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秦可悦终于开口 同志们直扑滁州

小说: 古城疑案三 作者: 古城疑案三 更新时间:2017-10-21 14:28:55 字数:4650 阅读进度:2195/2333

欧阳平接着道:“能不能成才,能不能成为对社会和国家有用的人,倒在其次,最起码要做一个本分守法的公民吧!你看看你自己,为了满足自己的私欲,抛开家庭,放纵自己,做一些伤风败俗的事情,尽管如此,你父母还在关心你,他们帮你照顾孩子,让他们最伤心的是,你竟然泯灭良知,做伤天害理,国法不容的事情。可怜天下父母心,看到你父母现在的状况,我们真不忍心把你所做的这些事情告诉他们——我们担心他们会受不了。你即使不为自己的将来想一想,也应该为你的二老双亲想一想,退一步讲,你即使不为自己的父母想一想,也应该为你的女儿想一想,面对你这样的母亲,她该如何面对未来的人生呢?”

欧阳平这一段义正词严、语重心长的话起作用了,秦可悦突然泪如泉涌。紧接着失声痛哭。

秦可悦的内心深处有太多的东西要发泄出来。

情感的发泄有助于缓解心理上的压力。心理压力的缓解过程,就是精神解放——或者说崩溃的过程。精神崩溃的过程就是心理防线崩溃的过程。

从秦可悦的眼泪和哭声中,同志们至少能看到秦可悦的忏悔。

董青青从口袋里面拿出一包纸巾,走到秦秦可悦跟前,将纸巾递到她的手上。秦可悦抽出几张,捂住了自己的脸。

“秦可悦,你是不是想见见自己的父母和女儿啊?你看这样行不行,我们安排你和父母、女儿见一面,见过面以后,我们再好好谈。你看怎么样?”

秦可悦突然抬起头,泪眼汪汪地望着欧阳平,头摇的像拨浪鼓。

让秦可悦和父母、女儿见面,并非欧阳平的本意,这正是欧阳平高明的地方,这里应该是秦可悦内心最柔软,最脆弱的地方——也应该是她的死穴。

“你不愿意和父母、女儿来看你?”

秦可悦点了两下头。

“行,我们尊重你的意愿,你是不是想跟我们说话了?”

秦可悦又点了两下头。

“很好,只要你老老实实,彻彻底底交代两起凶杀案的来龙去脉,我们一定会在量刑的时候做适当的考虑——为了你的父母和女儿,我们也应该这么做,但前提必须是你不能跟我们说假话,说假话,后果是非常严重的,相信要不了多久,我们就能把黄文青抓捕归案,我们肯定要听听他怎么说。当然,如果你能协助我们早一点抓捕黄文青,我们也非常欢迎——我们也希望你有立功的表现,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吗?”

秦可悦又点了三下头。

“秦可悦,你确定我们的谈话可以开始了吗?”

“可以开始了。”

欧阳平终于撬开了秦可悦的嘴巴。

“是我问,还是你自己说?”

“我说——我自己说。”秦可悦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在场所有人的心里一下子松弛了许多。

“很好,那你说吧!”

“黄文青现在——他现在在滁州。”秦可悦态度的转变大大超出了同志们的预期。她直奔主题,这正是欧阳平所希望的。

“黄文青在滁州什么地方?”

“琅琊路左街238号舜天宾馆。”

”多少号房间?“

“207号房。”

房号中又有一个“七”,窦永国死于天时宾馆307号房,萧迎风死于天都宾馆407号房。

“黄文青入住的房间为什么都和‘七’有关?”

“黄文青说‘七’是他的幸运数字。他说是一个得道的高僧帮他算的。说诸事逢‘七’皆吉。”

黄文青可笑之极,人的命数虽由天定,但天有天道,顺应天道者昌,违逆天道者亡。这是颠扑不破的真理。黄文青聪明过了头,他竟然不知道一些文化中有诸多骗人的地方。把自己的命运捆绑在那些似是而非的文化上,不仅可笑,而且可怜和可悲。

“他在舜天宾馆要呆几天?”

