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八章 原来这样就结局了呀

小说: 丞相大人被翻牌了 作者: 灵冰幻 更新时间:2019-03-15 01:51:32 字数:3729 阅读进度:217/217

小÷说◎网】,♂小÷说◎网】,

没有人知道那一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后人只感慨玄玉的历史上有一位皇帝的运气实在差,都不曾有过登基大典人就没有了,甚至有传言说,皇陵里只有衣冠冢,这位帝王连尸骨都没有留下。

这位皇帝之所以被记载在了史书里,只是因为他所提过的政见,他所说的改革,都被付诸现实了,因此玄玉的寿命延长了将近上百年。

不过盛极必衰是必然的道理,曾经强盛一时的王朝终究是淹没在了历史的尘埃里,留下了一个又一个未解之谜,值得探究的事情有很多,这位帝王只是在风月故事里出场率极高而已。

因为没有任何记载表明他身边有过红粉知己,又因为皇陵中祭祀的牌位的确是双份,所以后人编纂了很多爱恨情仇的故事,流传甚广。

倒是他后面那一位帝王更有传奇色彩,继位让位再登基,一生政绩耀眼,前朝君臣和睦,后宫空无一人,据说他一生挚爱是男子,不过那人的身份也没有任何的记载。

说起来很有意思,那几十年,皇帝身边发生的事情,记载的都很少,和其它皇帝的起居录比起来,说是空白一片也不为过。

如果有人能穿越时光看看当初的皇城,就会发现这里的气氛时而凝重时而轻松,后宫本来留给妃子们的宫室,住着帝王的亲友,几十年之后,他们先后离开了这个世界,几十年中,连争吵都很少有。

沐温安再次睁眼的时候,面前的景色熟悉而陌生,夜凉迢离开小世界之后,他留下了一个人过了几十年,很漫长的时间。

他是所有人里最后一个离世的,花月溪他们先后离开了,他这个外来者反而是最后一个人闭眼的。

可这里究竟是何处呢?坐起身来他开始打量四周,发现这里真的不是自己熟悉的地方。他在小世界里待了近万年,却也记得自己是在什么地方离开自己的世界的。

留下他身躯的地方,是神族领域的正中央,万年来沧海桑田不为过,但是世事怎样变迁,神族的地域应该不会变才是。

神族属于某个世界,却又像是游历在世界之外,很少发生变化的,难不成再次睁眼,他还在哪个小世界不成?

半天整理不出思绪的沐温安只能打量起了自己所在的地方。

这似乎是某家的小院儿,透过窗户可以看到几株翠竹随风摇曳,院墙角有零零星星叫不上名字的小花开的正好,就好像是某一处普通的农家府宅。

这里不像是神域,更像是在人族的地界。

沐温安记忆中的神族领域,是华丽无比的,每一座神族的宫殿,都是各种奇葩的东西建起来的。

可能这个漂亮的种族喜欢美丽的东西,宫殿有冰雪,有白玉,有各色水晶,在阳光下很是耀眼,唯独没有他现在看到的这种草木构建的普通宅院。

和这屋子这小院格格不入的是他身下的床,寒冰所致,透着阴森的寒气,不过他没有感觉到冷,这个温度还算是能接受的。

再打量一下自己,沐温安发现了垂在身边的银白发丝,因为这里没有镜子,看不到是什么长相,身上穿了白色衣袍,衣角袖口是精致的银色花纹,看起来贵重华丽,倒像是神族那群家伙会有的审美。

然而,自从夜凉迢之后之后,沐温安只穿黑色,所以他的本体,应该是玄色衣衫才是,如果不是有人帮他换过衣物,就是他根本没有回到属于自己的世界。

在他仔细思考自己遇到了什么的时候,房门被推开了,来人左手抱着一盆兰花,右手推门,看到坐着的沐温安时,面露喜色,“终于醒了呢。”

沐温安问声看去,发现进来的是个十三四岁的小姑娘,梳着包包头,一袭鹅黄衣裙,很是活泼可爱,他完全不认识。

“这里是哪里?”

“殿下安心等待片刻,今儿大家都有事出去了,只留下含雪一人照看着,”小姑娘把兰花摆在窗户边,笑着解释道,“夫人说殿下躺太久了,时常念叨着呢,您也不必多动,毕竟躺久了身子不利落。”

这称呼和这说不方式,违和感很强烈,再结合自己睁眼看到的景象,沐温安心底直发凉,事情好像有那么一点失控了。

本来他醒了之后就会回到自己离开的地方的,难不成是因为他随便乱用灵力,这就是天罚?那他现在又在哪里?

自称叫含雪的小姑娘真的很活泼,说话间一点生疏之意都没有,“殿下在想什么呢?需不需要我去拿些吃食来?夫人说您喜欢甜的糕点,我吩咐他们去做一些吧。”

沐温安定了定神,冷声问道,“你是何人?”

