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0章 不畏贵妇的威胁

小说: 村官桃运仕途 作者: 东南路断 更新时间:2015-03-03 01:04:27 字数:3374 阅读进度:310/560

“子州啊,你的心态善良了,你和菲菲的事,我是明白的,这事不怪你,既然那徐红晴一家都答应了,那是好事,徐红晴那孩子我见过,是个好女孩,你们就好好相处吧,别亏待了人家,”赵泽江很是关切地说。

说完这话,赵泽江就挂了电话,轻轻地叹了一口气,摇摇头,可惜啊,菲菲这孩子没福气了。

陈子州挂了电话,松了一口气,感觉到赵泽江似乎有点不高兴,但并不影响对自己的支持,何况现在这种情况,一个小县城的官场,也不需要他动用任何力量,只要声势在哪里就行了。

叮当当,手机响了,陈子州一看是个陌生号码,接了就听到一声锐利的女高音:“陈子州,我是余菲菲妈妈,请马上到渝中区怡欣茶楼,我有话跟你说。”

还没等陈子州回话,那边就啪的一下关了手机,很霸道啊。

无奈,谁让她是余菲菲母亲呢,要是别人,奶奶的,老子还不臭她呢。陈子州只得打车赶往怡欣茶楼。

走进那个包间,陈子州关好门,就恭敬地喊了一声:“钟阿姨好。”

钟菊目光很鄙视地在陈子州的身上看了一眼,这个满身贵气,全身上下透着一种上位者气势的女人,就沉着脸,低声喝道:“陈子州,你胆子够大的,连我们家菲菲你都敢下手!”

这话就说得完全没有道理了,陈子州根本想不到这女人一上来就给自己扣了一顶帽子,心里是跟不快,但还是面无表情地恭敬道:“钟阿姨,您误会了,我和菲菲没有你想象的那种关系。”

“住口,菲菲这小名是你能喊的吗?你也不照照镜子,算什么东西,”钟菊就恶狠狠地喝住了陈子州,嘴角轻视地撇了一下。

陈子州感到胸都快气爆炸了,这女人还是副局长,究竟有没有素质了,但出于余菲菲的和赵泽江的关系,他忍了。

“你既然能够在酉州县的官场搅得风生水起,应该是个聪明人,菲菲这样的女人,并不是谁都可以拥抱的,想你这样阴谋诡计的人,就更加不行!”钟菊又重重地说了一句。

太过分了!陈子州咬着牙,还是忍了,默不作声。

钟菊见他没有顶嘴,心气也平和了一下,冷冷的道:“今天叫你来,是要和你谈判一下,不知道你给我家菲菲灌了什么迷魂汤,但我告诉你,无论如何,你这辈子都休想懂我家菲菲的主意,为了断绝我家菲菲的天真想法,希望你尽快做好一件事!”

“什么事,请说,我是个草根,只要能够让你放心,我一定努力做到,”陈子州也冷冷的道, 脸阿姨都懒得称呼了。

钟菊道:“好,爽快,希望你尽快找个女人结婚,这件事对你来说也不是难事,只有办了这件事,我家菲菲才会断绝想法。”

奶奶的!陈子州在心里就那么忍不住大骂了一句,这是什么道理,自己根本就不曾想过要娶余菲菲,也一直逃避着余菲菲,担心的就是今天这种局面,可这女人却把罪名都口子自己身上,还很霸道的要逼自己结婚,天下有这样的的怪事吗?

“阿姨,这事能不能让我想想,我保证,我再也不会跟余菲菲在一起了,”陈子州又忍了,心里虽然也想到用这个办法解决问题,可钟菊提出来的,自己就不能答应得太爽快了。

不过,陈子州还是很佩服这不要脸的女人,连如此狠毒的办法都想出来了。

啪的一下,钟菊从口袋里拿出一张支票,放到桌子上,嘲笑道:“你想想?我知道你想的是什么,不就是想跟我讨价还价吗?行,只要你一个月之内结了婚,这支票就是你的了?”

陈子州眼睛一瞟,那支票上是一百万,这女人还真是舍得花钱,不过,钱现在对于他来说根本就不是难事,他摇摇头道:“谢谢你这么大方,不过,我并不缺钱,我每天炒股至少赚5到8万,已经连续赚了三个多月,你说我还缺钱吗?”

