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九章 决战

小说: 情追两世芳华 作者: 叶叶然 更新时间:2019-03-15 01:52:26 字数:3668 阅读进度:249/284

第二百四十九章决战

一匹马,一把剑,一位少侠。

曾清风义无反顾的踏上了生死不明的赴约之路。

他又想起了那个孩童时代整日练功的自己。

“我要保护我娘不被外人欺负,我要保护秀秀!”曾清风稚嫩的脸上眼神却是异常的坚定。

梳着羊角辫的裴秀秀舔着糖葫芦在一旁喊道:“清风哥,你扎马步都扎了一个时辰了,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去小溪边挖螃蟹啊?”

烈日下晒得满头大汗的曾清风回答道:“再等等,今日的练功时辰还没到。”

……

时光荏苒,昔日的少年已经成长为有勇气有担当的少侠。

唯一不变的是在这世上始终被他扛在肩膀上,需要他用心保护之人惟有母亲和秀秀而已。

樊鼎天千方百计绑架了娘和秀秀,无非是想逼我与他对决。

前方没有其他的路,纵使荆棘密布,危机四伏,他没有其他的选择。

“等我!”曾清风狠狠地甩了甩马鞭,加快速度朝前方赶去。

不多时,桑下村近在眼前,曾清风向路人打听了旧长城的地址后,马不停蹄地飞奔而去。

远远地,蜿蜒曲折的旧长城出现在曾清风的视线中。

层峦叠嶂的青山之中,灰白色的长城像条巨龙横卧在青山秀水之间。

一个烽火台连接着下一个烽火台,一眼望不到尽头。

这是座古老的年代久远的破长城,断壁残垣,坑坑洼洼随处可见,青灰色的方块砖头好多已经残缺不全,可尽管如此依旧掩饰不住旧长城的威严。

昔日的金戈铁马,昔日的烽烟四起,号角连鸣,刀光剑影,白骨露野……旧长城见证了沧桑的历史。

曾清风下了马,提着凌霄宝剑,一步一步跨阶而上。

“你终于来了!”隔着老远,樊鼎天隔空传音传来。

曾清风毫无惧色的继续往前走。

烽火台他瞧见了令他牵肠挂肚的两个女人。

曾大娘和裴秀秀哭着朝他喊着:“清风,危险!你快回去!”

曾清风皱了皱眉头,深邃的眸子里闪过一丝愤怒。

这辈子他最见不得就是女人的眼泪,尤其是这两个女人的眼泪,他宁愿自己流血都不愿意见到她们流泪。

曾清风冷冷的一扫,敌人似乎比他预测的还多了一个。

本来一对一对付樊鼎天他就已经处于下风,可现在对方阵营又多出个意料之外的帮手,曾清风心里暗暗叹了口气:看来今日一战九死一生了。

但是他马上又振奋精神暗暗发誓道:“无论如何赌上性命也要救她们。”

曾大娘流泪埋怨道:“清风啊,你为什么要来?”

曾清风轻笑道:“娘,没事的,相信我!”

裴秀秀生气地站起来说道:“樊鼎天,你不守江湖道义,你让我相公一人前来,你们却两个对付一个,这公平吗?”

老爹恶狠狠地喊了句:“闭嘴!”

话音刚落,曾清风手里飞出去一颗石子飞速地袭向了老爹。

始料未及的老爹慌忙躲闪避开了石子的攻击,可是石子擦着他的右脸而过,划开了一道红红地绺子,鲜红的鲜血流了下来。

“我的女人何时轮到别人对她大呼小叫啦?”曾清风皮笑肉不笑地问道。

老爹按耐不住火气拔剑吼道:“找死!”

曾清风手中的凌霄宝剑早已出鞘,攻向了迎面而来的老爹。

两把剑发出叮叮咚咚激烈的激撞声,直接进入了对决。

曾清风脑袋清晰地分析着对方的一招一式,他必须要尽快解决掉老爹,最好是几招之内就将他置于死地,这样他才能集中精力对付樊鼎天。

“幻影剑!”曾清风高喊一声,随后腾空跃起再翻腾,那剑如蛇般沿着诡异的轨迹直刺过来。

仿佛无数道长虹带着光影,使人分不清方向,那架势快如风急如电,容不得人有半分思考的余地。

只这一招老爹的胸口、胳膊、肩膀等部位出现了大小不等的伤口,老爹看了眼自己全身上下触目惊心的伤口,腥红的双眼发出怒火:“啊……”

他再一次疯狂的攻了上去。

曾清风冷冷的看着杀红眼的敌人,毫不留情的使出了第二绝招“蛇影剑法”。

看似凌乱无章的剑法,却有着飘忽不定的犀利攻击,令人猜不透意图,判断不清方向。

几十招过后,老爹已经完全处于下风,他像头困兽犹斗的野兽做着垂死前的抵抗。

“哐!”老爹手上的剑一折两断干脆的掉在了地上。

老爹难以置信的盯着眼前可怕的敌人,不甘心的喊道:“你年纪轻轻武功竟会如此强大?不可能,不可能,我怎么会摆在你这个小子手上……”

曾清风一鼓作气,丝毫不给对方喘气的时机,紧接着挥出了威力十足的“虎啸龙吟剑法”。

强大的剑气下,似有猛龙呼啸而过,又似猛虎咆哮怒吼,只要击中敌人绝对没有再活着的可能。

关键时刻樊鼎天出手了,他轻松地使出“化有为无”化解了老爹的危机。

樊鼎天冷笑一声说道:“你退下!”

