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女孩

小说: 杀手之赦免 作者: 一千竹 更新时间:2019-07-12 02:35:52 字数:6839 阅读进度:230/236

福市,景天国际大厦。

46楼,总裁办公室。

何庄坐在宽大茶几桌旁,正为高旗冲泡着茶水,而高旗此时正在巨大的玻璃墙幕看着这座颇为落后的城市。

福市,虽为福省省会城市,却不如永市豪华,也不如泉市富裕,可以说福市的发展并不好,城建也不行,在五大落后省会占有一席之地。

福夏泉完全没有形成珠三角或者长三角的经济形态,相反他们只形成了福省“弱中心”,尤其福市,作为省会甚至带不动南平三明等城...堪称十分失败的省会。

所以作为同是尴尬的省会,总说北有济南,南有福州。

但是城建与发展是镇府的事,与高旗无关,只是即便是发展颇为落后的省会,它的房价也是噌噌的开始增长。

可惜华夏的房产投资是个漫长的事,可能两三年四五年才会有房价翻倍的情况发生,而且那一翻就是数倍,十分的恐怖。

高旗可不会把自己所有家当都投入这么久才会有收益的项目里。

“刚下飞机有没有很辛苦,我让人给你安排个酒店?要不要小乔陪陪你散散心?”

何庄轻轻扫了一眼高旗,却是十分体贴的说道。

高旗看着福市高低错落的建筑群,他眼睛微微眯了眯,十分冷漠的说道,“我对女人没有兴趣,我的兴趣...”

高旗顿了顿,他皱了皱眉说道。

“只有钱。”

...

“...”

何庄看着高旗面无表情的样子,不知为何心里微微一突。

一般娱乐公司旗下总签有不少明星艺人,当然,一般艺人都有着十分姣好的面容,只是明星艺人多是由专业团队推炒的产物,其本质终究还是人。

而人多面,所以你看到广告或者电视电影或者是综艺里巧立的人设也切莫当真,因为那或许只是她的一面而已。

何庄自然是明白自己旗下的明星艺人的安脏,也有着诸多为了成名投入这些安脏事的人,可能他们也忍受各种各样的艰难困苦,可这事...又怪得了谁呢。

何庄还想讨好高旗,虽然两人此时似乎表现的关系十分融洽平等,可是何庄他知道,老板是永远不可能与员工平等的。

而高旗杀人积淀已久的某种阴凉与漠视一切的气场瞬间迸发而出,在高旗眼里,哪怕四十岁的何庄对他来说是个长辈,也只不过一个垂手可以夺走的生命单体。

...

“哼...”

高旗嗅了嗅空气里的淡淡茶香,要是何庄做的不好,或者有什么让他不满意,高旗分分钟就让他滚蛋,华夏最不缺的...其实就是人,不行就换一个,高旗毫无什么情谊可言。

所以何庄瞬间感觉到了高旗的某种气场,他终于知道,自己在高旗眼里始终为下属。

但是何庄态度变换的也很快,选择是他的事,他接受了这份工作,必然得承受一定的压力,高旗的态度也未尝不是一种压力。

“是嘛...”

何庄晃着神说道,“那需要我做点什么?”

“我需要一辆车。”

高旗毫无客气的说道,他自然也懒得将自己的气场对向何庄以表示自己的不可侵犯,有那种无聊的行为,他还不如看看天看看雨...

高旗挑了挑眉,他看着雨雾迷茫的福市。

“我还要一个女孩。”

...

数分钟后。

“咔。”

高旗在何庄的相随下走出精致的办公室,只是他才走出办公室,便是看到已然换了衣装“正好”经过办公室大门的林乔。

“何总...”

林乔至今不知道高旗是谁,所以她朝着高旗与何庄打着招呼,只是无奈在于高旗甚至没有看她故意罗露的胸禸一眼,便是迈步与她错身而过。

“...”

林乔的相迎笑容顿时愣住,她还以为对方是个男的,就一定会有某种欲望,可惜她遇到了精神颇有怪异的高旗。

何庄朝着林乔摇了摇头,便是跟上了高旗的脚步。

在何庄眼里,一个人的资产数与地位成正比,所以他不觉得自己跟在高旗身后走,这事有什么异常。

虽然他心里也着实摸不定高旗的心思,仿佛...自己被高旗看个精光一般。

“可以了。”

高旗来到电梯口,便是环视四周,他可以感觉到不少员工的注视与好奇,那种看猴子一般的注视让他感觉颇为无趣,所以他朝着身后的何庄示意不用相送。

“那你路上注意安全。”

何庄笑着与高旗说道。

高旗看了眼何庄,便是迈步走进电梯,然后束手静静站着,就这么与何庄面对面数秒,那电梯门才缓缓关上,阻隔了两人的视线交错。

电梯关闭而下,何庄下意识的吞了吞口水。

他发现自己的气场还不如高旗,要知道双目对视在华夏可是十分考验气场的事,尤其对于上层成功人士来说。

好在高旗也没给他什么难办难处。

“何总...刚刚那个人...”

