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八章HP生而懒惰

小说: 快穿毕业任务进行时 作者: A11347 更新时间:2019-07-12 02:26:26 字数:13165 阅读进度:564/564

克莉丝汀刚下火车就被格林先生幻影移行带走了。

克里斯站在学生中听着格林夫人对他说:“我带你回去,克莉丝汀还有事。”

但当他再细问的时候,格林夫人无论如何都不说了。

克里斯觉得这一年所有人都很奇怪,德拉科这学开始非常兴奋,走路带风,很神气,但是后来神色恍惚,脸越来越尖,越来越苍白。关心他,他什么也不说。

这学期他还不止一次见到德拉科和克莉丝汀走在一起,当他询问两人时,他们都否定他们见过面。还有这一次,爸爸带着克莉丝汀先走,究竟有什么事情!

克莉丝汀被幻影移行带到了马尔福庄园门口,格林先生说明来意,大门便开了。“我不知道黑魔王找你究竟有什么事情,但是你要小心。”

克莉丝汀点点头。她推开大门走进去,和上一次一样,这次前面坐着神秘人,神秘人身侧站着一个人,低垂着头,看不清神色。

“克莉丝汀,最后一次行动,你没有和他们一起行动。”

神秘人说到这里,克莉丝汀已经知道他想做什么了。这一次,她是怀着必死的心来的,她不想和这群人同流合污,她不想伤害别人,如果只能靠着杀害别人活下去,她不会选择这样的。

如果她离开了,那么父母也可以照顾好克里斯,这样就不会因为顾着两人而不敢轻举妄动,想来只有克里斯一个人,他们是能逃脱神秘人的手下的追捕的。神秘人的重点只会放在波特身上,他们能逃走的。

克莉丝汀抬起头直视着神秘人,她刚要开口。神秘人手微微握起魔杖,马尔福就从神秘人的身侧站在了克莉丝汀的身旁,“Lord,都是我的错误,是我没有告诉她!我想要一个人取得这个功劳,这份荣誉!”

神秘人紧盯了一眼马尔福,微微转动魔杖,克莉丝汀能看出来,他是在对马尔福摄魂取念。她不知道马尔福有没有学过大脑封闭术,就算他学过的话,他又怎么可能欺骗的了神秘人的摄魂取念呢!

马尔福满头的汗,脸上露出艰难的神色。

神秘人举起魔杖,“德拉科,你太让我失望了!钻心刻骨!”

马尔福疼痛的倒在了地上,全身紧绷。克莉丝汀震惊的看着这一幕,马尔福是因为她对神秘人撒谎了吗?而且承受了钻心咒?

马尔福的疼痛刚刚缓解一点,“钻心刻骨!”

克莉丝汀有些被吓到了,她不知道神秘人的钻心咒是不是加强过的,马尔福的感受看起来和别人的感受不一样。

“我……”克莉丝汀刚说了一个词,马尔福的声音更加凄惨了,克莉丝汀看向他,他紧咬着唇,瞪了一眼克莉丝汀。

一连五个钻心刻骨,马尔福的尖叫声响彻马尔福庄园,马尔福夫人也听到了她宝贝儿子的声音,急急忙忙赶来,她想要搀扶马尔福,神秘人血红色的眼眸瞥了她一眼,她就不敢动了。

五个钻心咒之后,神秘人的火气才有所减轻,他不耐烦的摆摆手,克莉丝汀赶紧扶起马尔福,马尔福夫人想要帮忙,“纳西莎,你来。”神秘人叫走了她。离开前,马尔福夫人恳求的看了一眼克莉丝汀。

克莉丝汀将马尔福送到楼上,走上楼时,马尔福还忍不住倒吸冷气。

克莉丝汀的一颗心胀胀的,她刚才和死亡擦肩而过,虽然当时她下了必死的决心,但是这个时候她发现,还是活着才是最重要的。她不知怎么,泪流满面。泪水滴落在地上,她想擦眼泪,可是扶着马尔福不能擦眼泪。

马尔福回到房间,勉强还能站立,靠在墙边,他虚弱的抬起头,却发现克莉丝汀此时泪流满脸。

“闭耳塞听!”克莉丝汀将他们的声音隔绝起来。

“你为什么这么做!”克莉丝汀哽咽的说。

“你为什么哭?”马尔福没有回答。

“我、我以为我要死了。”克莉丝汀崩溃的说,“我刚才、刚才离死亡好近!”她一边抹眼泪一边忍不住哭泣,“我是抱着必死的决心来的,我不想再伤害别人了!邓布利多的死因和我有极大的关系。”

