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灰堆中蛇影常现

小说: 古城疑案三 作者: 古城疑案三 更新时间:2017-10-21 18:24:36 字数:4474 阅读进度:2304/2333

<h>第二十六章灰堆蛇影常现<h>

之后,刘大羽一行走进金校长的办公室。

刘大羽没有多说什么,他只要求金校长提供一份赵春庭带上一届毕业班的学生名单(包括学生的学籍档案)和与赵春庭搭档老师的名单,还要提供一份赵春庭的档案资料。

金校长非常敏感,他已经知道警方怀疑到了赵春庭的头上了。

这件事情非同小可,赵春庭可是学校和区教育局树立起来的典型,赵春庭要是有问题,那问题就大了,所以,金校长马上就警觉起来了:“刘队长,你们是不是怀疑赵春庭和方静的案子有关系啊?”

“金校长,现在还不能这么说,我们只是在调查,不管我们调查谁,最后都要以事实为依据,所以,请金校长不必担心,在案子侦破之前,凡是和方静有关系的人,都是我们的怀疑对象。只有通过深入细致的调查,我们才能寻觅到凶的踪迹。”

“我在这个学校工作了很多年,我是看着赵老师成长起来的,如果他不够优秀的话,我们也不会把他作为培养扶持的对象。他带的班级每年都是先进班集体,他教的课,成绩在全区都是数一数二的。”

“我们在调查的过程,是不考虑这些东西的,您说的这些东西只能作为参考,不可否认的是,您说的这些东西在最初的阶段对我们的调查产生了一定的干扰,我们到现在都没有寻觅到凶的踪迹,这说明了什么?这说明凶伪装的非常好,隐藏的非常深。当我们找方静的父母了解情况的时候,他们刚开始也有点发懵,他们和你们一样,对赵春庭的印象非常好,但当他们看到女儿方静藏在抽屉里面的丝巾、内衣和胸以及枕头下面的相册的时候,他们才相信我们的怀疑是有道理的。”

刘大羽让简众山从提包里面拿出相册、丝巾、内衣和胸,放在办公桌上。

金校长拿起相册,刚想打开,走廊里面传来的脚步声。

紧接着,走廊上传来对话声:“刘主任,金校长在办公室吗?”

“在——在办公室。你找他有什么事情吗?”刘主任是看着同志们走进校长办公室的。

“第二节课是我的区公开课,我来看看金校长有没有时间,是金校长让我来跟他说一声的,他说有时间的话,一定去听我的课。”

难怪同志们进学校的时候,在学校的门口遇到了十几个教师模样的人。敢情他们是来观摩赵春庭示范课的。

“是赵春庭,”金校长低声道。他一边说,一边将一张报纸覆盖在相册、丝巾、内衣和胸上。

金校长刚将报纸盖好,赵春庭一脚跨进了办公室:“金校长,您有事啊——”赵春庭退后一步,站在办公室的门口。

同志们在沙发上坐下。

“赵老师,你找我有事?”金校长走到办公室的门口,他不希望赵春庭距离办公桌太近,如果太近的话,他可能会看见点什么,匆忙之间,报纸并没有完全覆盖住下面的东西。而赵春庭出现的太过突然。

“金校长,区教研员和各个学校的老师已经来了。”赵春庭一边说,一边朝坐在沙发上的人扫了一眼。

“我知道了,这几位警察同志找我有点事情,我一会就过去,你先去准备,需要什么,跟刘主任讲。”

“行,那我先去准备了。”

很快,赵春庭的脚步声消失在楼梯口。

金校长走到办公桌跟前,揭开报纸,一一拿起丝巾、内衣和胸看了看。

“刘队长,你们确定这些东西是赵春庭送给方静的吗?”金校长的眼睛里面打了一个大大问号。

“不能确定。”

“你们就是根据这些东西怀疑赵老师的吗?”

“这套学名著是赵春庭送给方静的。”

简众山从提包里面拿出四本书,放在桌子上。

刘大羽站起身,走到桌子跟前,将四本书的封面一一打开:“金校长应该能认出这是谁的笔迹吧!”

