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章 色诱局中

小说: 村官桃运仕途 作者: 东南路断 更新时间:2015-03-03 01:02:30 字数:3454 阅读进度:189/560

吴雪梅提醒之后,就分别回家了。

陈子州想着她的话,心里一怔,还真是的,两三天就碰到了两次,要说是巧遇,这巧遇还真是太巧了。

向相反方向一思考,如果说是她们有意制造出来的巧遇,那似乎也很有道理,安华派的人都能跟踪自己,那姚家父子更有这个能力。

想到这里,陈子州猛地警惕起来,不仅是这两个女人,周围很可能就有跟踪自己的人,那自己已经处在危险之中了,步步涉险啊。

如果真是有意而为的巧遇,那潘霞今天应该有所行动,陈子州就想到了很多种可能。

其一以色相诱,自己还真是难以禁得住那种诱或,但在与生命相比起来,生命比美色要宝贵得多,只要还活着,就不愁找不到美色。

其二以钱蛊惑,自己现在跟姚家已经是仇人了,这种可能性根本就不存在。

其三引人入险,让潘霞先是以美色相诱,搞好跟自己的关系,然后趁自己不注意,把自己引入陷阱,暗中杀之。

快速地分析着,陈子州觉得第三种的可能性最大。

想清楚之后,陈子州就决定静观其变,相信潘霞是不会对自己下手的,她也没有那个能力,只要看出她的破绽之后,就随机应变,反正自己有超强的武艺,对付十来个人还是没问题的。

“陈老弟,魏局长马上就到,我们经常在钻石茶楼活动的,那里很安全的,我们就去那里,你看怎么样?”潘霞微笑着问。

“行,我相信霞姐,听你安排就是,”陈子州一边说,一边注意着潘霞的眼神,她始终笑意盈盈的,并没发现有什么异样。

潘霞开着红色跑车,很快就到了钻石茶楼,一个富态的三十几岁的女人就在门口迎接着:“霞姐、彩琴姐,包间已经准备好了。”

潘霞微微点头,朝她淡淡一笑,并没有说话,就带着大家上楼了。

看得出来,这富态女人对潘霞和顾彩琴很是恭敬,应该是经常光临这里的常客。潘霞能够常来的地方,应该是那种很不一般的关系。

陈子州一边上楼,就一边观察着这里的情况,二楼是大厅和一些普通的包间,他们则是到了三楼的豪华大包间。看得出来,三楼应该是贵宾区,今天只有他们几个人到。

陈子州在这房间里观察了一会,没有发现什么异样,又到窗口站了一会,看清楚外面的环境,以便有事发生时能够快速反应。

一边跟两个美人说笑,一边又运转起拈花神功的内功心法,用顺风耳聚精会神地对茶楼四周进行了一次探听,也没有异样,陈子州就放下心来。

很快,那富态女人就把潘霞所说的表弟带了进来。

一身西装革履,打着领带,长条脸,三十一二岁的样子,很精神很干练的一个人。

一进门,陈子州就注意着他。而他一双眼睛也是一进门就看向了陈子州,在陈子州锐利的目光下,他的目光很快就闪烁一下,移到了别处。

“霞姐,想必这位就是大名鼎鼎的陈子州陈镇长吧?真是久仰大名,”魏局长很快就笑眯眯地道。

眼睛是心灵的窗户,从刚才那闪烁的目光里,陈子州预感到这人有异样,说不定就是姚元光派来的。

“魏局长好眼光,一眼就认出我陈老弟了。陈老弟,我介绍一下,这是交警队副局长魏中全,可有钱了,在城中心开了一家餐馆,日进斗金,”潘霞笑道。

陈子州微微用力地跟魏中全握了一下手,只见他嘴角轻轻抽动,很吃痛的样子,就试探到他没有三脚猫功夫,笑道:“今天能结识魏局长,就是结识了财神爷,我可是来找三位财神爷取钱来了。”

哈哈哈,魏中全听得一阵大喜,很豪爽地拍拍陈子州的肩膀,道:“只要陈镇长有这个本事,我魏某今天就输给你几十万,不过,我也是想来赢钱的,要是能把陈镇长的钱赢过来,我可是不嫌多的。”

“哎哎,你们两个大男人都想赢钱,那让我们两个美女输啊,真是没有一点风度,今天不论怎么的,你们可得对我们姐妹俩手下留情,”顾彩琴娇笑道。

潘霞却是咯咯一笑:“既然是来玩一把,玩得就是过程,管他娘的是输是赢。不过,我有个提议,不论最后谁赢了,今晚都得请我们姐妹俩去唱歌,呵呵,老姐好久没练嗓子了,今晚想跟陈老弟合唱一曲去,怎么样?”

“好呀,就这么定了,我也是好久没去歌厅玩了,今晚就去蹦一下,出出汗,否则,就要长胖了,”顾彩琴喜笑颜开地附和。

魏中全哈哈一笑:“行,不就是唱歌么,输赢都由我来请客!”