“那是我做的,斯内普帮我最后完成了,和你没有关系。”

“不,是我帮助的你。”克莉丝汀一边抽泣一边说。刚才的行为,克莉丝汀真的很感谢马尔福,她对着马尔福嫣然一笑,“还是谢谢你。”

克莉丝汀眼角挂泪,因为刚刚哭过,眼睛亮晶晶的,脸颊上还有泪痕,有一种脆弱的美,马尔福越贴越近,最后吻上了克莉丝汀。他慢慢地抱住克莉丝汀。

克莉丝汀愣了,然后她使劲推开马尔福,冷漠的说:“所以,这就是你要的感谢吗?”

马尔福愤怒了,脸气的涨红,“在你心中,我就是这样的人吗!”

“难道不是吗?你想说你喜欢我?是谁给你送了迷魂药吗!”克莉丝汀冷笑。

“是啊!那又怎么样!我喜欢你好多年了!”马尔福吼出这句话,然后意识到他说了什么,慢慢地脸颊越来越红。

克莉丝汀惊奇的看着他,“你看什么!”马尔福恼羞成怒。

最后他破罐子破摔,“对!我就是喜欢你!很久以前,我在等着你先说,可是你竟然和韦斯莱那个穷鬼搞在了一起!我讨厌你,可是那个拥抱之后,一切都改变了!”马尔福说的拥抱是当初在男厕所的那个拥抱。人的体温是那样的温暖,一个拥抱,比桃金娘安慰千百遍更有用。1

马尔福眼睛澄澈,只有恼怒,没有谎言和虚假,在神秘人的这个泥潭中,马尔福为什么还能这样,即使他害死了邓布利多,他为什么还能这么天真,克莉丝汀心中突然涌出暴虐的心情,她大步走到马尔福面前,拉下马尔福的衣领,凶狠的吻了上去。

这是一个充满血、泪的吻。

马尔福欣喜的抱住克莉丝汀,她低垂着头,马尔福看不到她的神色,自然也看不到她眼中的挣扎,从泥泞中奋力挣扎的神色,既然从这个泥潭中出不去了,那就拉着他一起沦陷吧。他的眼睛那么清澈,让人忍不住想要将他染黑。

神秘人再次派人闯入魔法部,将大马尔福先生带了回来,不过他看起来非常憔悴,阿兹卡班的生活也并不轻松。

神秘人要走了他的魔杖。他只能拿他的直系亲属的魔杖来使用了。

门厅很大,光线昏暗,布置的十分豪华,华贵的地毯,几乎覆盖了整个石头地面。客厅满是沉默不语的人,都坐在一张装潢考究的长桌旁。

长桌上漂浮着一个半死不活的人,克莉丝汀认识她,霍格沃兹的麻瓜教授,在预言家日报上发表了自己的意见,她认为巫师和麻瓜很贴近,可以结婚,被神秘人抓来折磨。

马尔福一直盯着长桌上毫无生气的人体,神秘人询问了他事情,他吓得不敢对视,脸色苍白,身体微微颤抖,克莉丝汀伸手在桌下握住他的手,他的手冰凉,一点温度也没有。克莉丝汀的手温度还比较高,他紧紧的抓着她的手,就像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样。

一道绿光之后,他吓得差点跌落。克莉丝汀紧紧的抓着他。

格林夫人在一旁看了一眼他们紧握的双手,什么也没有说。

克莉丝汀不止看巫师的报纸,也看麻瓜的报纸,她刚刚阅读到格林公司发生了大爆炸,很多人丧命,格林夫妇没有事。

看来神秘人已经对他们的容忍达到了最大限度。

格林夫妇躲在麻瓜世界的时候,发现麻瓜的药妆并不好,效果和魔药相比差远了。

所以格林夫妇突发奇想,他们应该自己做出一份事业来,顺便躲在麻瓜世界,他们将魔药开发成为能够抹在身上和脸上,而不是喝下去的,再稀释很多,这样会吸引麻瓜多买很多次才能看到效果。

