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三章 死在温柔乡

小说: 陈二狗的桃花大运 作者: 唐兴林 更新时间:2018-10-08 16:20:12 字数:4663 阅读进度:146/147

113死在温柔乡

雷冰从上海给陈二狗打来电话,说上海迪士尼有意想和环宇合作制作一部动画大片,她希望陈总能够亲自去上海洽谈。

二狗正巧要动身去宁夏参加一个由环宇大夏开发的楼盘开盘仪式,他明白,如果能和迪士尼公司合作,那将大大提升环宇的知名度。

二狗派施罗德去上海与迪士尼方面洽谈。

在二狗起飞一个多小时后,施罗德也飞往了上海。

对于一直想去上海而没去成的汪华来说,心里充满了遗憾和嫉恨。二狗还没从德国回国时,汪华曾告诉环宇上海办事处主任雷冰,他要去上海。但是,他一直都没有去上海的理由。现在,陈二狗回来了,上海那边也有事情了。汪华甚至怀疑雷冰是故意找理由让陈二狗去上海。陈二狗没有时间去上海,洋鬼子施罗德却要去了。曾经无限风光过一段时间的汪华,心像一下子从天上掉到了地下,感觉摔的生疼生疼的。

他立即给苏珊打电话,要那个社探所再派一个人去上海跟踪施罗德。因为据他观察,这个洋鬼子也是个风流鬼。只要能抓住他一点事情,就能把他赶回德国去。

为了汪华,苏珊还是肯花钱的。甚至,在汪华身上,苏珊下了很大的赌注。汪华给苏珊提供了施罗德的详细资料,苏珊又转给了那家香港侦探社,他们立即派了一个人从香港飞往了上海。

搞侦探的人都很厉害,那人没费什么劲就查到了施罗德下榻的酒店。并且很神奇的住在了他的隔壁。

当晚,上海办事处主任雷冰请施罗德吃饭。雷冰带了办事处两位能喝酒的小伙子陪同。雷冰是第一次见施罗德,她本来想安排施罗德吃西餐,结果在接机的路上她听说施罗德在中国呆过几年,很喜欢中国菜,就改请他吃中国菜。

菜基本上是都是雷冰点的,施罗德说他喜欢中国的川菜,雷冰就安排在了一家川味酒店。在征求了施罗德的意见后,雷冰要了两瓶中国产的红酒。办事处没有专职司机,雷冰要开车,就没喝酒。她给自己要了一瓶饮料,就以此代酒和施罗德碰了。她说了些欢迎施罗德来上海指导工作之类的话,施罗德倒显得很谦虚,表示自己还要多请雷主任关照。

因为雷冰盼的是陈二狗来上海,结果二狗没来。多少让雷冰有些失望。从二狗出车祸到现在,雷冰还没和二狗见过面。所以,她很期望见到二狗。尽管施罗德一表人才,又是德国人,但雷冰并没有表现出太多的热情。她很有分寸地对施罗德表示客气和礼貌,让施罗德觉得这个年轻漂亮的办事处主任很沉稳,沉稳的让一向活跃的他连一句玩笑话也不敢开。

晚餐用了不到两个小时就结束了,雷冰亲自开车送施罗德回了酒店。在酒店门口,雷冰下车和施罗德告辞,约好明天见面的时间,就开车走了。

施罗德进到酒店房间就再也没出来。他先去冲了澡,冲完澡之后,就穿着睡衣打开手提电脑了解雷冰交给他的一个关于迪士尼的资料。

施罗德的一举一动,都在隔壁那个无所不能的私人侦探的监视之中。

但是,这一夜,施罗德一直都没有发生什么故事。

在上海的三天,施罗德除了谈事,应酬和逛街,甚至连咖啡厅都没进过。只是碰到上海大剧院举办一场高级别的音乐会,施罗德邀请雷冰一起去了。这是一个高雅的场所,一次精神的盛宴,施罗德不会有什么故事发生。雷冰更不会。

回到香港,那个私人侦探把拍到的录像交给苏珊看,苏珊看了很失望。苏珊又打电话让汪华从深圳过来香港看录像,结果,汪华看了录像比苏珊还失望。他一气之下,把录像带摔在地上,骂道:“我就不相信洋鬼子只有这些事,是不是这个家伙偷懒,根本就他妈的没有跟踪?”

