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大石板少了一块

小说: 古城疑案三 作者: 古城疑案三 更新时间:2017-10-21 18:24:08 字数:4533 阅读进度:2264/2333

<h>第十章大石板少了一块<h>

“以前,我爸爸夜里睡觉会打呼噜,这两次回来,他不打呼噜了。还有,我爸爸每天晚上喝酒——我爸爸只在晚上喝酒,我爸爸每次只喝两杯酒,从来不多喝,任何人劝都不行,春节,爸爸妈妈带我们到外公家去拜年,大姨夫和小姨夫劝我爸爸喝了好几杯酒,我爸爸都没有拒绝,午喝了好几杯,晚上也喝了好几杯。”

小家伙很善于观察。濮正权在一些细节上露出了马脚。长相上,濮正权能做到和常贵太一模一样,但在生活习惯和性格上,很难做到和常贵太完全一样。难怪他不愿意在湖心洲多呆,时间一长,破绽会更多。

常宝林的思路完全打开,从他提供的情况看,他和姐姐常巧玲一一样,心里面也有很多疑问。

“还有一件事情非常奇怪。”

“什么事情?”

“以前,只要我爸爸回来,我妹妹妙玲都会爬到爸爸妈妈的床上去睡觉,以前,我妈妈从不赶我妹妹走,可春节和四月份这两次,我妈妈说什么都不愿意让妹妹和他们在一起睡觉。妙玲不愿意,我妈妈还打了她的屁股。最后,妙玲乖乖地爬到自己床上去睡了。”

这个细节很能说明问题,妙玲是常贵太和梅望弟的女儿,女儿和父母在一个床上睡觉,这没有什么不妥当的地方,但濮正权不是秒玲的父亲,所以,梅望弟才坚持不让女儿和他们睡在一起。

常宝林的思维还有一定的延展性:“我妈妈也有一些变化。”

“你妈妈——她有什么变化?”

“我妈妈以前不爱打扮,也不爱穿花哨的衣服,可现在,她不但爱打扮,还喜欢穿漂亮的衣服。”

“这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从去年十二月份以后。”

十二月,正是常贵太出事的时间。

“以前,我妈妈从来不到芜湖去找我爸爸,从去年十二月份以后,我妈妈经常到芜湖去。”

“多长时间去一次呢?”

“一个月左右,我爸爸回来的次数倒是少了,我妈妈到芜湖去的次数越来越多。她在芜湖呆的时间也越来越长,每次回来,她都会带回来一些漂亮衣服,还有首饰,以前,我妈妈是不戴首饰的。”

梅望弟的变化确实很大。

“警察叔叔,我总觉得他不是我爸爸。”常宝林终于说出了藏在心里的话。

有些事情,小孩子可能看不懂,但他们的感觉是不会有错的。父子之间,因为血缘的缘故,心与心之间的距离是很近的,濮正权和个孩子之间没有血缘关系,所以,不管他怎么伪装,隔膜和不和谐、不自然的地方是难于避免的。

达方圆从包里面拿出一张模拟画像:”常宝林,你认得这张画像上的人吗?”

常宝林接过画像,看了看:“这不是我爸爸吗!叔叔,你们怎么会有我爸爸的画像?”

“常宝林,你听叔叔慢慢跟你说。月五号,有人在落马湖打鱼的时候,打上来一具尸体,这张画像就是我们根据死者绘制出来的,我们就是根据这张画像找到了你,根据我们的分析和判断,你爸爸常贵太可能已经出事了,现在这个爸爸可能不是你的亲爸爸。我们还在尸体的附近打捞上来一个蛇皮口袋和一把砍刀,口袋里面是棉衣棉裤,罩褂罩裤。你看——就是这把砍刀。”达方圆将两张照片递到常宝林的上。

常宝林看了看两张照片,道:“叔叔,我家也有一把这样的砍刀,但不见了。难道我和妹妹做的梦是真的?

“你和妹妹做了什么梦?”

“我和妹妹做的是同一个梦,我们都梦见爸爸的船翻了,爸爸掉进了湖里,不见了。”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是——是过年的时候。我妹妹把做梦的事情跟妈妈说了。”

“你妈妈是怎么说的呢?”

