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初次交手

小说: 剑歌之下 作者: 才殊学浅 更新时间:2018-11-16 09:35:54 字数:2498 阅读进度:58/250

擂台之下,随着小剑神顾云棠的离开,那些围观的人便也纷纷散开了。

他们本就是为了看小剑神顾云棠而来,但现在顾云棠已经走了,他们自然也就没有了要留下来的必要。

燕雨娇笑了一声道:“表哥,人家都已经走了,你还不追上去看看吗?”

云缺失笑道:“你呀!看来当真是我看错了你。”

燕雨闻言,俏皮地吐了吐舌头,不再说话。

叶青衣道:“你难道曾经与他相识过吗?”

云缺摇了摇头,道:“我与他也只是才见过一面而已,当时你们也在场。”

叶青衣眉头一皱,不解道:“那你为何……”

叶青衣话还未说完,便被云缺抬手打断。

只见顾云棠不知何时出现在了云缺他们身前不远处的地方。

顾云棠站在那里,脸上没有一丝表情,他淡淡地看向云缺所在的方向,一双眼睛平淡如水。

云缺看着远处站着的顾云棠,伸出一只手,指向了一处僻静的地方。

顾云棠看到云缺的动作,微一颔首,接着便转身而去。

云缺淡淡一笑,道:“青衣,你们先四处看看,我去去就来。”

叶青衣有些担心地皱了皱眉头,伸手拉住了云缺的衣袖。

云缺低头看了下叶青衣拉住他衣袖的手,温声安慰道:“师姐不必担心,我心中自有分寸。”

叶青衣听到云缺如此说,这才松开了拉着云缺衣袖的手,柔声道:“一切小心,保护好自己。”

叶青衣心里清楚,云缺必定是要去与顾云棠比试一番的。

两虎相争必有一伤,云缺与顾云棠这次交手,必定会有一人受伤的。

叶青衣心里只希望云缺不会受伤才好。

云缺点了点头,迈步向顾云棠所去的方向走去。

燕遥遥担忧道:“青衣姐姐,表哥他难道真的要去与小剑神顾云棠比试一番吗?”

叶青衣还未说话,燕雨便已接口道:“那是必然,你没看到那小剑神顾云棠的眼神吗?他从第一次看到表哥开始,便已经关注上表哥了。”

燕遥遥道:“那表哥他……”

燕遥遥并没有把话说完,但他的脸上已经有了浓浓的担忧之色。

叶青衣柔声道:“遥遥你不必担心,云缺他既然敢去,那必然是心中有数的,我们也不必过于担心。”

不过叶青衣虽然嘴上这么说道,但她的却无半点安心之色。

她心里其实还是担心的,只不过她不愿说出来而已。

燕云帮内,一处竹林中,竹叶青翠欲滴,看上去就如同翡翠一般,流光溢彩。

云缺看着站在竹林中的顾云棠,脸上现出淡淡的微笑来。

云缺道:“尝闻小剑神之名,不知今日能否有幸一见小剑神风采。”

顾云棠闻言,淡淡地看了云缺一眼,没有说话,只是一双如同星辰一般的眸子缓缓地从云缺的佩剑上扫过。

顾云棠似乎对云缺的佩剑很感兴趣,从第一次见到云缺时,他就常将目光放在云缺的佩剑之上。

云缺注意到顾云棠的目光,心中也是有些好奇。

他的这把佩剑,虽说是来自山上,由千年玄铁打造而成,但也实在是说不上有什么过于奇特之处,为何顾云棠会如此在意。

这是让云缺有些摸不着头脑的。

其实云缺哪里知道,顾云棠之所以一直将目光放在他的剑上,只是因为顾云棠不善于与人交际,故每欲与人相处时,便会将目光凝注在对方的兵器之上,以此来缓解自身的不适之感。

这可以说是顾云棠的一种个人习惯。

云缺看着顾云棠笑道:“我听闻顾兄与人交手,从来是只出一剑,且只凭这一剑便将对手击败,不知在下是否有幸,可以见到顾兄的第二剑呢?”

顾云棠听到云缺的话,突然看着云缺摇了摇头,也不言语。

云缺看到顾云棠的动作,不由得有些岔然道:“顾兄倒是傲气的很!”

云缺虽然心里知道顾云棠性子本就是如此,但被人如此无视,云缺心里多少还是有些不岔的。

这倒不是云缺气量小,只不过这是每一个习武之人的固有心态罢了。

习武者自然不甘于被人贬低无视。

顾云棠也不知是听懂没听懂云缺话里的意思,竟然径直冲云缺点了点头,似乎是承认自己就是个很傲气的人。

云缺看到这一幕,不由得摇头失笑起来,面对顾云棠如此动作,云缺竟不知该说些什么才好了。

云缺淡淡道:“请!”

说着话,云缺已是缓缓地将自己腰间的佩剑拔了出来。

长长的佩剑之上泛着白色的光芒,清凉如水。

使人一见,便知此剑用料必然不凡,定是珍稀材料打造而成。

就在云缺拔出腰间佩剑的瞬间,顾云棠也不知是何时,手中早已握着一把长剑了。

那把长剑,剑身狭长轻灵,泛着寒光,剑柄处微微分着小小的叉口,远远看去,就如同飞燕的尾巴一般。

云缺看到这一幕,也是没有言语,抬手挽了一个剑花,一剑向顾云棠刺来。

云缺的这一剑很普通,很简单,也很直接,除了刚开始的那一朵剑花外,在云缺的这一剑上,再也看不到其他的花哨动作。

这一剑,就是一个直直的长刺,简简单单,但又带着一股令人遍体生寒的剑气,就好像冬日里凌冽的寒风一般。

面对云缺这简简单单的一剑,顾云棠也是神色不变,只是微微侧身,右手一抬,就那样直直地将手中之剑挥了出去。

顾云棠这一剑,轻灵无比,就如同飞燕挥舞了一下翅膀一般,只是轻轻地一挥,不带一点多余的动作,就好像飞燕挥舞这一下翅膀只是为了飞向天空一般。

顾云棠挥出这一剑,也只是为了应对云缺的剑招。

叮!的一声清脆的响声,云缺这一剑就如同规划好了轨迹一般,正正当当,不偏不倚地刺在了顾云棠挥出的那一剑之上。

两把长剑相碰,就如同两块磁石的不同极相遇一般,紧紧地吸在了一起。

云缺右手微一用力,体内的真气瞬间注入到手中的长剑之内,那真气又顺着长剑向顾云棠流去。

顾云棠似乎也是感觉到了来自云缺的真气侵袭,只见他也是右手一震,一股精纯无比的剑气瞬间从他手中之剑上爆发而出,一下子与云缺的真气相撞。

砰!

一声响声,云缺与顾云棠二人快速地分离开来,各自退了数步。

云缺笑了笑,道:“小剑神之名,果然名不虚传。”

说着,云缺甩了甩自己已有些发麻的手臂,刚才来自顾云棠的剑气着实是让他吃了一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