“是!”老爹闪到了一边。

裴秀秀和曾大娘心急如焚朝着曾清风喊道:“清风,千万小心。”

曾清风面无表情的盯着眼前的樊鼎天了冷笑道:“樊鼎天真没想到你会绑架手无寸铁的女人,事到如今你已经穷途末路了,你还能做什么?”

樊鼎天哈哈大笑道:“曾清风,既然你这么想知道我的计划那么就让我来告诉你,首先我会让你亲眼看见我是如何杀掉在你面前杀掉你的亲人的……”

“卑鄙无耻!”一向沉着冷静的曾清风也忍不住破口大骂。

“别急,听我把话说完。”樊鼎天继续说道:“让你也尝尝失去亲人的痛苦后,我会毫不手软的杀掉你,为我的徒儿以及手下报仇。”

曾清风冷冷的问道:“还有吗?”

樊鼎天哈哈大笑道:“你以为我就这样败了吗?俗话说得好:留的青山在不怕没柴烧,等我杀掉你报仇之后我会远离中原,等待时机重新召集势力,然后联合外部力量反攻中原,到时候大宋的天子也将沦为阶下囚。”

曾清风讽刺道:“想不到你作为锦衣卫前总使竟会沦落为叛国贼,你这样的下场确实足以遗臭万年。”

“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大臣无能就该换掉大臣,皇帝无能就该换掉皇帝,有什么错?我不还是为了朝廷为了黎明百姓吗?”樊鼎天质问道。

曾清风轻蔑地冷笑道:“别再为你的罪行找借口了,你把自己放在高高在上的位置,你以为自己就是救苦救难的菩萨了吗?朝堂上每一位臣子都有自己的位置,凡是坐上高位的,应该处处为社稷的兴衰百姓的福祉着想,而不是一味的争权夺势排除异己,将自己的权利凌驾于众人之上。朝廷是众生的朝廷,不是你们少数掌权人的朝廷,皇上是百姓的皇上,岂是你想换就换的?你做出谋逆大罪不说,现在还想勾结外部势力危害大宋江山,樊鼎天像你这种叛贼有何面目存活在世上?今天就让我来为民除害!”

樊鼎天猖狂地大笑:“为民除害?哈哈哈,曾清风你真是不自量力啊,之前你们以三人之力都没能打败我,今天就凭你一人又怎会是我的对手?你除了那几招花拳绣腿外还有其他大招吗?”

“哦哦哦,我想起来了,你的凌霄宝剑好像嗜血后更加厉害对吗?你要不要现在就让它威风给我看看?”

曾清风紧握着手中的凌霄宝剑,体内的般若心法在无出手的情况下就已经达到了三层。

剑气萦绕在宝剑周围发出青光,好似烟雾缭绕,蓄势待发。

樊鼎天眼神一变喊道:“老爹,现在就杀掉她们!”

“是!”老爹捡起地上的断剑朝裴秀秀她们走去。

曾清风快速出剑想要迎上去阻止,可是下一秒樊鼎天挡住了他的去路。

急火攻心的曾清风瞬间乱了章法,眼睛不自觉的盯向了那边。

裴秀秀挡在曾母面前恐惧地对着走近的老爹喊道:“你不要过来……不要过来……”

老爹不以为然的冷哼一声,无情的将断剑刺向了她们。

曾大娘不知哪来的力气,生死关头将裴秀秀一把推倒,自己主动迎上了那把断剑。

“娘!”凄厉的尖叫声在山谷间回荡。

裴秀秀眼睁睁地看着曾大娘缓缓倒在了地上。

裴秀秀哭着跪在地上抱起曾大娘喊道:“娘,娘……”

沾血的断剑准确地刺进了曾大娘的胸口,曾大娘眼含热泪地说道:“秀秀,快跑,快跑。”

“嗤!”慌神的曾清风右肩受了一剑,瞬间血流如注。

鲜血顺着剑身滴下来,饮血的凌霄宝剑热气腾腾,好似刚出牢笼的鸟一飞冲天。

“拿命来!”怒吼的曾清风像极了一头发怒的雄狮,仿佛光是眼睛里的怒火就能将对方吞噬。

体内的般若心法已经达到了七层,助力着凌霄宝剑在空中乱舞,那速度快的得使人看不清。

疾如风,快如电,迅猛是蛟龙,攻击似惊雷。

樊鼎天使出全力挥舞着玄铁剑抵抗强大的攻击,这一次连他也感叹:眼前的小子武功又变强了。

另一边,惊慌失措的裴秀秀紧抱着曾大娘拼命呼喊着:“娘,娘……你不会有事的,不会的……”

裴秀秀颤抖地从袖口取出一粒丹药给曾大娘服下,边哭边说道:“会没事的,会没事的……”

老爹冷笑道:“别白费功夫了,下一个轮到你了。你是想被一掌打死呢?还是想被剑赐死?随你选择!”

裴秀秀怒目圆睁,笔直的站在那,拿出一简陋的手制竹箫吹起了“蜂之歌”。

数百只马蜂四面八方飞过来,黑压压的一片,叫人看了胆寒。

“臭丫头!看我不杀了你!”老爹拔出腰间的短刀冲向裴秀秀。

比老爹速度更快的是那群马蜂,它们赶在老爹出手之前围攻了过去,老爹抱头就跑。

前方突来的一把剑刺穿了老爹的身体,那把剑来自于樊剑的玉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