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2章 全是饭桶

小说: 灌篮之登峰造极 作者: 随风但不逝 更新时间:2019-05-15 21:56:27 字数:2917 阅读进度:223/245

安西实礼对中锋组的考察还在继续,这一组除了河田雅史外,剩下四人可以说是同一类型的古典中锋,进攻手段较为单一,射程也仅仅覆盖于禁区以内。

因此这四人最多能留下两个,又因为森重宽已经内定了一个名额,所以实际情况是剩下三人在争夺一个可能并不存在的名额。

更糟糕的是,这三人的表现很难让安西实礼感到满意,因为森重宽以及河田的表现实在太过突出,让这三人显得有点鱼腩。

两人在攻防两端可以说是彻底统治了三人,将这场对抗逐渐演变为他们两的练习赛。

又是森重宽的进攻回合,他拿球再次转身强莽,他要在河田脑袋上狠狠扣一个!

混账!怎么可能让你在我头上撒野!

虽然身高有些吃亏,但河田的力量很足,臂展也不错,所以对抗起来弥补了不少,他提气大喝一声,用力拍向篮球。

“啪!”

河田的巨掌直接打在了森重宽的手臂上,将他连人带球给挡了下来,但这是犯规,森重宽还要再攻一次。

揉了揉被击打的部位,森胖既不生气也不懊恼,而是很快便重新开始卡位要球。

赤木与鱼住对视了一眼,内心是同一个想法:这小子可真是个人物……

日向雄一这次伸出两只手掌,挑衅道:“勇人,我跟你赌100个俯卧撑,这两个人,你一个都对付不了!”

勇人张了张口,想反驳,却又无话可说。

其实刚才这球,河田并不好受,因为森重宽的身上仿佛有无穷无尽的力量与体力。

他能摁下森重宽一次,二次,三次,但能摁下四次,五次,更多次吗?

河田认为这恐怕不行,于是在心里嘀咕道:搞不好会被这小子乱拳打死老师傅!

阿宽,那家伙是高中最厉害的中锋,不过他已经三年级了,未来是你的!

这是全国大赛半决赛开赛前,村井教练对森重宽说的话,那时前者认为湘北是阻挡不了名朋工业的,所以提前让森重宽了解一些关于山王的情况。

最厉害的中锋!

就凭这个名号,森重宽就此记住了河田雅史这个名字,等待着与他交手来丈量自己的实力。

可惜,他的初次全国大赛之旅被湘北给阻挡了下来,不过,现在机会来了,而且是正面一对一的对抗,这是个再好不过的机会。

现在看来,河田的实力没有令他失望,所以他有无穷的动力去与之对抗,去征服,去统治河田!

“砰!”

连续对抗了无数个回合,森重宽总算找到了一次机会,硬是用转身撞开了河田,然后狠狠暴力虐框,篮架为之颤抖不已。

这球进的河田是一点脾气都没有,连续这样对抗他终于受不了了,于是在接下来的对抗中,他选择用投篮来与森重宽周旋,不再用硬碰硬的“愚蠢”方式。

这也意味着如果一对一强来,青年队内没有人是森重宽的对手。

安西实礼轻轻叹了口气,自言自语道:“牧绅一与河田雅史的对抗能力,即便在大学篮球界也是顶级的,但南乡与森重宽却已经要跨入职业水准了,这两个新人实在是可怕的令人发指。”

二人的即战力以及潜力,无论哪一项都值得占据一个名额,何况他们全都有。

在将所有的对抗都看了一遍后,安西实礼对球员们现如今的实力有了一个大致的了解。

目的既然已经达到,那么分组对抗就没有继续进行下去的必要了,于是他下令暂停,让球员们开始做一些简单的基础练习来缓一缓。

很快就到了午饭时间,由于比日体大的队员们早一个小时训练,所以青年队的队员先去食堂用餐。

众人简单擦拭了下身体,便换上便服走向食堂,一路上樱木愤愤不平道:“可恶!要是下午还要对抗的话,我一定要在土屋的头上进球!”