“我呀,本是一只化形的雪狐,在人族皇宫里待了几十年,后来因为失手杀人了,所以被夫人拎回来伺候殿下了,殿下从未醒过,所以不知含雪的存在也正常。”

沐温安就这么迷迷糊糊的等到了中午时刻,不知道该说什么的他只能呆呆的坐着,小狐狸好奇的打量着醒过来的殿下,不住的偷笑。

睡着的人已经很好看了,醒来之后一举一动都带着贵气,真真是迷人,可惜呀,这么好看的人是有主的,她也只能趁着别人不在的时候好好看几眼。

中午的时候,外面多了吵吵闹闹的声音,沐温安被仔细听了一下,发现有自己熟悉的。就在他几乎确定自己到了另一方小世界的时候,他听到了故人的声音。

声音里永远带着三分笑意,绝对没错了。

“乐无忧,”沐温安推门出去,果然看到了红衣似火双目为紫色的魔尊,心里松了口气,“你很烦。”

正在和别人说笑的魔尊闻言抬头,“总算是醒了,这都多少年了,那蠢猫都要急疯了。”

这神族里,每一个都是金色的双眸,只有沐温安和夜凉迢两个,眼睛带了其它颜色,还有乐无忧这个时不时跑过来串门的魔尊,三个人的辨识度最高。

不过认出了乐无忧之后,沐温安发现其它神族他依旧一个不认识,所以眼睛中带着几分茫然。

他走的时候就知道神族会逐渐回归的,自然也想到了自己醒了之后会物是人非找不到当年的感觉,但是他从未想过会陌生至此。

后悔吗?也许有吧,不过夜凉迢也在这里,这就够了,人生总该有些取舍,总不能奢望身边常有故人相伴。

乐无忧大步上前,笑道,“是不是被绕晕了?就含雪那说法方式,刚见面的时候我也以为自己来错地方了。”

那称呼那长相加上那说话方式,怎么看都不像来了神族的地方,会怀疑很正常的。

人族待太久了,有些习惯怎么都改不了,只能靠着身边人习惯了。

作为第一个见到沐温安醒来的故人,乐无忧知道他迷茫,作为长辈,他贴心的说起了沐温安离开这些年发生的事情。

万年的时间,变化实在太大了,事实上沐温安根本不想自己所想的那样走了近万年,而是更久。

“你们家蠢猫是七百年前回来的吧,那个时候含雪估计还是刚出生的小狐狸呢。我们本以为你不久之后就会回来,谁知这一等都是七百年。小月儿说你擅用灵力被反噬,所以暂时醒不了,你也别心急,这么长的时间,发生的事情大家都挑重要的记录下来了,回头看看就是了。”

沐温安也只能听着乐无忧絮絮叨叨的说往事。

比如说夜凉迢回来之后就被临冰满世界追杀,比如说北辰月跟着他们两个在人族转了一圈之后惹了不少烂桃花,再比如说,天道给了他们一份大惊喜。

其实大部分故人都还在,沐温安曾经熟知的人和事都没有多大的变化,人族变化倒是不小,但是他的幽澗还保留着,并且被以前那些手下维持得很好。

当然,也有一些人早已离世,毕竟不是什么种族都能与天地同寿的,不然世间早就乱了套了。

至于天道给的惊喜是什么,乐无忧没有细说,这谜底是在天擦边黑的时候解开了。

今天是神族集会的日子,夜凉迢也很忙,一直到晚上才有时间回来看看沉睡的爱人。

这一次子夜等到了苏醒的神魔之子,一时高兴居然也忍不住落下泪来,兜兜转转这么多年,他们总算是在故地重遇,曾经畅享过的未来,也一一实现了。从今往后无尽的岁月,都是和爱人携手走下去,真好啊!

至于惊喜,其实也在预料之中,从余若桐的反应中不难看出来,那方小世界本来就意外重重,所以亲近的人原来都是神族的人,也没有什么好奇怪的。

夜凉玉,夜凉风,花月溪,李殊,汐颜,黎项,季凌,一个不差,成排站在一起,脸上挂着喜悦的笑容。

若说意外,应该是叶敛昔了吧,这个曾经存在感并没有那么高的人,居然也成功的站在了这里。

“他不是神族,应该说是神兽吧,至于怎么落到小世界的,这个无人清楚,”乐无忧笑着解释说,“反正因为爱上某个人,他就回来了,本体是只仓鼠,很有意思吧?”

的确是呢,从外形看,怎么都不想萌萌哒的仓鼠吧?

当然乐无忧的抱怨还不止这一点,“你们小辈都成双成对了,唯独本尊现在还是孤家寡人。因为你们的影响呀,最近神魔两族同性相爱的不少,本尊是不是也该找个贴心人了?”

活生生单身了两万年啊,说起来是一段多么悲惨的经历,闻者伤心见者落泪,然而没有人会真的同情。

夜凉风嗤笑道,“我怎么记得某位魔尊是爱慕神族的某一位,苦苦追求了两万多年没有任何成果,到最后发现人家姑娘是男人,现在还在纠结呢,是我记错了吗?”

沐温安严肃的点头,“没记错,我记忆中也有这么一出,只是记得他爱慕的是位女神,没想到……”

“你们这些小兔崽子,给我……”

“尊上!”威胁的话撂一半,外面就有不知名的生灵高声喊,“风大人让你赶紧回去一趟。”

于是乎某位魔尊瞬间喜笑颜开,“知道了。”

然后屁颠屁颠就走了,看背影欢快的很。

沐温安笑着拉起夜凉迢的手,“他们关系还是那么好。”

夜凉迢低头吻吻爱人发顶,“我们也是,会一直走下去的,一定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