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6 踏云一剑

小说: 少年歌行 作者: 周木楠 更新时间:2019-01-24 20:11:14 字数:2291 阅读进度:146/471

既然暗河千面鬼再现,那么暗河的其他人很可能也已经现身了。苏家苏紫衣,苏红息,以及慕家慕凉月,如果又有新的杀手加入,那么就不好对付了。但是唐莲探出气息巡游了一遍,目光盯紧了慕婴身旁的那棵老松树。

“那棵松树中藏着一个人。”唐莲低声道。

雷无桀笑道:“这是想趁我们攻击他的时候偷袭吗?这个千面鬼,只会些偷鸡摸狗的本事。”说罢一步踏出,对着那棵老松树便挥出一掌,树干瞬间炸裂,露出了藏在其中的身影,竟是那司空千落。司空千落明显受了不小的伤,嘴角满是血迹,被绑在树中间,艰难地睁着眼睛望着众人。

慕婴冷笑一声,正欲开口,却被萧瑟出声打断了:“你是不是想说,我们只有两个选择,一是放下武器束手就擒,二是可以不放下武器,但是司空千落必须得死?”

被抢了台词的慕婴为之气结,顿时怒道:“那你倒是选啊。”

“我选。”萧瑟向前踏出一步,“你死!”

踏云步,一步跃至慕婴身前。萧瑟伸手就欲去拉那被绑在树上的司空千落,慕婴面相忽变怒目相,一掌对着萧瑟拍下:“你找死!”

却有一剑袭来!

紧追萧瑟之后,划破长空,一柄修长娟秀的剑——心剑。

慕婴猛退,双掌狂舞,掌剑相交,被一剑逼退十四步。雷无桀紧追上前,握住了心剑,又连刺了十三下!那慕婴连续变换身形,运起那傀儡杀人术,却被雷无桀一个又一个地斩落了。

“你这张面皮下藏着多少人脸?你这身长袍下又有多少个傀儡?”雷无桀笑道,“我全给一剑砍了行不行?”

另一边,萧瑟已经将司空千落身边的绳子给解了下来,将她整个人抱在了怀里,慢慢地往回走去。

“如果刚刚你来不及怎么办?我就真的死了?”司空千落小声地说道。

“不会的。”萧瑟面色如水,平静地说道,“我不会来不及,我说要救你,我就能救下你。”

叶若依坐在马上,望着那个缓缓走来的萧瑟,脸上终于露出了她熟悉的神情。是的,这就是她认识的萧瑟,只要他认定的事情,那么他就一定做得到。

萧瑟将司空千落慢慢地扛上了自己的马,司空千落又说道:“我不想回雪月城,我想和你们一起去雷家堡。”

“好,去完雷家堡,我们一同回雪月城。”萧瑟应道。

身旁的唐莲叹了口气:“就这么轻易地答应她了,到时候可有你头疼的。”

萧瑟摇头:“总比现在这样好。”

唐莲皱了皱眉头,忽然暴喝一声:“落明轩!”

“哎,来了!”知道自己犯了大错,只能低头陪笑的落明轩策马慢悠悠地走了过来,“大师兄有何吩咐?”

“滚!”唐莲一蹬从马上跃起,跨到了落明轩的身边,一脚将他从马上踢了下去。

摔了个狗吃屎的落明轩慌慌张张从地上爬了起来,无奈那边整个雪月城的掌上明珠一副重伤快死的样子,挨了这一脚后大气也不敢出,低着头都不敢看唐莲。

“没听到么!滚!”唐莲挥手欲打。

落明轩急忙一把拉过马绳,翻身上马猛地一挥马鞭,向着雪月城的方向狂奔而去。

另一边慕婴已经节节败退,他在江湖上的名号比起大剑鬼苏昌离要更加令人感到恐怖,是因为他的千人千面相以及高超的下毒术太难以防备,但是如果是正面相抗的话,他的武艺绝对不如苏昌河。面对三入剑心后在剑道上已经比苏昌离要更胜一筹的雷无桀,慕婴已经无相抗之力。

“这一剑,斩你假冒唐莲师兄骗我!”

“这一剑,斩你伤我千落师姐!”

“这一剑,斩你试图偷袭萧瑟!”

一连斩出三剑,将慕婴逼得章法全无,不得已之下,慕婴忽然猛地双手一扬,一件长袍飞起,又一扬,一件长袍飞起,再一扬,最后一件长袍飞起。三件长袍落下后直立不倒,连同慕婴本身,围成了一个方阵,将雷无桀围在了中间。

“先前我只用了傀儡术,你如今就看看什么是杀人术吧!”慕婴眼中寒光乍现,长袍之间瞬间有浓雾喷出。

“是毒阵。”萧瑟沉声道。

唐莲一步迈出,向两人掠去。

慕婴暂时困住了雷无桀,可身后还有号称雪月城年轻一辈第一高手的唐莲,已经受伤的他自然不会恋战,转身就欲逃走,却被唐莲拦住了去路。慕婴一笑,手一伸,一股浓雾对着唐莲喷去。

可唐莲却只是站着,并不躲闪。

慕婴愣了一下,眼神中闪过一丝惊诧。

“我姓唐。”唐莲缓缓说道,蜀中唐门,号称暗器、毒术冠绝天下。

“我师父复姓百里,他的母亲姓温。”唐莲接着又说道,老字号温家,毒术天下第一,更在唐门之上。

唐莲的言下之意很简单,对我用毒,你一个姓慕的,还没有资格!

另一边,一道寒光闪过,雷无桀已经持剑突破了浓雾,他用剑气硬生生地在自己周围划出了一道屏障,终于得以破毒而出,拦在了慕婴的身后。

“暗河杀人从来不会没有理由,你背后定有主顾。”唐莲手轻轻一挥,藏在袖中的指尖刃已经握在了手中,“说出他的身份,你就可以走。”

慕婴忽然笑了,面目变换成了一个正憨笑着的幼童,声音却仍是大人:“就算你们胜过了我,可也莫小看暗河的人。”话音刚落,他的笑容就凝固在了脸上,再也没有变化过。

“他……死了?”雷无桀惑道。

唐莲伸手过去探了探慕婴的鼻息后点了点头:“应该是自己吞下了藏在齿间的毒药,据说暗河的杀手齿间都会cáng dú,名‘三吸’。在遭到胁迫的时候,他们就会咬破牙齿,其中的毒药流入口中,三次呼吸之后就会气绝。”

“真是一个可怕的组织。”雷无桀收起剑,从慕婴身边走过。此时,唐莲瞥到,慕婴的手指轻轻微微一动。唐莲瞬间手指一弹,极细极小近乎透明的一根龙须针破空而出,穿透了慕婴的头颅。

“怎么了?”全无察觉的雷无桀困惑地望了一眼唐莲。

唐莲摇了摇头:“没事,我们继续赶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