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3章 与任何人无关

小说: 凉少,你老婆又跑了 作者: 小满师太 更新时间:2019-07-12 02:25:12 字数:2353 阅读进度:1164/1483

熟悉的声音,两个人站在一个墓碑的前面,背对着他们。

那个墓碑是嘉惠妈妈帮爸爸立的,因为一直都找不到父亲。

而她一直都没有把这个墓碑给撤了,并不是因为她也相信父亲不在世了,而是真的没有必要。

三个人停在那里,连呼吸都变得小心翼翼的。

没想到,这个墓地还是她的福地呢,每次都是,因为在目的上发现了一些的事情,然后就会查出来那些她许久都没有结果的事情。

司琴跟凉千城都蹲在江时染的身后,看着前面的两个人。

“做完这件事,我不会让你再做任何事情了。”

声音是装了变声器的,虽然是一个温柔的女声,但是,听起来就是觉得很别扭。

一个正常人的声音,不会这么轻柔的,更加不会这么没有特色的,没有感情。

除了声音温柔地一塌糊涂之外,而她的动作看起来特别的生硬的那种,一看就是假装是女人的那种。

突然想起来那个的女人,去监狱看凉先生的那个女人,也是这个样子的。

那个时候,因为看到她的身材,还有她的声音就真的把她当做女人了,也可能是一个男人假扮的。

所以,现在在他们眼前的女人,也可能不是一个女人。

想到这里,江时染知道自己不能继续藏下去了,一定要去看一下这个女人的真面目,也许,见过她的脸之后她会知道她是谁了。

站起来,径直往一若冰那边走去,还没有等她走到那个女人的面前,她就提前走了。

一若冰倒是不说话,继续站在那里,等着江时染来。

她留下来自然是善后的了,这里她跟江时染是认识的,而且她的那张脸,在江时染那里还是很管用的。

直接越过一若冰,往那个女人那边追过去。

江时染不想要这么轻易地就放跑那个人,说不定她知道一点什么事情。

“不用追了,你追不到他的,姐。”

一若冰就站在江时染的身后,也不转身,就很静静地站着。

她的旁边是江烨的墓碑,上面还有一束菊花,一看就是刚刚拿过来祭拜他的。

身边的人都知道江烨还没有死,而会祭拜他的人也都是这些身边的人,难道还会有人这么恨他,这么想要他死的?

江时染回过身,她也知道自己是不可能追的上的,看着一若冰,“她是谁?”

“问他是谁之前,难道你不想知道我是谁吗?”

一若冰站在墓碑前,看着墓碑上,年轻的江烨,脸上还挂着笑容。

那个时候的江烨,看起来真的是很斯文,很正经的样子。

可是谁知道他后来会变成这个样子呢,谁知道他最后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连自己的女儿都可以利用呢。

“所以呢,你想要告诉我什么吗?”

江时染现在是一点都不想知道一若冰的身世了,因为她更想知道,刚才那个跟一若冰说话的人到底是谁。

“你知道我为什么喜欢送菊花来这里吗?因为在我的心里,菊花是送给死人的,会收到菊花的人都是已经不在这个世

界上的了。所以,我很讨厌你,每次你都送他最喜欢的君子兰,这让我总是想起,他还没有死这个事实。”

一若冰把菊花摆放好,并且擦了擦墓碑上江烨的照片。

在她的心里,这个父亲活着还不如死了的好,起码在她的心目中还能留下一个好父亲的印象。

可惜的是,这个男人,明明所有的一切都是那么的完美那么的好,为什么在最后的关头把她所有的幻想都破灭了。

“你这么恨他吗?”

站在一若冰的身后,看着墓碑上江烨的照片,都已经过去很久了,照片都有些发黄了,这张照片还是嘉惠妈妈从她跟爸爸的合照里面剪下来的。

家里是一张爸爸的单人照都没有,而且他也很少留照片,这是唯一的一张稍微正脸一点的照片,还能截下来做遗照的。

“难道你不恨他吗?这么多年都不来找你,而是躲在暗处看着你受苦,看着你被人排挤,被人唾骂,被人欺负,这是一个做父亲该做的事情吗?”

一若冰坐在墓碑旁边,也不嫌弃地上脏,而是把那些菊花摆的整整齐齐的。

其实她真正想的,不是在这里摆满菊花,而是在他的尸体旁边摆满菊花,然后送他进焚化炉,最后拿着他的骨灰放进这个墓里。

以前的她总是不理解妈妈为什么那么恨父亲,为什么那么讨厌父亲,没想到,现在她也一样那么着讨厌他,恨他,希望他死。

无时无刻,她不在想拿着一把刀,插入那个男人的胸口,看着他鲜血直流,就这么躺在她的面前,虚弱地死去。

可是她试了很多次了,都没有办法亲手把那个男人给解决了。

“他给了我生命。”

这句话比任何借口都管用,是那个男人给予她生命的,也是这个男人把她带到这个世界上的。

所以,不管她心里有多不喜欢他,有多不愿意承认他,他始终是那个赋予她生命的人。

而且曾经的父亲到底有多疼爱她,所有的人都是知道的,至于后来他躲起来不肯见她,他也说了,他有自己不得已的苦衷,不得不藏起来,不得不看着她受苦。

“如果你知道他给你生命是为了什么的话,那么我想你也不一定会感激他把你带到这个世界上,或许你会更加的厌恶他。不过,谁让你的运气比我好呢,谁让你的血统比我高贵呢,谁让你才是江时染呢。”

一若冰从来都不羡慕江时染的身份和父亲的宠爱,她唯一羡慕的是,她得到了真正的爱情,得到了真正宠爱她的男人。

即使是她这样的身世,这样的身份,她也渴望得到一份真感情。

这是她唯一羡慕江时染的,唯一想要得到她的东西的。

“我是江时染,跟任何人都无关。”

江时染从来都是她自己,从来都不会是别人,所以,一若冰的话让她真的不能接受。

打从嘉惠妈妈肚子里面出来她就是江时染了,她就是爸爸和妈妈最疼爱的女儿,顾向右的妹妹,千城哥哥最爱的染染。

不管事情怎么改变,有多少秘密围绕着她,她就是江时染。

“真是笑话,如果不是你身体里面流着的血液,你怎么可能会是江时染呢,如果不是因为你身体里面流的血,任何人都可以是江时染,你也可以是任何人,甚至是路边的一个小乞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