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第二章 出院

小说: (重生)幕后 作者: 风吹翦羽 更新时间:2015-03-14 03:46:38 字数:2660 阅读进度:2/60

谈铮在医院待了几天,从护士的口中,他得知封少非入院的原因是被人打了。他心下有些嘀咕,是谁这么不长眼,敢动晏瑾的经纪人?

晏瑾,影坛的另一个传奇,出道时间比谈铮晚一些,不过也是个不可小觑的对手。在他还是谈钲的时候,晏瑾可说是最大的竞争对手。尽管两人表面上见了面一派和气,私底下可是暗潮汹涌。

没办法,晏瑾可不是星海娱乐的艺人,而是另一间经纪公司的演员。想加入娱乐圈的人都知道,S市三巨头是全国最大的三家娱乐公司,分别是星海娱乐、闪耀国际以及外商投资的STARS。

晏瑾就是闪耀国际的招牌。

两人身为各自经纪公司的招牌,自然有攀比的心态,再加上人们总会把他们放在一起比较。久而久之,谈铮对晏瑾的感觉就很微妙了。

这一次的金像奖,最佳男主角提名名单,自然也有晏瑾。谈铮想,现在他已经不在了,影坛该是晏瑾的天下了吧。

他倚靠在病床上,有些失神的望着窗外。他原本担心见到封少非的亲人或是朋友,会露出马脚,毕竟他一个人都不认识。结果这么多天来,没有任何一个人来看他。这让他松了一口气之余,又有些疑惑。

尽管他知道晏瑾的经纪人是封少非,但是没注意过对方的背景。只是封少非好歹也是知名的经纪人,被打了却无人问津,孤零零一个人待在医院里。

不过看来闪耀国际还是有些能耐的,虽然封少非的亲人和朋友没有上门,狗仔记者们也没有上门,让他可以安静养伤。

晏瑾也只有那天出现过一次,据他自己说,那还是‘顺便’过来看他的。谈铮皱了皱眉,看来晏瑾和他经纪人之间,也不是表面上那样的友好融洽。

谈铮冷笑一声,在娱乐圈里,哪有永远的朋友。他闭上眼睛沉思,以前的他是天王巨星,被聚光灯和镁光灯环绕;现在的他变成经纪人,算是从幕前走入了幕后。

人生如戏,他就当演一场封少非的人生又如何。老天让他重活一次,他就好好的活下去。只是,当初是谁想要他的命,这一点,他是一定要查出来的。

又过了几天,医生说他可以出院了,正在他烦恼不晓得该去哪里时,晏瑾的助理出现了。谈铮心下了然,看来封少非果然是闪耀公司的王牌经纪人。

一个当红演员的经纪人被打,这样大的新闻,公司都愿意替他压下来,可见封少非的能力;连封少非出院的日期都了如指掌,还特地派了人来接。

只是这样受重视的封少非,却没有任何人来探望,这一点挺矛盾的。谈铮一边坐上助理的车,一边在想办法套话。

他对封少非的了解太少了,如今出了院,以后肯定会常常和其他人接触,时间久了,恐怕就会破绽连连,被人发现不对劲。

“封哥,头儿说让您再休息几天,不用急着回公司。”助理一边开着车,一边扬声说道。

“嗯。”谈铮淡淡的应道,正合他意,若是现在马上回公司,他肯定应付不来。不过助理口中的头儿,难道是闪耀国际的大老板?

在他思考时,车子已经回到封少非的住处。谈铮望着眼前的别墅区,微微瞇了瞇眼,这个封少非不简单啊,一个经纪人可以住在巨星云集的高级别墅区。

以前的谈铮也是住在这附近,不过是再上去一些,更高级的地段。没想到冥冥之中,他又回到这附近,或许他可以找时间回家一趟。

车子缓缓驶进别墅的大门,等他下车之后,助理没有并停留,只是丢下一句,“封哥,多休息。”便离开了。

谈铮楞楞的站在别墅门口,轻叹了口气,在身上翻了一遍,从裤兜里掏出一串钥匙。幸好封少非的门锁不是密码锁,否则他怎么猜得出密码。

“喀搭”一声打开门,别墅里一片昏暗,不过谈铮一走进玄关,头顶的感应灯就亮了。他脱了鞋走进客厅,环顾一周,找到控制灯光开关的遥控器。

把灯都打开后,他将自己摔入沙发,看着气派奢华的客厅,头有些疼痛。接着他将别墅绕了一圈,大致了解了格局之后,便一头扎进书房。

他在书房东翻西找,也没有找到什么有用的资料,可以帮助他更加了解封少非这一个人。正当他有些气馁,倚靠在舒适的办公椅背上时,目光被书柜上的一个盒子吸引住。

书房的书柜很高,因此那一个小盒子放在书柜上面,确实不太引人注意。要不是他微微仰着头,也不会发现那一个小盒子。

他站起身走到书柜前,垫起脚尖发现够不着,这让他越发好奇,是什么样的东西,需要放在那上面。因此他四下搜索一番,在书房角落发现一张凳子。

踩在凳上将盒子拿下来,惊讶的发现是一个鞋盒。他将盒子放在办公桌上,小心翼翼的打开来,下一瞬间便楞住了。

盒子里满满的都是谈铮的照片。

他疑惑的一张张拿出来,有一些是活动照,但是大部分显然都是私下的生活照。最下面甚至还有谈铮十分青涩的模样,看起来应该是还未出道前。

谈铮楞楞的看着,不太能理解,为什么封少非的书房里,会出现他的照片。有些竟然还是在他求学时候。看着泛黄的照片,他心里的疑惑越来越深。

就在这时候,兜里的手机突然震动起来,谈铮被吓了一大跳,手上的照片没拿稳,撒满了桌面和地面。满满的都是他,以前的他。

他觉得有些晕眩,扶着脑袋摇摇晃晃走到椅子旁,坐下来喘了一口气,才掏出兜里的手机。上面显示的来电号码是晏瑾。

“喂。”谈铮按下接听,淡淡的应了一声。

“听说你今天出院了。”晏瑾毫无起伏的嗓音传来,谈铮勾起嘴角无声的冷笑一下,看来晏瑾私底下还是一副死人样。

上次在医院见到的那个晏瑾,疲惫、伤心,情绪起伏之大让他十分讶异;众所周知,晏瑾只要下了戏,就是一副冷淡面无表情的模样。

谈铮一直不知道,晏瑾是怎么把戏演好的?每一回见到对方,对方都是一副冷漠高傲的模样,连话都舍不得多说半句。

他曾经以为,这样的人,肯定无法在镜头前谈笑自如。结果事实证明他错了,晏瑾只要站在镜头前,便彷佛换了一个人似的,该笑该哭都恰到好处,也不会吝啬多开口说一些话。

这让他一度怀疑,晏瑾是不是对他有意见,否则为何见了他都是冰块脸。后来听很多人说起,他才知道晏瑾在旁人面前,也是那副高傲的模样。

他也不知道和对方是何时开始交恶的,或许是因为大家都把他们放在一起比较;又或许是因为敌对公司,所以难免有竞争意识。总之现在回头想,还真想不起来为何变得水火不容。

“……你还在听吗?”谈铮被晏瑾冷冷的嗓音唤回神,干咳了一声表示还在,对方顿了顿,继续说道:“上次的事情有结果了。”

“嗯。”上次?谈铮不晓得晏瑾指的是何事,只得模拟两可的应了声。

“应该是景深动的手。”晏瑾缓缓得说道,谈铮一下子就瞪大了双眼。景深,他为数不多的好友之一,为何会从晏瑾口中听见这个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