“妈妈说,梦都是反的。”

我们都知道“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的道理。所谓“梦都是反的,只是一种心理上的慰藉罢了。从心理学的角度看,兄妹俩之所以做这样的梦,应该算是一种心灵的感应吧!

“那是你妈妈在安慰你们。”

“可他和我爸爸长的一模一样。”

“他应该是你爸爸的孪生兄弟。”

“我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啊!”

“一九六年,因为家里面太穷,你爷爷和奶奶把一个男孩送给了麒麟村的濮家,这个男孩就是你爸爸的孪生兄弟,他原来的名字叫常贵和,到濮家以后取名为濮正权,后来,濮正权的养父养母又生了一个男孩,从此以后,濮正权就不受待见了,一九二年,常贵和离开濮家,不知去向。我们怀疑,这个濮正权,很可能是你现在的爸爸。”

常宝林忽闪着一对大眼睛,一时无语,一个十岁的孩子,达方圆一下子塞给他这么多的信息,他一时难于消化吸收。

沉默片刻后,达方圆道:“常宝林,你想不想知道画像上这个人到底是谁啊!”

常宝林点了一下头。他的眼睛有点红。

“那你能协助我们做一件事情吗?”

常宝林又点了一下头。

“画像上这个人的血型,我们已经验出来了,只要再验一下你们个孩子的血型,就能知道这个人是不是你们的爸爸常贵太了。”达方圆本来还想提da鉴定的,他怕说多了,小家伙听不懂,所以干脆说的简单一些。

“警察叔叔,你们先验我的血,我待会儿再去把妹妹妙玲叫过来。我姐姐在麒麟镇小学读书,你们待会儿就去找她。”

在穆一帆给常宝林采血的时候,姚校长亲自到教室里把常宝林的妹妹常妙玲领到了校长办公室。

穆一帆从常宝林的身上抽了一试管血之后,又从常妙玲的身上抽了一试管血。

达方圆示意姚校长把常妙玲送回教室,将常宝林单独留了下来,他又想起了一些问题。

“常宝林,你看看这两张照片,”达方圆从皮包里面拿出一个档案袋,从里面拿出一沓照片,从里面抽出两张,递到常宝林的上,“这块大石板是绑在死者身上的,这两块石头是绑在蛇皮袋上的。在你家,有没有类似的石板和石头?”

常宝林拿着两张照片,反复看了遍:“我们家院子后面有一个水塘,出后院门,就是码头,我妈妈平时洗衣服都是在水塘里面洗的,码头上有两个大石板,水上一块,水下也有一块,这种石头,码头上有不少,码头两边就是用这种石头砌起来的。”

之前,笔者提到过常贵太家后面的水塘。

常宝林很会动脑筋:“警察叔叔,这块石板有多大啊?”

照片上是无法显示石板的大小的。

“宽和小桌子差不多,长有两个小桌子长。”

“那——这块石板和我家码头上的石板差不多大。”

“岸上的大石板还在吗?”

“还在。”

“水下的大石板呢?”

“不知道,只有下水才知道在不在,我妈妈不让我们下水。”

“你什么时候放学?”

“我现在就可以放学,下午,有一堂体育课,还有一堂自习课。”

“宝林,你现在就回去,领警察叔叔去看看水下面那块大石板还在不在。”张老师道。

于是,达方圆一行和姚校长、张老师告别。

在去常宝林家的路上,达方圆一行和欧阳平一行迎面相遇。

达方圆将了解到的情况向欧阳平和陈杰做了简明扼要的汇报,欧阳平觉得常宝林提供的情况和常巧玲提供的情况同样重要。

路上,达方圆叮嘱常宝林回家以后不要跟妈妈提警察找他们兄妹俩的事情。

常宝林很认真地点了一下头。

快走到桑树林的时候,常宝林停住了脚步:“警察叔叔,你们就在这里呆着,我先回家去看看,这时候,我妈妈一准到后村去串门聊天,如果我妈妈不在家的话,我就领你们到码头去。如果我妈妈在家的话,我就缠着她领我到西瓜地去摘西瓜,你们自己去,走到这片桑树林的央,东边就是一个水塘,码头就在我家的后院门外。“常宝林还是很谨慎的。

同志们蹲在桑树林里面耐心等候;常宝林钻进了桑树林。

分钟左右,常宝林返回桑树林,肩膀上书包已经没有的,他的上多了一个竹竿:“警察叔叔,我刚才已经用竹竿试过了,水下面的大石板已经不在了。”常宝林脸色苍白,他已经意识到大石板不在意味着什么了。

“你妈妈在不在家?”