苏珊很无奈,说:“那我们也没办法。”

但是,肖彤彤的出现,仿佛让汪华看到了曙光。

这天下午,肖彤彤给汪华打电话,询问环宇影视制作这一块的情况。汪华说,影视制作方面的工作一直都是韩明在具体负责,但主管这一块工作的领导是新来的总经理助理施罗德。一提到施罗德,汪华心里一下子亮了,他对肖彤彤说:“你现在还是环宇的签约艺员,你可以过来和陈二狗聊聊你的想法啊。即使你以前和陈二狗有什么不愉快的事,也没什么的,你可以借着看他的名义来啊。这样也显得你是个大度的人,没必要躲躲藏藏的。即使陈二狗不和你谈什么,他也会把你推给施罗德。那洋鬼子人还不错,说不定还真欣赏你呢。”

听了汪华的话,肖彤彤很高兴,她风骚地说:“算没白陪你,还能想着点我。现在陈二狗在不在?如果在,我现在就过去。”

汪华说:“在,他就在办公室里。今天早上才从银川回来。”

挂了肖彤彤的电话,汪华在心里骂道:“不长脑子的骚货!”

肖彤彤来到陈二狗办公室的时候,正好有一位客人刚刚离去。

“陈总,听说你回来了,我来看你。”肖彤彤很热情地对陈二狗说。

二狗从办公桌后面走过来,也热情地和肖彤彤握手,说:“谢谢你,好久没见了。”

肖彤彤似乎有点不好意思,说:“前段时间有点事。”

肖彤彤和陈副省长的事,陈二狗也听说了。

肖彤彤和二狗聊了一些别的事,就给二狗说了她自己也成立的文化传媒公司的事情。二狗说:“不错,祝贺你。”

肖彤彤说:“以后还要请陈总支持呀,很希望能和环宇有合作。”

二狗爽快地说:“可以,现在就是合作的时代。大家互利共赢就好。我现在不负责这方面的业务,韩明你也熟悉,具体情况你们可以细谈。还有,我给你介绍一个人你认识一下,他负责环宇这一块的工作。”

二狗带肖彤彤去了施罗德的办公室。

陈二狗先给施罗德介绍肖彤彤:“肖彤彤小姐,原来是电视台著名主持人,现在成立了自己的文化传媒公司。”

他接着给肖彤彤介绍施罗德:“施罗德先生,我的助手,对中国文化很熟悉,你们可以多交流。”

肖彤彤和施罗德热情握手,说:“以后请你多关照!”

施罗德客气地说:“呵呵,以后还要多向肖小姐请教。”

二狗说:“你们聊,我先过去。”

陈二狗离开以后,肖彤彤轻松多了,她对施罗德说:“施罗德先生中文说得这么流利啊,都能做中文播音员了。”

施罗德呵呵笑着开玩笑:“如果哪一天失业了,就请肖小姐介绍我到电视台做主持人。”

肖彤彤也笑了,说:“你真会开玩笑哦,不过,你要是到电视台做主持人,倒还真能吸引人。你长得这么帅,女观众一定很喜欢了。”

他们两个聊得很投机,似乎有相见恨晚的感觉。

汪华想知道肖彤彤来没来找陈二狗,就找借口去二狗办公室里请示一件事情。他没有看到肖彤彤,不能判断肖彤彤来没来过。

汪华又找借口去了施罗德的办公室,结果看到施罗德和肖彤彤正聊得开心。

汪华假装很吃惊的样子和肖彤彤打招呼:“肖主持,你过来啦,好久没见你了。”

肖彤彤说:“是呀,是呀,也好久没见汪总了。我今天过来看看陈总,他受伤后我还没来看过他。陈总给我介绍施罗德先生认识,看我们有没有合作。”

汪华跟施罗德问了个事情,就和肖彤彤打了个招呼走了。回到自己办公室,想着刚刚看到肖彤彤开心的样子,他心里竟有一点醋意。看那架势,肖彤彤很快就能把施罗德拉上床。但吃醋归吃醋,汪华很希望施罗德能上了肖彤彤的床。而且希望他们能闹出更大的动静。

快下班的时候,二狗又来了一趟施罗德的办公室。他要施罗德叫上韩明陪肖彤彤晚上一起吃顿饭,他说他有事就不陪了。

肖彤彤感激地对二狗说:“陈总,你太客气了,应该我请你们吃饭才是。”

二狗说:“你很长时间没来了,请你吃饭是应该的。”

