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自杀

小说: 陈二狗的桃花大运 作者: 唐兴林 更新时间:2018-10-05 14:26:49 字数:2482 阅读进度:2/147

2自杀

陈二狗一直沿着深南大道往宝安方向走,在深大北门那里的人行天桥上,他看到了很多来来往往的大学生。他就站在天桥上想心事,他想了很多很多。他想到了他的童年生活,想到了他的少年生活,也想了他的大学生活。那时,他很穷,但他学习好,和他来自一个地方的同学徐宝宝看得起他,爱他。这让很多男生都嫉恨陈二狗,陈二狗曾经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男人,有那么一个美女爱着自己,自己一定要好好爱徐宝宝,珍惜徐宝宝。他们上的那个大学没有名气,工作不好找。他们一起来深圳后,找了好多工作,最后两个人才定了下来。有时候,陈二狗和徐宝宝也憧憬着,在深圳能够碰上好运,也成为风风光光的白领。可是,在深圳三年,每年都是老样子。徐宝宝在工厂里,就像一架机器,每天都重复同样的工作,晚上回到出租屋,吃过了饭,就想睡觉。陈二狗每天上班关内关外跑,累死累活也就那么点钱。陈二狗又想到了远在大西北乡下的父母,他三年没回家了,三年没见到他们了,他现在很想他的父母,也很想同样在外打工的哥哥。陈二狗多想自己能够飞起来,飞回老家,看看自己的父母。看看那个自己从小长大的小山村。

陈二狗看到有几对大学生情侣手挽着手过天桥,不由得让他想起了和徐宝宝在一起的日子,多少次的,他们曾经也是这样,手挽着手,亲密无间。徐宝宝也不止一次对他讲过,她要爱他一辈子。可是,现在才过去三年,徐宝宝就忘记诺言,就离他而去了。这**养的深圳是个什么地方,让人的心变得这么快?难道爱情就那么一钱不值?除了钱就没有别的了吗?他也看到马路两边的高楼大厦,还有深南大道上一辆接一辆过来过去的各样小车,他觉得那些距离自己太远太远了。在深圳三年,他现在才真正体会到,没钱,就跟乞丐一样,谁都厌恶,谁都看不起。曾经,他心里倍感欣慰的是,在这个冷漠的城市里,还有心爱的徐宝宝爱着自己,陪伴着自己,这是他在这里挣扎,奋斗的精神支柱。现在,徐宝宝走了,他的希望也随之走了。这个支柱倒了,他也倒了。陈二狗在心里骂自己:陈二狗,你是个没出息的男人,你没有本事让自己心爱的人过上好日子,你留不住她,你白活了一趟!

此时,陈二狗觉得人活在这个世上很累很累。他下了天桥,一直往红树林那里走。八月的深圳,太阳毒得跟火烤一样,陈二狗头上,脸上全是汗。他一直在马路上走呀走,汗水湿透了他的衣裤,他能听到汗水吧嗒吧嗒落在地面上的声音。陈二狗的手机响了,他也不接,手机就一直欢快的唱着那首《月亮之上》,唱了好大一会,终于不唱了。现在,陈二狗完全成了一个水淋淋的人了,就像刚刚淋过大雨一样。有过往的人看到陈二狗的样子,心想,这个傻子大热的天也不坐车?有人还觉得陈二狗是一个流浪的疯子。

陈二狗心里想的只有一件事,离开冷血的深圳,离开这个让人苦恼的世界。陈二狗终于走到了海边,他一屁股坐在海堤上,看着茫茫的大海发呆。最后,陈二狗躺在海岸上睡着了。陈二狗做了一个梦,梦见徐宝宝开着一辆红色的宝马跑车把自己撞到了。徐宝宝带着墨镜,对躺在地上的陈二狗骂道:你长着眼睛干什么?陈二狗认出了徐宝宝,坐在地上喊:宝宝,我是二狗。徐宝宝看都不看他一眼,开着车绝尘而去。陈二狗吐了一口血,就什么也不知道了。等他醒来的时候,天早都黑了,海边已经没有人了。只有马路上的灯光还亮着,还有隔海相望的香港的高楼闪着迷人的霓虹。哦,香港,他想起徐宝宝是跟一个香港人走了。这个时候,徐宝宝会干什么呢?他盯着对岸的香港看,看呀看,好像要看穿此时的徐宝宝到底在干什么。陈二狗发现,自己的口袋被人翻过了,身上不多的钱和手机也被人拿走了。陈二狗自言自语地说:拿走吧,拿走吧,统统拿走吧,有人还可以用,反正我也不用了。此时,陈二狗又想到了他的老乡段宏,他知道段宏给他打了很多电话,也知道段宏现在满世界在找他,他在心里说,对不起,哥们!

陈二狗忽然想唱歌,于是他就唱起了歌:

夕阳河边走举目望苍穹

渺渺炊烟飘来的是乡愁

多少回朝夕枕幕思念着你哟

清清河水是我流淌的泪

窗外明月光映照我脸庞

欲知故乡亲人是否安康

捧一盏乡酒陪伴着你哟

无论我身在他乡与远方

给你我的喜与悲不止为那山与水

分不清梦与醒忘不掉是你身影

穿过岁月春与秋尝尽世间爱与愁

何故此时别离与拥有

给你我的喜与悲不止为那山与水

分不清梦与醒忘不掉是你身影

穿过岁月春与秋尝尽世间爱与愁

何故此时别离与拥有

窗外明月光映照我脸庞

欲知故乡亲人是否安康

捧一盏乡酒陪伴着你哟

无论我身边他乡与远方

给你我的喜与悲不止为那山与水

分不清梦与醒忘不掉是你身影

穿过岁月春与秋尝尽世间爱与愁

何故此时别离与拥有

给你我的喜与悲不止为那山与水

分不清梦与醒忘不掉是你身影

穿过岁月春与秋尝尽世间爱与愁

何故此时别离与拥有

何故此时别离与拥有

陈二狗一首接一首唱,要把满心的悲伤、忧愁和思念唱完。他知道,过了今天,他就没有再唱歌的机会了。陈二狗还唱了一首他最喜欢的罗大佑的《你的样子》,现在听他唱歌的只有大海和近处远处的灯火,以及偶尔叫几声的海鸥。他唱啊唱,唱到最后,连一点力气也没有了。陈二狗好像到了另外一个世界,他人都飘了起来。他在心里不断地说:去死,去死。死了什么烦恼都没有了。在他的近处和远处都是城市的灯火阑珊,他看不到天上的星星,也看不到月亮,就像是自己看不到希望一样。爱曾经在他的心里是那样的温暖,现在他只感觉到了内心的冰冷。爱是虚伪的,女人是虚伪的。陈二狗最后看了一眼身后的灯光,陈二狗慢慢走下了海堤,一直走,一直往海里走。海水漫过了他的腰,漫过了他的脖子,陈二狗在自己要被海水淹没的时候,说了一句话:爸爸妈妈,儿没出息,儿不孝,儿对不起你们,等儿来世再报答你们的养育之恩吧。

海水打了一个小小的漩,陈二狗就消失了。

此时,时间是公元二零一零年八月九日午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