“五天。”

“已经呆了几天?”

“连今天晚上是两天。他又物色了一个目标。”

“又物色了一个目标?也是做古玩文物生意的老板吗?”

“是的。”

“你们为什么还没有动手?”

“黄文青计划等我回滁州以后再动手。”

“他想让你勾引对方,然后找机会把对方杀掉,是不是?”

“是的。”

“黄文青为什么要杀害芮老板?”

“黄文青有三件文物要出手。”

“三件什么文物?”

“黄文青没有跟我讲,我也没有问。但我知道一定是非常值钱的东西。”

”黄文青是怎么谋划的?”

“黄文青让我在舜天宾馆开了205号房,然后把芮老板引到205号房。至于下面怎么做,他没有说,”

“芮老板已经上你的钩了吗?”

“上钩了。”

“黄文青想杀掉芮老板,然后拿东西走人?”

“应该是这样。”

“既然芮老板已经上钩了,为什么不动手呢?”

“黄文青说,姓芮的人很精,要想让他放松警惕,不能太急,要吊他的胃口,他说这叫欲擒故纵。他让我回荆南一趟,主要是吊一吊姓芮的胃口。”

“黄文青入住舜天宾馆,除了背包,有没有行李箱呢?”

“除了背包,还有一个行李箱。”

“背包和行李箱里面有些什么?”

秦可悦已经参与过两起大案,有些情况,她应该是知道的。

“背包里面有一把砍刀,一根绳子,一根钢丝绳,两瓶洋酒,一瓶安眠药,还有一把洋钉锤,尖嘴钳,还有一些铁钉。”

“行李箱里面有什么?”

“他没有说,我不知道。”

“黄文青入住舜天宾馆用的是什么名字?”

“魏文秀——她用的是假身份证。”

这是黄文青所用的第五个假名。

“你为什么要在这时候回家?”

“是黄文青让我这样做的。他想让我看看荆南这边的风声,他还想让我做一件事情。”

“做什么事情。”

“六月二十八号是黄文青父亲的七十岁寿诞,他让我送一点钱,买点东西送过去。”

“他让你怎么送?”

“请他家的邻居转送给他父亲。他还想让我看看黄文青家的附近有没有可疑的人。”

黄文青果然狡猾。

“黄文青在荆南住在什么地方,你知道吗?”

“不知道,他这个人来无影去无踪,住在什么地方,他是不会跟我讲的。”

“那你们平时是怎么接触的呢?”

“他到四所村来找我。”

黄文青果然狡猾。

“黄文青早晨一般睡到什么时候?”

“他每天早晨都要睡到八点钟左右,不到八点,他是不会起床的,”

秦可悦的说法和黄文正的说法是一致的。

欧阳平看了看墙上的电子钟,时间已经是一点四十五分:“秦可悦,今天晚上,我们就谈到这里,你也应该好好休息一下,我们现在就要部署抓捕黄文青的工作,今天晚上,你的表现很好,你算是一个聪明的女人,请相信我,只要你积极主动配合我们的调查,对你只会有好处,不会有一点害处。”

“我一定积极配合你们的调查,绝不敢有半点隐瞒。”

送走了秦可悦之后,欧阳平立即拨通了范局长的手机(大家应该还能记得,此人是滁州市公安局的局长,欧阳平一行在滁州调查黄文青的踪迹的时候,他给了很大的帮助)。

下面是通话记录:

“范局长,我是欧阳平。”

“欧阳队长,你一定有非常重要的事情,快请说。”

“范局长,这时候打电话,吵了您的觉了吧!”

“跟我就不要客气了,快说,什么事情?”

“范局长,请您现在就带人赶到左街舜天宾馆207号房把一个叫魏文秀的人监视、控制起来——这是他办理入住登记时出示的身份证上的名字——他的真名叫黄文青,他就是‘6.13’凶杀案的犯罪嫌疑人。”

“我明白,行,我现在就带几个人过去。”

“范局长,此人非常狡猾,有很强的反侦察意识和经验。”

“我明白你的意思,我多带几个人,着便衣,可能的话,我们在207号房附近多设几个设监视点。欧阳,如果此人离开舜天宾馆呢?”

