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7 杀怖剑

小说: 少年歌行 作者: 周木楠 更新时间:2019-01-24 20:11:09 字数:3272 阅读进度:37/471

好安静。

这是雷无桀走上十五层后的第一个想法。

十五层就像是一个藏书阁一般,两边是两个巨大的书架,上面摆着各种古书,中间放着一个檀炉,一个穿着一身灰袍的中年人正端坐在一张木椅上静静地看书,仿佛没有注意到雷无桀的到来。

师父?雷无桀心中却是一惊,这人的神态、气质甚至于长相,都与那个隐身于雷家堡一方院落中的雷轰是如此相像,但唯有一处,却截然不同。也正是这一处,雷无桀才明白,为什么曾经名震天下的雷云鹤,会委身于这登天阁之中。

因为他只有一只手。他的整只右臂都被人斩断了。此刻的他左手拿着古书,而右手的衣袖却是空落落的。他并没有理会雷无桀,只是一页一页地翻着书。

雷无桀等了许久之后,才轻声唤了一声:“前辈?”

“哦?刚才就感觉到楼下很热闹,竟然真有人闯到了这第十五层。”雷云鹤倒似忽然回过神来,抬起头望了雷无桀一眼,眉头微皱,“火灼之术,迦楼罗境?你是雷门弟子?”

“在下雷无桀。”雷无桀急忙抱拳,恭恭敬敬地说道。

“雷轰是你什么人?”雷云鹤问道。

“正是家师。”雷无桀急忙点头。

雷云鹤合上了古书,将它放在了桌上:“是雷轰派你来闯登天阁?他知道我在这儿了?”

“小辈……”雷无桀想了半天,还是说了句很得罪人的话,“不是为前辈而来的。”

雷云鹤愣了一下,倒也没有动怒,冷笑道:“我明白了,你是为那个人而来的。可我怎么记得雷轰曾经说过,此生都不会再见这个人。”

“师父说他已经得了重病,大约只有一年的寿命了。有一日酒醉之后师父说自己不惧生死,只是还有一个心愿未了,那就是想再见一次那个人。但他走不出雷家堡,只能由我这个弟子代劳了。”雷无桀说道。

“那你知道你想见到那个人前,需做到一件事。”雷云鹤将那檀炉上的香烟捻了一缕攥在了手中,轻轻一弹,雷无桀侧身躲过,身后的扶栏在瞬间被炸得粉碎,“那就是打赢我。”

随手引雷!这就是曾经问鼎雷门家主之人的实力!

“得罪了。”雷无桀丝毫不惧,往前踏出数步,一掌推出。

“无方拳?”雷云鹤忽然笑了,手轻轻一挥,那原本拥有无上威势的掌劲在他一挥之下,消失的无影无踪,“在我面前用无方拳,你知道自己在做一件很可笑的事情吗?雷门无方拳,本就是我创的武功!”雷云鹤左手轻轻一挥,一股掌劲汹涌而出,击得雷无桀连退三步。雷云鹤随即也一步踏了过来,伸手却欲抓雷无桀的咽喉。

雷无桀闪身,又一拳挥出。

“来得好!”雷云鹤虽然只有一只手,但身形却依然灵便,手一收,便要抓住雷无桀的拳。可是正当抓住之时,雷无桀的拳却消失了。

“嗯?”雷云鹤微微一皱眉。

“在这里。”一个声音忽然在他耳边响起,雷云鹤猛地转头,却见雷无桀一拳击来,大开大合,干净利落,正是那江湖中几乎每个人都会几招的——大罗汉拳!但是拳法中却另有奥妙,一般人看不出来,雷云鹤却心中大惊。

因为那才挥出一手大罗汉拳之后,紧接着却是无比高明,一拳化作千拳的拳招。这才是雷无桀真正的杀招,伏魔拳。

“这可不是雷门的武功!”雷云鹤怒喝一声,左手一伸,那檀炉中的香烟化作五缕落到了他的手中,再用力一挥,冲着雷无桀的拳击去。

一声巨响。

雷无桀的衣袖被炸得粉碎,手中的拳劲也瞬间被击溃,身后的迦楼罗幻象摇摇欲坠,几乎崩裂。

“你以为火灼之术到了迦楼罗境就能来闯这第十五层?你太小看雪月城,太小看登天阁,也太小看我了。”雷云鹤冷冷地说道,“火灼之术,无方拳,还有刚才那不知从何处偷学来的拳法,还有什么杀招,我劝你尽早用出来。”

雷无桀苦笑一声,终于拿起了那个跟随了他一路,却从未打开过的那个长长的包裹:“我的确还有最后一条路可以选。虽然师父说,见到那个人之前,不要打开它。但是现在似乎没有选择了。”

“这么长的huǒ yào,莫非是麒麟火牙?”雷云鹤一愣,“你想把整座登天阁都炸毁吗?”

