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六十三章 暗动

小说: 覆手 作者: 虾写 更新时间:2019-06-12 14:21:51 字数:4430 阅读进度:268/272

李墨心情相当复杂,组织了好久语言,道:“以我的刑侦经验看,我认为东二很可能是被冤枉的。我知道以我的身份不应该私下见你,说这句话。但是存在一些特殊情况,和你还是可以谈的。我希望这次你能打赢官司。”

曹云有些惊讶:“李课长有什么内幕消息吗?”

李墨道:“是我带人搜查的办公室,搜出手枪时候,东二非常震惊,难以置信。一把枪在天花板,一把枪在办公桌下面。办公桌底部挖了一个枪型的洞,把枪和一弹匣放在洞里,用胶布贴上。我之所以怀疑是有多方面的。我无法肯定他是不是烈焰,以我和鬣狗打交道,鬣狗这类人是不会犯法的,甚至不随地扔垃圾。携带枪支更是无稽之谈,完全没有必要。洞是新的,也就一两天挖出来的,但是地毯上没有半点木屑。还有不少……越检察官的搜查令开的很蹊跷,她说是非常可靠的线人提供的线报,这名线人早年在名唐坐牢,现在在东唐灰色场所工作。工作时候听见东二和美女吹嘘,说自己办公室有三把枪,到时候让美女见识见识。”

曹云:“特殊是特殊在越三尺上?”

李墨:“我……也许吧。”李墨怀疑越三尺帮助烈焰或者鬣狗,帮助一方打击一方策略没错,但是行为错了。不能说。

能坐到搜查一课课长位置不会是省油的灯,曹云知道李墨真实的意图。曹云是烈焰和鬣狗都熟的人,通过曹云可以认定东二到底是鬣狗还是烈焰。

李墨特别说明东二有可能被诬陷,对事情的发展会有任何改变吗?没有,因为曹云作为东二委托的顾问,必然要全力为东二争胜。东二是鬣狗还是烈焰,对李墨目前来说是很重要的一个答案,他能知道越三尺到底在帮谁,自己应该怎么做。

另外,李墨还想知道,最近因为匿名举报而被捕的七个人中,有多少是鬣狗的人。这对于他的下一步审问工作,离间工作,甚至是收买工作都有着极其重要的意义。曹云是烈焰和鬣狗都熟悉的律师,他成为东二委托律师的顾问,显然是知道很多内情。

被捕七人,他们之间缺乏联系,并且和鬣狗缺乏联系,他们是很单独的案子。

东一是计算机入侵,东二是非法持械,东三是入侵民宅……

曹云道:“李课长,根据我的了解,最近被捕的一些嫌疑人,都是鬣狗的人。根据我对鬣狗和烈焰的评估,实力上,烈焰会比鬣狗强一些。但是鬣狗在东唐的资源非常广泛,甚至不排除司法系统有他们的耳目。现在的比分并不符合他们的实力。另外,有一些人被送到警局,会不会有一些人被烈焰被扣押了呢?”

李墨道:“恐怕烈焰也不知道这些人中谁最有价值。不过,现在答案已经出来了。”

曹云点头,桑尼找自己说了东二的事,并且说服了南宫腾飞出马,还请自己做顾问。说明东二对鬣狗的重要性。至于其他人,桑尼提都没提,从一定意义来说,另外六人是可以牺牲的。而东二则是不可或缺的。

和曹云分别后,李墨联系了司马落:“司马检察官,睡了吗?如果方便,我希望能见个面。”

……

曹云很闲,他现在属于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的人,加上最近狠赚一笔,人生感觉漂浮起来了。要一千亿干嘛?要一百亿干嘛?要十亿干嘛?几千万我都不知道怎么花。有钱何必忙着赚钱呢?反正也上不了福布斯。

九点上班,到办公室看一眼,去后院喝茶。通常云隐都在,上次和魏君对阵失利后,不知道云飞扬怎么知道的,云隐被呼回云家,目前被禁足在家里。

一个人喝茶也很有意思,最少不需要顾虑气氛。曹云在高岩有一个惨痛的经历,有一年过年回老家和母亲一起过年,有一位不怎么熟的表哥要去东唐,问曹云车方便不方便。表哥一家和母亲关系不错,自然是不能拒绝的。

