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46.第946章流寒

小说: 重生之都市狂仙(梦中笔丶) 作者: 梦中笔丶 更新时间:2018-08-05 06:16:33 字数:2415 阅读进度:946/2369

“你说什么?”

“放肆!尔敢如此轻辱宗门!”

秦轩话音刚落,整个大殿内便如沸腾一般,诸多道君怒而起身。

便是李玄道的脸色也异常难看。

秦轩依旧满面平静,望着那众人,丝毫不在意。

流寒更是大喜,他本以为无望,却不曾想秦轩竟然自寻死路,竟敢轻辱宗门。

“静!”

骤然,李玄道口吐一字,整个大殿所有声音被压下。

李玄道望着秦轩,眸光亦有淡淡的冷意,“长青,你如此骄狂,但你一向识礼数,我便不予在乎,但今天这句话,恐你要去刑峰受罚!”

“天云宗,岂能是你能轻辱的?”

秦轩眸光悠悠,望着李玄道,“骄狂?轻辱?”

秦轩一笑,仿佛听到天大的笑话,渐渐笑容平复,望着这满座道君,乃至合道大能,包括李玄道这位天云宗宗主。

“非是狂骄,非是轻辱!”

秦轩淡然道:“事实罢了,以弟子之资,千载后。”

“弟子足以翻掌灭天云!”

“你!”

“太放肆了,太放肆了!”

“这家伙就算是狂,也要有个限度!”

一群道君只感觉胸腔内起千重波澜,万重怒火。

他们从不曾见过如此狂妄之人,给你千载,翻掌灭天云?

堂堂三品宗门,翻掌灭之,这种话你也敢出口?而且,还是当着天云宗诸多长老,乃至弟子的面上出口,还是……事实罢了?

李玄道此刻的脸色很难看,倒是风玄神色如常。

“长青,你太放肆了,轻辱宗门,口出狂言,你将宗门置于何地?”流寒更是趁机落井下石,毫不犹豫。

秦轩如身在烈火之中,道道如光如剑刃,但他却依旧不曾在乎。

“也罢,凭尔等之见,何以评我,千载之后,星穹尽知!”秦轩心中轻轻一笑,不再言语。

前世他不曾拥有万古长青诀,青帝传承,亦千载登仙土,横扫修真界亿万星域。

更何况如今?

他望着那一双双蕴含怒火,震惊的眸子,微微摇头。

“够了!”

风玄终于出声,众人只觉得心中一震,这两字如清雨涤心,心中怒火竟然渐渐消散。

风玄起身,苍老的眸子望着秦轩,“你骄狂也好,事实也罢,今日所谈,非是你千载后如何?”

“你既然已经起天道誓言,为寒风宗弟子,那么,是老朽错了!”

“事因老朽而起,便以老朽告终。”

风玄起身,望着秦轩,声音沉缓,头颅微垂,“身为长老,听信谗言,老朽,会去刑峰受罚。”

“风玄师叔祖!”

“风玄师叔!”

顿时,整个大殿内众人脸色皆变,便是李玄道亦是如此。

堂堂二长老去刑峰受罚?

曾历经大劫而不死,于天云宗有至功的风玄,竟然自降身份,去刑峰?

便是秦轩也不由眸光内泛起一丝讶异,最后却轻轻笑着,不言不语。

“小家伙,你说的没错,老朽古板了些。”风玄轻轻一笑,“活了这么久,我那师兄也常常如此评我。”

“错便是错,对便是对!”

“今日,是你对我错,所以,老朽会去刑峰受罚,给你一个清白!”

李玄道欲张口,一群道君欲劝说,却被风玄抬手压下。

他微微看了一眼流寒,“流寒,你与长青之间的恩怨,我知晓,不过,此地非是西云国,不是你勾心斗角之地。”

“待这次事后,你便褪去这一身天云衣,回西云国吧!”

音落,流寒的脸色一下子变得煞白无比,更是猛地一下跪在地上。

“二长老,弟子只是担忧宗门,心系宗门,绝无他心啊!”流寒‘痛彻心扉’道:“弟子绝非是有意如此,宗主、诸位长老,只是因为弟子质疑他一个狂妄、不知天高地厚之辈,便要逐弟子出宗门?”

“此子轻辱宗门,来路不明,且尚且没事,反而是一心为天云宗的弟子要遭受如此惩处!”

“流寒,不服啊!”

一旁的胡野,更是早已经失魂落魄,颤抖的跟随流寒一同跪下,匍匐在地,身躯颤抖。

众多道君内,有人望着流寒如此,心中亦有不忍。

“宗主,长老,流寒在天云宗内也有数千年了,一直都不曾犯下大错,何必逐出宗门。”

“这是否,太过苛刻了些?”有一名道君缓缓出声。

风玄眸光沉静,似也在考虑。

李玄道眸光微冷,有些话他自是不适合去说,但心中已有猜测。

凭一个西云国,如何能算天机,寻一个宗门被覆灭数十年的漏网之鱼?

能如此的,无非是荒宝楼、幻云宗,想要借流寒之手除去秦轩,以报秘境之仇。

但这番话他无凭无据,更何况,若是如此,流寒便已经不是被逐出宗门,此举,无异于叛宗了。

“是啊,流寒不过是正常怀疑罢了,换做是我等,也会有如此怀疑!”

“如今长青已经发天道誓言,真相大白,流寒虽然有错,但不至于逐出宗门!”

一些道君劝道,天云宗许久都不曾有逐出宗门的弟子了,更何况,流寒还是西云国皇室,更是一位真君,麾下还有弟子,宗门内有诸多好友,逐一人事小,牵扯却大。

就在李玄道与风玄思虑时,忽然,跪在地上的流寒眼中闪过无尽的怨毒。

他跪地大喊道:“宗主,长老,各位师叔、师兄!”

“长青虽然证明自己曾是寒风宗弟子,但我想这一次我们是否本末倒置了!”

“弟子怀疑的,乃至在场众位所担忧的,根本不是长青此子是否是寒风宗弟子!”

“而是此子,是否对天云宗有祸心!就算他曾为寒风宗杂役弟子,但七八十年,整个北荒无他半点音讯,更有如此诡谲的传承,众位难道就不曾怀疑么?”

流寒声音起,整个大殿再次寂静下来。

李玄道、风玄脸色微变,望着流寒。

杀人诛心!

这家伙,是要与长青死磕了?

唯有秦轩,噙着淡淡笑意,依旧淡然如常。

“那,你待如何?”这句话,是秦轩问出的,就仿佛在看一只蚂蚁,一个肆意表演的小丑一样。

流寒满面怨毒的看了一眼秦轩,最后,他深深一拜。

“弟子,想请问心剑!”

“若长青能接问心剑而安然无恙,弟子甘愿被逐出宗门!”

流寒眼中深藏杀意,缓缓出声。

“绝无怨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