他们的公司越做越大,不只是药妆,还有药,还有洗发露等等。

麻瓜世界的死亡越来越多,大爆炸、飞机坠毁、火车出轨、人口失踪。

神秘人要出动所有人抓住波特,在知道了波特的转移时间,他发动了所有的食死徒,除了马尔福和克莉丝汀,他们都去抓波特了。

波特一行人一共有七个波特,他们攻击了几个人,有人受伤,疯眼汉穆迪死了,不过没有抓住真正的波特。

格林夫人告诉克莉丝汀这个消息的时候,克莉丝汀担心的捂住了嘴,七个波特,那一定有弗雷德,不知道弗雷德有没有受伤。

比尔.韦斯莱和当初三强争霸的芙蓉结婚了,神秘人要求他们找出他们举行婚礼的地点,这样她就可以抓住波特了。

两拨人,一拨人去攻陷魔法部,另一拨人抓住波特。

魔法部毫无悬念的沦陷了。他们也同时找到了举行婚礼的地方,波特已经趁乱逃跑了。克莉丝汀一年多终于见到了弗雷德。

弗雷德厌恶的目光刺痛了克莉丝汀的心,她直勾勾地盯着弗雷德,他浑身没有一处受伤,这让克莉丝汀松了一口气。可是和弗雷德长得一样的乔治少了一只耳朵。

格林夫人主动带走了韦斯莱一家,没有过多刁难,就放他们离开了。

弗雷德离开时,甚至没有回头看克莉丝汀一眼。

“怎么?舍不得你的小情人?”马尔福在克莉丝汀耳边嘲讽的说。

“不,我的情人只有一个。”马尔福的目光更加锐利了。

“就是我面前的。”克莉丝汀冷漠的说完,马尔福的神态好了很多。

他挑挑眉,显然对克莉丝汀的话很满意,“记住你说的话。”

魔法部沦陷,斯克林杰死亡,其他的部员都没有多加抵抗就投降了,政变很平稳,新的魔法部部长是皮尔斯.辛克尼斯,他中了夺魂咒。食死徒有了整个魔法部撑腰,臣服于神秘人的巫师也越来越多。众多凤凰社的成员不是死就是躲起来了。

由魔法部出台的斯内普成为霍格沃兹的校长的政令。还有少年儿童必须入学,以及麻瓜家庭出身的巫师都要接受检查。

在这样压抑的环境下,开学了。

霍格沃兹特快上,再也听不到以前的欢声笑语,大家都在小声地说话,生怕别人听到,克莉丝汀也见不到了很多熟悉的面孔,克里斯和克莉丝汀坐在一起,他打发走了其他想要坐在这里的人,严肃认真的看着克莉丝汀。

“你最近和爸爸妈妈在搞什么?”

“你在说什么啊?”克莉丝汀很疑惑。

“别瞒我,我再怎么不会看人脸色,我也能看出来你和爸爸妈妈有事情。你经常脸色很苍白,好像遭受了极大的折磨,爸爸妈妈的公司也出事了,而且他们每天那么忙,几乎不着家,就算是公司最忙的时候,他们都没有这样。”

“你看到我的报纸了?”

“你就放在桌子上,我当然看到了。”

“我放在了我的桌子上,你所说的桌子上。”

“有什么差别。”

“克里斯,你知道,我最不喜欢别人不经过我同意就进我房间的。”

“我、我知道。”克里斯撇撇嘴,“所以呢?现在你们在做什么?”

“你也说了,他们的公司出事了,当然是在忙公司的事情。”

“别骗我!我都十六了!快要成年了!”

“快要成年,不是成年了。”

“那就是真的有事!”克里斯肯定的说。

“你……”就在克莉丝汀左右为难的时候,马尔福在车厢外敲敲窗户。让他们同时往外看。

“克莉丝汀。”马尔福叫克莉丝汀。

“姐姐,你们怎么回事?你还说没有事情。”

“小孩子家家的,不要管。”

克莉丝汀走出去,关好门,马尔福就搂住克莉丝汀,在她耳边对她说:“你要小心一些。”马尔福说完就离开了,也没有给她解释。

“你们怎么回事?”回到车厢,克莉丝汀就接收到了克里斯满是八卦的信号。

“恩,你想怎么想,就怎么想吧。”

“不行,我要去问问他。”克里斯站起来扒开车门,却发现他打不开。“姐姐!你锁上了!”

