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李老师也有情况

小说: 古城疑案三 作者: 古城疑案三 更新时间:2017-10-21 18:23:27 字数:4476 阅读进度:2219/2333

<h3>第十六章李老师也有情况<h3>

“我就是宋建成。你们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我们是为魏在寅的案子来找你了解情况。”

“我马上有课,要不这样,我到班上去安排一下,你们在这里稍等片刻,我一回就过来。”

年轻的女教师站起身:“宋老师,你跟警察同志谈,我去安排一下,你上午布置作业了吗?”

“布置作业了。”

“我安排他们写作业,你看怎么样?”

“行啊!马老师,谢谢你。”

马老师走出办公室。

“警察同志,请随我来。”

大家跟在宋老师身后走进办公室旁边一间小会议室。

“你们先坐一会,我去把我爱人叫过来。”

宋老师夫妻俩——特别是李老师应该知道一些事情。

几分钟以后,宋老师领着一个年轻的女教师走进会议室,他就是宋老师的爱人李老师。李老师穿着一件浅绿色的连衣裙,她的眼睛显得很深邃。

双方坐定之后。谈话开始。

陈杰负责询问,董青青负责记录。

“魏家的事情,你们已经知道了?”

“知道了,早晨,你们进魏家大院的时候,我们就在家,我还在魏家帮忙来着,中午回去的时候,街坊邻居都在议论魏家的事情。”宋老师道。

“七月一号夜里十一点半钟,你家隔壁张伟超的女儿萌萌听到了温婉沁房间开门——关门声,你们夫妻俩听到了吗?”

李老师看了看宋建成,然后道:“我听到了。我是十一点钟左右上的床,我的睡眠不是很好,上床以后,要看一会书才会有睡意。我先听到了隔壁张萌萌挪椅子,收拾书包,关铅笔盒的声音,时间大概在十一点半左右,之后,我便听到了对门开门——关门的声音。今天早上,在来学校的路上,我还跟建成说这件事情呢,往常,在这个时间,魏奶奶家的房门从来没有响过。”

“李老师,你能确定是温婉沁房间的门响吗?”

“我能确定,魏奶奶家开关——房门的声音很有特点。”

“有什么特点?”

“尖细,他儿子魏秋林家的房门开关的时候,声音有些发闷。”

李老师和张萌萌的说法是一致。有些声音,只要听几次就储存在记忆里面了,张、宋两家在魏家大院住了很多年,对开门——关门声自然会非常熟悉了。

“七月一号的夜里,魏奶奶家的房门除了十一点半钟响了一次之外,凌晨两点多钟,也响了一次,我神经衰弱,睡眠比较浅,稍微有一点声音,我就会被惊醒。”

“小李,你把今天中午吃饭的时候跟我说的那件事情跟警察同志说一下。”宋建成道。他之所以把老婆请过来,主要是这件事情。

“今天中午,我在井边洗衣服的时候,看见魏在寅的大老婆将一个旅行包拎进了中院东厢房,引起我注意的不是她手上的旅行包,而是她有些奇怪和诡异的神情,她东张西望,显得很紧张,也很匆忙。”

“中院东厢房是魏霞林住的房间,魏霞霖是魏在寅大老婆的女儿。”宋建成道。

“温婉贞可能是担心警方搜查她的房间,所以才将一些东西转移到女儿的房间。”达方圆道,“老陈,我们要不要把这个情况告诉欧阳?”

“方圆,你现在就给欧阳打电话。”

达方圆从口袋里面掏出手机,走到会议室外面的走廊上:“欧阳,李老师向我们提供了一个情况,我和老陈觉得有必要告诉你。”

“你快说。”

“李老师中午在中院井边洗衣服的时候,看到温婉贞将一个旅行包放进了女儿魏霞霖的东厢房。”

“这个情况非常重要,我们现在就到魏家大院去。现在,我们需要的是物证。”

达方圆挂断电话,走进会议室。

从宋老师夫妻俩的神情看,他们好像还有话说。

宋建成不时看看李老师,好像希望她再说些什么,在陈杰看来,宋建成把老婆喊来,肯定不仅仅是为这么点事情。而李老师则是一脸的犹豫。

陈杰的判断是正确的,在沉默了一两分钟以后,宋建成终于沉不住气了:“小李,你怎么不往下说了?”

