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3 青城山入世

小说: 少年歌行 作者: 周木楠 更新时间:2019-01-24 20:11:14 字数:2192 阅读进度:143/471

青城山。

数十个道士围坐在山顶,面朝西南方向。

四位青城山老祖宗坐在最前,飞轩随侍左侧,李凡松提剑站右侧。其余青城山弟子排列在后,皆是食指中指并拢,放在额间,所配桃木剑悬空于上面,凝神观想,直望西南。

这是青城山祖传几百年的望龙之阵,非倾尽本门高手之力,不能成。此时若有心怀不轨者上山寻事,这些入阵不得脱的道士根本没有抵抗之力,一人毁掉青城山也不是不可能,所以风险极大,但是代掌门殷长松还是做出了这个决定。

忽然,那插在鞘中,供奉在三清祖师殿中的青霄剑猛地脱鞘而出,直冲那西南而去!

“剑止!”如今青城山辈分最高的殷长松猛地站了起来,怒喝一声。

望龙之阵终于收阵,道士们纷纷睁开眼睛,悬在空中的桃木剑纷纷落了下来。李凡松和飞轩也睁开了眼睛,却已是泪流满面。

“求仁得仁,亦当含笑九泉。”已经目盲多年的老天师罗三承轻轻叹了口气。

殷长松站在那里,双手用尽全力才止住了那柄祖传镇山之剑青霄,他似在对剑说话:“此事已经无力回天,还望节哀。”

那剑猛地嘶鸣起来,带着一种悲凉,细细聆听,竟像是这柄剑在哭泣,但终于去势不再那么强烈,殷长松手微微一挥,青霄剑慢慢地落在了他的手中。

“我们本是道门中人,只求结发受长生,不理人间纷扰事。但是这件事,不行。”殷长松忽然抬起青霄剑,道袍飞扬,威严镇山,“青城山众弟子听令!”

“弟子在!”无论是山顶上的数十名精锐,还是此刻在乾坤殿前守候着的全山数百名弟子同时高声应道。

“青城山,誓报此仇!”殷长松高声喝道!

“誓报此仇!”全山怒喝。

殷长松收剑走到已经泣不成声的李凡松和飞轩身边,轻轻叹了口气:“我们四个老头子枉称什么天师,可也只能在这里摆个什么破阵,帮不上玉真什么忙。若真要报此仇,还要靠你们二人。打起精神来!”

李凡松擦了一把眼泪,猛地点头。

飞轩忽然朝tiān nù喝一声,竟惊得那满山禽兽暴走!

“青城山以后,就靠你们二人啦。”殷长松将青霄剑插在了他们面前,转身离去。

提着一柄巨剑正在山路之中狂奔的剑客忽然停下了脚步,遥望南面,眉头微皱。手中那柄破军之剑猛地开始震鸣,五大剑仙之一的怒剑仙颜战天低声惑道:“破军为何忽然震鸣?”

那被追了一路,一身仙气白衣已经染上不少尘埃的无心和尚和冥侯察觉到身后那股霸道的剑气忽然消散无踪,也是一脸惊诧,回头望到颜战天竟忽然拿着剑发呆,无心和尚喃喃道:“这魔头又弄什么名堂?算了,不管了,冥侯,我们继续逃!”

西部荒凉之地。

一片延绵百里的沙漠。

沙漠之中却有一城,傲然而立。孤独而寂凉。

此城便名慕凉,天下四城之一。

它本是镇守皇城西面的要城,但因气候变幻,西域诸国南迁,朝廷重选毕罗城为边境要城,慕凉城位于孤漠之中,已是人去城空。但是那名曾救先帝数次的洛青阳在离天启之时,却偏偏选择了这座城池,并在此地修习剑术。十余年间,几乎有百位高手来此挑战,洛青阳却剑不出鞘便轻易胜之,江湖称孤剑仙。慕凉城也由此一人之力列天下四城之一,称孤城。

而此时,在城头之上,便站着那位一身灰袍的绝世剑仙,正面朝东南面,手中提着那柄奇长无比的佩剑——九歌。他得此剑后从未拔剑,对决只用剑鞘,故剑心冢并未将此剑列入十大名剑之中。但是没有人会怀疑此剑若出,威势不会在任何一柄名剑之下。

只是,那值得洛青阳拔出九歌剑的人,似乎又少了一个。

落雷山畔。

一架马车正在急速地离开。

“经此一役,与雪月城结下冤仇,又和从来不理世事的青城山结下死仇,真的值得吗?”坐在马车中调理内息的苏暮雨忽然说道。

“暮雨!”谢七刀一惊,开口制止他。在他的印象里,苏暮雨从来都是一个坚定的命令执行者,从来都不会对大家长的决判提出意见。

“无论是雪月城,还是青城山。很快都会不存在了。”大家长依然闭目养息,缓缓答道。

落桑城。

湘南茶楼。

那忽然青丝变紫发的李寒衣右手持至寒剑铁马冰河,左手持至暖剑桃花,悬于空中,眼神凶戾,紫发飞扬,嘴里喃喃似乎有声音传出。

谢宣仔细辩听,才终于听出了那充满杀意的三个字。

苏昌河。

李寒衣持剑,一步跃出了茶楼。

“李寒衣已经走火入魔,失了神智,若她此去寻觅暗河,怕是有无辜之士会遭殃。而且苏昌河此人阴险狡黠,李寒衣此时的状态,随时可能暴毙而亡!”齐天尘沉声道。

谢宣没有片刻犹豫,立刻背起那书箱,一跃追了出去。

齐天尘也正欲跟上,却见一只飞鸟忽然落下,停在了他的指尖。他一愣,摘下了鸟上绑着的信筒,打开一看,只见上面写着简简单单的四个字。

“速回天启。”

官道上。

四人四马也正在狂奔着赶路。

正是那萧瑟,雷无桀,唐莲以及叶若依。在唐莲和落明轩的劝说下,司空千落终于还是跟着落明轩先行返回雪月城了。而其他四人则正快马奔赴雷家堡,唐门已经叛出雪月城,但是雷家堡却并不知道,如果接下来的英雄宴,唐门如约前往的话,那么很可能其中有一个巨大的阴谋!

只是,雷无桀忽然立马!马猛地嘶鸣起来,雷无桀勒紧马绳,遥望西面,眉头紧皱。

“怎么了?”萧瑟停下马,问他。

“不知道。”雷无桀摇了摇头,只是捂住了微微有些发疼的胸口,“只是心中莫名的,有些不安和难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