“嘘!”南乡提醒道:“你这么大的声音,土屋都听到啦!”

在他们后方的土屋淳,很识趣的扭过头装作看风景的样子,只当什么都没听到。

“切……”

樱木仍旧是一脸的不爽,并且急于发泄。

南乡耸了耸肩,见三井有些心不在焉,便问道:“学长,怎么了?”

“我……”

三井欲言又止,他不好意思说这是因为被诸星与松本轮流蹂躏的原因。

但即便他不说,南乡也猜得出来,因为赤木也不怎么提得起兴致,他们两一看就是被人虐得够呛。

至于同样遭到血虐的流川枫,还是平时的老样子,毕竟他也不是第一次被南乡虐了。

某种程度上来说,今天的情况还可以接受,因为他在南乡头上进了几球,仙道进的比他少。

福田更是一球没进,换上来进攻就打铁,然后防守被南乡肆意揉搓,所以他才是最惨的。

不过福田的好胜心比较强,或者说人比较倔,只要上场就会持续不断的朝南乡发起冲击。

众人打完饭坐在一起,赤木与三井还是有些闷闷不乐,完全提不起劲来享受美食。

其实感到受挫的远不止他们,输掉对抗的球员们心情或多或少都有些低落。

毕竟这种一对一的对抗,是没有什么借口可讲的,输了就是输了。

能够进入青年队的机会可不多,能够留下来谁又会选择离开呢?

虽然安西实礼没有明说淘汰的事,但大家心里都有数,所以上午的对抗训练失利,意味着他们在青年队的竞争中已经处于下风甚至是被淘汰。

故而餐厅里异常的安静,没有人选择开口说话。

这种气氛下,南乡也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劝解,只能低下头专心吃饭。

饭一入口,之前还略显暴躁的樱木立马就忘掉了所有的不快,他敞开肚皮开始大快朵颐。

顺便说一句,青年队的食宿自然是不要钱的。

餐厅的饭桌是四人一座,所以勉不了有拼桌的情况出现,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森重宽刚好坐在河田雅史邻桌的斜对面。

河田总觉得森重宽边吃饭边用眼神打量自己,这让他觉得很不自在。

很快,森重宽便吃完了饭,他起身又去打了一份,回来又时不时盯着河田在看。

很快就连小河田也发现了,他想了想,然后小声说道:“哥!他好像是要跟你比吃东西!”

坐对面的松本惊讶道:“不会吧,这有什么意义?”

河田也觉得这不太可能,可深津却说道:“就算真是比吃东西,你也不会输吧?”

深津当然见识过河田的饭量,用他的话来说,那就是河田每天吃这么多,不愧长这么壮,没白浪费粮食。

照此推理,森重宽还真没准在用饭量判断河田的实力。

“哼!”河田重重哼了一声,然后说道:“那就来试试吧。”

森胖见河田加快了速度,微微一笑便也提高了自己的速度,很快两人就不断起身去盛饭。

这让樱木察觉到了危险,因为这两个人比拼饭量很可能让他没得吃,于是他也匆匆加入了战局。

见情况不太对,南乡提醒道:“樱木!你别吃这么多!吃个八成饱就行了,下午还有训练呢!”

这才阻止了樱木进一步的动作,不过他还是吃了个九成饱。

至于森重宽和河田嘛……前者是扶着墙走出来的,另一个是在弟弟的搀扶下。

接着没过多久,日体大队员们上午的训练也结束了,他们急忙赶来餐厅。

日向雄一第一个来到窗口,他兴奋的喊道:“阿姨!我要一份猪扒饭!”

“没了!什么都没了!你们再等等,饭都被刚才的小伙子们吃完了。”

饥肠辘辘的日体大众人惊掉了下巴,集体大声喊道:“什么?!全吃完了?他们这么能吃吗?”

正在重新煮饭的阿姨抱怨道:“就三个!刚才那三个孩子简直是饭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