“只是赵春庭的字,我认得,他的字与众不同。”

金校长说的对,赵春庭的字确实与众不同,是非常标准的正楷,而且还很隽秀。

“有学生看见赵春庭在课间操的时候往方静的书包里面放过零食。金校长,您再看看这些照片。”刘大羽将相册打开到第一页。

金校长认认真真地看了一分钟左右,他眉头紧皱,表情突然变得严肃凝重起来。

“金校长,单从这些照片,我们不难看出,方静不仅仅是喜欢赵春庭,她是在暗恋方赵春庭,本来这一页是放全家福和一家口的照片的,方静把她和赵春庭的照片放在这个位置,已经很能说明问题了。在这种情况下,赵春庭是比较容易得的,方静正处在发育期,她情窦初开,如果遇到一个好老师,一定会正确引导,但如果遇到一个居心叵测的人,那是非常危险的一件事情。”

“方静出事的时间是十六号的夜里,你们只要查清楚赵春庭在九月十六号晚上的活动情况,问题不就清楚了吗?”

“我们是这样想过,但赵春庭毕竟是一个优秀的教师,又是区学科带头人,即使是一个普通的教师,我们也不能莽撞行事,只有在掌握了大量事实——尤其是证据的情况下,我们才能惊动赵春庭,我们既要对赵春庭负责,我们更要对学校负责。就我们的本意来讲,我们也不希望赵春庭有什么问题,事实是,韩国柱已经出问题了。根据他交代的情况,坐几年牢,应该没问题,如果赵春庭再出问题,这对学校的声誉,对整个教师队伍都不是一件好事,所以,我们要慎之又慎。”

“非常感谢同志们能这么想。行,你们等一下,我让刘主任把上届毕业班的档案资料拿给你们,至于赵春庭的档案资料,我现在就拿给你们。”

“金校长,我们也要感谢您对我们工作的大力支持。”

“惭愧——惭愧,出了韩国柱这档子事情,我的脸上已经挂不住了。你们还谢谢我,真是羞煞我了。”金校长一边说,一边走到档案柜跟前,掏出一把钥匙,打开锁,拉开门,拉出一个抽屉,从里面拿出一沓档案袋,找出赵春庭的档案袋。递到刘大羽的上。

刘大羽打开档案袋,从里面拿出一沓资料,最后从里面找出一张履历表。

董青青从包里面拿出笔记本和钢笔,将履历表上有关情况摘录在笔记本上。摘录的内容如下:

籍贯,上海;

家庭住址:上海军分区关大院19号院2幢。

19号院2幢,应该是单独一座楼,赵春庭家的条件果然不错。

家庭成员:

父亲,赵云峰,上海军分区,职务一栏是空白;

母亲,冉佳音,上海军区总医院,职务,主任医师,外科大夫。

简历(只摘录需要的):1985年8月考入荆南师范学院数学系。

之后,同志们兵分两路:一路是简众山、董青青和柳彬,这个人找上一届毕业班和赵春庭搭班的老师,包括有关同学了解情况;另一路是刘大羽毛和严建华,他们的任务是赶赴上海找赵春庭的家人了解情况。

我们先来看看间众山这一路的情况:

上一届毕业班,和赵春庭搭档的老师有个人,他们分别是语老师王也真,英语老师章凯,思想品德老师鄂即。

这个名单是刘主任提供的。

谈话地点在会议室。

个人一一被请进会议室。

章老师和鄂即两位老师对赵春庭的评价和金校长对赵春庭的评价是一致的,他们不相信赵春庭会做那样的事情,章凯甚至还说出,他自从几年前分到成贤小学来,就一直以赵春庭为榜样。能和赵春庭搭档带班,他感到非常荣幸,前一两年,章凯在教学上一直难有起色,自从和赵春庭搭档之后,因为赵春庭管理班级很有一套,所以,他在英语教学上得以施展拳脚,上一届毕业班,他带的赵春庭的班级,考试成绩在全区名列前茅。

最后一个走进会议室的老师是语老师是王也真。他对赵春庭的印象也不错,也许是他年龄比较大,阅历比较丰富的缘故吧!他唯一觉得赵春庭不妥的地方是和学生之间的关系——特别是和女学生之间的关系太过亲密。

这本是随口说出来的一句话,但愣是让简众山从他的嘴里抠出来一句非常有价值的话来。

“赵老师和女同学之间的关系太过亲密?赵老师有没有特别器重的女学生啊!”