林乔这时赶忙走了过来,原本她还以为自己会被安排作陪,可是这画风清奇,精致妆修的她却完全被空置。

这可与寻常的情况不同,要知道明星身价都是炒出来的,但是一些人就喜欢这高高的身价...说来她们的“质cv量”可能还不如路边的小cv姐cv姐...

何庄看了眼林乔,他抿了抿嘴,思索了一番说道。

“你只要知道他是你不能惹的老总就是了。”

...

在华夏,有钱是不是就能为所欲为...这个命题其实说来...答案是肯定的。

有钱自然是能为所欲为,只是这个钱数是具体为什么数字,就不能肯定估量了。

这个世界的隐形富豪有着许多,他们隐藏在镁光灯下,所以那些时不时上新闻报道的富豪...其实也未必是这个世界的顶层。

高旗知道,他的个人资产还只是“稍有水花”,他一向也不会以金钱为某种“炫耀点”。

...

地下停车场,高旗拿着手里的车钥匙,便是找着何庄的车子。

很快,他便看到了何庄的宝马车。

高旗打开车门,便是迈步坐进车里。

他调整着后视镜,然后细细的看着自己的衣装面容,然后高旗便是看着那个消瘦的小女孩探头探脑的走出了电梯。

女孩自然是发现了高旗坐在自己老总的车里,于是她赶忙三步并作两步的来到高旗身侧。

“后面。”

高旗看着小女孩示意。

消瘦的女孩愣了愣,便是坐在了车后座里。

随即高旗驾驶着车辆,行驶离开这栋大厦。

“总...经理...老板...”

后座的女孩轻声的朝着高旗示意,毕竟她压根不知道该怎么称呼面前的boss。

她只知道高旗是自己的boss...至于是什么层次的boss...她其实压根一无所知。

“嗯?”

高旗看着停车场出口的漫天雨幕,便是挑了挑眉说道。

“我们...要去做什么?”女孩愣了愣颇为紧张的说道。

“放轻松点...我只是需要一个随行助手...”

高旗驾驶着车辆,然后微微顿了顿说道。

“去见一个...老朋友...”

...

“你知道就算大雨让这座城市颠倒,我会给你怀抱。”(选自歌曲,《小情歌》吴青峰)

半小时后。

福市,皇天永久陵园。

说来,华夏的陵园...简单来说,公墓是有使用年限限制的,华夏的公墓分两种,一是公益性公墓,为农村村民提供遗体或者骨灰安葬服务的公共墓地,二是经营性公墓,为城镇居民提供骨灰或者遗体安葬的有偿服务公共墓地。

这里简单说第二种,现今的墓穴价格从999到50000基本没有你想不到的,颇有种奢侈品的感觉,当然,即便你买下一穴,这也不意味着这一穴就属于你,你还要缴纳墓穴管理费,一交十年,二十年...二十年一过,你要是没有交费...

所以这里的“永久”,其实指的是你拥有永远的可以“续费”的权利...

这个模式是不是有点眼熟...其实就是梅国的房产模式...

意思就是,你买下了这穴,这穴就是你的了,但是每年得交钱,不交钱就滚蛋...

...

陵园无人,漫天飞雨。

高旗撑着一把黑伞,他静静的看着面前林莲的墓碑。

他的身旁,小女孩抿着嘴一脸严肃的站着,她的手里捧着一束白花。

白花在雨雾里显得十分纯净。

高旗双眼恍惚,有那么一瞬间,他看到那墓碑上刹时溢出的一阵鲜红血水。

只是他微微眯了眯眼睛,那墓碑又恢复了最普通的模样。

小女孩将白花放在墓前,那雨水噼噼啪啪,瞬间将白花打的细黏。

小女孩撑着伞,她仔细的看着那墓碑主人的年寿,不由得心里一嗑。

按照年岁,墓主人也就与自己无差多少而已。

小女孩看着挺直站立的boss,一边又暗暗的秉持着自己的胡思乱想。

这个地方...说肃穆,说悲痛...似乎永远都少了那么点...道不明的氛围。

...