雷无桀摇了摇头,将包裹慢慢地打开,里面的那事物终于展露了出来。

竟是一把火红色的长剑,上面遍布着火焰纹路,剑首上刻着一条吞吐火焰的龙。

堂堂江南霹雳堂雷家堡的人竟然拿出了一柄剑!早年雷门先祖曾祭以封刀挂剑的仪式,雷门中人不得用剑,不得用刀,专注于huǒ yào、拳法、指法的xiū liàn。这么多年唯独有一人例外,这个人在走出雷门行走江湖之时,曾见过一剑,为剑所吸引,故大胆地违背祖训,创了一柄属于自己的剑。但是当时雷门中谁也不敢多说一句,不仅因为这柄剑本就是由huǒ yào锻造出来的,挥剑之时往往带着雷轰炸鸣,细究之下并不违背祖道,更因为这柄剑,实在太强了。当时雷轰握着这柄剑,几乎横扫整个武林,几乎就要问鼎那剑仙之位!

这柄剑有一个很可怕的名字。

“杀怖剑。”雷云鹤缓缓地说出了这柄剑的名字,仿佛就像在喊一位故人的名字。

“是的,杀怖剑。”雷无桀朗声道,一剑挥出,那两排书架在瞬间被炸得粉碎,身后原本摇摇欲坠的迦楼罗幻象在瞬间暴涨。

阁下之人此时都见一道红光从阁内照出!

“红衣,红剑,好!正是大好少年!”雷云鹤朗声喝道,一步向前,双指伸出,竟一把夹住了那柄杀怖之剑。

“我曾单指破苍山!我曾双指断乾坤!”

“惊雷指!”雷无桀喊出了这个曾经名动天下的指法。

站在阁下,仰头张望的几个人互相对视了一眼。

“你也看到听到了?”萧瑟皱了皱眉,转头问司空千落。

那司空千落冷哼了一声,扭过头没有理他。

倒是书生清了清嗓子,缓解了一下尴尬后点了点头:“萧兄你没有听错看错,刚刚的确那第十五层上传来了bào zhà声,也的确有一道红光照出。”

“那人已上了第十五层?莫非唐师兄已经落败了?这怎么可能!”司空千落皱紧了眉头。

“怎的?落败了就丢了司空xiao jie的人?若不是司空xiao jie跑去城外玩乐,也轮不到我去守那登天阁。”忽然一个沉稳的声音传来,众人回头,却见一身黑衣的唐莲坐在旁边的屋檐之上,正仰头看着上方。

“唐莲。”萧瑟缓缓道。

“萧瑟。”唐莲垂首,望着这个曾经一同历经生死的故人。

“你们见过?”司空千落瞪大了眼睛,一脸惊讶。

“我早就和你说过,在十四层遇到唐莲,对我们来说,并不是什么坏事。”萧瑟耸了耸肩。

司空千落想了片刻后怒道:“我明白了。师兄,你放水!”

唐莲倒很坦然地点了点头:“是的,我放水了。但是我现在有些后悔了。”

“后悔?”萧瑟向上一跃,站在了唐莲的身边,“为何?”

唐莲往前上方,眼神中带着几分忧虑:“我在想,我是不是做错了。若我在十四层倾力一战,雷无桀不就只是输了,可是现在,他却可能死。”

“你说的没错。众人皆以为守阁长老是雪月城长老中武力最弱的,但事实上若他真的倾力一战,引来九天神雷,怕是整个登天阁都要被他毁去。”又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萧瑟转头,发现与唐莲一样,一袭黑袍的人正持着乌金色的长枪站在那里。

“枪仙司空长风。”萧瑟倒是结结实实地被吓了一跳。

“司空长风就司空长风,别老仙不仙的。”司空长风一脸不耐烦,“也别露出那么一副惊讶的表情,年纪大了就不能来凑个热闹,看场好戏了?”

“爹?”司空千落在下面带着几分疑虑地唤了一声。

“乖女儿,今日不是你守阁吗?怎么,又跑哪里玩去了?”司空长风一脸笑眯眯的,倒没有真的责怪的意思。

司空千落脸一红:“我哪知道会有人能闯到那么高的地方。”

“所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你说是不是啊,青城山来的小道士?”司空长风笑眯眯地望向那一对正鬼鬼祟祟准备开溜的书生和书童,朗声道。

溜到一半的书生尴尬地转过身,笑容僵在脸上:“晚辈青城山李凡松见过三城主。”

书童也急忙作揖:“青城山飞轩见过三城主。”

“都到这儿,还躲什么躲,我还能吃了你们不是。知道你们都不是为了我而来的。我看我的戏,你们找你们的人,两不相误。”司空长风冷哼了一声,“你们想见的人其实已经来了,就看上面那位能不能过雷云鹤这一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