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花园约会

小说: 村官桃运仕途 作者: 东南路断 更新时间:2015-03-03 01:00:18 字数:2080 阅读进度:44/560

当晚,陈子州把初为女人的小兰,让她梅开三度,接连几次把她送上了极乐巅峰,她才软软地躺在男人臂弯里沉沉睡去。

第二天清晨,陈子州醒来看着床上上鲜红的玫瑰花,心中一阵得意,秦可依不是不让自己破她表妹的处么,现在她表妹可是自愿献身了。虽然自己没有什么处女情结,但那个男人不想多得几个处女呢。

可是突然想起自己最爱的吴依玫,已经结婚成为他人妇,心中就有一种失落之情。但看着身旁洁白如玉的美女,他不禁高兴地笑起来,掀开薄毯,侧睡着的小兰,就露出了无限美好的胸猛风光。

圆圆鼓鼓的,正是陈子州最喜欢的梨型美胸,他将她抱在胸前,一只手便爱不释手地握住一只,轻轻柔柔地揉来揉去。

少女是很敏感的,小兰很快就被他弄醒,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长长的睫毛一阵轻颤,看着陈子州欢喜地摸着自己,这丫头又勾住他的脖子,把胸儿往他手里一挺:“恩哥,以后我天天做你的女人,你喜欢吗?”

这丫头不用刻意,自自然然地就是那么诱人,陈子州被她小腿勾住底下的大棒,马上又有了反应,立刻翻身压了上去,坏坏地笑道:“你这么漂亮,哥哥当然能喜欢,怎么样?做了女人,你喜欢吗?要不要再来一次?”

啊,小兰感到他的大棒又硬了,赶紧一翻身躲过去,惊呼道:“不要,昨晚被你弄得人家那里都疼了,你还要,哼。”说完,她似怨恨却是欢喜地白了他一眼。

小兰这一翻身,恰好把她白白嫩嫩的臀儿呈现出来,陈子州顿时火热,抱着她的小腹,把大棒顶在她臀勾里,笑着在她耳边轻声道:“弄疼了吗?我怎么不知道,我只知道有人叫我要快点。”

“恩哥,你好坏哟,”小兰羞红到了耳根,身子撒娇着一阵扭动。

陈子州火气更盛了,昨晚没能好好吻她全身,此刻,他压着小兰,从她耳垂到脖颈,到腰臀上,就是一阵狂吻,双手也在她大腿上游移挑豆。

小兰痒痒地娇笑几声,经不住陈子州的挑豆,渐渐迷失起来,开始热情地回应着他,于是,两人又开始缠绵起来,而小兰也明显地开始食髓知味,迎着陈子州的冲击,发出时高时低的嘤咛。

双方一阵急促的挺动迎合之后,同时释放了生命的精华,紧紧搂抱在一起。

吃了早饭,为了以防车正国的黑手,陈子州想去县城找一找吴依玫,本来这样的事情是不好麻烦她的,可是为了修路,也顾不得面子了,他拨了吴依玫的电话,对方很快就接了。

“子州,终于接到你电话了,你是不是要进城来请我吃饭?嘻嘻,”吴依玫显然很高兴,好像一直期待他的电话似的。

陈子州忙说:“依玫,想不到你真是我肚子里的蛔虫,我想什么你都知道,那你今天有空吗?”

吴依玫娇哼一声:“你才是蛔虫呢!恶心死了。今天周六,没有上班,那你快点下来啊,我等你。子州。”

陈子州挂了电话,心里莫名的一阵激动,他似乎感应到了吴依玫话语里的兴奋,似乎又找回了大学时追她的那种美好感觉。

回头,陈子州对正在洗碗的小兰说:“小兰,我今天要进城去找个人帮忙,晚饭我就不回来吃了,你今天好好休息一下。”

嗯,小兰开心地答应一声,撅着嘴朝陈子州抿笑着。

陈子州明白她的小心思,低下头,在她唇上重重地亲了一下,挥挥手,便骑摩托车进城去了。

两个小时后,进了城,陈子州给吴依玫打电话,问她在哪?

吴依玫说在街心花园荷花池旁等他。

陈子州骑车过去,把摩托车停放在路边,便走进街心花园,秋天凉爽,来街心花园休闲的人很多,陈子州远远看见吴依玫站在柳树下。笑盈盈地向自己招手。

走过去一看,陈子州只觉眼睛发亮,眼前的吴依玫太美丽了,穿着时尚Sexy超个性设计的雪纺裙,两件套的款式形成前短后长的个性设计,白上衣胸前一个可爱的蝴蝶结,短裙外搭着飘逸的雪纺,曼妙又时尚的感觉,冷静而又优雅的气度,露出来的长长细腿,既性感又凸显优雅品味,充满了复古时代的浪漫色彩。

“子州,怎么了?我这身衣服不漂亮吗?”吴依玫见陈子州看呆了,开心地笑问。

陈子州呵呵一笑,真诚地赞美道:“当然漂亮,穿在你身上再合适不过,我仿佛又看到了大学时的你,优雅而美丽。”

“是吗,那真谢谢你的夸奖,现在还早,先陪我逛逛这花园吧,”吴依玫粲然而笑,眼神动人地示意他一起走走。

陈子州跟她并排走着,不免担心地问:“我们这样逛,好吗?街心花园里这么多人,我担心你爱人会不会?”

“子州,你只要陪我走就是啦,其他的事不用你杞人忧天的,”吴依玫微微一笑,“倒是你,一个人来我们县工作,有女朋友了吗?”

陈子州苦笑一下:“原来耍了一个,你是知道的,毕业就分了。现在还没有,像我这种穷光蛋,那个女孩愿意跟我白耗青春啊。”

吴依玫浅浅笑道:“话不能怎么说,我觉得你是很优秀的,应该是属于潜力股。”

陈子州哈哈大笑,顺口开起了玩笑:“你别安慰我啦,你要是觉得我优秀,干嘛当初不答应我呢?我都被你打击惨了,哎,你现在生活还幸福吧?”

“哦,”吴依玫想说什么,却突然咬着嘴唇,努力控制着什么,最后勉强挤出一个笑容:“还行。”

陈子州看着她奇怪的表情,心里一个颤抖,她真的生活幸福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