高旗没有站立多久,他便转身朝墓园外走去。

他一边行走一边遐想,是什么让他走到现在的这个场景,这个场景生生死死似乎隔绝的那么的轻而易举,那谁的笑容似乎永远在天空之外。

雨落伞檐,这个世界其实并没有多少人会记得那些离去的人,那彻底被遗忘的人,就像坠落而下的雨水,彻底的融入满地潮湿中消失不再,才是真的离开了这个世界。

只是高旗才转身,却是脚步又是一顿。

因为一个身穿白裙的小女孩持着一把大伞正在他远处的小道上走着。

那十岁左右的小女孩扎着一束马尾,她的手里也捧着一束白花。

只是因为雨势凶猛,那小女孩撑着大伞摇摇晃晃,走着颇为怪异的步子。

...

雨天湿滑,十岁女孩一手撑伞一手握花,就这么啪叽一下,十分简单利索的摔倒在小道上。

那雨伞慢慢旋转,便是倒向一侧。

不想女孩却是抱着脏了的白花,就着雨水洗了洗,她才要捡起地上的雨伞,却是已然淋个通透。

而这时一个中年男子撑着伞亦是朝着那十岁小女孩走去,他一把抓起地上的雨伞,然后十分粗鲁的将地上的小女孩拉了起来。

他朝着小女孩大喊,“谁让你来这里的!赶快给我回去!”

“放开啊!”

小女孩用力甩着男子的手,可惜人小力薄,她根本无力甩开中年男子的拉扯。

“你滚开啊!”

女孩破口大骂道。

...

高旗一脸毫无表情的看着面前的一幕,他眼角扫过一个个安静不会说话的墓碑,便是迈步朝着墓园出口走去。

大雨滂沱,那女孩跌跌撞撞,她伸手将手里的白花朝着男子狠狠的摔去,然后什么也不顾的朝着远处跑去。

“啊!妈妈!”

女孩在雨里嚎啕大哭,她脸上分不清雨水还是泪水。

这个世界总有很多无奈,漫天的雨幕之下,女孩哭的声嘶力竭,她只感觉那雨打着脸是那么的疼。

“你疯了是吗!跟我回去!”

中年男子拉扯着女孩,就像拎一只小母鸡一般,而女孩哭着满是伤痛,再也没有挣扎的跟随着中年男子走着。

高旗眼角扫过那全身湿露露的女孩,女孩哭的双眼通红,她一张小脸在雨幕里是那般的白皙。

女孩心不甘情不愿的走着,而那中年男子却是十分严厉的说道,“以后不准你离开福利院!给我好好去上课!”

“我的自由呢!”

女孩大声喊道。

“自由?你一个小屁孩说什么自由!”中年男子推搡着小女孩身体,小女孩一个踉跄,她恶狠狠的抬头,双眼通红着,正巧与高旗的视线交错而过。

只可惜,她只在高旗的眼里看到了冷漠。

“你干什么!还不走!”中年男子推了推一时呆住的小女孩。

小女孩一把抓过中年男子的手,然后狠狠的咬了口。

“码的!”中年男子也忍受不了了,他下意识的扇了小女孩一巴掌,只听啪的一声清响,小女孩身体摇了摇,便是倒在地上,她撑着地蹲站了起来,却是不得不在中年男子的推搡下走着。

只是她一边走一边哭,那声音已然嘶哑,毫无音调。

“哭哭哭!以后没人要就只能当乞丐你知不知道!”

中你男子推了推小女孩,而这时两人正好与行走的高旗交错而过,男子拉了拉小女孩的衣领,以免小女孩与高旗相撞。

女孩听着中年男子这般说话,便是蹲身在地上扒拉了一把青草丢向中年男子,“你才是乞丐!”

女孩说完,便是转身就跑,她冲出雨伞,正正的与高旗撞个满怀。

只是她的身体怎么撞的动高旗,于是她噗的一下,与高旗的大腿相撞,然后整个人便是蹲倒在地。

高旗感受着身侧小短腿的相撞,他顿了顿脚步,斜着眼居高临下的看着小短腿,便是看着那大人眯了眯眼睛。

...

“你怎么回事!”

中年男子狠狠的拉起小女孩,而小女孩抿着嘴,双眼通红的看了一眼高旗。

高旗看了那小女孩一眼,正欲迈步走开,不想那中年男子大声朝着小女孩说道,“还不道歉!”

女孩见高旗都没有说什么,于是她便撒开中年男子的手,迈步朝着雨幕里跑去。

那男子看着小女孩跑开,便是赶忙冲了上去,他一边跑一边喊道。

“林莲!还不死回来!”

...

