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徐宝宝的寂寞(2)

小说: 陈二狗的桃花大运 作者: 唐兴林 更新时间:2018-10-05 14:26:53 字数:2049 阅读进度:13/147

徐宝宝自己给自己找了一个被辱骂的机会。虽然她现在换了手机,也换了手机号码,但她还是保存了陈二狗和段宏等以前一些熟人的手机号码。她觉得,万一有什么事情也可以联系上他们。徐宝宝鬼使神差地给段宏打了电话,电话接通后,徐宝宝喂了一声,段宏没听出是谁,就问:“谁呀?”

徐宝宝说:“段宏,我是徐宝宝,二狗还好吗?”

段宏一听,顿时来了气,说:“二狗好不好,关你啥事?你不会是要回来给他当小老婆吧?”

徐宝宝说:“段宏,你不要这么说。我就是想问问他好不好。”

段宏说:“那我怎么说?会不会是那个港佬弄得不舒服,又想二狗了吧?”

徐宝宝气得挂了电话,眼泪都差点快出来了。

段宏在那边解了一顿气,好像自己当面扇了徐宝宝一个耳光一样。蒋春梅也在边上,听出是徐宝宝打来的电话,就说段宏,你嘴还真损啊,不把徐宝宝气死才怪。她有她选择的权利,你不该对她那样说话。段宏说,对她那样的下贱货,还能说什么好话?气死才好。(www.upu.ccUPU小说网)蒋春梅说,徐宝宝跟了陈二狗就不下贱啦?段宏看蒋春梅一眼说,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啊?蒋春梅说,没什么意思啊,我只是说,她有她自己选择的权利,你不应该那么说她。假如我当初要是没选择和你好,那你还不骂我也是婊子了?我真得不希望你用那样的口气说话。段宏没有想到,因着徐宝宝的一个电话,他们两个还闹的不舒服了,他在心里有骂着徐宝宝,嘴里却哄蒋春梅说:“老婆在我心里永远都是清纯的好女孩,老公永远都爱你。”蒋春梅假装生气,说了一句很**的话:“都被你睡成直通车了,还清纯女孩呢。”

徐宝宝一个人坐在沙发上生闷气,偌大的房子里,安静的除了听到自己喘息的声音外,再也听不到别的声音了。这让徐宝宝有一种孤寂,恐惧,还有一点点伤感。肥佬有好几天没过深圳来了,他在香港有妻子,有儿子,也有女儿,还有孙子,更有他的企业。不可能抛下他们来专门陪徐宝宝。在这个小区,徐宝宝谁也不认识,想出去走走,也不知道要去哪里。

这套别墅还不是肥佬专门买给徐宝宝的,肥佬事先和她讲好了,每年四十万包了她,但不包括吃喝拉撒等生活费用。徐宝宝也想去学驾照,想让肥佬也给自己买一辆小车,不求多么豪华,二十多万元的车就可以了。既然做了二奶,就要像别的二奶一样,要像那么回事,样样都得有。这是在拿自己的青春做赌注,能扳回来多少,就要尽量扳回来。也就是说,做二奶,不能做的心慈手软。但徐宝宝也明白,不能心太急,要先把那老家伙的心给俘获住,抓住了他的心,就好办了。心急吃不了热豆腐。要小车,他不能不给买,要别墅,他也不能不给买。她就这点资本,不用,以后就没有了。

徐宝宝躺在沙发上看电视,把台调来调去,也没有自己要喜欢看的节目。肥佬从香港带过来了很多毛片,徐宝宝就找了几张看。那些天,肥佬在的时候,他们边看毛片边学着做。肥佬可能是吃了**,七上八下的将徐宝宝折腾的死去活来,屋子里回荡着徐宝宝骚味十足的叫喊声。此时,徐宝宝看着片子里男女**的动作,心里很渴望肥佬的折腾。她干脆脱掉了所有的衣服,就那么光溜溜的躺在沙发上,一只手搓揉着下面,臀部扭来扭去的,像发情的母猫。她实在难受的不行,就将一根手指**去弄自己,最后,自己把自己弄**了。

她想去找那些早被人包了的姐妹,但她们除了在麻将桌子上,在没有别的事情干,她不愿意打麻将,也就懒得去了。不然,傻乎乎的看着她们打麻将,那比一个人呆子在屋子里还难受。徐宝宝找到了一个解决寂寞的办法,那就是上网聊天。原来和陈二狗在关外住的时候,他们不上网,每天都睡得很早。徐宝宝在网上加了几个好友,其中有一个叫“给力的帅哥”和徐宝宝聊得比较投机。徐宝宝给自己起了网名“寂寞的小花猫”。两个人聊着聊着,给力的帅哥说:“小花猫,能不能发一张你的照片给哥看看啊?”

寂寞的小花猫说:“好啊。”于是,她就发去了一张自己全身照片。

给力的帅哥说:“哇塞,小花猫好漂亮啊。”

寂寞的小花猫说:“谢谢帅哥夸奖哦,你也给我发一张照片嘛。”

给力的帅哥说:“我给你看视频,好不好?”

寂寞的小花猫说:“好。”

给力的帅哥发了视频信息,这边接收了。寂寞的小花猫看到了一个还算帅气的大男人。

“哥真得蛮帅气哦。”小花猫说。他们又聊着聊着,给力的帅哥说:“我们可不可以裸聊啊?”小花猫犹豫一下说,我不好意思哦。给力的帅哥就进一步鼓动,你看我们聊得这样投机,像一见钟情一样,我们为什么不亲密一些呢。说着,他不管小花猫接不接受,就先脱了自己的上衣,之后又站起来脱了裤子,内裤。那就等于是当着寂寞的小花猫的面在脱衣服,小花猫脸红心跳,看着对方的东西,竟有点异样的感觉。她也不知不觉就脱光了自己……

徐宝宝像上了瘾一样,每天就这样和那个给力的帅哥在网络里乱搞。徐宝宝自己都觉得自己完完全全堕落了。她把手机里陈二狗等人的号码也给删除了,她想,要告别过去,就彻彻底底的告别。但她没想到,她以后还能见到陈二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