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3章 发生凶杀案

小说: 春野小农民(九月的槐树) 作者: 九月的槐树 更新时间:2018-08-04 00:16:25 字数:3424 阅读进度:93/1023

“我只跪天跪地跪父母!”秦小川大气凛然,指着蒋光明说:“这种不干人事,专做禽兽之事的老畜生,我何跪之有?”

“麻痹的,看来不给你点颜色瞧瞧,你是不知道老子的厉害!”蒋光鼎说着,猛地起身,飞快的朝秦小川踹过去一脚。

秦小川虽然坐着,但毫不含糊,迎着蒋光鼎踹来的脚,飞出一只脚。

“小川,不要!”

柳青青俏脸一黑,仿佛看到了秦小川不是被蒋光鼎踢飞了,就是被他踢断了腿,倒在地上痛苦不已。

蒋光鼎是特种兵复员回来的。这些年,又一直从事刑警工作,很注重自己的身体素质,每天都坚持锻炼,功夫一点都没有落下。

别看他现在已经四十好几了,在整个县警局,没人敢跟蒋光鼎对上一脚。

就连一向不把男人放在眼里的柳青青,在蒋光鼎面前也是不敢大声说话。

柳青青虽然知道秦小川有点功夫,但那是对王麻子手下那些小混混们而言好不好?二三十个小混混都不是蒋光鼎的对手!

蒋光明看到弟弟霸气侧漏的那一脚踹出去,心里顿时爽歪了。

打!狠狠地打!打得这小畜生断胳膊缺腿,跪在我面前磕头认错为止!

“嘭!”

一声闷响之后,蒋光鼎踉跄着往后倒退了四五步,迅即就蹲了下去,双手抱着被踢的那条腿,嘴里吹着冷气,额头冒出阵阵冷汗。

秦小川坐在椅子上,神情自若,慢慢收回踹出去的那条腿,拍了拍裤脚上的灰尘。

柳青青惊呆了,蒋光明惊呆了。

不过,没过几秒钟,柳青青脸上随即就荡漾着一抹惊喜,蒋光明依旧是一脸的惊恐。

不可能!

凭自己特种兵的身手,怎么可能踢到铁板呢?

蒋光鼎抬起头,难以置信的看着风轻云淡的秦小川,但眼前的事实,他又不得不相信。

秦小川泰然自若的盯着蒋光鼎,徐徐道:“蒋副局长,我们现在是不是可以坐下来好好的谈一谈,究竟谁该给谁磕头认错了?”

“哼!别以为有几脚猫的功夫,你就可以在我面前指手画脚了!”蒋光鼎输人不输气,起身瞪着秦小川,恶狠狠地骂道,“老子要不是看在柳局长的面子上,弄死你那是分分钟的事。”

哼!姑奶奶打不过你,但姑奶奶的小男人打得过你啊!

看到蒋光鼎吃瘪的样子,柳青青觉得挺提气,好想当场拥抱一下秦小川这个臭小子。

不过,提气归提气,问题还得要解决。

“是啊,是啊。蒋局,你大人有大量,何必跟一个不懂事的孩子置气呢。”柳青青顺着他的话,笑着说:“这件事双方都有错,我看就此算了吧。蒋主任毕竟是有脸面的人,这事要是传出去,对他的影响不太好吧。”

蒋光明哪里肯就此罢休。

想要弄死秦小川这小畜生,办法多着呢,何须他弟弟亲自出手!

蒋光明看向身为警局副局长的弟弟,凶狠的眼光代表了他决不罢休的想法。

蒋光鼎哪能不知道哥哥此时的想法,他也恨不得将秦小川这个小畜生狠狠地羞辱一番,但他必须要考虑自己的前途。

他是县警局专抓业务的第一副局长,而局长柳宏光因为年龄到了,今年马上就要退休了。柳宏光还是县政法委书记,那是县委常委呐!有向常委会推举、提拔人选的权力。

蒋光鼎不仅业务能力强,与柳宏光的关系一向也不错,他还盼着柳宏光在退休之前,推举自己做警局局长。

所以,一听柳青青说秦小川是她的干弟弟,他就知道此事应该怎么处理了。

蒋光鼎刚才用脚去踹秦小川,只不过是想给秦小川一个下马威,以便他乖乖的给自己的哥哥跪地磕头,哥哥也算是丢了里子,得了面子。

官场中人,最讲究的就是一个面子。

他原以为,秦小川一个乡巴佬,本来就没什么面子,跪地磕头没什么大不了的。

但他错了,大错特错了。

秦小川是个乡巴佬,这没错,但乡巴佬也有尊严。

“我只跪天跪地跪父母!”

蒋光鼎细细回味着秦小川说的这句话,总算是明白了,每个人都是要面子的。

那怎么办?这臭小子连面子都不想输,何况里子呢?难道要自己的哥哥吞下这杯苦酒?那他这个做警局副局长的弟弟还有面子吗?

看来只能找个机会,悄悄的为哥哥报这一箭之仇了!

