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可以抱抱我吗

小说: 村官桃运仕途 作者: 东南路断 更新时间:2015-03-03 01:00:02 字数:2072 阅读进度:25/560

余小红很明显地爽爆了,陈子州也很明显地感到她那里紧窄地收缩,顿时,也猛吼一声,犹如登上了仙境山峰。

前几次都是一触即发,今夜,他终于人生第一次做了真正的男人,满面笑容,喜不自禁,趴在余小红的瘫软无力的身上,还舍不得下来。

“你,你快出来,你那么大,弄痛我啦,”余小红娇哼一声,无力地推了他一下。

陈子州赶快侧翻下来,抱着她,用手轻轻摸着她那汁液汇聚的沃土,爱怜地亲着她的小嘴,关心地问:“小红姐,真的痛了吗?”

这时,外面一阵行人过路的脚步声,踢踢踏踏。

两人抱着,互相瞪着眼睛,欢喜地不敢出声。

脚步声之后,余小红嘻嘻一笑:“不告诉你。弟弟,姐姐得走了,被哭灵的发现我不见了,会找我的。”

陈子州尝到如此鲜美的肉味,本来想一会再好好来一次,这下不由得失落起来,他伸手拉住她正在穿衣的手,央求似的说:“小红姐,再来一次嘛。”

余小红轻轻拿开他的手,满脸红潮地在他嘴上亲了一下,柔柔地说:“改天姐姐再给你,”走到门边,回头一笑,仿佛想起了什么似地说:“弟弟,你真棒!”

陈子州看着她一溜烟不见了,虽然还不尽兴,但终于尝到了美味,以后还有的是机会嘛。

回想起刚才的感觉,他才知道,农村的姑娘十七八岁就结婚生孩子了,那时候身体都还没有发育完全,这生孩子的时候坐月子时尽吃好的,反而促进了身体的第二次发育,所以农村都说男长十七八,女长生娃娃。

所以,农村的女人啊,就是生了一个娃之后,身材反而变得更好了,前凸后翘的。这是在这山野乡村,如果跟城里那些露着的时尚女人比,穿上同样的衣服,绝对一点也不逊色!

一大早,全村人热热闹闹地把小兰妈抬上山,安葬之后,德望叔把陈子州请到屋里,说有事相商。

小兰、大姨、秦可依三人在屋里,陈子州走进去,不由悄悄跟秦可依一个眼神。秦可依那小媚女,也悄悄回了他一个媚眼,搞得陈子州心里猫爪一样。

德望叔说:“陈助理,小兰现在也一个人了,她大姨想把她带走,等一个月后,跟她表姐一起出去打工。小兰说,你是她的恩人,想征求你意见。”

妈妈的,小兰如此一个水灵灵的大姑娘,就这样远走了,陈子州心里肯定是舍不得的,但却没法阻拦,只得苦笑一下:“这是好事啊,小兰有亲人照顾,我也放心了。”

他上前像哥哥爱护妹妹一样,摸着她的头发,关切的嘱咐:“小兰啊,不要太伤心了,跟着你表姐,好好生活,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我一定会帮你的。”

“嗯,那我走了,”小兰红红的眼睛感激地望着他,便锁了门,跟大姨表姐走了,回头看了一眼陈子州,好像有点依依不舍。

陈子州目送她们,怅然若失,走远了,秦可依才回头朝他笑了笑,留下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哇咔咔,秦可依那腰身,那翘臀,他真的想冲上去狠狠抱住她。

丧事过后,全村又开始忙着打谷子了,陈子州晃悠到晚上,没事可做,一个人在河里洗了澡,便躺在河滩上看月亮。

躺倒九点过,起身回村准备睡觉,走到村边的田野时,突然听到一阵打谷声,惊奇地一看,朗朗月光下,一个大人一个孩子,还在田里忙碌着。

陈子州仔细一看,那不是刘海艳么?怎么回事?他赶紧过去,果然是刘海艳,他急忙上前去,看着满头大汗的刘海艳,心里一痛:“海艳姐,你怎么还在打谷?白天打不行吗?”

刘海艳气喘吁吁地说:“要抓紧这几天,一下雨就凉了,白天忙不过来,各家都没有男劳动力,也找不到人帮忙,只有晚上多打点。”

原来是这样,陈子州不由钦佩这个坚强的女人,他看看孩子,那么乖,帮着妈妈打谷,累了也不叫一声。想起才来的时候,别人还帮助自己,这么多天了,自己却把她忘记了,真是不该,陈子州于是说:“海艳姐,你咋不跟我说,怎么说我也是一男子汉,从明天起,我帮你,以后啊,你就把我当做你家的男劳动力,有什么事尽管叫我。”

刘海艳马上红了脸,想起第一天他就抓住了自己的大乃,让她空闲了七年的身子猛地醒了,这几天都还在恋恋不忘,她很想叫他去家里吃饭,可她不敢,没想到今晚他来了,还这么说,她羞得低下头,喃喃地说:“嗯,那我和孩子谢谢你了。”

见美村妇红了脸,陈子州这才发觉自己说的话,有歧义,怔了一下,见女人没有生气,反而露出娇羞,也想起那天的事情,心里嘿嘿乐了。

做到十一点,三人背着谷子回家了,孩子也许是累坏了,回到家就睡着了,刘海艳用毛巾帮孩子擦拭了身体,就抱到床上睡了。

大半夜的,现在只剩下孤男寡女,陈子州看着劳动后红润润的刘海艳,美的那么惊人,不由自主地就起了邪念,呆呆地望着她。

刘海艳被他傻傻望着,仿佛也动心了,不由对上他的眼,双目深情交织。眼神就是鼓励,陈子州真的想扑上去,可是想着她守了七年的名声,不能坏在自己手里,吞了一口口水,忍住了。

他赶紧说一声:“海艳姐,你也累了,早点睡,明天早上我再来,我,我走了,”话虽说着,他却极不情愿转身,还回头恋恋不舍地望她一眼,抬脚走向门边。

突然,身后,刘海艳温柔得几乎听不清地说:“子州,你,你可以抱抱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