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夜下相遇

小说: 剑歌之下 作者: 才殊学浅 更新时间:2018-10-30 14:42:27 字数:3518 阅读进度:33/250

夜间掌灯时分,云缺从熟睡中醒来,慢慢地从椅子上站起身,看了一眼窗户外的夜色,然后轻手轻脚地帮叶青衣把从肩上滑落的被子盖好。

刚才叶青衣摆弄了一会儿那盆梦香兰后,便躺在床上睡着了,一路上没有好好休息过的云缺,又经历了刚才叶青衣身上所发生的事,也是感到有些疲惫,便靠坐在椅子上闭目养神起来,不曾想竟慢慢地睡去了。

给躺在床上的叶青衣盖好被子后,云缺便轻轻地打开门出去了。

叶青衣一会儿醒来肯定会有些饿的,云缺想先去给她找点吃的,顺便看看他那个大舅回来了没有,关于比武大会的事,他还想好好地去问问他大舅呢。

漫步穿过长廊,云缺来到一处小亭子前,抬头看了看四周的环境,辨别了一下方向,云缺便准备向厨房的方向走去。

不曾想,才走了几步,便有一人急急忙忙地迎面走来,那人低着头,脚步有些慌乱,好像是遇到了什么急切的事情。

云缺见状正准备停下脚步让其先行,可仔细一看才发现那人不是旁人,乃是他的表弟燕遥遥。

“表弟,这么急急忙忙地是发生了什么事吗?”

云缺停下脚步,伸手将燕遥遥拦下,低头看着他关切地问道。

“啊,是云缺表哥啊!”

正低着头走路的燕遥遥看到有人伸手把自己拦下,刚要发脾气,却忽然听见云缺的声音,抬头一看原来是云缺把他拦下来了。

“是发生什么事了吗?你这么慌乱。”

云缺看着燕遥遥一脸焦急的样子,轻声开口问道。

“是大伯,刚才我收到消息,说是大伯在城南的巷子里受到了袭杀,现在生死不知,我正准备去告诉我爹,让他想个对策。”

燕遥遥听到云缺的问话,也是没有隐瞒,将他大伯遇袭的事告诉了云缺。

原来刚才正在屋中休息的燕遥遥忽然接到消息,说是他大伯正在被人追杀,情况十分危急。

听到这个消息,燕遥遥先是吓了一跳,有些慌乱起来,但随即又想到此刻他大伯正在遭遇危险,他必须要做些什么。

伸手拍了拍脸颊的燕遥遥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先是叫人去通知了几个帮内高手前去救援,然后又急急忙忙地跑来他爹的住处,想要把此事告诉他爹爹,让他想个对策,但没想到刚走到这小亭子处,就遇到了正准备去厨房找吃的的云缺。

云缺听到燕遥遥的话,不由得皱起了眉头,他没想到他才刚到燕家,便会遇到他大舅被袭击的事情。

“别急,现在情况怎么样你清楚吗?”

云缺皱着眉头,看着十分焦急的燕遥遥沉声问道。

云缺的话好像有一种让人心安的魔力,本来十分慌乱的燕遥遥听到云缺的话,立马平静了下来,他抬头看着云缺摇了摇头,“我已经派了帮内高手前去救援了,但现在是个什么情况我还不知道。”

“别担心,大舅可是燕云帮的代帮主,不是一般人,一定会逢凶化吉的,你也不用去告诉你爹了,免得他老人家听了担心,不如我先跟你一起去看看现在情况如何,然后再做定夺。”

云缺伸手摸了摸燕遥遥的小脑袋,看着他温声开口道。

“嗯嗯,表哥我听你的。”

燕遥遥感受到云缺的动作,也是慢慢地放下心来,抬头看着一脸平静的云缺,轻轻点了点头。

“那就走吧。”

言罢云缺便带着燕遥遥向燕府的大门处走去。

云缺觉得他大舅燕云枫应该不会有事,毕竟他已经接管燕云帮一年多了,像这种刺杀之类的事,应该也遇到过不少,相信早就有了防备,不会轻易中招被杀的。

不过事无绝对,云缺还是决定亲自去看看比较好。

带着燕遥遥,云缺快步走出了燕府,伸手一把将燕遥遥抱起,纵身一跃,腾空而起,向着城南方向赶去。

忽然被云缺抱住的燕遥遥先是吓了一跳,但当他看到云缺认真的侧脸时,又慢慢地安心下来,抬头看着云缺认真赶路的样子,燕遥遥不由得伸出手搂住云缺的后背,将脸贴在云缺身上,秀丽的脸庞上露出一抹笑意。

云缺表哥果然是一个好人呢!