高旗脖颈肌肉微微抽了抽,他身体一顿,便是继续迈步走着。

而小女孩的身影在雨幕里越变越小,她身后那撑着伞的中年男子很快就追上了她,当然,这一切都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高旗身后的小助理神色也是微微呆了呆。

她也听到了某些名字。

她一脸复杂的看着毫无表情的高旗,不知高旗到底是什么思绪。

雨落长世,这一处生与死交接的地方,总有着无数因果的结束与开始。

“咔。”

没多久,高旗便坐进了车里。

他微微皱着眉,因为他自身的...可以说高旗是毫无信仰的人,只是这个时候,他似乎感觉到某种玄之又玄的天道,那是一种隐隐的力量,将一些东西...推到他的面前。

这个世上相同名字的人当然很多,只是在这个特殊的时刻,特殊的环境之下,高旗就这么与那个相同名字的小女孩相遇...

高旗驾驶着车辆,他确实只是随意回来看看而已,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想法,如果非要有一个念头...或许就是看看自己曾经的某种东西。

“这算什么...”

高旗颇为魔怔的细碎自言自语,他摸了摸下巴,然后皱着眉不得其解。

于是他瞟了一眼坐在后排的小女孩,便是出声说道,“你信缘分多一点还是信巧合多一点?”

“...”

那身后的小助理微微呆了呆,她木木的看着高旗,却是不知道怎么回答。

雨幕渐稀,高旗驱车行驶,那车辆经过一侧公交站,便是看到了那名为林莲的小女孩坐在椅子上,而她的身侧,那中年男子正抽着烟,打着电话。

白烟细雨,红眸哭泣,这条路到底是不寻常。

有人说,年轻时候,我们习惯将一切误差当成天意,而成熟以后,我们习惯将一切天意...当成误差。

...

...

19年民政部第一季度例行新闻发布会上显示数据,全国有孤儿34万人,其中,社会散居孤儿27万,儿童福利机构集中养育孤儿6.8万。

孤儿的定义是什么,古时的定义为:失去父亲的孩子。当然,现在的定义为:失去父母或者父母双亡的儿童。

所以...法律上的定义来说...没了父母,其实就算孤儿。

随着时代的发展,越来越多“生而不养”的事态逐渐发生,甚至很多新闻上都有报道某某在垃圾桶里捡到脐带都未处理干净的“弃cv婴”等十分令人震惊的事情...

当然...在这个味成年都淮孕开直播捞钱的时代...其实...有些东西真的很难形容。

说来有个数据,梅国可是全世界领养外籍儿童最多的国家,也是领养华夏孤儿最多的国家,梅国在16年间共收养7.8万华夏孤儿,而这些华夏孤儿里80%以上为女婴...说来另人痛心的原因在于,弃婴里女婴比男婴更健康...

你要相信,在华夏,要么就是病婴被弃,要么...哪怕是健康的女婴...

另外一提,在华夏收养孤儿是有一系列条件的,比如...年满三十周岁...当然,有钱的话...其实这些并不是什么问题。

五天后。

福市儿童福利院。

“林莲。”

福利院工作人员朝着一众正在吃东西的孤儿们喊道,而坐在座位上吃饭的林莲便是随意的擦了擦嘴,然后迈步朝着那工作人员走去。

“今天的了不得了,阿姨可是告诉你,今天的这位有钱...”那工作员赶忙细细的拉了拉林莲的衣领,然后皱着眉看着林莲脚下的...雨鞋...

没法,毕竟...福利院也穷啊,因为...毕竟这是事业单位,你懂的。

小林莲白了白工作阿姨一眼,她在这里可是不少时间了,这里的人...其实对林莲来说,没一个好人。

毕竟不是自己的亲属,这要能真的好才是怪了。

林莲跟着工作阿姨走到一处接待室里,她微微抬头看着接待室里的光头男,便是眨着眼微微一顿。

高旗的身侧,是这个福利院的院长,那院长颇为富态,一身肥肉,他看到林莲走进来了,便是笑了笑说道,“你们聊,你们聊。”

随即那福利院院长与女务工打了眼色,女务工十分伶俐的推了推林莲,然后咔的一声关去了房门。

而这处房间里,顿时只有高旗与林莲俩个人。

小林莲木木的看着高旗,却是突然说道,“你要是不能给我五万块,我就不跟你走。”

小林莲说的十分流畅,仿佛这句话已经说了数次一般。

显然,她已经把高旗忘了。

高旗饶有兴趣的看着面前这个小小的女孩,他摸了摸下巴,然后朝着小女孩伸出手。

“成交?”

...

小林莲瞪着眼睛看着高旗伸出的大手,高旗这么干脆她反而慌了,她音调拔高的问道,“你不问我拿钱干什么吗!”

高旗收回手,他搓了搓自己手心的茧,然后看着面前的小短腿说道。

“你不是...也没有问我领养你做什么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