“恩。”

“阿拉霍洞开!”门没有反应。

“阿拉霍洞开!”门还是没有反应。克里斯生气的坐在座位上,也不看她了。

沉闷的气氛一直到了霍格沃兹,今年霍格沃兹改变很大,校长是斯内普,他还是教授魔药,在开学上,都没有多讲话,一副阴沉沉的样子,让人心生恐惧。

而麻瓜课变成了必修课,食死徒阿莱克托上课,一个长得不好看,心肠不好的女人。黑魔法防御课是他的哥哥阿米库斯上课。

救世主和他的朋友也没有来上学,神秘人在到处抓捕波特。

克莉丝汀也知道了马尔福说的小心一点是怎么回事了。

首先在赫奇帕奇开刀就是克莉丝汀,阿米库斯叫去了克莉丝汀,“听说你在赫奇帕奇的朋友都是泥巴种,真是丢了我们纯血的脸面。”

克莉丝汀什么也没有说,她面无表情的看着阿米库斯。

“如果你是我们这里的,那么,相信对这个泥巴种,你不会手软吧?”

他移开身子,克莉丝汀看到了他身后的人,魁地奇新选的队员,也是麻瓜出身的。

“你想做什么?”

“他犯了事,竟然和别人公然讨论黑魔王的事情,他怎么敢!那真是不可饶恕,他还说他是你的朋友。哈哈,纯血怎么会有泥巴种的朋友。他说你有好几个泥巴种的朋友。这个污蔑不能忍受吧!”阿米库斯脸上挂着令人作呕的笑容。

“你没有权利要求我做什么,你忘了,我们是平等的,你并不是黑魔王面前的红人,斯内普教授才是,而且校长可是斯内普。”

阿米库斯显然被戳到了痛处,他脸色狰狞。“钻心刻骨!”克莉丝汀也拿出魔杖,她挡住了他。

魔咒被抵挡了,他脸色更不好。他也由有声咒转为了无声咒,克莉丝汀只是一味的抵挡,没有主动出手。

阿米库斯将地下射出一个洞,克莉丝汀看到了斯内普嘴角紧抿的表情。可是他还是没有停手。

斯内普大步走上来封舌锁喉用击飞了他,“你们在做什么?”克莉丝汀可以听到他压抑的愤怒。

“她要我使用钻心咒,我拒绝了,他用魔咒攻击我,我只是在防御。”

“你是没有带你的脑子来吧,不要以为德拉科给你顶了几次罪,你就是黑魔王面前的红人了!”斯内普面无表情看着克莉丝汀,口中吐出的话毫不留情。

“你们想干什么!这时候还要内乱!你回去!”斯内普指着克莉丝汀。“带走他!”克莉丝汀将角落躲着的小獾,回到了休息室,她就回寝室了。

克莉丝汀想不到,第二天,赫奇帕奇的同学都是用恐惧的目光看着她的,他们说她是食死徒之一,他们那都不算是窃窃私语了,他们大声的,即使是有段距离克莉丝汀都听得到。

“真的吗?”克里斯也听说了这个消息。

“不是。他们以讹传讹,是斯内普教授救了我。”

马尔福对她也是异常愤怒,“我和你说了你要小心一点,这的动静这么大!现在全校都知道你是食死徒了!”

“你是在担心我吗?”看马尔福走来走去,克莉丝汀忍不住说。克莉丝汀心中流过一阵暖流,被人关心的感觉真好。

“谁担心你!”马尔福反射性回答。“我要是担心你,我就是巨怪!你这个没脑子的媚娃,你怎么能和他起矛盾呢!”

“你是在夸奖我漂亮吗?”

马尔福听到这话的表情就像是见到了从来没见过的神奇动物一样,他摸摸克莉丝汀的头,“你是不是发烧烧懵了?”

克莉丝汀拉下他的手,五指缠绕,轻抚他纤细的手指,“你不用担心我,至少这一次之后,只要斯内普教授是校长,他就不会把我怎么样。”