燕遥遥趴在云缺怀里,如此想到。

此时正在全力赶往城南方向的云缺,并没有去在意燕遥遥的动作,不过就算他看到了燕遥遥的动作,也不会说些什么,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方式,他并不觉得燕遥遥一个男子作女子打扮有什么不对地方。

这个世界何其之大,每个人都应该有自己喜欢的生活方式,只要不会妨碍到别人,那就没有必要去改变,这样世界才会变得多姿多彩起来。

苍茫的夜色下,一道白色的身影在空中快速地移动着,好像一条白虹一般,飘摇着铺在天空之上。

不多时,云缺便带着燕遥遥来到了城南的一处巷道里,只见皎洁的月色下,巷道里一片整洁,连一丝尘土都不曾看见。

云缺带着燕遥遥从空中落下,踩在巷道的地上,看着安静的一丝声音都没有的巷道,云缺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表哥,你快看那里,墙上怎么有一个大窟窿。”

燕遥遥从云缺怀里离开,抬头看了看巷道深处,忽然鄙见里面的墙上有着一个大窟窿,看着十分突兀。

“走,过去看看。”

云缺也发现了那面墙上的大窟窿,带着燕遥遥缓步走上前去。

云缺走到近前,发现这个大窟窿是才出现不久的,看其形状,好像是被人从外面生生砸塌了。

“那里有脚印,会不会是大伯他们的?”

燕遥遥也走上前来,探着身子往窟窿里面看了看,然后伸手指着里面地上凌乱不堪的脚印对云缺说道。

云缺闻言抬头看了一眼,只见里面地上的脚印凌乱不堪,好像是几个人匆忙之下留下的。

“你跟在我后面,注意安全。”

云缺也觉得这脚印可能是他大舅他们留下的,应该是他们打塌了墙壁,冲进里面慌乱逃跑途中留下的。

“嗯嗯”

听到云缺的话,燕遥遥听话地点了点头,跟在云缺身后。

走进窟窿里,走了不多远,云缺便发现地上的脚步都离奇般地不见了,好像留下脚印的人,走到这里就消失不见了一般。

云缺低头在地上看了看,伸手捻了一下地上的土,低头想了一下站起身子,他已经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这土的分布如此均匀,看来是有人故意抹平了脚印。

“表哥,怎么了?”

跟在云缺身后的燕遥遥看云缺蹲在地上抓了一把土,又站起身子,看着前方不说话,也是有些好奇地问道。

“我想,他们就在附近了。”

云缺抬眼看了看不远处的一堆杂草,眼中闪过一丝精芒,脸上带着肯定之色。

“他们!他们是谁?难道是大伯他们。”

燕遥遥听到云缺的话,也是有些不敢肯定地猜测起来。

在云缺他们不远处的一间房子里,中年文士五人正透过门缝看向云缺他们二人。

“大哥,是遥遥,我们快出去吧。”

魁梧汉子看见燕遥遥的身影,低头对中年文士说道。

“等等,那与遥遥站在一起的人,你们可认识?”

旁边的瘦弱男子皱着眉头,看着站在燕遥遥身边的云缺,脸上有些疑惑之色,他不记得燕遥遥有这样一个朋友。

“唉,四弟你怕什么,既然他与遥遥一起过来,那定是遥遥的朋友,再说我们五个人难道还怕他一个不成。”

魁梧汉子闻言看了瘦弱男子一眼,有些不屑地说道。

“不怕。”

坐在二人身后的矮个胖子用手抚摸着自己仅剩的一个大锤,脸上有着伤心之色,他听到魁梧汉子的话,头也不抬地说道。

“就是,怕什么?我倒要看看这小子是谁。”

名叫小雨的俊俏年轻人握着手中的折扇,脸上有些一股子寒意。

她那个大哥虽然长得柔弱可欺,但她绝不允许别人欺负他。

“大哥你倒是说句话啊!”

魁梧汉子见中年文士看着屋外的二人不说话,不由得有些急切地问道。

“出去看看吧。”

中年文士闻言,看了一眼屋外的云缺,眼中闪过一丝疑惑之色。

不知为何,他总觉得自己好像在哪里见过屋外的云缺一样,这种感觉在他不久前见到那蒙面男子时也有过,这让中年文士有些惊诧起来,一晚上竟然见到两个看着熟悉又想不起来在哪见过的人。

嘭!

“老二,别伤心了,等回去了兄弟再帮你买一个锤子就好了。”

魁梧汉子见中年文士发话,边一脚将门踹开,边扭头对坐在地上伤心的矮个胖子说道。

“好啊!好啊!”

那本来坐在地上伤心的矮个胖子听到魁梧汉子的话,一下子开心起来,从地上坐起身子拍起了手。

云缺看着那一堆杂草旁的屋子,正要开口,忽然听见一声巨响,接着便看到那屋子的门被人从里面踹开,接着从里面走出五个人来。

“大伯!小雨!”

站在云缺身边的燕遥遥也被这声巨响吓了一跳,侧身看去,当他看到五人中的中年文士和俊俏年轻人后,不由得惊喜地叫道。

果然是大舅他们。

云缺听到燕遥遥的惊呼,也是抬头向中年文士等人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