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9 孤身回天启

小说: 少年歌行 作者: 周木楠 更新时间:2019-01-24 20:11:22 字数:2220 阅读进度:291/471

萧瑟赶到的时候,龙耳正坐在门前的台阶上,身上满是血污,那张古琴放在一旁,却已是残破不堪。听到有人的脚步声,她立刻举起了剑,抬头望去。

“龙耳,怎么了?”萧瑟看着她说道。

“是暗河。”龙耳缓缓说道,她没有办法太快的说话,但是那种撕裂的感觉却让人心纠。

“你住在雪月城,你很安全。可不是所有人都能像你一样被保护起来。有多少人想帮你,就有十倍的人想让他们死了。萧楚河,你躲不了的!”龙耳愤怒地说道,“你只有拿起你的兵器,去反抗。这是你的命!你躲不了的!”

门在此时被推了开来,司空长风从其中走了出来,他叹道:“你受的伤也不轻,这样嘶喊会让伤口震裂的。”但是龙耳却没有理会他,司空长风这才想起来虽然龙耳能读唇语,甚至经历万难学会了说话,可是在她身后说话,她仍是听不到的。所以他走上前,拍了拍龙耳的肩膀。

龙耳转过身,见司空长风微微笑着对自己说:“他的命算是保住了,不过要想下床,可还得几个月的时间。这段时间,看来你们要住在雪月城了。”龙耳愣了一下,低声道了句“谢谢”就走了进去。

司空千落也赶了过来,见萧瑟站在那里,漠然不动。

“其实你也没想躲,只是时机还没有到。”司空长风显然听到了他们刚才的对话,宽慰道。

“其实她说的没错。”萧瑟淡淡地说道,“有多少人想帮我,就有十倍的人想让他们死。当年我离开天启的时候,已经有很多人死了。他们有的是从小和我长大的伴读,有的是我军塾中的同窗,有的是我的弓马师父。在我离开的时候他们都死了。那这一次,我回到天启,会有多少人死呢。”

“你是不一样的。”司空长风说道。

萧瑟摇头,转身离去:“不,每个人都是一样的。”

唐门。

唐怜月是如今的唐老太爷,可他既不老,长得也不像个太爷。但是论起威望,却不比曾经的唐老太爷要弱分毫。

因为他在叶字营千人双刀冲阵的情况下,一人就逼退了他们。也因为在百晓堂最新的金榜中,入了冠绝榜,而且还是位列三甲,气势上就压了雷门一头。所以虽然他之前一直像是被软禁在唐门之中,可如今的唐门弟子,却没有一个对他不信服的。

除了他最得意的弟子,曾经唯一站在他身边的唐莲。

“师父。”唐莲坐在他的对面,望着面前这个自己一直看不透的师父,缓缓道,“我也在唐门住了一个多月,你却一直没有告诉我,我想要的答案。如今的唐门,究竟是站在雪月城的这一边,还是继续支持天启城里那位白王。”

“唐门不涉朝廷党争,这是几百年来的规矩。老太爷不肯听,为了覆灭雷家堡,听从白王的话,不惜和暗河联手,以至于最后,不仅老太爷他死了,如今雷家堡对我们虎视眈眈,雪月城也不会愿意信赖我们,暗河的血仇也已经结下,甚至听你的描述,我们还不经意间得罪了老字号温家、剑心冢。虽然唐泽最后那一搏,让我们唐门不至于在江湖上无法立足,可如今的情形却依然很糟糕。”唐怜月说道,“雪月城,我们就算想重新结盟,可是温家和雷门不会再同意,就算如今的老太爷是我,但是唐门,依然还是那个想让他们死的唐门。白王,如今我们和暗河结下血仇,他二者之间只能择一。可是他明白,我不会选他,因为我是琅琊王的故人。而且我说了,唐门不涉朝廷党争,这是几百年来的规矩。老太爷他做了错事,也得了惩罚。但我不会再错。”

唐莲皱眉想了一会儿:“所以师父,你是两边都不会相帮?”

“自身难保,何来帮还是不帮?”唐怜月摇头。^

“但是……”唐莲犹豫道,“我……”

“我说了,唐门不涉朝廷党争,但有那么一两个唐门人参与却并非不能。就像当年的我,就像如今的你。”唐怜月笑道,“你随心而去就好,不必管唐门。毕竟当年的我,行事时也没有太管过唐门。”

“我一个人……”唐莲低声道。

唐怜月摇头:“你以后就会明白,到了天启那个地方,并不是人多就管用。更何况,你不是一个人,当年我有琅琊王、李心月、雷梦杀那么多朋友,如今的你,也有。你想必也知道天启城传来的那些消息了,离你去往那座城的时间,已经不远了。”

“徒儿。”唐莲垂首道,“得令。”

雪月城。

洱海。

洱海并不是一片海,而是一个巨大的湖泊。因为形状酷似一个小耳朵,而被称为“洱”。又因为旧居内陆的城民未曾见过海,出于对于海的想象,就又称湖为“海”。故称洱海。

在传说中,苍山与洱海相连。古时有一帝王的女儿刚嫁人,丈夫就出征打仗了,一去十几年未归。那些回来的兵士们都说驸马已经死了,公主为此日夜哭泣,最终泪流成河洱海出现,此时公主也已经寿命将尽,可就在这时,驸马爷却回来了。相聚之时又是永别之日,公主的丈夫痛不欲生,大声对天发誓说自己要化山守海,二人从此生生世世以山水为伴,由此便有了洱海和苍山,彼此相守至今。

此时天空中挂着一个如圆镜般的满月,洱海之上也倒映着一个巨大的金月亮。天光、云彩、月亮和海水相应在一起,形成一幅优美的图画。

“这就是洱海之月,果然是一幅美景。”萧瑟喃喃地说道。距离第一次踏入雪月城,也过去了一年多了,却是第一次看到如此盛景。

“风、花、雪、月,都见识过了,也该离开了。”萧瑟转过身,打了个呼哨,那匹自从雪落山庄时就跟着自己的夜北马跑了过来,萧瑟翻身上马,又回头看了一眼后,猛地一甩马鞭。

绝尘而去。

单人单骑,离城而去,直奔天启。

这从一开始,就只是我一个人的事情,没有人有必要保护谁。

我,萧瑟。一人回天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