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4章 我没有哥哥

小说: 老婆大人有点拽 作者: i笛声悠扬 更新时间:2019-02-24 00:58:57 字数:2378 阅读进度:821/1049

“那个,陆姐姐,其实,我也是一个很靠谱的人。”皇甫凝雪适当的提醒了下。

“这话,什么意思?”陆曼诗蹙眉,心底,略微的不安。皇

甫凝雪深呼吸了口气,然后说道:“其实,你已经记起了所有的事情对不对,包括之前忘记我三哥的那一段。”说

完,不安的看着她,就怕自己的想法有误。

陆曼诗之前就有所感觉,所以,她说出这话的时候,她反而淡定了很多,很是从善如流的应对,“抱歉,我欺瞒了你。”

“原来,是真的啊!我还在想着,旁敲侧击一下的,没有料到,你会大方的承认,那这事,三哥他知道吗?”皇甫凝雪好奇的问,所以,看着她的眸光,多了几分的复杂。

“你都能察觉到的事情,像他那样聪明的一个人,又岂会不知道。”在今天之前,陆曼诗是认为,皇甫东宇是不知道自己假装失忆的,但若是连雪儿都能察觉到这一点的话,那足以说明,他也是明白的,只是,并没有拆穿自己而已,又或者是,他当时没有注意到这一点,但现在,绝对的已经理通了所有的事情。“

这样的话,我三哥可真的是一个狠人,竟然连自己都骗。”皇甫凝雪讶异的道,见他那么的伤心欲绝,还以为他真的什么都不懂呢?“

确实,他连自己都骗。”陆曼诗的嘴角,勾起了一丝的冷笑,感觉,很是轻蔑的样子。

“那个,你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我觉得吧!就误会这事,一定要开诚布公的说出来,这样,双方才知道,问题出现在哪一个环节上。”皇甫凝雪如是的道,却忘记了,她跟萧尧之间,也存在着类似的问题。

所以人啊!总是能很清楚的看清别人所经历着什么,却无法看清自己。也

就因此,而让双方之间,有了那许多的伤痛。这

一点,是尤为不可取的,但却又是无法避免的,毕竟恋爱的本身,就没有任何的理性可言,在双方的眼里,就算小到宛如针尖一样的小事,也能经过发酵之后,变成了无限的可能性。所

以,幼稚跟盲目,很容易左右了恋爱中的男女,会让他们变得猜疑,变得不够自信,不够有安全感。而

这些东西,总是要相互性的,但凡一方出现了问题,再为牢固的爱情,都会轰然的崩溃瓦解,变得竭嘶底里起来。“

如果开诚布公,真的能收到好的效果,你跟萧尧之间,应该也就不会走到这一步了吧!”陆曼诗没有任何要揭她伤疤的意思,只是刚好的谈论到了这个问题,以此来作为了例子而已。皇

甫凝雪有着一瞬间的沉默,完后笑了笑道:“好像还真的是这个样子,所以,信任这东西,说着容易,做起来好难好难。”“

是这样没错,尤其是当那个男人,前一分钟还在电话里跟你甜言蜜语,后一分钟却已经搂着别的女人热吻,试问,在这样的事实面前,信任这东西,它真的还有着其价值所在吗?”陆曼诗无意之中,便透露出了什么,可能是因为太气愤了吧!所以,才会忘了要隐瞒。“

我三哥,他真的那样做了吗?”皇甫凝雪一脸的愕然,也是参悟度很强的一个小妞。

陆曼诗皱了下眉,然后摇头道:“举个例子而已。”

“真的只是这样吗?”皇甫凝雪不是太相信,按理说,她是应该相信自己三哥的,但他所做出的种种行为,又难以把自己给说服,毕竟他这些年来,真的是很混的一个人,身边的女伴,那是换了一个又一个,而且看着,都不怎么样,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

“嗯!你不是说要去逛街的吗?赶紧的吧!可别耽误了才好。”陆曼诗不敢对上她的目光,所以,一个劲的催促她离开。“

没关系,骞骞还没有下课呢?我要接了他再一起去。”皇甫凝雪在S市这,基本的没有什么朋友,也没有知道她过往的人,所以,生活得很是惬意,大有一种,要长居此地的想法,至于法国,好像已经在慢慢的被她所遗忘。

“什么?跟皓骞两个人啊!”陆曼诗有些的讶异,还以为她是约了欧阳茉儿,或者是其他人呢?“

对啊!他现在还在上跆拳课,所以,等他下课了,我就让他带我到处转转。”皇甫凝雪对这里的很多东西都很感兴趣,但却因为是个路痴的原因,所以,只能是指望着生长在这座城市的小侄子了。

“他好像才五岁多吧!”陆曼诗提醒着她,担心届时,可不要两个人一起失踪了才好。“

对啊!但他的方向感很强,而且记性也很好,所以,带上他基本的不会迷路。”皇甫凝雪得意的道,这在没有人陪自己的时候,她啊!也就只能是指望自己的这个小侄子了。“

这个倒是,骞骞给人一种很聪明能干的样子。”陆曼诗笑了笑,想着,自己当初,若是没有遭遇到那样的事情,现在是否,也已经跟皇甫东宇结婚生子了呢?“

那可不,这小子可皮了,我哥昨天不是给他买了脚踏车吗?他愣是半小时就学会了。”皇甫凝雪看着是在数落自己的小侄子,但实际上,却是在显摆无疑了,毕竟她脸上的欣慰笑容,实在是过于的明显。

“有辅助器的那一种吗?”陆曼诗觉得,像欧阳皓骞这么小的孩子,应该是骑这一种才对。

“嗯……”皇甫凝雪摆了摆手,“没有辅助器的,那就是自行车,跟他一样高的自行车。”“

这东西,我记得我小时候常常摔跤来着,完后就没有再碰过。”陆曼诗说着瑟缩了下脖子,感觉很是记忆犹新。“

我也骑过,但没有摔过跤,因为哥哥们都有在帮我扶着。”说起童年趣事,这两个女人一下的聊嗨了。

“我没有哥哥,所以,只能是摔着了。”陆曼诗伤感的道,因为她的家庭,并不见得是温暖的那一种,打从她记事以来,所感受到的,除了无休止的争吵之外,便是一个又一个的压力相接而来。母

亲为了让她可以接手浩瀚集团,可是给她安排了不少的课程,但没有想到的是,她最终选择了画画,也就因此,才让母亲现今变得如此的极端化。

可能是担心公司会落入她那同父异母的弟弟陆子泽的手中吧!所以,才会对她的私人感情,如此的注重,也才会相中了皇甫君澈这样的人才,来当自己的女婿,目的很简单,那就是好让他代替自己管理浩瀚集团,这样一来的话,陆子泽也就没有了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