就在蒋光鼎下定决心的时候,柳青青办公室的大门被鲁莽的推开了。

副所长气喘吁吁的跑进来,磕磕巴巴的说:“柳所,凶案,发生凶杀案了!”

柳青青一惊,“慢点说,哪里发生了凶杀案?”

“柳庙村!刚刚有人来报案,说是那里发现了五具女孩的尸体……”

“啊!”

柳青青呆住了,蒋光鼎也呆住了。

这可是重大的凶杀案啊!

清醒过来的柳青青,眼神凝重的看着蒋光鼎:“蒋局,你看怎么办?”

作为县警局第一副局长,蒋光鼎责无旁贷的成了这里的最高指挥官。

蒋光鼎还是有几分领导才能的,趁着果断的说:“还愣着干什么!马上通知县刑警大队,火速赶到案发现场!你们,跟我一起走!”

柳青青指着秦小川和蒋光明,为难的说:“那他们呢?事情还没解决好呢。”

“都这时候了,还管这些鸡毛蒜皮的事?这件事就这么算了,让他们都回去吧!”

蒋光鼎这一席话,顿时让柳青青放下了心,事情的结局竟然这么轻松。

然而,秦小川却没有柳青青那么乐观,他看到蒋光鼎说完话以后,朝蒋光明投去了一个“相信我”的眼神。

心高气傲的蒋副局长,会这么轻易的放过自己?

“走!”蒋光鼎大手一挥,率先走出了办公室,后面跟着蒋光明、黄胜华等人。

办公室只剩下秦小川和柳青青,顿时安静下来。

柳青青叮嘱他说:“小川,我要去案发现场,不能留你吃午饭了。你先回去吧,以后做事千万不要鲁莽了。”

秦小川点点头,提醒她说:“青青姐,你要小心点。凶杀案发生在柳庙村,而死者又都是女孩,我担心有可能是鬼王干的。”

“啊!”柳青青怔住了。

听到发生了重大的凶杀案时,她根本没时间来考虑地点,经秦小川这么一提醒,她才醒悟过来,马上就想起那晚夜闯荒庙的情景。

柳青青用哀求旳目光看着他说:“小川,你跟我一起去吧。”

秦小川沉吟道:“这不合适吧?”

如果柳青青是这里的最高指挥官,秦小川会毫不犹豫的答应,但现在是蒋光鼎,他肯定不待见自己。

柳青青想了想,果断的说:“都是为了破案,如果蒋局问起来,我会跟他说清楚的。”

“那好吧。”

秦小川也想弄清楚此事是否与鬼王有关,就免为其难的答应了。

幸好,秦小川和柳青青下楼来时,没有遇到蒋光鼎。

蒋光鼎有自己的配车,带着黄胜华先行走了。

案发现场距离荒塔大约五六百米远的距离,柳青青和秦小川赶到时,看到那里已经停了许多警车,拉起了警戒线,站着不少警察。

外围围了一大群人,神色都有些惊惶。

“太可怕了!死了五个人,都是十七八岁的女孩子,死状可惨了,都被强干了,还被吸血了。”

“强干?还被吸血了?哎呦!太惨了!什么人这么凶残啊?”

议论声纷纷响起。

“秦大师,你怎么来了?”

秦小川刚走过去,正在警察堆中指挥的刑警队队长刘永坤就发现了他,跑过来跟他打招呼,神情甚是恭敬。

柳庙村离县城近,他们比青山镇派出所先期到达了案发现场。

副队长李向军也走过来,讨好的说:“秦大师,好久不见啊!”

“刘队,李队,你们好!”

秦小川笑了笑,热情地跟他们一一握了握手。

蒋光鼎在远处见了,脸色一沉,骂道:“刘永坤,李向军,你们俩不去案发现场找证据,跟旁人嘻嘻哈哈的,像什么样子!”

顿了顿,好像才看清那旁人是秦小川,蒋光鼎就怒了,冲秦小川道:“你怎么会在这里?谁让你进来的?出去!”

柳青青立即站出来解释说:“蒋局,小川是我请来的。之前,这里也发生了多起奇怪的案件,多亏有小川陪着,我才化险为夷。我猜想这起凶杀案与先前那几起案件有关,所以就把他请来了。”

“是啊。蒋局,秦大师很厉害的。”刘永坤、李向军也都跟着附和道。

“切!还大师呢。你们眼瞎啊!快去忙自己的事!”蒋光鼎嗤之以鼻的骂了几句,就忙着勘察案发现场了。

他是看在柳青青的面子上,就没再要求秦小川离开了。

“秦大师,我们蒋局就这幅臭德行,你别理他。你先待着,我们忙完了再来找你。”

刘永坤、李向军向秦小川投去一个歉意的眼神后,转身跟上蒋光鼎的脚步。

柳青青从警车里拿出两幅鞋套,递给秦小川一套,往自己脚上套着另一双,吩咐说:“小川,把这鞋套穿上,跟我一起进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