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7章 射他

小说: 疯狂梦世界 作者: 木又门 更新时间:2018-10-27 09:40:08 字数:2470 阅读进度:1077/1432

贾十三有没有听进这一解释没人知道。

可秦古的小伙伴却因这一解释。

刷。

集体瞬间眼睛喷火。

出离愤怒了。

貌似说他们是渣的,从始至终都是秦古一个人在说。

明明他们什么都没做,却被贴上如此标签,实在是不能忍。

但幸好他们都足够理智。

在情绪几乎抵达完全忍不下去的临界点后,他们又集体从头继续开始忍。

唯一区别是。

在新一轮忍耐中,他们一个个都变成了面瘫。

秦古却如一点都感觉不到小伙伴们心里的忧伤般,仍旧自顾自一边捆一边继续解释。

“你看,刚刚明明什么都没发生,你却一脚将他们赖以生存的防御墙体踹出了一圈裂缝,虽说你不介意自个腿碎,可我却介意我家的墙裂啊!”

“毕竟你的腿碎了一眨眼就能快速重新长好,可我家的墙却没有这一神奇功效。”

“要等到梦境中时间节点降临自然恢复,天知道这中间又会出现何种变数。”

“更重要的是,即便你现在向我保证,以后绝不会再像之前那般无缘无故发疯,对我家的墙下手,可我也不敢百分之百信你不是?”

“毕竟这土堡可关系着我那多个,实力虽说很渣,但却与我私人关系不错的小伙伴人身安全来着。”

周白等人脸继续绿。

无论是眼睛里还是脸颊上,都写着一个相同内涵的无声呐喊。

他们承认自个渣,但能不能别再一直提这个梗了,行不?

或许是他们此刻空前一致的心声太强烈。

强烈到即便他们什么也没说,秦古也一样于冥冥之中听见了。

成功完成打包大业。

秦古双手一拍。

轻松站了起来。

随即一手将被折成一叠的贾十三拎起。

拎起后,当着表情与眼神都充满愤怒的贾四四还掂了掂。

不过眼下最为愤怒者估计当属被他如此奇葩对待的贾十三本人,可惜因角度问题,注定无论贾十三摆出多么夸张与极致的表情与眼神,秦古都注定看不到。

深吸了一口气后。

秦古满脸轻松,语气却是无比沉重的再道。

“所以,十三啊,咱们就不要在这土堡里打架了,要打,兄弟我陪你到外面更广阔的空间去打!”

“放心,到了外面我一定陪你打个够。”

“更重要的是,土堡之外其实是你的主场,有没有为我此刻磊落的行为感动到想哭?”

呵呵。

贾十三回应秦古的只有两声轻笑。

笑声之诡异。

如同发声者是刚从地狱爬出,已然饿了上百年的极品饿鬼般。

“你笑了,就代表你已经同意了。”

点了点头,秦古对此笑声给出了自个理解的答案。

此答案直接令周白等人捂脸。

秦古却一点羞愧情绪都未滋生。

在他的思维模式中,倘若这些捂脸同伴亲身感受一下,刚才那一波又一波绝大部分梦境中人无法看见的黑源力细丝攻击后,能保持他现有风度者绝对没有。

所以他已经算是极有风度了。

下一秒。

一脸坏笑张扬地浮现上年青脸庞。

哈!

一声低吼。

秦古单手拎着被折成一床被子模式的贾十三,原地转圈蓄力。

当力量蓄集得差不多时,张嘴爆发出一声低吼。

“走你!”

吼声一出,左臂一扬,手指一松。

嗖!

如掷铅球般,秦古将贾十三整个掷了出去。

掷出土堡上方空隙。

向外飞去。

至于飞到了什么地方,又会以什么方式落地,都不是土堡里的人可以凭空想像出的。

不过显然他们也没有想像。

因为就算眼下所看到的一幕,第一时间,土堡内所有人包括见习手在内,均无法控制作出一副牙酸的表情。

其中最为不安与担忧的,其实只有贾四四一人。

扔飞贾十三。

秦古动作麻利的向土堡上方移动。

一边敏捷移动。

一边头也不回对土堡内的同伴吩咐。

“给刚才发回讯息的一队同伴回信,告诉他们,我对他们的新命令是,在保护好自己的情况下,无差别攻击所有企图攻击他们的任何人,如果可以,最大限度保存实力,以应对不知还需坚持多长时间的战斗!”

风剑与郭阳等人面面相觑了一眼。

“是!”

就在他们集体应下之时,秦古已然顺着一条向上的土梯,径直跃至正在疯狂向最近一根漆黑祭柱发动攻击的谭晓身侧。

再度来到土堡顶端。

秦古发现那根嵌满昏睡者脑袋的漆黑祭柱依旧坚强地矗立于原地。

尽管大量从柱体被攻击处溢出的黑源力,几近已然将整根百米高柱体彻底笼罩,仅凭视觉无法于第一时间快速判定,这根祭柱的真实状态。

可就凭土堡顶端几名见习手,依旧不停以各种方式进行远程攻击时,秦古就清楚,这根祭柱至少绝对没倒。

确定了这一点后。

秦古快速将视线一转。

转向贾十三有很大可能眼下身处的地点。

至于为什么如此确定。

很简单。

人是他扔的。

用了多大力道,其实他心底比谁都清楚。

除非贾十三特别倒霉,在被他扔飞的半空中,莫名撞到什么障碍物,比如说一根柱子。

可惜这一眼秦古注定会失望。

貌似贾十三的运气很好。

不仅出现在他预计中的区域里,而且刚刚束缚其四肢的腰带已经断开。

贾十三正在自个掰回自个大幅折叠的左腿。

这已然是最后一根,需要他动手掰回原位的肢体。

“这家伙刚从土堡里飞出,甚至还未落地,就被一群击不倒沉睡者自动组成人,将他稳稳当当的接住放下。”

“至于你束缚他四肢的腰带,其实那就是一个笑话。”

“如果他依旧还在土堡内,这笑话估计还不会太好笑,可他一离开土堡,那么多祭品都排着队想替他松绑,绝大部分还根本排不上号啊。”

如同听到秦古此刻的心声般,身侧,谭晓一边疯狂攻击着漆黑祭柱,一边幽幽主动解释了一把。

秦古面部肌肉抖了抖。

深吸了一口气。

左手一抬。

食指直端端指向击不倒沉睡者人群中,随时有可能恢复原状态,正以杀人眼神盯着他的贾十三。

右手手持银白源力棍,轻轻一拍谭晓屁股。

一脸正气发出一声低吼。

“射他!”

谭晓随即一脸浓郁羞愤滋生。

任何一名年青男子,哪怕年纪不大依旧仍是少年,只要不是被心仪姑娘如此对待,羞愤都是轻的,没当场暴起打人都算涵养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