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2 黑袍隐秘

小说: 少年歌行 作者: 周木楠 更新时间:2019-01-24 20:11:25 字数:2272 阅读进度:364/471

黑袍人忽然抬手。

再猛地压下。

那个瞬间,雷无桀有一种错觉,仿佛他抬手的瞬间,空中有一个巨掌的幻影。

“大如来印!”兰月侯低喝一声。

雷无桀面对着黑衣人,忽然心里涌起一股很熟悉的感觉,他微微皱眉,却已来不及思考了。

一掌挥下,一掌遮天。

兰月侯、雷无桀、瑾玉公公、瑾威公公同时被打退了回去。黑袍人在空中轻转了一圈,一脚踏在了屋檐之上,踩破了屋檐,直接落在了屋内。

沐春风见状急忙一剑刺去,剑势如潮,若千山而动。

黑衣人伸出右手,抵住了长剑。

剑势瞬间消散。

沐春风用力地往前推出,可那柄动千山却仿佛被黑衣人的手黏住了一般,一寸也无法移动。

“师父。”沐春风立刻清晰地认识到了情况,“跑!”

华锦抬起头,长舒了一口气:“结束了。”

萧景瑕低呼了一声:“杀了她。”

黑衣人右手一挥,动千山被挥到了墙壁之上,他身形一动,已经掠到了华锦的面前。

一拳挥去。

沐春风足尖一点,试图拦在华锦的面前。

他是青州首富的三公子,最有可能的继承人,身份极为尊贵不逊色于皇子,却打算在此刻为了师父牺牲自己的性命。

一袭红衣抢先一步拦在了他的面前,雷无桀同样一拳挥出,打向黑衣人。

大罗汉无敌伏魔神通。

一拳接着一拳,连挥七拳。

黑袍人硬接了七拳,帽檐轻轻飞起,露出了那一双满是邪气的眼睛。

“你。”雷无桀一惊,嘴角淌出鲜血。

黑袍人眼神中似微微起了一些波澜,但是他的步伐没有停,一掌将雷无桀打开。

华锦手一卷,手里一块白布铺散开来,上面排满了银针,她猛地一挥,一排银针却不是冲着黑袍人飞去,而是落在了自己的身上。

黑袍人终于落在了她的面前,一掌将她打飞了出去。

“华锦!”

“师父!”雷无桀和沐春风同时怒喝。

华锦的身子重重地撞在了墙壁上后摔在了地上,瑾威和瑾玉两位公公以及兰月侯此刻也赶进了屋内,拦在了华锦的面前。

萧景瑕低呼一声:“她这样已经死定了,把萧崇杀了。”

黑袍人转头,望着躺在榻上,神智仍未清醒的萧崇。他的眼睛已经好了,可自己却还没来得及重新看一眼这个世界。黑袍人足尖一点,已经掠到了萧崇的身边,右掌挥下,眼看就要讲他毙命于掌下。

却有一道无比霸蛮的剑气挡住了他。

江湖有道,怒剑仙对阵只有三剑,怒拔剑,怒斩剑,怒收剑。

可此刻的怒剑仙却连出十剑,每一剑都直取黑袍人要害。

在一旁的兰月侯等人虽想上去助阵,可怒剑仙如此汹涌的剑势之下,很有可能就会波及别人。可黑袍人却挥袖格挡,只凭着一双衣袖就将怒剑仙的剑势化于无形。

瑾玉公公微微皱眉:“这是无法无相功。”

一个怒剑仙,两位大监,狂刀传人兰月侯,以及步入逍遥天境的雷无桀。萧景瑕略微盘算了一下,忽然低声喝道:“走。”

黑袍人猛地收了衣袖,揽过萧景瑕,转身冲了出去。

白王府后门。

萧瑟和萧羽都安静地等待着。

萧羽那一声尖啸之后,谁都能感觉到白王府内的气氛变了,数道惊人的杀气掠起,连他们二人都不由得紧张起来。司空千落的掌心更是冒满了汗,她握着长枪,重重地喘息,才能够平复心情。

不过几个呼吸的声音,上方就传来了动静。黑袍人挟着萧景瑕一掠而下,落在了萧羽的马车边。雷无桀也随即持剑赶了过来。

“如何?”萧瑟问道。

雷无桀摇头:“白王殿下没有事,但是华锦被伤了,现在情况很危险。”

萧瑟眉头紧皱,望向萧羽:“你做了一件很可怕的事情。”

萧羽笑道:“我这一晚上都在这里与六哥你聊天,我又做了什么呢?不过……这场赌局的结果却和我想象中不一样。萧崇的眼睛好了,可华锦却也不是安然无恙。你没赢,我却也没输。看来雪落山庄啊终究和我没有缘分。”

萧瑟静默不语,雷无桀忍不住低声道:“萧瑟,这个黑衣人。”

萧瑟也一直望着那个黑衣人,皱眉道:“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我与你想的一样。”

“今夜看来就只能到这里了,我们走。”萧羽幽幽地说道,“我们走。”

萧瑟忽然摇头:“不,你不能走。”

“哦?你能拦住我?”萧羽挑眉道,身旁的苏昌河忽然双手摊了开来。

“至少。”萧瑟伸出一根手指,指向黑袍人,“他不能走。”

“那就来拦拦看。”萧羽怒道。

萧瑟忽然纵身跃起,苏昌河同时从马车中掠了出来,雷无桀拔剑,司空千落挥枪,两个人急忙迎上,挡住了苏昌河。萧瑟脚下步若流星,直逼黑袍人而去,可是黑袍人却轻而易举地躲开了。

萧瑟的轻功是乘风踏云步,什么轻功能比他的还快?

除非这人能自在如意,来去如风。

“如意通。”萧瑟低声道。

黑袍人站在原地,沉默不语。

萧瑟转过身,望向萧羽:“从今日起,你会是我的敌人。”

萧羽一愣,冷笑道:“难道不是吗?”

“直到这一刻前,我仍然把你当成的兄弟,即便要争个输赢,也要挽留一分情面。可现在,你是我的敌人,是敌人,便要杀死。”萧瑟退了回去,“雷无桀,千落!”

雷无桀和司空千落也收了武器退了回来。

萧羽挥了挥手,黑袍人立刻纵身离去,苏昌河与萧景瑕也退回了马车中,萧羽望向萧瑟:“那我便等着你来杀我。”说完后,马车便调转了车身缓缓离去了。

雷无桀急忙问道:“是他吗?”

“没错,是无心。”萧瑟点头。

雷无桀大惊:“这和尚比你还狡猾,怎么会落到赤王的手中?他为什么还不认识我们了?而且他现在的武功,比起当初,还要强了好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