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6章 佘水秀被绑架了

小说: 春野小农民(九月的槐树) 作者: 九月的槐树 更新时间:2018-08-06 11:06:14 字数:3290 阅读进度:286/1023

看着汽车拐了个弯,驶向另一条更加僻静的小道时,从刚才惊吓中回过神来的佘水秀,终于意识到自己正处于危险之中,开口怒道:“你们到底想做什么?”

“想干什么,到时候你就知道了。”墨镜男微微一笑,紧接着,就拿出一块手帕掩住了佘水秀的嘴鼻。

佘水秀立即失去了知觉,摊到在座位上。

开车的男子摘下脸上的墨镜,色眯眯地说道:“天哥,这女人长得好迷人啊,不如咱们先乐一乐?”

天狼瞟了佘水秀一眼,似乎同样十分心动,咽了一口唾沫,一脸遗憾的说道:“你他妈想搞女人,回头去酒吧找,头儿可提醒过我们,这个女人不能动。”

眼见天狼似乎也有点动心,虎狼继续游说道:“天哥,这可是身娇肉贵的市长,不尝一尝多可惜啊。反正她已经昏迷过去了,咱们搞完再帮她恢复原样,头儿哪知道啊。”

如果说,这个时候的天狼一点不动心那绝对是骗人。他身边虽然从不缺少女人,其中也不乏贵妇人,可都无法跟眼前这位女市长相提并论。

“这么漂亮的女人,不干一炮,怎么对得起爹娘给我们的家伙?”在虎狼的游说下,天狼终于心动了,伸手朝佘水秀的胸前抓去。

这时,天狼的手机响了。

天狼无奈的缩回手,拿出手机,瞟了一眼来电显示,知道今天无法得偿所愿了。他很不情愿地按下了接听键:“岳头,我已经请到了人,还有什么吩咐?”

“那个女人长得的确漂亮,不过你小子可千万不能动她,否则我杀了你……”

天狼身躯一哆嗦,伸手就是一个暴栗,打在开车的虎狼脑袋上,骂道:“你小子就知道玩女人,差点让我犯大错误了!”

“靠,明明是你自己想搞,怎么又变成老子的错了!”虎狼在心里鄙视了一句,狠狠地踩了一脚油门。

十几分钟后,汽车在一个废弃的工厂门前停了下来。

“嘀嘀!”

几声汽车喇叭鸣叫过后,厂门缓缓打开,汽车慢慢的驶了进去。

天狼推开车门,扶着佘水秀走下汽车。

岳雄宇从黑暗中走了出来,亮起手电筒,仔细辨认了一下佘水秀,点头道:“带进去。”

天狼点了点头,将佘水秀扶进一间布置得十分暖味的房间内。

岳雄宇走到隔壁的监控室,看了看屏幕上显示的画面,这才拿出手机拨通电话:“彭老爷,我这边都安排好了,你看什么时候开始?”

“开始吧!”

挂断电话,岳雄宇拿出一部数码相机,走到隔壁的房间,对着正在昏迷中的佘水秀,咔咔的拍了几张照片,然后就递给身边的天狼,吩咐道:“把这几张照片发给那个姓秦的,就说如果半小时之内赶不到这里,这个女人就会被轮了。”

“好的,岳头。”天狼应了一声,然后开始就开始发送照片。

包厢里,十几人酒兴正酣。

郝大华灌下一杯酒后,拿着那只空酒杯,笑着对秦小川道:“秦老弟,喝了这杯酒,我们以前的恩怨就了了。”

“好说,好说。呵呵,你是大局长,我巴不得能结交你呢。””秦小川说完,转头看着沈玉珠,笑嘻嘻的说:“刚才郝局都叫我秦老弟了,沈警官,你以后就不要为难我这个叔了。”

“去死吧!”沈玉珠俏脸一红,骂道:“休想我就这样放过你!”

郝大华纳闷道:“怎么?玉珠,你跟秦老弟有什么过节吗?”

沈玉珠绷着脸不说话。

郝大华把目光看向秦小川。

秦小川笑着把今天遭遇查酒驾的事情简单地说了一下,但还是给沈玉珠留了一些面子,没有把她咬自己手臂的事情说出来。

郝大华瞪了沈玉珠一眼,笑着跟秦小川说:“秦老弟,你别见怪,我这个女儿啊,不知道怎么的,老是这幅不近人情的样子,连我这个做爹的,她都不待见。”

秦小川笑嘻嘻的说:“没事,沈警官现在是我侄女了,我不会跟她一般见识。”

众人大笑。

郝大华也是一脸的尴尬,心说我就是这么一说,这小子倒是一点都不客气就认了。

沈玉珠凤眼一瞪,小手伸到餐桌下,在秦小川大腿上狠狠地拧了一下。

“哎哟!”秦小川夸张的叫了一声。

郝大华紧张道:“怎么啦?”

秦小川瞥了沈玉珠一眼,取笑道:“刚才有一只母蚊子,在我大腿上咬了一下。”

周伟大笑道:“哈哈,秦大师真是风趣,你怎么知道咬你的就是母蚊子了?”