“说什么呀?”

“就你今天中午跟我说的那件事情。”

“那件事情,我说不出口。”

“李老师,你难道不希望我们早一点把魏家的案子查清楚吗?”

“小李,你把那件事情烂在自己的肚子里面肯定不合适,不管那件事情和魏在寅的死有没有关系,你都应该把你知道的事情说出来。”

“李老师,我们需要得到你的帮助。”

“小李,你就不要磨蹭了,警察同志很忙,也很辛苦,他们从早晨一直忙碌到现在。我们应该站在他们的角度上考虑问题。如果不是他们,就不会有这个的案子,你不是一向主张,在这个世界上,只要是能弄清楚的是是非非,就一定要把它们弄明白吗。”

“行,那我就说给你们听听,但愿能对你们的侦破工作有所帮助。事情是这样的:一九九一年的夏天,我娘从乡下来看我们,她带来了一袋子用山芋干粉和小麦粉做成的窝窝头,小时候,家里穷,这种以山芋干粉为主小麦粉为辅做成的窝窝头就是我们的主食,因为肚子饿,这种窝窝头吃起来特别香,也很顶饿,进城之后,就没有再吃过这种东西,听说我娘要来,我就让她蒸了一些带过来,因为很多年没有吃过了,所以就多吃了几个,没有想到夜里面,我的肚子突然疼起来,这种窝窝头不容易消化,小时候,经常出现这种情况,疼的难受,我翻来覆去睡不着,我又怕吵醒建成,就到院子里面去坐着,十二点钟左右,我看到魏冬林家的房门里面走出一个人来,定睛一看,原来是郝佩玲——郝佩玲是魏冬林的老婆——那天晚上,魏冬林不在家,魏在寅派他到合肥收账去了。我以为郝佩玲是天太热睡不着觉到屋子外面来凉快凉快,没有想到她去了后院,如果她直接去后院,也不会引起我的注意,我看她蹑手蹑脚,左顾右盼,样子怪怪的。我就远远地跟了上去。结果发现郝佩玲不是到后院去凉快去的。”李静宁说到这里突然停住了。

“郝佩玲去了哪里?”

“她钻进了魏在寅的房间。两个人肯定是事先约好的,郝佩玲没有敲门,门就开了,之后,门就关上了。深更半夜,郝佩玲跑到老公公的房间里面去,傻子也是知道是怎么回事情。”

“难怪你对魏在寅和郝佩玲微词颇多呢?原来是这件事情啊!这件事情,小李没有跟我讲,但我知道她肯定知道一些事情。”

“这种事情,我们怎么能说出口呢?过去,在农村,经常会听到乡亲们拿老公公扒灰的事情互相开玩笑,没有想到,天底下还真有这样的事情,不但有,还是我亲眼看见的。后来,我还发现往魏在寅房间里面钻的不仅仅是郝佩玲一个人。”

“还有老二魏春林的老婆和老四魏秋林的老婆,对不对?”

“你们是怎么知道呢?”

“发现魏家秘密的还有其他人。”

“所以,我认为,魏在寅的死肯定和这件事情有关系。连我都看不下去了,我一直认为,魏家肯定要出事。在魏家,只有老三魏夏林夫妻俩在经济上不依附于魏在寅,其他人,包括魏在寅的大老婆和小老婆都依赖魏在寅。魏在寅之所以不把生意交给儿子打理,就是想把三个儿子——特别是三个儿媳妇牢牢地控制在自己的手上;魏家人之所以能相安无事到现在,除了魏在寅牢牢地掌握了魏家的经济大权之外,魏家人顾及魏家人的脸面,不想让外人知道魏家的丑事,所以才抱成团,藏着掖着。藏着掖着到一定的时候——到极限的时候就一定会爆发,毒疮道一定的时候就会出浓——其实,魏在寅已经七十六岁,魏家人再等几年就行了,魏家人还是很能忍的,这种事情,一般人家是忍不了这种腌臜事情的。而唯一能将这种事情彻底了断的方法就是结果魏在寅的性命。如果魏家人在经济上能独立的话,他们可以有其他选择。这就是你们到魏家阻止魏家人出殡,要求检查魏在寅尸体,魏家人没有一个人站出来支持你们的主要原因。”