马尔福享受着她的亲近,嘴中还是不停的在说:“就算是相信斯内普,你也不能这么莽撞……唔。”克莉丝汀不想听他喋喋不休,直接堵住了他的嘴。

就在他们倒下的时候,他们身下的沙发变成了床。有求必应室升起壁火,非常温暖。

“呼……呼……”马尔福推开克莉丝汀,坐直身体。

克莉丝汀的身体缠上马尔福,她的身体紧贴着他的后背,玉臂紧绕着他,舌头轻舔他的耳背和脖颈,他低垂的脖颈白皙并泛着漂亮的红色,她将手伸进,“唔……”马尔福轻哼。

最后他们是用清洁一新收拾好自己的。走出有求必应室,马尔福脸红的都能滴血了。

新的一学年,苏珊和汉娜都不在霍格沃兹了,她的寝室都是空的,她更多的不在宿舍独处,这让她忍不住想起以前的欢声笑语。

她没有收到苏珊和汉娜的信,想来她们已经逃离了欧洲这个混乱之地,她们不写信是为了不被人发现,她理解,但是没有其他朋友说话,她非常寂寞,连她的笔友都不写信了,他们都自顾不暇。她除了苏珊和汉娜,没有什么玩得好的朋友了,尤其是现在,大家都认为她是食死徒,他们都不和她说话了。

也因此,克莉丝汀和马尔福更多的凑在一起。她不想一个人孤独的待着。

克莉丝汀和马尔福相处久了才发现马尔福是一个很矛盾的人,他的家庭使他非常高傲,但是他却很孤独,没有什么亲近可以交心的朋友,当初和波特想做朋友的是他,被拒绝之后,恼羞成怒的也是他。唯一例外的就是她,明明打算老死不相往来了,最后一起沉沦的也是他。

就在压抑中,也有点点星光的生活中。虽然波特他们没有在,但是他们忠实的拥护者还在霍格沃兹孜孜不倦的斗争。

金妮.韦斯莱、隆巴顿还有卢娜都去斯内普的办公室偷格兰芬多的宝剑,不过被发现了,他们被斯内普交给了海格让他们做苦力。他们在海格那里,怎么可能做得了苦力,他们每天欢声笑语还差不多。斯内普教授又不是不知道,唯一的解释就是他故意的,他不想他们出事,至少不是在阿米库斯的手中受尽折磨。

圣诞节假期后,克莉丝汀听说海格在霍格沃兹的小木屋中搞了一个宴会,以支持波特的名义邀请了很多人,不过没有几个人去。

海格不不愧是有巨人血统的,这么蠢的事情,完全就是送死,这个时候都没有人敢做。于是神秘人派人去抓海格,他倒是逃的挺快,没有被抓住。

复活节,克莉丝汀去马尔福家看书,突然,她听到马尔福夫人下楼下大声叫马尔福。他放下书,和克莉丝汀对视一眼走下了楼。

克莉丝汀在他走了没多久,也放下羽毛笔,走了下去。

贝拉特克里斯正牵着马尔福走进一个人,一个面目全非,看不出长什么样子的人。

克莉丝汀轻手轻脚走去,贝拉特克里斯痴狂的看着马尔福,“德拉科,这个是哈利.波特吗?好好看清楚!”

克莉丝汀看到一旁被人钳制住的格兰杰和韦斯莱。

“我不确定。”马尔福说。

“德拉科,你仔细看看,如果我们抓住了波特,那么黑魔王就会重新信任我们!”马尔福先生疯狂的说。

“我不确定!”马尔福不与他们对视。

贝拉特克里斯突然看到了什么,她将带来格兰杰的人攻击跑了。

“关下去!”贝拉特克里斯对着虫尾巴说。她一个人在折磨格兰杰。马尔福看不下去,走到一旁,克莉丝汀关切的看了他一眼,他别过眼,不看她。

不知道韦斯莱和波特怎么从地牢跑出来的,他们击飞了马尔福先生和贝拉特克里斯的魔杖,克莉丝汀掏出魔杖,面对着他们。

贝拉特克里斯手中有格兰杰,他们不敢轻举妄动。马尔福收走了他们的魔杖。

贝拉特克里斯要求马尔福召来黑魔王,马尔福看了一眼波特,没有动作。马尔福先生只能亲自来。

突然,贝拉特克里斯头顶上的灯砸落,是马尔福家以前的家养小精灵干的。

格兰杰被救走,波特抢跑到马尔福的身旁抢走他手中的魔杖,“烈火熊熊!”克莉丝汀的魔杖中燃出火焰,烫到了波特的手,但他还是紧紧抓住了魔杖。

一切都在片刻中,甚至还没有人反应过来。

波特逃走了。贝拉特克里斯非常愤怒,但是她的刀子被带走,肯定刺中了谁。

虫尾巴摇摇晃晃的走上来,地牢里所有人都没有了,卢娜和奥利凡德都不见了,她都不知道马尔福家地牢里还关着他们。

夜晚,马尔福的头枕在克莉丝汀的腿上,她摸着马尔福柔软顺滑的淡金色头发,“你知道那个人就是波特,不是吗?”

