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5章 枪口夺人

小说: 逆袭再现 作者: 南沟遗少 更新时间:2019-04-15 18:17:12 字数:3451 阅读进度:445/517

“嗡”

一台奥迪a8火速赶到,光头锃的陈光,因为路上给武振国打了一个电话之后,所以他没进速九快捷酒店大门,而是直奔西侧小道,绕道朝后门杀去。

行刑前半个小时。

廊fang监狱大门口,警灯闪烁,全副武装的武警战士已经上了车。

张云霄、彪子和李万三从监舍大门口走了出来,三辆带有铁笼子的依维柯,静静的停在门口。

要说张云霄是走出来的,那还真有点不实,其实几乎是被荷枪实弹的武警给搀了出来,毕竟是生死离别,此时谁特玛的也不敢说淡定了。

一脸沮丧的张云霄,走出监舍的一刹那,他回头看了看并肩战斗的好哥们。

“……哥们,是我不好,我把你们害了。”张云霄停下脚步,回头自责的说了一句。

“霄哥,说点别的,这jb社会弱肉强食,我死而无憾。”彪子到此,嘴还梆硬,这或许跟自己当兵的经历有关系。

那时,年年都搞魔鬼训练周,教官对这帮特种兵的训练手段,极其残酷,只要能想到的都能用上,但是自己挺过了,如今面对生死,他似乎比别人更坚强些。

“霄哥,我们没能看到革命的胜利,但我万三跟着霄哥你,也有过短暂的风光,比起同龄人,我知足了,知足了。”没想到李万三面对生死,还能谈笑风生。

“哈哈,站着也是死,跪着也是死,死就要死得有骨气,别趴下,操他奶奶的,兄弟们,对不起了,来世我们相约再战了!”说话时,张云霄嘴角抽动,他能说出这种豪情,也是强装镇定,因为那一刻,张云霄的腿肚子早就打颤了。

说完,张云霄在法警的帮助下,费劲的钻进了依维柯后兜的铁笼子。

随后,警报响起,前有警车开道,后有武警压阵,一队人马,呼啸而出。

某高档小区。

李世开焦躁不安,他还没得到罗四被手下的控制住的消息,因为罗四的那张嘴能要了他的命。

“嘀呤呤”

突然茶几上的手机响了,李世开看了一下号码,随后抓起。

“喂,小五,你说。”

“老板,罗四没看住。”五哥喘着粗气回道。

“你特玛的。”李世开张嘴要骂。

“老板,我们在速九快捷酒店开始抓住了罗四,刚下楼,碰到一伙人,追了过来,我们从后门跑的时候,又来了一伙人,我看了看,好像是西郊区的车号,一辆大奔,下来三个人,见人就搂火,相当”五哥不停的解释。

“别特玛的说了,这肯定是老宋他们设的埋伏,你们咋样啊?”李世开一声怒喝,打断道。

“人家对我们不感兴趣,后来听说,他们就想把事到姚哥那儿为止。”五哥回道。

“操他大爷的,这事咋不顺呢?那你们回来吧!”说完李世开把电话挂了。

“昨天半夜有鬼敲门!”小mm一身睡衣,端着一杯咖啡,样子相当惬意,歪斜的坐在李世开身边,俏眉一挑,说道。

“鬼敲门?”李世开眉头一皱,问道。

“昨晚你进屋估计是没关门,我出来上趟洗手间,想吐,被我撞见,人家说是刑警队的,说找你,还说你跟一起杀人案有关,我说你不在,外出了,他说你回来后去一趟刑警队。”小mm一边搅着杯中的咖啡,一边说道。

“特玛的不可能,我肯定关门了。刑警队我有朋友,真有事找我,那也得给我打声招呼吧,我们回来都凌晨4点了,刑警队还能那么晚出警?再说了,就是出警也不可能就一个人吧,这里面肯定有问题。操他大爷的,是谁呢?”李世开一脸懵逼的问道。

“你打电话问问不就得了吗?”

“不用打电话,这肯定是有事。”

行刑前20分钟。

另一头,宋叔突破李世开布防的第一道封锁线之后,火急火燎的朝行刑地点赶去。

“郝杰,靠边停车,我们打一个黑车,孙武、海涛跟我去,操他大爷的,廊fang这地儿,真特玛的警匪一窝,咱们这车太明显了,肯定还得被截。”宋叔神经绷得很紧,想起出高速时,被查酒驾,那绝对是一个阴谋,这明显就是在迟滞我们或给李世开报信,想到这儿有点后怕的说道。

“行”

“嘎吱”

牧马人没没停稳,宋叔、孙武和海涛赶紧下车,直接钻进道边的黑出租车里。

“哥们,廊fang这地儿熟吗。”孙武连忙问道。

“说什么呢?我特玛的出生在廊fang,长大在廊fnag,你说我熟吗?”黑车司机是个活地图,一脸的自信,反问道。

“哎呀哥们,我们去三龙岗,有最近的道吗?”孙武一边说,一边不停的朝外面掏钞票,顺眼看了一眼宋叔,宋叔点了点头。

黑车司机看了一眼孙武,连边说道:“哥们,真有一条道,外地司机真不知道咋走,你说的那个地,在山脚下,那特玛的是经常崩死囚的地方,一般司机都不愿意去那儿。”