李老师看问题比较深透。

凶手就是魏家人,这已经是确定无疑的了。至于是个体作案,还是集体作案,现在好不好说。

下面,我们来看看刘大羽和魏夏林谈话的内容。

韦主任亲自到魏家大院请来了魏夏林。魏夏林向单位请了几天丧假,现在,魏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丧事已经停下来了,魏家人一个个坐立不安,无所事事,魂不守舍。所有人都呆在家里。欧阳平前面已经说过了,所有人都要呆在家里等候警方的传唤。

魏夏林身高在一米七零左右,头发比较长,身材微胖,年龄在四十一岁左右,上身穿一件深蓝色衬衫,下身穿一件浅蓝色牛仔裤,脚上穿一双棕色牛皮鞋。他也有一辆凤凰牌自行车。韦主任私下里找酱菜店的店员彭师傅,魏家临街第一排房子不是门面房吗,酱菜店就是魏家院门东边第一家店铺,魏家人进出院门都要从酱菜店的门前经过。彭师傅说,魏老师家有一辆凤凰牌自行车——是轻型的。李老师来去都骑那辆自行车。

下面是刘大羽和魏夏林的谈话内容(欧阳平、郭老、严建华和柳文彬去了魏家大院)(刘大羽对魏夏林的谈话内容进行了录音,经过两个录音资料的比对,就能确定魏夏林说你不是报案人)(这次谈话的主要目的不是从魏夏林的回答中寻找线索,而是证实一下魏夏林是不是神秘的报案人,按照郭老的分析,魏夏林不大会承认自己是报案人。杀人要偿命,魏夏林希望将凶手绳之以法,但他不想承担把凶手送上断头台的责任,因为凶手是自己的亲人;当然,如果魏夏林能承认自己就是报案人,并且将魏在寅遇害案的真相和盘托出的话,那是同志们求之不得的):

刘大羽在和魏夏林谈话之前,做了一点准备,他将报案内容写在了自己的笔记本上,所以,他的问题将会围绕报案内容展开——刘大羽根据报案内容设计了几个问题。比对两个录音资料就是比对两个人在同一个词语上的发音、语调上的异同点。

在这里,我们有必要再重温一下报案内容:“喂,是110吗?我要报案,新街口沈举人巷637号的魏在寅于七月一号深夜突然死亡,死因不明。七月三号凌晨六点,魏家准时出殡。你们一定要抓紧时间,否则就来不及了,你们一定要对死者进行尸检。你们——”

“魏夏林,对于你父亲的死亡,你是不是感到很突然呢?”

“对于我父亲的去世,我并不感到意外。”魏夏林用“去世”代替了“死亡”,用“意外”代替了“突然”。他好像在故意回避“死亡”和“突然”这两个词。而刘大羽则希望他说出这两个词。

“这是为什么?”

“我父亲已经是七十六岁高龄的老人,还患有心脏病——前一段时间刚住过医院。”魏夏林终于说出“时间”两个字,在报案录音中就有这两个字。

“七月一号的夜里,你在家吗?”

“我在家。”

“那么,七月一号的夜里,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动静呢?”

“很抱歉,那天夜里,我什么声音都没有听到。”魏夏林避开了“七月一号”这个词,大家知道,在报案录音中有“七月一号”这个词。这是刘大羽第二次和魏夏林谈话,第一次谈话的地点在魏家大院,这次谈话的地点在华侨路居委会,而且是韦主任亲自到魏家大院去请他的,也许魏夏林已经猜出刘大羽这次谈话是为了报案的事情。所以,他在回答刘大羽问题的时候,努力避开报案时说过的关键词。(古城疑案三..6363382)-- ( 古城疑案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