“我不知道。”马尔福闭上眼睛。

“你闭上眼睛了,不看我,是因为害怕透露了你的想法吗?”

马尔福不说话。

克莉丝汀更多的像是自言自语,“你说你不知道,我都认出来了,他身边的人除了格兰杰和韦斯莱没有其他人。你其实是知道的,你不想他死?你也没有召唤黑魔王,你不想他们死,虽然口中说的讨厌他,总是和他作对,但是你还是舍不得他死的,不是吗?”

马尔福激动的坐直身体,“不是!我不是……不是……只是……”他的声音低沉下去,他的声音听不见了。

克莉丝汀摸着马尔福的后颈,脑袋抵上他的头顶,“你很善良不是吗?就像是你的魔杖芯是独角兽的一样,如果不是这样,这根魔杖就不会选择你了。”他不只是矛盾,他也很善良,不然,他只会像他的父母一样,不会说他不认识波特的,他不想别人死去。

克莉丝汀将她的魔杖放在床上,马尔福侧过头看着床上放着的魔杖。

克莉丝汀的魔杖更短,而且更加粗糙,“山楂木,独角兽的毛,我们的魔杖材质都是一样的,也许你可以用我的魔杖。”

“是吗?”马尔福沙哑的说。

“是的,德拉科。”

德拉科抬起头,他第一次从克莉丝汀的口中听到听到他的名字。德拉科嘴角挂着淡淡的微笑。自从神秘人回来之后,她已经很久没有见过他笑了。

“德拉科,德拉科,德拉科……”克莉丝汀一遍遍的呼唤德拉科。她第一次放下心中的成见,叫了德拉科的名字。就算是他救她的也没有。

温情弥漫在他们之间。

古灵阁失窃了,神秘人将古灵阁里的妖精和警卫杀了个遍。不知道丢失了什么东西,他很愤怒,大家气都不敢出。

神秘人很愤怒,马不停蹄地离开了,他们不知道他要去哪里。波特闯入古灵阁不知道抢走了他什么珍贵的东西。他不仅焦躁,而且暴怒。

回想神秘人的这个样子,克莉丝汀不由得想,难道波特真的是救世主吗?

她把疑惑问出来了,德拉科迷糊间突然睁大双眼,惊慌的看着她,“你不要在这里这样说,你不要命了!”

“我只是想知道。”

“想知道也不行。绝对不能讨论这样的事情。”

醒都醒了,还不让说,那就做些有意思的事情。克莉丝汀翻过身,轻舔着德拉科敏感的地点。德拉科发出难耐的声音。

德拉科俯视着克莉丝汀,看着她迷离的双眼,他从复活节后才感觉到了克莉丝汀的心真的是在贴近他。

以前他们只有身体上的纠缠,她只是在寻找温暖。他感觉他们的心越来越远,他根本看不到她的心,他的心就在这里,可是她不想要。

但是复活节之后,他能够感受到克莉丝汀像只小动物一样小心翼翼地碰触他。

“德拉科!”每次克莉丝汀用这种冷清中带着亲昵的声音叫他,他就忍不住了。

克莉丝汀带着德拉科走到黑湖附近,她最近学习了阿尼玛格斯,她能够变成一只雪白的猫头鹰,有点像波特的猫头鹰,但是她变成的猫头鹰,浑身没有一点杂毛。

这是一个以后可以逃跑的很好的法子,她可以在天空飞翔,她想要教会德拉科。

他在这种魔咒上倒是很有天赋,只不过马尔福最后的阿尼玛格斯变成了白鼬。也许是因为他浑身雪白,皮肤比女孩子还细腻,而且曾经被小克劳奇用变形咒惩罚过。

克莉丝汀将变成白鼬的他抱起来,摸着他柔软的毛,将他举起来,亲昵的用鼻子顶顶他,德拉科一下子就变回了人,压住了克莉丝汀,他浑身还光着。

“德拉科!”克莉丝汀尖叫。

德拉科慌张的穿上衣服,他的脸色很不好,显然是想起了当初被假穆迪在众目睽睽之下作弄的时候。

“我觉得你变成白鼬很可爱。很干净,行动还很快,幸好你不放屁!哈哈哈!”