施罗德正想晚上请肖彤彤一起吃饭,但他没想到要韩明一起陪同。他明白二狗的意思,因为韩明是影视中心主任,他们可以一起和肖彤彤聊聊。

以前,二狗对肖彤彤没有什么好感,但毕竟都是熟人。今天了她忽然来环宇,也不能不表示一点心意,留她吃顿饭是应该的。

至于合作的事情,二狗现在也不想干涉很多,他相信韩明他们会处理好每件事情。

施罗德在办公室给韩明打了个电话,说了请肖彤彤吃饭的事情,韩明说知道了。他下班后直接到酒店。现在,环宇招待客人,都是在自己的酒店餐厅里,各部门都有一定的招待费用。很方便。

施罗德要喝酒,肖彤彤是开了车来的,她说:“那就喝吧,很久也没来环宇了,今天来感觉很亲切。韩主任我们是老熟人,施罗德先生是第一次认识,就陪二位喝点酒。大不了不开车了。”

环宇酒店西洋风格,这里的酒全都是洋酒。

施罗德征求韩明和肖彤彤的意见:“我们喝白酒怎么样?”

韩明是个实在人,他看着肖彤彤说:“我可以喝一点,就看肖小姐了。”

肖彤彤说:“白酒就白酒。”

施罗德就要了一瓶伏特加。

一瓶酒,施罗德给自己和韩明一人倒满了一杯。剩下的给了肖彤彤。那种酒杯是喝啤酒的玻璃杯。肖彤彤说了些客气话,先敬施罗德后敬韩明,她一连喝了两大口,杯子里的酒下去了很多。

施罗德一看,这个漂亮的中国女人很能喝酒。对于喜欢喝酒的施罗德来说,他很喜欢肖彤彤的这种喝酒风格。

韩明知道肖彤彤成立了文化传媒公司,肖彤彤又表达了和环宇合作的希望。韩明说,只要有合作的项目,大家就可以合作。从下午到现在,施罗德对肖彤彤的感觉很好,他明确支持肖彤彤和环宇合作。

喝完了一瓶,施罗德说再喝一瓶。韩明说,他已经够了,再喝不进去了。他建议喝一瓶就好了,大家早点回家休息。

施罗德只好招呼服务员拿来菜单签字。

施罗德就住在酒店,但是他还是下楼送肖彤彤。在电梯里,施罗德说:“我还没喝好,等下回去再喝一点。”

韩明说:“老施,酒喝适当就行啦,喝多了伤身体。”

施罗德说:“没事。”

施罗德看到,肖彤彤想说什么,但没有说。

韩明就住在公司附近的一个小区里,他和施罗德要肖彤彤不要开车回去,等明天再来开车。韩明为肖彤彤拦了一辆出租,等她上了车,韩明和施罗德肖彤彤打了招呼,就走了。

施罗德还没回到酒店,肖彤彤给他打来了电话,她说:“我想陪你继续喝酒。”

施罗德一听是肖彤彤,笑着说:“那你回来,我恭候你。”

果然工夫不大,肖彤彤又回到了环宇酒店。见到施罗德,两个人都笑了。

施罗德说:“回我房间喝,怎么样?”

肖彤彤说:“行。”

施罗德住的是酒店套间,感觉很舒适。房间里有储藏柜,冰箱等。施罗德拿出了一瓶洋酒,开了一罐牛肉干和咸鱼。

两个人又喝了满满一杯,肖彤彤已经有点飘的感觉了。

她有点心猿意马地说:“我可……可回不了家了,怎么办啊?”

施罗德说:“那就不回啦。”

肖彤彤说:“那我去洗个热水澡,醒醒酒。”

她竟当着施罗德的面,脱了外衣,只穿着内衣裤去了卫生间。看着肖彤彤性感的身体,施罗德有一点傻了。

等施罗德也洗完了澡,他们很自然的就上了床。瞬间,两个人就干柴烈火般燃烧起来。但是,他们谁也没有想到,悲剧就是在他们最****的时候发生了。

在肖彤彤身上剧烈运动的施罗德忽然停了下来,像一头死猪一样趴在肖彤彤身上不动了。起初,肖彤彤还以为是他累了,要歇歇。但是感觉施罗德连喘息声也没有了,就在他屁股上拍了一巴掌。施罗德没反应,肖彤彤一翻身,施罗德滚在床上,头歪在一边。

肖彤彤慌了神,使劲摇晃着施罗德的身子,但是一点反应都没有。

肖彤彤哆嗦着身子穿衣服,不明白施罗德怎么忽然就死了。如果说她先前还有点酒醉,但此时,她已经完全被吓醒了。肖彤彤知道自己跑不了,费了很大劲,才哭着拨通了110报警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