但是路上曹云就抓狂了,表哥坐副驾驶,没话聊吧尴尬,必须找话题。两人并不熟,话题不多。表哥又不好意思睡觉,导致三个小时的行程,两人一直在讲话和聊天。那个累啊。

一个人什么都不干,有时候就是最好的减压方式,因为一个人不需要顾虑气氛,顾虑别人的看法。只要自己舒服,就非常舒服。

电话在桌子上震动,曹云不紧不慢的看了一眼,拿起杯子喝掉了茶。右手拿电话,看号码,靠躺椅背后,才按下接听:“南宫律师。”现在应该是南宫律师和东二见面的时间,目前自己不需要介入案子。

南宫腾飞也没有和曹云客套,再客套两人也不熟,完全的工作关系反而会让对方更满意,南宫腾飞道:“曹律师,我刚到一课,司马落在这里。”

曹云惊讶问:“司马落?”

南宫腾飞道:“司马落和我谈有关东二的司法交易。司马落说,他的底线是东二完全配合警方和检方调查,作为污点证人出现。在他这个条件上,让我询问东二有什么条件。”

曹云:“这话有点意思,他竟然问东二条件,已经说明污点证人。也就是说,污点证人的待遇上还可以有额外好处。”污点证人属于一个司法名词,如同嫌疑犯,罪犯一样,有司法解释和定义的一个名词。

当一个人成为污点证人,就已经包含了他必须履行的义务,也包含了他能得到的权益与好处。按照东唐司法解释,警方要无条件保护污点证人的安全,有必要时候,不仅必须提供改名换姓获取新的身份的服务,甚至可以将其送出国外。对于重特大案件的证人,证人到了国外隐居,还会派遣证人保护小组跟随在证人身边。污点证人之前的所作所为全部一笔勾销,所以检方在同意时候,也必须查准污点证人的底细,有些罪名是不能勾销的。

南宫腾飞:“我认为司马落的潜台词是,东二如果愿意成为司法污点证人,他甚至可以让鬣狗中部分人员无罪。我现在还没见东二,我猜测警方可能有相关的信息,比如未婚妻或者是谁和鬣狗有关,也许就是被捕的七名鬣狗人员之一。我们的介入让警方知道,东二是鬣狗最重要的人。”

曹云道:“不仅是警方知道,烈焰也通过我们证明了这一点。如果我们打输了官司,东二肯定要坐牢,三年起步。三年的监禁不能在本地看守所执行,必须转移到监狱。三年时间,烈焰可以从东二处拿到什么,这就不好说了。东二如果身份如此重要和敏感,不排除被鬣狗灭口的可能,如果阐明这个利害关系,东二未必不会接受检方的交易。”

南宫腾飞道:“我虽然名声不好,但是我接了案子,我肯定要将委托人的利益最大化。”潜台词是,我无法帮助鬣狗或者烈焰,我只帮助委托人。

曹云非常同意:“我和你的立场一样。”

南宫腾飞:“我现在要和东二见面……中午一起吃个饭吧?”

曹云:“好,湖景区有一家西餐厅,据说还不错,我订位置。”

“好!”

第一次合作,南宫腾飞给曹云印象不错,不废话,说话点重点,不质疑对方,先礼后兵。很纯粹的工作关系,这种工作关系是曹云最喜欢的。感情深,一口闷,先去酒吧或者哪开心快乐,尽地主之谊,因为宾客不喝酒,地主还不高兴,认为不给自己面子。

曹云在高岩实习期经常出差,最讨厌安排了酒局,饭局的工作,累半死,还得应付一群人。他最喜欢的是,本地合作伙伴帮他订好了客房,约定了谈事情的时间。这样一来行程就非常简单,到外地,入住宾馆,到了时间去约定地点谈事情。完事,走人。

不过,在生意场很多人吃那一套,我和谁做生意都可以,你这么有诚意,就选择和你合作了。有些情况下,乙方没有亲自招待和接见甲方,会被甲方视为不尊重和不重视,实际上乙方是否亲自招待,没有影响甲方的生活和工作质量。

有些人就是要面子,有些人就喜欢排场,有些人就喜欢酒局,有些人诸如曹云就喜欢简单。

……

喝茶到十点,上楼换了睡衣……没错,曹云就是穿睡衣,他今天就没打算工作。有钱了,很有钱了,应该要享受生活了。996也是为了明天的生活能更美好,既然我现在拥有明天生活更美好的物资,我为什么还要996?