德拉科被这样讽刺哪里还能忍住,就要抓住克莉丝汀闹她。

“你们可真是开心啊。”阿莱克托走进他们,脸上洋溢着笑容,但是那笑容只让人觉得厌恶。

“我们怎么做,不需要你指手画脚!”德拉科拉着克莉丝汀离开了。

阿莱克托愤愤地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

克莉丝汀睡的很不舒服,她听见寝室外同学奔跑的声音,这个时候大多睡觉了,怎么还在向外跑,克莉丝汀打开寝室门,她抓住一个奔跑的女生,“你们在做什么?”

“波特来了,他是来打败神秘人的,我们要加入他!”

赫奇帕奇的小獾们脸上都带着激动的神情,他们很相信波特,毕竟他可是在神秘人手下躲了一年多都没有被抓到的救世主。

麦格教授将所有的人都集中在了礼堂。

神秘人的声音传入了大家的脑海中,他要求他们交出波特。帕金森立刻就同意了,但是其他人不同意,他们都保护哈利。

最后,麦格教授说到了岁数的,想要留下战斗,可以战斗,想走的可以走。至于斯莱特林的,随他们自己。

克莉丝汀也想和他们走,她看着克里斯离开了,但是她在走之前需要拿走一样东西,麦格教授根本没有给人留下收拾东西的时间。就算是有危险,她也要将东西拿回来。

在大家都解散之后,她跑向八楼,但是她怎么转都进不去,一直到一群人飞出来,他们浑身弥漫着一股烧焦了的味道。她看到了格兰杰,她抓住格兰杰,“里面发生了什么?”

“是厉火!里面的东西全部烧着了!”

厉火,克莉丝汀不会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都没了,什么都没了,最后一点联系也没有了。也许这就是答案。

“乔治!弗雷德!”格兰杰很开心的去和他们打招呼。克莉丝汀看向他们,弗雷德根本就不看她,她离开了这里。

克莉丝汀不知道德拉科在哪里,但是她知道,他肯定没有回去。他的魔杖还在波特那里。

城堡中到处都是爆炸和食死徒,克莉丝汀最终还是加入了战斗。她一边战斗一边跑,在不知不觉中,她跑到了一楼。

她看到弗雷德被食死徒逼在了角落,他将弗雷德的魔杖击飞了,食死徒的魔杖上发出绿光,克莉丝汀心脏都要跳出来了,她紧急之下用了幻影移行,她忘记了霍格沃兹内不能使用幻影移行,她移到了弗雷德的面前挡在了她的身前,“阿瓦达索命!”克莉丝汀的魔咒和食死徒的魔咒撞在了一起,在空中碰撞,食死徒脸上露出得意的神情,可是克莉丝汀的魔力显然高出他的魔力,克莉丝汀的魔咒压制住了他,最后他脸上停留的是吃惊的表情。

克莉丝汀这才想起霍格沃兹校内不能幻影移行,但是她为什么可以了呢?是斯内普教授放开了权限吗?幸好他放开了权限,不然差一点,她就救不了弗雷德了。

克莉丝汀紧张的看着身下的人,“你还好吧!你没事吧!”克莉丝汀不停的检查弗雷德浑身上下。克莉丝汀紧紧的拥抱弗雷德。弗雷德使劲才让克莉丝汀撒开。

弗雷德神色复杂地看了一眼克莉丝汀,将她到处乱摸的手按住,“谢谢,我很好。”

“那就好。”克莉丝汀松了一口气。

“你能下去吗?”

克莉丝汀意识到她还压在弗雷德的身上,不好意思的站起身,“对不起!”克莉丝汀大鞠躬。

弗雷德愣了。

“我当初那些话不是我的真心话,我很抱歉,我一直都想和你这么说,但是我的父母被迫在神秘人手下,就是为了我的安全,我不得不这样做,我不得不和你分开。”

弗雷德挠挠头,“我早就忘记了这件事情。”

“你不计较就好。”克莉丝汀刚经历了大起大落,眼泪忍不住流下,克莉丝汀还没有动,弗雷德先把她的眼泪擦掉了,他下意识看了一眼他的手。“你、这一切结束后,我们重新好吗?”