秦小川认真的说道:“这你就不知道了吧,咬人的都是母蚊子,公蚊子是不咬人的。”

周伟信以为真,一脸佩服的说道:“秦大师,你懂得的可真多啊,连这种小事情也知道。”

秦小川也是喝的有些高了,就有些嘚瑟了,吹嘘道:“这个算什么,我除了会捉鬼,还会看相算八字……”

郝大华瞥着秦小川,欣喜道:“你还会看相?”

秦小川笑道:“在郝局面前,我怎么敢乱说话。”

郝大华笑道:“那你给玉珠看个相,这孩子都二十六了,还没有男朋友,你帮她看看姻缘,如何?”

“对对,秦大师,你给沈警官看看姻缘吧。”众人跟着起哄。

秦小川满脸笑容的看着沈玉珠,“沈警官,要不要我帮你看看啊?”

沈玉珠冷哼一声,“你以为我会信这套?全然是胡说八道!”

秦小川道:“我还没给你看呢,你怎么就知道是胡说八道?”

“对啊,沈警官,就让我们见识一下秦大师的本事嘛。”

在众人不遗余力的起哄下,沈玉珠终于向秦小川伸出手臂,冷哼道:“好,今天倒要看看,你有多大本事。你要是胡说八道,看我怎么收拾你。”

秦小川握着沈玉珠的手,笑嘻嘻的说:“小手挺细嫩的!”

“你到底会不会看?”沈玉珠一下子缩了回去,冷冷的看着秦小川说。

“哈哈哈……”众人大笑。他们跟沈玉珠认识这么久,还是第一次看到冷艳的警花被人戏弄,难怪这么开心了。

郝大华也觉得挺奇怪的,要是别的男人这样跟女儿说话,早就挨了女儿的耳光子。女儿今天有些异常啊。

于是,他也跟着呵呵直笑。

秦小川一脸尴尬,说:“手摸过东西,不干净,有些看不准。要不看脸吧,你把脸凑过来。”

“为什么要把脸凑过去?”

秦小川笑道:“我有点近视,看不清楚,肯定看不准,万一我说错了,你肯定说我是骗子,那我多冤啊。”

沈玉珠鄙视他一眼,沉吟道:“除了看面相之外,你还会什么?”

“呵呵,你要是不想看面相也成,那就测字。”

秦小川说完,沈玉珠鼻子哼了一声,道:“好,那就测字。”

“行。”

周伟跟服务员要来一张纸和笔,从包里掏出黄纸和笔,交给了沈玉珠。

沈玉珠瞥了秦小川一眼,看到他那讨厌的目光时,顿时在纸上写下一个“目”字。

“能不能写一下你的生辰?”

沈玉珠犹豫了一下,还是在纸上写下。

秦小川皱了一下眉头,说道:“你为水命,冬之寒水,必为土掩而致气弱,如果我猜的不错,你的名字里面一定带水。”

沈玉珠冷哼一声,“我姓沈,当然带水。”

秦小川早就知道她的名字,难怪她一脸的不屑,但其实秦小川是算出来的。

阴寒水命,水生火,火克寒,这种人事业肯定旺,而且感情充沛,只是……秦小川推算了一下,快速在纸上写下一个“水”字!

众人都看不懂,郝大华忍不住问道:“怎么样?”

秦小川皱着眉头,看着沈玉珠,道:“你想知道吗?”

沈玉珠怒道:“废话!”

秦小川手指点着那个“水”字,说道:“看看这个字,你就懂了。”

纸上有两个字,一个为“水”字,水是沈玉珠的命格,一个为“目”字,这是沈玉珠最开始测字时留下的。

沈玉珠皱着眉头问道:“什么意思?”

“水加目,是为泪,按照你的生辰八字推算,你前半辈子的因缘不顺利,常常以泪洗面。”

“胡说八道。”沈玉珠突然生气了,“滚!”

郝大华却暗暗点了点头,拽着秦小川的手,问道:“秦老弟,你说玉珠前半辈子的因缘不顺利,那么后半辈子呢?”

秦小川正要回答,手机响起来了信息的提示音。

摸出手机打开一看,秦小川的脸色忽然变得气愤和阴冷起来。

郝大华察觉到了,关切道:“怎么啦?秦老弟,发生了什么事?”

秦小川沉吟片刻,把手机递到郝大华面前。

郝大华一看,也跟着气愤起来,大手在餐桌上猛地一锤,骂道:“特么的,敢把主意打到佘市长身上,这伙人简直是无法无天了!”

众人顿时面面相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郝大华坚决的说道:“秦老弟,你说怎么办吧,我们警察全力配合你。”

秦小川沉吟片刻,沉声道:“这伙人敢这么做,来头肯定不小。郝局,我想请你们警察把外围封锁起来,不要有一个漏网之鱼。我想一个人去会会这帮畜生!”

郝大华不放心的问道:“你一个人行吗?”

“足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