钟菊就有点震惊了,不过马上就明白似地,冷笑道:“不要钱也行,只要你一结婚,第二天,我就会马上让人升你为副县长,这样总可以了吧。”

这诱惑的确是太大了。

陈子州愣了一下,完全想不到这女人还玩真的了,不过,凭着余家的势力,要升一个小小的副县长,那是分分钟的事情。

但这种跳跃没有根基的事情,陈子州是不会做的。

“对不起,我能够当上镇委书记,已经很满足了,虽然我也渴望当副县长,但这样得来的,我不稀罕,”陈子州同样冷笑了一声。

哦,钟菊就抬眼好好看了看他,这小子的确英俊帅气,怪不得菲菲那么爱的死心塌地,可他是一个低贱的草根,就是貌比潘安,也不能害了菲菲。

“哟,很有骨气的嘛,不要钱也不要官,那你是不想答应我的要求了?”钟菊脸色就变得很难看起来,但心里却在佩服陈子州的聪明,不论他是要钱还是要官,只要他结婚以后,马上就让人断了他的仕途。

陈子州并不知道这女人的阴险心肠,只是自己真的不想做这样丑恶的交易,认真地道:“对不起,我陈子州还没有沦落到利用感情来交易的地步。”

钟菊来之前,她都想好了,陈子州那么渴望进步的年轻人,应该是禁不住诱或的,但没有想到陈子州会如此傲气,就有点不好办了。

“陈子州,你别不是好歹!今天我来告诉你,是不想跟你一个小小乡干部计较,你如果固执的话,你不仅再也得不到赵部长的支持,你也必须承受打击,”钟菊就怒气冲冲地道。

看到这女人如此不讲道理,陈子州也不客气地道:“好,感谢你的好意,但我陈子州从来不会非要娶那个女人,也从来不会逼那个女人非要嫁给我,你说的不错,我是一个草根,很低贱的草根,我没有你们余家的人高贵,但我想说,你们余家也不是生来就高贵的!”

“你混蛋!你敢这样跟我说话!”钟菊双眼冒着怒火,还从来没有人敢于在自己面前这样说话,一直高高在上位,又有着强大的家族力量,她早已高贵得不可一世。

钟菊手指着他,怒道:“陈子州,你听着,你必须为你今天所说的话付出代价!”

冷哼一声,陈子州站了起来,低声而有力地道:“我听清楚了,钟阿姨,亏我从小就以为你是一个好人,如果你真的要动我,我是没有任何反抗的力量,但我不是怕事的人,我随时等着!”

说完,陈子州根本不看钟菊的愤怒,就大步走了出去,心里也做好了准备,不就是一个官么?不就是一个梦想么?在这样昏暗的官场里,不做官也好,自己就去商海里闯荡好了。

走出门来,陈子州就接到徐红晴的电话:“子州哥,你在哪啊?”

“我在怡欣茶楼,晴儿,你呢,”陈子州决定跟徐红晴好上了。

“嘻嘻,看来你没有骗我,我就在对面的商场电梯里,我看见你了,你等我啊,我马上就到,”徐红晴就挂了电话。

两分钟,徐红晴开着小车果然就到了,下了车,朝坐在树荫下的陈子州挥手,那笑盈盈的样子十分美丽。

“哟,今天很漂亮嘛,这身衣服跟你搭调,把你皮肤衬托得更亮丽了,”陈子州走到近处,打量着一身白色依着的徐红晴,白色体恤,白色七分紧身裤,把她的浑圆秀长的玉腿的线条完全衬托了出来,露出来的那小腿更是白皙如玉。

徐红晴开心地转了一圈,扭扭腰臀,就灿烂地笑道:“真的漂亮啊,我刚买的,今天是我们正式恋爱的好日子,我当然要打扮得漂漂亮亮的。”

这女孩还真的是很可爱很乖巧,陈子州也笑了:“行,那我们就去庆祝一下,你说地方,走吧。”

“嗯,谢谢亲爱的,我也要和红酒,”徐红晴红了一下脸,还是鼓起勇气挽着陈子州胳膊,很娇美温柔的样子。

陈子州知道她是看着楚秋寒跟自己喝酒,才嫉妒地想喝酒,就爱怜地捏了一下她的小瑶鼻,笑道:“吃醋啦?那我今天陪你多喝一瓶,算作赔罪。”

“切,我才不要呢,想把我灌醉,占我便宜,我可不干,”徐红晴嘟着小嘴,狡黠地笑道,“你不会是黄鼠狼给鸡拜年,对我没安好心吧?”

“瞧你说的,你都是我女朋友了,我怎么能不安好心,你放心,你喝醉了,我送你回家,”陈子州道。

徐红晴咯咯娇笑道:“我才不喝醉呢,万一不小心被你占了便宜,我可亏大了,今天我们才第一天谈恋爱,你可别往坏处想。”

两人挽着,就说说笑笑很高兴地上了车。

而这一幕,恰好被气冲冲出来的钟菊看见了,她心里的气顿时又冒高了几丈。

这个陈子州,真不是好东西,才一出门,就跟女人鬼混在一起了,搞不懂搞自己的女儿怎么就死心塌地地爱上这么一个东西?

虽然不许自己的女儿嫁给陈子州,可陈子州那么不怕自己的威胁,今天颜面尽失,钟菊看到他刚才还说不结婚,现在就跟着这女人,表面一套,背后一套的 ,她就存心要把他打击得站不起来。

哼了一声,猛地关上车门,钟菊就朝母亲杨婆婆家里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