“好,我听两个姐姐的,听说霞姐曾经是剧团红人,今晚我可要一饱耳福了,”看样子,不去不行了,陈子州就想看看他们到底玩的是哪一出?

潘霞淡淡地苦笑一下,纤纤玉手轻轻一摆:“过去的事别提了。你们快坐好,该玩牌了。”

四个人就各拿出30万筹码,取了一副扑克开始了玩牌。

没有发牌员,就轮流着四个人一人发一次。

陈子州虽然能够看穿扑克,但并不着急赢钱,他想看看顾彩琴和魏中全到底会不会玩花样?

可一个小时下来,潘霞和顾彩琴赢了,魏中全和陈子州输了,顾彩琴倒是很容易看出来,不会玩花样,她不愁钱用,玩的就是赌牌的刺激。

而魏中全似乎也有着和陈子州一样的想法,迟迟不出手。很快,两个男人就只输得剩下四五万了。

“咯咯咯,想不到今天手气这么好,你们两个男人就准备第二轮的钱吧,”赢了不少,潘霞开心地笑起来。

“还早呢,霞姐,最后鹿死谁手还未可知,我这是先把羊子放出来溜溜,一会儿,就让你们连本带利一起收回来,”陈子州笑道。

他说的还是真话,自己能看穿扑克,又怎么可能轻易输钱呢,可现在他不准备输下去了,他们三个都是有钱的主,正好多赢点钱来,为老百姓搞建设。

魏中全笑笑,没说话,只要陈子州发力了,他就会跟着发力,他就不信,凭自己学过的花样,还搞不赢一个才出校门的毛头小伙。

第二轮的三十万上桌后,陈子州看准时机,就大力出手了,几圈下来,就赢回来了不少。

魏中全一直注意着陈子州,根本没见他玩什么花样,就大把大把地赢钱回去了,而且每一次下大注都是准赢,怎么就看的那么准呢?

看不出门道,魏中全只得出手了,不能再怎么等下去,四人轮流发牌,别人发牌的时候,魏中全没法玩花样,但只要是自己发牌,他准能让自己的牌为最大。

这样一来,两个美人不仅把赢的钱全部吐出来了,还输了不少。

“哎呀,怎么突然就那么霉了呢?”顾彩琴表情郁闷。

潘霞依然笑盈盈的,似乎对输赢都无所谓。

“手气是时好时坏的,手气不好的时候,就要控制住,手气好的时候,就要乘胜追击,这样才能赢钱啊,”陈子州笑道。

很快,陈子州就渐渐看出魏中全的花样来了,他就想用办法打乱他的牌,让他成为最大的输家。

可他洗好的牌,你搓牌一次并不能打乱他的顺序。发现这一点后,每到魏中全发牌的时候,陈子州搓牌一次后,还去掉了最上面的一张牌,这样一来,魏中全的花样就彻底失效了。

魏中全知道陈子州是看出了自己的手段,虽然不断输钱,眼里对他也暗藏着杀气,恨极了,可只能认栽。

“陈镇长今天的手气可真是好呀,我服了,”话虽怎么说,但他心里却冷哼一声,暂时就让你蹦跶几下,今晚以后,你就是再有本事,恐怕也没机会跟老子玩牌了。

“承让承让,你们三个都是有钱人,怎么也得给我找个穷光蛋扶贫一下吧,哈哈哈,”陈子州下定决心今天赢得越多越好。

这样玩到下午,魏中全就成了输得最多的一个人,整整85万,而培训和顾彩琴每人输了二十几万,陈子州一个人赢了140万。

没想到是这样一个结果,除了顾彩琴有点郁闷,潘霞和魏中全对输钱似乎都不放在心上,陈子州就越发觉得今天的玩牌有情况。

夜幕下来,大家在茶楼吃了晚饭,就按照说好的计划,两个美女嘻嘻笑着就K歌去。

开着红色跑车,潘霞笑嘻嘻地道:“我们县城音响效果最好的就数贵族歌舞厅,我们就去那里吧。陈老弟,你有意见没有?”

“霞姐说了算,你说去哪我就跟着去哪,反正我对这里也不熟,就听霞姐的了,”陈子州嬉皮笑脸地道,似乎很乐意跟潘霞说笑调戏。

但此刻,听说是去贵族歌舞厅,陈子州立刻就肯定了心中的猜疑,他们三个中至少潘霞和网魏中全是约好的,那贵族歌舞厅就是姚彬的场子,把自己引进那里面,肯定设计得有陷进。

一瞬间犹豫之后,陈子州决定要去闯闯这个龙潭虎穴,也是为了看看潘霞,她究竟是被人逼着陷害自己,还是她真的已经跟姚家同流合污了?

陈子州好几句话都是说听霞姐的,这话听得潘霞心里也是暗自犹豫,她虽然笑盈盈的一副毫无心机的样子,可心里清楚陈子州是个好人,这大帅哥似乎对自己还有着那么一种喜欢,虽然也是色,但哪有不色的男人呢?

难道真的要害他么?潘霞心里急剧地犹豫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