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0 国师出天启

小说: 少年歌行 作者: 周木楠 更新时间:2019-01-24 20:11:14 字数:2220 阅读进度:130/471

“是谁?”正从屋外向着屋内走的唐莲,看见了这个手执拂尘的老人,惊讶道。

那老人冲着唐莲微微一笑,拂尘轻轻一挥,整个人已经掠到了唐莲的身边,唐莲大惊,已经掏出了指尖刃,冲着老人一刀挥去。

“大师兄不可。”司空千落急忙出声制止。

可那柄指尖刃却刺进了虚空之中,老人一步已经闪到了唐莲的身后。唐莲急忙转头,却见那老人脚步轻慢,身形却是极快,几个闪身已经到了门口。落明轩凑到了唐莲的身边,小声说道:“这又是哪路的神仙?”

唐莲收起了指尖刃,摇头:“反正不是我们惹得起的神仙。”

那老人脚尖微微一点,跳到了屋檐之上。雷无桀急忙一把拉起了正躺着看落日的萧瑟,望着老人,恭敬地问道:“敢问前辈何人?”

老人微微一笑,没有回答,反问道:“你可是父亲姓雷,母亲姓李?”

“你怎知道的?”雷无桀一惊。

“你与你的父亲和母亲长得都很像,而且,我也见过你的这柄剑。剑心有月,睡梦杀人,当年一剑直逼天子之威的时候,我也曾亲眼所见。”老人笑道,“都是故人。”

“老前辈你认识我父亲和母亲?”雷无桀喜道。

萧瑟轻轻地拉了一下他的衣袖,自己往前一步,挡在了雷无桀的面前。

老人拂尘一甩,微微侧身:“小王爷。”

“我不是什么王爷。”萧瑟突然喝道。

老人却依然是一副淡淡的笑意:“陛下两年之前就授命王爷为永安王,天子之命不可违,王爷不复命是一回事,我如何称呼王爷又是另一回事。”

“你是来抓我回去的?”萧瑟冷冷地说道。

“放心,我不是为了小王爷来的。”老人笑道,“当然,若我真想顺道把王爷带回天启,也不是不可。”

“你敢!”萧瑟威喝道,眉宇之间满是怒意。雷无桀很少见过这般气势汹汹的萧瑟,大概只有借气给他一剑逼退千面鬼的时候,萧瑟才流露出这样可怕的神色。

“小王爷莫要动怒,天启城是你总归要回去的地方,哪有游子不回家的道理,只是。”老人顿了顿,仰头看着那一抹夕阳,语气中微微有些怅凉,“希望王爷回天启的时候,手中莫要拿着刀。”

然后老人就忽然消失了,就像是个整个的融化在了那一抹夕阳中一般。雷无桀用力擦了擦眼睛,发现自己并没有花了眼,急忙转身,才发现那个白袍的身影消失在了长街的尽头。雷无桀惊叹道:“这,这是哪路的道士啊,成仙了吧。”

唐莲此时也来到了他的身边,他皱着眉头问萧瑟:“此人是谁?”

“天启钦天监,监正齐天尘。”萧瑟答道。

“啊?”雷无桀惊呼道,“齐……齐天尘,那不是——国师?他,他来这里做什么?”

唐莲想了一下,问萧瑟:“他是来找你的?”

萧瑟摇头:“不是。他是若依的半个师父,此行路过这里,应该也是察觉到了叶若依的伤势。但是我看到依然一路南行,怕是有其他更重要的目的在身。”

“什么事能让寸步不离天启的国师不远千里赶去?”唐莲沉吟道。

“我也想知道。”萧瑟忽然说道,目光凝重,打他出生之时,齐天尘就已经是天启城钦天监的监正了,和大监瑾宣公公,并称为天子驾边的两大高手。这么多年,齐天尘做的最多的事情就是站在钦天监的摘星阁上,看着日月星辰日复一日的流转,从未踏出天启城一步。如今,南边究竟发生了什么事,竟逼得齐天尘亲自赴身赶往。

落雷山。

南岳周围八百里,回雁为首,岳雷为足,原本名为岳雷山。但是当年故去的八柱国之一,北离大将军雷梦杀在此地与南诏军大战,最后因为兵马数量严重不敌,而殒命此地。所以后人就把此山称为“落雷山”。

一个白衣剑客正急速地在山上奔跑着,她的脸上蒙着一张面巾,身上依然一尘不染,只是眉头紧锁,正是那雪月城二城主剑仙李寒衣。她自雪月城一路东行前往雷家堡,可在南安城却遇到了暗河苏家的家主苏暮雨,并且察觉到了还有几位高手潜伏在附近,最后虽然突围而去,身后却一直被他们紧追不放,最后辗转奔到了落雷山,似乎像是他们刻意的安排。

毕竟,落雷山,是她的父亲殒命的地方。

而那个执着油纸伞的杀手,却是李寒衣多年前的故人。当年魔教东征,也动摇了暗河的利益,所以在阻止魔教这件事情上,暗河也派出了自己的执事人。当年苏暮雨还不是苏家的家主,在暗河的代号为“傀”,在江湖中则因为总是带着一柄油纸伞而被称为“执伞鬼”,乃是直属暗河大家长所管的“鬼厉”杀手团的首领。当时他与李寒衣曾并肩作战,年轻虽然很轻,剑术却已经出神入化,以至于年纪轻轻就被列入“天下四大魔头”之一,当然,成为四大魔头除了他的剑术以外,更因为他杀人,只要做出了这个决定,那就是不死不休。

但是这个极擅追踪术的暗河第一杀手却在几日前忽然消失了,身后只剩下那三个人依然穷追不舍,并且逼迫着自己往落雷山的方向行去。而后面那三个人的身份,李寒衣这几日也猜出了几分,只是若真是那三个人,那么说明这并不是暗河的一场行动,而是试图颠覆整个江湖格局的阴谋。

唐门三老,唐隐,唐裂,唐月落。与唐门唐老太爷同一辈硕果仅存的三位长老,已经有近十年没有在江湖上有过现身了,但是通过途中几次短暂的交锋中,他们虽然都用黑巾蒙面,李寒衣却依然看出了他们的身份。

需要反击了。李寒衣依然急速地往前奔跑着,右手轻轻触了一下剑柄,暗自下了一个决心。正当她准备动手的时候,却忽然看到山中出现了一个凉亭,那个执着伞的黑衣男子正抬头望着这边,眼神中依然那一抹凉薄。

李寒衣冷笑了一下。

那就决战吧。

如你所愿,不死不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