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五章 大驾光临

小说: 穿越大明之汉骨永存 作者: 老白猪 更新时间:2019-06-12 14:18:50 字数:2197 阅读进度:375/389

但是不管李起怎样去安排,去推动,作为当事之人的堵胤锡,他却是完全不知情的。

所以说阮大铖和弘光皇帝认为堵胤锡和李起狼狈为奸,这一点是不成立的。

以堵胤锡对朝廷的忠心,对大明朝的忠心,李起要拉他下水,那几乎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事情,

也正因为如此,李起才会在他去山东传旨的时候,刻意几次刁难他,弄出一点事迹来为他扬名立身,目的便是让堵胤锡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为自己所用。

“爱卿,如今这堵胤锡和定王狼狈为奸,定王兵马又新近大捷,声势大振,战力不俗。如此,朕又当如何应对?”

阮大铖见弘光皇帝对自己又是一口一个爱卿的叫着,心知弘光皇帝对自己已经再也没有了火气,不由得是一颗心彻底的放在了肚子里。

阮大铖心说这皇上也是跟个小孩子一样,脾气说来就来,说走就走。

虽然看着很害怕,但是只要摸对了他的脾气,掌握了他的性子,哄他高兴了,那就没什么问题了。

听到弘光皇帝的问话,阮大铖在心里思量了许久,都是没有说话,

也确实,堵胤锡的事情,这是一个突发事件,这也完全出乎于阮大铖之前的预料,

所以为了万无一失,避免将自己再一次的牵连进去,阮大铖自然是不敢怠慢,当然要细心思量一番了。

想了许久,只听阮大铖道:“皇上,这定王似乎有未卜先知之能,诡计多端之巧,实在是令人叹为观止,

对付这样的人,谈何容易,未免再次糟到他的算计,臣以为此事急不得,该当从长计议。”

这番话说了也就跟没说是一样的,听起来说了一大串,说的简单一点,那就是现在他阮大铖也没有法子。

但是因为阮大铖说的非常巧妙,使得弘光皇帝感觉阮大铖是一个运筹于帷幄之中,决胜于千里之外的智慧人物一般。

“爱卿所言,言之有理,定王老谋深算,如此狡诈多端,要对付他自然也不是一时半刻之事,

既然如此,那爱卿回去后还请好好思量,一旦有了主意,随时可以进宫见驾。”

“微臣谢皇上,请皇上放心,微臣一定会想到万全之策,绝对不会再让定王有存身之机。”

说完,阮大铖又是话锋一转,道:“皇上,再过几日,那吴三桂便要押解进京了,

不论堵胤锡与定王如何,擒获吴三桂这个狗贼却是对我大明大功一件,到时候还请皇上将此大大宣扬一番,以提振军心民望。”

“此事朕自然是知晓,爱卿放心,朕会着礼部办理。”

然后君臣两人又是商量了一阵,商议的无非也只是一些朝中的琐碎之事,

事毕,最后阮大铖才是告辞而去。

却说阮大铖出了宫,“呼”的一声北风轻轻吹过,阮大铖不由得是身子一个哆嗦,打了一个冷颤,

这时候的阮大铖才是发现,自己的中衣竟然已经是被冷汗浸湿了。

“没想到这弘光皇帝如此一个草包人物,发起火来竟然也如此吓人,皇上到底是皇上啊,寻常人比不了啊!”

感慨过后,阮大铖便是坐上了轿子,回府邸去了。

到了府邸没多久,阮大铖沐浴更衣后,正要唤宠爱小妾来服侍,好好休息一下,

不想这时却是有下人前来通传,说是定王求见。

说“求见”自然是不恰当的,因为李起的身份地位摆在这里,不敢说像弘光皇帝那样是一国之君,九五之尊,

但好歹那也是一字亲王,顶级的亲室勋贵,这般身份来见他阮大铖,哪里还能用“求见”二字,用“驾临”还差不多。

只是因为阮大铖的这个管家是个老头,搞不明白其中的意义,再加之这一向求见求见的也是说惯了,所以不管是谁来了,下意识的便是用“求见”两个字。

“什么?定王殿下来了,殿下可曾说了他是为何事而来?”

也许是因为这段时间正在和弘光皇帝密谋暗害李起,所以这时候李起突然来见他,这阮大铖多少有点感觉做贼心虚一般,

不由得便是有些心里发慌,不知道李起来找他是为什么。

“没有,定王只是说他一直很仰慕大人,也一直想来看望大人,只是因为大人你一直很忙,没有时间,这才是没有过来,今天听说大人你有空,特来拜访。”

阮大铖见这话里多少也是透着几分恭敬和亲近在,似乎也没有什么要翻脸的意思,

这才是微微放心,而后稳了稳心神,整理了一下衣冠后,阮大铖便是亲自出府迎接。

“不知定王殿下大驾光临,有失远迎,还请定王殿下多多恕罪。”

一见面,阮大铖便是十分恭敬有礼的对李起拱手见礼,看他那样子,哪里还像一个时刻都在惦记着怎样谋害李起的人,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和李起有多么亲的关系呢。

“呵呵呵,,,”

李起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阮大铖,只把阮大铖看的是手足无措,眼神慌忙躲避,不敢和李起对视。

李起见此,知道这阮大铖还不是一个成熟的政治家,城府还不够深不可测。

否则,他不会有这般的表现。

看来这人虽然在历史上留下了一个极坏的名声,但是此时的他在政治上还不够成熟,

若是够成熟的话,别说是与李起对视,便是和李起同穿一条裤子,叫李起亲哥哥亲爸爸,那也是做得出来。

呵笑几声过后,李起便是一副闲话加长的模样,道:“也没什么事,就是在王府里呆着无聊,刚刚路过这里,正好也听说阮大人你刚回来,也就顺便来拜访,大人不会怪本藩打扰你清净了吧。”

“不敢不敢,殿下能够大驾光临,那是下官的福气,下官高兴还来不及呢,又怎敢怪罪,草舍简陋,还请殿下里面请,里面请。”

客气无比的,阮大铖便是把李起引进了自己的客堂,好生招待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