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7 只与离人照断肠

小说: 少年歌行 作者: 周木楠 更新时间:2019-01-24 20:11:10 字数:2498 阅读进度:47/471

一连三日,雷无桀都在练习那拔剑之术。

每日清晨,李寒衣都会走出草庐,对雷无桀出上一剑,但无论李寒衣的剑多么有威势,雷无桀都没有办法拔出那一剑,但是后几次李寒衣分明没有留多少情面,几剑下来,身上已经伤痕累累。

李寒衣每出完一剑,就转身离开,有时走进草庐一天也不会出门,有时就一跃进入深山中练剑。雷无桀能做的就是每日琢磨着自己拔剑bá chū lái,以及负责李寒衣的一日三餐。其实原本每日都会有山下的弟子送餐食上来,但雷无桀只吃了一口,就把他赶走了,以后就自己生了个炉子,开始做饭了。这苍山十九峰,野菜山菌无数,飞禽走兽不少,恰好雷无桀从小最大的爱好除了习武就是做饭,便自告奋勇地做了起来。李寒衣对此没有说好,也没有说不好,只是那剑术,却依然一招都没有教。

第四日清晨,雷无桀正在做着早餐,李寒衣从草庐中走了出来。

雷无桀急忙打招呼:“师父,今日早啊。”

李寒衣嗅了嗅鼻子,声音中难得带着几分笑意:“你若习武有做菜的一半天赋,就好了。”

雷无桀顿时喜出望外:“师父,今日心情很好啊。”

李寒衣挥了挥衣袖:“你下山吧。”

雷无桀愣住了,手上的锅铲掉在了地上:“师……师父,我虽然笨,但是你也不用赶我走吧。”

李寒衣摇头:“不是要赶你走。我要闭关三日,这三日你下山去,不要让人进山里来。”

雷无桀转悲为喜,点点头:“不急,给师父做完了早餐再走。”

李寒衣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转过头,一跃坐在了草庐之上,遥遥望着北方,叹了口气:“真像啊。”他一伸手,握住了一片飘飞着的叶子,放在唇边吹了起来。曲子有些怅凉,像是有一群孤雁从天空中飞过,雷无桀觉得有些耳熟,忽然想起来,这首曲子,那日萧瑟也坐在酒肆的屋顶吹过。雷无桀转头看着李寒衣的背影,忽然觉得似乎有些熟悉的感觉。

李寒衣放下了手,轻轻吟道:“春庭月午,摇荡香醪光欲舞。步转回廊,半落梅花婉娩香。轻云薄雾,总是少年行乐处。不似秋光,只与离人照断肠。”

“师父。”雷无桀唤了一声。

“今日的剑是不是还没有练。”李寒衣忽然转身。

“嗯?”雷无桀一愣。

李寒衣右手轻轻一挥,那片落叶忽然夹杂着一阵疾风对着雷无桀急冲而来。

飞叶摘花,神乎其技!

雷无桀猛地拿起了身边的听雨剑,用力一拔,那剑身却依然纹丝不动。眼见飞叶已攻到眼前,他只能急退。但那飞叶追势却不减,雷无桀连退四步后依然嫩感觉到叶子上的无上剑气,索性转过了身,冲着山下跑去。

“师父,三日后见!”雷无桀大喊道。

李寒衣拿开了一直遮面的灰巾,忽然就笑了。

雷无桀一路狂奔,很快就奔到了雪月城中。他上山也有数日,说实话也挺想念之前和自己朝夕相处的萧瑟和唐莲,到城中就想去找他们。四处张望了一番,发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肤色苍白,身形修长,身着白色披风,后面写着一个大大的“赌”字,正是那日登天阁第十三层的守阁人落明轩。他的身边站着一个面容姣好,身材曼妙,眉宇间满是风情的女子,看模样不过二十出头,但雷无桀却知道她是名震天下的落霞仙子尹落霞,也是落明轩的师父。因为她也穿着一件几乎一模一样的白色披风,只是上面的那个“赌”字还要更大一点。

“雷无桀?”落明轩冲他不怀好意地笑了笑,“欠我的那八百两呢?”

雷无桀挠了挠头:“这……”

“输了的人还有资格要钱?别给我丢人。”尹落霞向前一步,虽然是怒叱,但声音依然柔美好听,她笑着望向雷无桀,“你就是雷无桀,我是尹落霞。”

“落霞仙子,久仰大名!”雷无桀受宠若惊,急忙抱拳。

尹落霞盈盈一笑:“今日怎么下山来了,你师父呢?”

“师父说要闭关,让我这几天好好在山下待着,不要打扰他。”雷无桀答道。

尹落霞若有所思地点点头,低声说道:“闭关?莫非是又要有老朋友来了?”

雷无桀没有听清,惑道:“仙子说什么?”

尹落霞回过神来,笑着摇摇头:“没什么,让你现在要去哪里?”

雷无桀微微皱眉:“我想找我一个朋友,就是和我一起入城的那个朋友。”

“萧瑟吗?”落明轩轻笑一声。

“落兄弟也认识他了?”雷无桀喜道。

“不光是我。”落明轩仰头望向远处,“整个雪月城的人,都已经认识他了。师父,你猜,今日需要多久才能到我们的落霞殿。我赌一刻钟。”

尹落霞听到“赌”字,眼睛一亮:“我赌现在。”

话音刚落,有一个身影从大殿的屋顶一掠而起,向这边急速跑来。一身青衫,面目俊秀,正是那萧瑟!

“一日比一日快了啊。”落明轩感慨。

“萧瑟!”雷无桀急忙大喊。

萧瑟听到声音一愣,脚步慢了几分,只见后面一杆乌金色长枪已经追了过来,他侧身一躲,衣袖却仍被滑掉了一道口子。他怒斥道:“你知道你划的是什么?是云烟细棉!一千两一匹!”

“我管你是什么!”一脸不在乎的女子一枪砸了下去。

萧瑟堪堪躲过,继续加快步伐向前急速奔行着。

“踏云步果然是天下第一轻功。这个少年没有半点内力,却几乎能有自在地境级别的高手才拥有的轻功水准。”尹落霞看着萧瑟的身形,赞叹道。

萧瑟一边急速奔跑着,一边大喊道:“雷无桀!”

“来了。”雷无桀默契地往前踏出一步,冲着天打出了一拳。

正是他的招牌武功,雷门无方拳,拳未到,气先行。

雷无桀对司空千落并没有印象,那日闯阁之时,司空千落擅自出城,虽然闻讯赶回却被萧瑟缠住,最后虽然还是见了一面,但当时人多混乱,两人都没有通报过彼此的名字。可是雷无桀不认识司空千落,司空千落却绝对忘不了雷无桀。

她的枪只是微微一顿,她停住了脚步,站在屋顶,俯视雷无桀,傲然道:“好。今日就将你们两个一起收拾了。”

“那日雷无桀闯阁,十六层二城主一剑就将他打飞了,十五层雷云鹤更是引来九天惊雷,若不是手下留情,他更是连命都没了。十四层大师兄又放水,说白了,雷无桀闯过的只是我的十三阁罢了。遇上真正的十四层守阁人,他能赢吗?”落明轩转头望向师父。

貌若天仙的尹落霞眉毛一挑,轻轻挥了挥手上的一颗骰子:“要不下个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