克莉丝汀笑着摇摇头,“对不起。”太晚了。

弗雷德理解了她的意思,弗雷德看了一眼克莉丝汀,“再见。”

克莉丝汀哽咽道,“再见。”弗雷德转身离开,克莉丝汀蹲下身体捂着脸哭泣,这是真的再见。在有求必应室烧掉的是当初她送给弗雷德的小弗雷德,后来他将这个东西还给了她,她不想看到,便将它放在了有求必应室,也许这预示着她应该开心新的恋爱。

有人拍拍她的肩,克莉丝汀没有动作。那人粗暴的将她拉起来,抱住她。

问到熟悉的味道,克莉丝汀抱着德拉科大声的哭泣。

神秘人的最后警告在脑海中响彻,克莉丝汀暂停了哭泣。他再给他们最后的一个小时。

德拉科用他的黑色西装的袖子使劲擦着克莉丝汀的脸,嫌弃的看着她,“为了别的男人哭成这样。”

“不,我是在为我自己哭。”

“什么?”马尔福的袖子越擦越脏,但是他还是使劲在擦,这张招蜂引蝶的脸。

“我在微我的未来哭泣,如果我还和你在一起一辈子,岂不是很悲惨。”

“你想好了吗?”

“想好了。”

“那你就不许反悔了!不行,你要和我签订赤胆忠心咒。”

“你是有多不信任我。”克莉丝汀笑道,“我还不至于做不到我说过的事情。”

一个小时后,海格抱着波特的尸体站在了大家的面前。

克莉丝汀不可置信的捂住了嘴,她以为波特会打败神秘人的,没想到他死了。

“德拉科!”马尔福家长叫他。他看了一眼周围的人,他们都是面无表情的,他强硬的扯着克莉丝汀一起走过去。

没想到,波特又死而复生,很多食死徒都离开了,格林夫妇带着克莉丝汀幻影移行离开了。

“我们现在就收拾东西去美国,以防波特输了。”格林先生非常着急。

“爸爸,波特一定会赢的。”

“你怎么能这么肯定!为了安全着想,现在就要走。”克里斯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这是怎么回事?”

“快!克里斯,收拾你几件衣服,我们现在去美国,如果神秘人找事情,我们早就跑了。”

“伏地魔死了,波特整理了。”

“什么!”

“真的吗?”

“卡特告诉我的,我们有独特的消息传输工具。”

格林夫人和先生都瘫软了,“太好了。”

“这是怎么了?”克里斯不解。

“之前伏地魔回来之后,他以我作威胁,要求爸爸妈妈为他办事,没办法,只能这样,波特复活了,我们逃走了,他们害怕伏地魔算账,要逃走。”神秘人都已经死了,完全不用害怕说他的名字了。

“我就知道你们有什么事情不告诉我!”

三年后,克莉丝汀成为圣芒戈的一名医生。也是那个时候,她和德拉科结婚了,成为了克莉丝汀.马尔福。婚后还是很幸福的。

没几年,她就怀孕了,是双胞胎,她打破了马尔福家一代单传的传统。

她询问格林夫人,当初她的哥哥起名是什么,格林夫人告诉她,是卡斯特尔,其中一个孩子,克莉丝汀起名为卡斯特尔。另一个是德拉科起的斯科皮。

最后她生了下了一个男孩和一个女孩。名字不变。

“哈!哈!”休斯特猛然醒来,她还没有从上个故事中解脱,她不是自己醒来的。她看到她的军事学理论的教授焦急的看着她,“快快快!快走!这里被虫族贡献了,如果再不走,就再也走不了了!”

休斯特走下营养舱,腿还有点软,教授扶着她,他们快速的离开。学校已经成为了废墟。

“我毕业考试的这段时间发生了什么!”

“军部内乱,防守失败,他们就这样闯进来了。”教授长话短说。

这时候一只虫族飞过来,克莉丝汀一个飞旋踢,踢飞了他,休斯特不可置信的看着她的腿,她的腿还是以前的腿啊。

“你不仅精神力得到了开发,身体素质也得到了开发。你是历届以来,最晚醒来的。”

如同开挂了的休斯特,在大家被虫族侵扰的时刻站了出来。

没有人类可以和虫族的身体素质相比,尽管多年来,科学家一直在想办法尝试,但是虫族也在进步,他们一直都赶不上虫族的身体素质,而休斯特将军,不用机甲,就可以单挑虫族,成为了人类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