特别器重就是特别喜欢。赵春庭不是特别喜欢方静吗。

“有啊!赵老师的班上有一个女孩子叫李小雨,人长得非常标志和漂亮,人也很伶俐和乖巧,赵老师让她当了副班长。李小雨也没有辜负赵老师的期望,以前,自习课都是赵老师亲自看的,自从李小雨当上副班长以后,就改由李小雨管了,一物降一物,班上那些调皮捣蛋的男孩子就怕李小雨——其实是那些女孩子都喜欢李小雨,所以,从来没有人在自习课上捣蛋。”一说起李小雨,王老师的话就多了起来,“那李小雨好像也很喜欢赵春庭,她只要一看到赵春庭,眼睛里面就放光。每次春游和秋游,照相的时候,李小雨都和赵老师站在一起。我出于好意,曾经提醒过赵春庭,我是一个老教师,是过来人,年轻人,行事不知道轻重,提醒一下是应该的。”

李小雨的情形和方静的情形几乎一模一样。

“赵老师是怎么说的呢?”

“他说他会注意的。后来,奇怪的是,李小雨的学习成绩越来越不理想,她本来学习成绩就不是很突出,本来,赵老师是想让李小雨当学习委员的,就因为学习成绩不理想,所以,才让她当了副班长。还有一件事情,我一直记在心里,没有跟任何人说过。以前,我并没有觉得有问题,现在,你们在调查赵老师,我才想起这件事情。”

“王老师,您请说。”

“一九九四年春天,那是一个星期天,我到女儿家去看外孙女,在公交车上撞见了赵春庭和李小雨,赵春庭看到我以后,便凑到我跟前,他说要到李小雨家去家访,认不识路,李小雨就到学校去接他。现在想一想,好像有问题,赵老师家访一般是在晚上,早上到学生家去,肯定不合适。学籍表上有家庭住址,那有不认得路之说呢?如果赵春庭不是到李小雨家去,他会把李小雨带到什么地方去呢?”

“王老师还记得具体时间吗?”

“具体时间是开学一个月左右,大概在月十号左右,不是月十号前一个星期天,就是月十号后一个星期。”

这个时间已经非常具体了。

“那李小雨有没有上课注意力不集,精神萎靡不振的情况呢?”

“怎么没有,自从她担任副班长以后,上课的注意力越来越不集,刚开始,我还提醒过她,我甚至还批评过她,我也跟赵老师反应过,赵老师把她喊到教师外面的走廊上教育了一番。”

赵老师的思想工作又是在走廊上做的。遗憾的是,赵老师到底对李小雨说了些什么,连老天爷都不知道。赵老师的思想工作为什么一定要在走廊上做呢?在走廊上做,没有人能听见,如果在办公室里面做,就一定会有人听见他说了些什么。

“赵老师从来不在办公室批评学生吗?”

“不是,男生和其他女学生有问题,赵老师都是在办公室做思想工作的,唯独——对——没错,赵老师只要和李小雨谈话,地点肯定是在走廊上。现在想一想,确实不对劲。”

送走王老师以后,简众山翻开学籍表,找到李小雨的档案表。

简众山将李小雨的家庭住址和父母的单位写在了笔记本上。

一九九四年月十号前后,赵春庭有没有到李小雨家去家访,李小雨的父母肯定能想起来。老师到学生家去家访不会很频繁,偶尔一次家访,家长肯定能记得。(古城疑案三..6363382)-- ( 古城疑案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