“不在家,她到后村冉二姑家串门去了。”

“你现在领我们到码头去看看。”

常宝林走在前面,同志们跟在后面。

这是同志们第二次到湖心洲来,第一次来,大家有一个很大的疏忽,因为徐大爷,梅家人,花大爷父子,冉如宝、殷德君和翟队长都说常贵太还活着,所以,同志们就把石板石头的事情丢在了脑后。人的思维总会受到一些客观因素的影响。同志们已经很谨慎了,没有想到还是有疏漏的地方。

常贵太家和周迎梅家一样,住的的地方也是八下里不靠,前面,笔者曾经交代过,常贵太的后面是水塘,冉如宝家住在常家的后面,两家之间除了隔着一个水塘,还隔着冉家一块菜地;殷德君家住在常家的西边,两间之间隔着一大片桑树林。

常宝林将同志们领到码头上,码头上果然有一块和照片上的石板差不多大的石板,石板的纹理一模一样,唯一的差别是,岸上这块石板清亮一些,而照片上的石板灰暗一些,石板长时间呆在水下面,不灰暗,那才叫怪呢?

水面上有些浑浊,那是因为常宝林刚才用竹竿在水下捣了几下。

常宝林又用竹竿在水底下捣了几下,从竹竿的头部在水里的运动的状态和吃水线的移动距离可知,竹竿的下面只有淤泥。

陈杰从常宝林的接过竹竿,也在水底下捣了几下,水下面确实没有石板,水的深度在六十公分左右,根据这个深度判断,梅望弟应该是站在石板上洗衣服的。

欧阳平和郭老还注意到:在码头的两边砌着几十块石头,接近水面的地方,好像少了两块。石块的纹理和照片上的石块的纹理是相同的。

达方圆叮嘱常宝林几句之后,然后领着大家迅速离开码头,闪进了桑树林。

按理,抓捕梅望弟的时已经成熟。但欧阳平和陈杰又多了一层考虑,在来湖心洲的路上,几个人一直在商量下一步的行动。欧阳平觉得应该派人到芜湖去一趟。濮正权与梅望弟合谋杀害常贵太,然后取而代之,连常贵太的两个孩子都发现有问题,那么,常贵太的属下——富春饭店的那些员工,也应该会发现更多的问题。一九二年,濮正权离开濮家以后去了哪里?他是什么来路?他是怎么盯上常贵太的?又是怎么和常贵太的老婆勾搭成奸的?这些疑问,这次的芜湖之行,应该会有一些结果。

郭老也赞同欧阳平的想法。

所以,欧阳平和陈杰决定亲自到芜湖去一趟。一同前往芜湖的还有刘大羽、韩玲玲和董青青。

这就是达方圆叮嘱常宝林不要在妈妈的面前提警察找他们兄妹的事情的原因。以达方圆对常宝林的了解,他相信常宝林一定会做到守口如瓶。因为这个小家伙不但聪明,做事情还特别沉稳。

回到刑侦队以后,欧阳平等人换上便装,然后直接去了芜湖。

因为刘大羽到芜湖来过一次,所以轻车熟路。傍晚六点四十五,汽车驶进芜湖城。

点左右,五个人已经在富春饭店斜对面的望江楼宾馆住了下来。

欧阳平、陈杰和刘大羽住在205号房,韩玲玲和董青青住在206号房。

站在205号和206号房的窗户里面,能清楚地看到富春饭店的大门,包括大门前的停车场。

此时,离天黑还有半个小时左右,夏天,夜幕降临的时间要比其他季节迟很多。(古城疑案三..6363382)-- ( 古城疑案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