢?”

而沈霆琛顺势吻去她那欣长白皙的脖子,细细密密的吻带着他这些天,日夜沉淀的思念,温柔的落在下去。

脖子这个部位,是很多人最为敏感的位置。白偌伊也不例外,身子都变的无力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