“我特玛的给你500元,以最快的速度,最短的时间到三龙岗。”孙武急切的说道。

“行,哥们,十分钟左右能到。不是,哥们,你去哪儿干吗呀?多不吉利啊!”黑车司机一愣,反问道。

“……也就是想见朋友最后一眼。”

“行,那我知道了。”

郝杰他们两台车往前走了五分钟左右,真特玛的被一辆警车拦下。

两个警察,还有几个穿着便装的小伙子站在马路旁边。

“停车,检查。”一警察举起戴着白手套的大手,吼道。

“检查啥呀?”郝杰摇下车窗,问了一句。

“你靠边停车吧,上面刚通报有逃犯,开着一台牧马人,你这两辆车都是牧马人,都靠边吧。”警察耐心的解释道。

“都是牧马人也不一定是嫌疑人的车啊,那车牌号不一样,你咋这么糊涂呢,我还有事,事耽误了谁负责?”郝杰辩解道。

“我特玛的是警察,你是警察呀?靠边,接受检查,否则都别特玛的走了。”警察呵斥道。

“行行行,警察牛逼,我靠边停。”郝杰挺来气的说道。

随后两台牧马人,直接靠马路边停下。

“打开后备箱,都打开。”警察冲着两台牧马人的司机喊道。

“哥们,老宋不在啊?”一个小青年叼着烟,冲着郝杰问了一句。

“哈哈,哪个老宋啊?你要是找宋江他肯定不在,都jb死上千年了。”郝杰一听,这人肯定就是李世开的人,讥讽的回道。

“你特玛的。”小青年被讨了个没趣。

行刑前五分钟,三龙岗。

早上7点55分,警车、囚车,还有武警的车,加起来十来辆车,很快来到三龙岗山脚下一片大野地里。

“哗啦啦”

张云霄、彪子和李万三分别押下囚车,分别由武警战士押着向山脚下走去。

随后,宋叔、孙武和张海涛在当地一名黑车司机的带领下,穿出三龙岗村,突然眼前多辆警车、囚车乍现,四周都有武警警戒。

“嘀呤呤”

此时,宋叔的手机响了,原来是林总打来的。

“喂,操你大爷的,咋才回电话啊?是个啥情况啊?”宋叔接起电话,直接骂道。

“老宋,我一直在给张泽民打电话来着,才打通,我给张泽民说了,行不行,我就不知道了。”林总说道。

“唉,说了就行,肯定管用,草,那100万见面礼没白送,行了,挂了吧。”

挂完电话,宋叔推门下车。

“玛逼的,宋叔,你看霄哥他们套上黑头套,都跪地上了。”孙武的眼神好,一看就要行刑,带着哭腔说道。

“不好,快快快,冲过去。”说完宋叔麻杆般的瘦腿,奋蹄狂奔,跑起来呼呼生风,身后竟然能够卷起泥土。

“市长有令,枪下留人,市长有令,枪下留人”宋叔带着嘶哑,大声疾呼。

只有不到100米的距离,宋叔不顾年老体衰,拼命狂奔,跌倒,爬起,再跌倒,再爬起。

“唰,唰,唰”

行刑的现场人员,齐刷刷的扭过头来,他们看到三个人狂奔而来,瞬间懵逼。

1小时之后。

三台警车来到一片葱地旁,从车上下来一帮刑警和法医。

来到大片葱地,开始搜寻近段时间被翻动过的迹象。

五分钟之后,发现可疑之处。

“队长,这块地好像翻动过,你看四周都长着葱苗,就这块没有。”一个刑警指着翻动过的地块说道。

“哗啦啦”

大家一下子围了上来。

“这地块是好像动过,来,大家动动手,挖一下看看。”刑警队长招呼道。

随后镐锹齐上阵。

半小时之后,四个黑色的塑料袋子显现,一股恶臭味涌了上来。

“同志,加把劲,把这四个袋子拽上了,拍照,再让法医验伤,看看是不是案子中的受害者。”

十分钟之后,四具乱尸从泥坑中拉了出来,剪开塑料袋子,尸体完整的呈现,三男一女,由于时值初春,气温较低,四具尸体几乎没有怎么腐烂。

“队长,你看,这是李大顺,这是张小妹,与身份证上的照片吻合,这两具尸体是谁就不知道了。”一名刑警拿着照片进行了比对,说道。

“哎呀,这不很简单吗,这两个是小夫妻,是被害者,这对小夫妻应该是被这两个人杀害的,而这两个人被别人灭口了。行了,把他们都拉回去,提取血样,检查受伤部位,分析死亡原因,确定死亡时间,再找找幕后凶手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