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 仙人六博

小说: 少年歌行 作者: 周木楠 更新时间:2019-01-24 20:11:18 字数:2192 阅读进度:213/471

用十二棋,六棋白,六棋黑,所掷头,谓之琼。每人六棋,局分十二道,中间横一空间为水,放鱼两枚。博时先掷采,后行棋。棋到水处则食鱼,食一鱼得二筹。此玩法,便是六博。

六博兴盛于前朝贵族之中,之后经过多年战乱之后,玩法一直多有失传,并且原本规则繁复冗杂,不益于流行。据说前朝有一王子,流落于民间隐姓埋名地生活,这位王子从锦衣玉食到粗茶淡饭,却也安得其乐,却唯独戒不了这六博之瘾,可苦于无人可对弈,便改良了玩法,教给了自己的邻居。邻居觉得有趣,两个人一对弈竟能对上一日一夜,后来引来了周围人的旁观,却也能一站数个时辰,看的津津有味。后来这件事就传开了,不少人学了玩法,也就传散开去,慢慢地,这六博棋便越来越受欢迎,直到如今,就连七岁小童也能下上一把。

天下坊,九桌夺命赌,最后一桌,便是这——六博!

那一开始备下这九桌连赌的大汉如今也是满头大汗,原本知道对方是落霞仙子,才派出这天下坊最厉害的九位掌柜,可如今落霞仙子还未出手,仅仅派了一个徒弟就已经连过八局,坐在了六博局前。

一个满头白发的老人坐在六博局边,他穿着一身粗布má yī,乍看之下跟一个寻常人家的老翁并没有差别。他眯起眼睛望向落明轩:“你小子闯过了八局?”

落明轩心想,自己连过八局,整个天下坊都沸腾了,你这老头坐在这里大半天,敢情是聋了还是瞎了,心里这样想着,神色上也满是不耐:“你这大爷真是好笑,都在你面前赌了八局了,你还看不到?”

一直在旁边不言不语的尹落霞忽然轻斥道:“不得无理。”

那老头闻声抬起头,又眯起眼睛望向尹落霞,望了许久之后嘴角露出几分猥琐的笑意:“仙子,还是这么貌美啊。”

“大掌柜今年也得八十了,还没死呢?”尹落霞脸上是温柔的笑意,说出来的话却是令人心惊。

被叫做大掌柜的老头重重地咳嗽了几声:“每天和阎王爷下六博,赢一局就能多活一年,老头子我掐指一算,还能活二十年。”

“大掌柜。”那独眼的大汉走到老头身边,垂下头低声在他耳边说了些什么。

大掌柜点了点头,清了清嗓子,对着面前的桌子挥了挥手:“那,请吧。”

“师父,此人什么来路?”落明轩见架势和前面八桌截然不同,急忙问道。

尹落霞笑道:“他不是刚刚说日日与阎罗王下棋吗?他就是被唤做阎罗赌徒的天下坊大掌柜,叶三。他下六博的日子,比你我的年岁加起来还长,前面八桌的人合起来也赌不过他一个。”

落明轩一愣:“那你哪里赢得了?”

尹落霞用手用力地敲了一下落明轩的脑袋:“在你说出话之前,你还有几分机会。你可还记得我交给你过的赌中真意?”

“当你认为自己会赢的时候,你就一定能赢。”落明轩喃喃道。

“去吧。”尹落霞轻轻一推,落明轩就在六博棋局前坐了下来。

“我下六博六十六年了,还未曾输过。小子,你下过几年?”叶三幽幽地说道。

落明轩挠了挠头:“大概六年了。”

“好。同样是六,也算是投缘,输了做我的仆从,倒也是合适。”叶三冷笑了一下。

这一下冷笑可把落明轩激怒了:“不过是多活几年,大爷你也忒是嚣张。”

“多活几年?”叶三依然笑着,“既然你这小子冥顽不灵,我就告诉你,你刚刚的回答错了。”

“我的回答错了?”落明轩一愣,“哪里错了?”

“你一次六博也没有下过。”叶三忽然伸手,将面前的一枚棋子立起,“枭!”

两个人交谈间已经对弈了数个回合,六博棋中散子到指定位置就可竖起成枭,枭可吃鱼,一条鱼得二筹,得了六筹便是赢家!但是下六博这么多年,落明轩从没见到可如此快成枭之人。他终于沉下心来认真对弈。

十个回合之后,落明轩的背后已经被汗浸得湿透了。他从没见过一个人是这样下六博的,每一步都是那么的诡异,似乎游离在六博棋的规则边缘,可偏偏又逼得自己一步步后退,随时面临满盘皆输的地步。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落明轩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他的脑海里不断开始回旋起曾经下六博的画面。

一定有办法的,一定有办法的。落明轩终于闭上了眼睛,他的脑海里画面飞速旋转,直到出现了那自己看了千遍万遍的画面——两个雕刻的栩栩如生的泥偶正对弈着六博棋。是的!仙人揽六箸,对博泰山隅,引他入那仙人之局,最后若是叶三能破出此局,那么那仙人六博术或许就能解开了,若是叶三破不了,那也就是一局残局,虽然胜不了,但也不会败!

落明轩睁开了眼睛,心中重新燃起了希望。

三炷香的时间过去了。

独眼大汉对着彭钦海低声道:“大掌柜从没有下一局六博下了这么久,莫非这次是要败了?”

彭钦海摇头:“这局从开局没多久就注定了大掌柜败不了,可刚刚这小子的下法突然变了,现在这局势,似乎大掌柜败不了却也赢不了。”

“残局?”独眼大汉皱了皱眉。

“小子,这是谁教你的。”叶三忽然停住了身,严肃地说道。

落明轩擦了擦满头大汗:“当然是我师父教的。”

“呸,你这师父刁钻古怪,千术万变,出千的本事比赌博强多了,你小子这六博一步一步下得踏踏实实,怎么可能是她教的?”叶三怒道。

落明轩甩手道:“还下不下!”

叶三一掌拍烂了整个棋盘:“不下了!我下六博六十六年,却赢不了一个下伪六博的人,真是荒唐!”

“伪六博?”落明轩猛地望向尹落霞,“什么意思?”

尹落霞笑道:“就是你听到的那个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