“如果出现这个情况,你们当即实施逮捕。我们现在就出发,三个小时以后赶到滁州和你们会合。范局长,不到万不得已,不要惊动他,我们还要确认一下此人是不是黄文清,然后才能实施抓捕。”

“行,就按你说的意思办。我现在就去召集人手。”

“范局长,拜托了。”

“你们开车要慢一些,天黑,路不好走,滁州这边,你们不用担心。”

挂断电话以后,欧阳平当即打电话给刘大羽和严建华,第一,通知蹲守在秀才巷的人撤离现场;第二,安排刘大羽、严建华和李文化驱车赶到大桥饭店和欧阳平一行会合。

三点二十分,欧阳平一行赶到大桥饭店的大门口,刘大羽和成众山、达方圆已经提前等候在那里,成众山和达方圆坚持要参加抓捕黄文青的行动。两个人在石婆婆庵路守候黄文青很长时间,憋了一身的劲还没有使出来——这股劲不发泄出来,会非常难受。

五分钟以后,严建华和李文化也赶来了。

欧阳平看了看时间,然后挥手出发,欧阳平和刘大羽负责开车,其他人抓紧时间眯瞪一下。

凌晨五点半钟左右,汽车驶进滁州,此时,天已经完全亮了。所有人都精神抖擞,大家轮换着在车上睡了两三个小时,足够了。眼看就要接近目标,大家都非常激动和亢奋。

汽车快行驶到农业银行跟前的时候,欧阳平远远地看见路边有一个人向他们招手。

汽车开到跟前,欧阳平终于看清楚了,此人原来是路所长。

欧阳平猛踩刹车,等汽车挺稳之后,打开车窗:“路所长,辛苦您了。”

“范局长担心你们记不得路,特地让我在这里等你们。”

“还是范局长想的周到,我们虽然来过一次,但对滁州纵横交错的路况不是很熟悉。”

欧阳平还真没有想到这个问题,虽然到滁州来过一次,但谁能想到还会再踏上滁州的土地呢?

在路所长的汽车的引导下,十几分钟以后,汽车停在了距离舜天宾馆两百多米的十字路口。

一行人步行去了舜天宾馆。

路所长拨通了范局长的手机:“范局长,欧阳队长他们已经到了,我让他跟您说话。”

“你快把手机给欧阳队长。”

欧阳平从路所长的手上接过手机:“范局长,我是欧阳平。”

“欧阳队长,黄文青还在房间里面,一直没有出来,我已经看过身份证复印件了,这个叫魏文秀的人就是你们要找的黄文青。你们直接到208号来。”

路所长领着大家上了二楼,来到走廊上。

在走进接待大厅的时候,欧阳平看到,在休息区的沙发上坐着五六个人,路所长说,这几个人是范局长带来的人,接待大厅是舜天宾馆唯一进出的通道。有五六个人把守大堂,黄文青成了瓮中之鳖。

很显然,范局长是加了多重保险的。

路所长还说,范局长还安排人在208号、210号和203号房监视和蹲守。为防止万一,范局长还安排三个人在舜天宾馆对面的早茶店盯着207号的窗户(207号的窗户距离地面的高度在四点五米左右)。

范局长布下了天罗地网,黄文青应该是插翅难逃。

大家走到208号房门口的时候,门自动开了,大家迅速闪进房间。

房间里面除了范局长,还有王秘书和另外一个警察。

范局长从皮包里面拿出一张身份证复印件,递到欧阳平的手上。

身份证复印件上的姓名是魏文秀,出生日期是,1955年10月16日,家庭住址是,江苏省清江市青浦区运河路378号。身份证号,省略。

在这张身份证上,黄文清是短发,五官和另外三张身份证无异。

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古城疑案三..6363382)-- ( 古城疑案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