下楼后,一名年轻女子坐在沙发上,新接待员正在接待她。接待员新来不太懂事,家里几个律师都在外面,看见曹云就上去:“曹律师,他们都不在,客户预约了陆律师……”

“我来吧。”曹云还有点时间,他已经打量过女子,并不是很富裕的人。曹云和女客户握手:“你好,我叫曹云。”

对方根本没听说过曹云,这很正常。要问,你知道马云吗?基本都知道。问,你们市长是谁?副市长是谁?鬼才知道。

曹云很快进入正题,听完女子的陈述后感觉到无力的好笑。

女子丈夫是一名上班族,一天早上乘坐公交车上班。新买的鞋子被一位五十多岁的妇女踩了一脚,女子丈夫没说什么,但是翻了下白眼,很嫌弃的后退几步。妇女开始发飙了,大概意思是,什么眼神,什么态度,你们这些外地人……

女子丈夫用不太客气有礼貌的话语回,阿婆,是你踩我脚。

阿婆这句话让妇女暴走,她指着男子,看什么?有种你打我呀,你敢打我试试?接下去一幕吃瓜群众震惊了,女子丈夫将妇女摁在座位上打了十几个耳光。司机担心行车安全,靠边停车制止,才结束了这一切。

这一视频被网友发到网络,被称呼为今年最减压的视频。

妇女在两个女儿陪同下报警,警方根据公交车的监控,拘留了女子丈夫。检方以故意伤害罪对女子丈夫提出指控。

曹云问:“你丈夫怎么做的口供,最主要一个问题,为什么会殴打妇女?”

女子回答:“我不知道,警察早和我说要找律师了,我觉得打人,警告,最多关几天。因为被指控会被起诉,我丈夫公司已经下了解聘通知书,他是我们家唯一的经济来源,他要坐牢了,我和孩子不知道怎么办。”

曹云道:“就你的描述来看,你的丈夫应该有很大麻烦。会指控最低轻伤。你不能这么说,你得说,你丈夫热心助人,在对方强烈的要求之下,对对方进行了帮助。这种行为不仅不会坐牢,而且还可以评选本市十大热心青年。你现在要做的一件事,就是去联系自媒体。自媒体是没有良心和公德的媒体,你丈夫这件事很赚流量,他们一定会跟踪报道。然后要散布‘耀眼’,说,老太太的女婿或者什么亲戚,在司法系统中工作,先把案子炒起来。你联系自媒体,他们懂得怎么炒。”

说话间,陆一航风风火火进来:“对不起,对不起,有点事耽误了。”

曹云道:“当然了,你的律师是陆律师,我刚才是提供点个人看法。”

陆一航坐下,疑问:“什么看法?”

曹云笑,当你的委托人和你的意见不一致的时候,你要如何选择?

要说这个案子,曹云是有信心打赢的。根据法律规定,语言挑衅和肢体挑衅都属于挑衅,但是在很大一部分情况下,语言挑衅取证难,所以无法判定为客观挑衅。比如有人说:你们这些南方人都很贼。这句话是挑衅,夸奖还是陈述?语气环境不是根本问题,两人的理解是根本问题。如果说话的承认是挑衅,听话的认为是挑衅,那挑衅才会成立。

在这个条件下,根据责任法,如果双方无伤,挑衅者有麻烦,主要责任,但因为无伤,挑衅者也不会有事。轻微伤,相对平等责任,轻伤或者以上,打人者主要责任。

既然是打人者主要责任,辨明挑衅责任有什么意义?

意义在曹云是一名无良的律师,他不会承认你的轻伤和我的殴打有关。比如本案受害人是脑震荡。行,根据视频,未发现被告殴打受害人的头部。视频像素低不能怪我,是你们取证的问题。看不清楚等于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