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徐宝宝的信

小说: 陈二狗的桃花大运 作者: 唐兴林 更新时间:2018-10-05 14:26:49 字数:3683 阅读进度:1/147

1徐宝宝的信

深圳,关外。一间很小的农民房里。陈二狗下班回家,没有看到女朋友徐宝宝在家。此时,陈二狗拖着疲惫的身子倒在床上,想着他女朋友今天为什么还没有回来?或者,回来了又出去了?以往,徐宝宝差不多每天都要比陈二狗早回来一个小时,回来后,陈二狗就能吃上她女朋友做的饭菜。虽然是粗茶淡饭,但二狗吃得很香。今天,陈二狗发现那个只能容一个人在里面的小厨房里冷锅冷灶。显然,徐宝宝是没有回来,也不是临时有事出去了。陈二狗,二十四岁,长得很帅气,一个来自西北农村的穷小子。在深圳华强北一家电子公司里做业务员。徐宝宝,二十四岁,也来自西北农村,长得很漂亮,是陈二狗的大学同学,也是陈二狗的女朋友,在关外一家台资电子厂做品质检验员。

陈二狗在床上躺了一会,就去烧水,却意外发现吃饭的小桌子的上有一封信。信是用一个白色的信封装着,正面写着:二狗启。二狗心里吃紧,连忙打开信读。

“亲爱的二狗:

原谅我的不辞而别,今天下午我没有去上班,一个人想了一个下午,觉得自己在深圳和你一起熬多久也是熬不出个头。我们来深圳三年了,每天像一架机器一样转着,一年到头,省吃俭用,也攒不了几个钱。并且吃不好,穿不好,连住的房子都是最差的农民房。我真的看不到我们有啥希望。你知道的,我们家很穷,我上大学的学费都是借的,妹妹今年要考上大学还要花钱,父母就种那几亩地,一年到头累弯了腰也种不出几个钱,妹妹上学还得靠我。你家里也穷,你哥哥都还没娶媳妇,你要成家立业太难了。在深圳,我们不可能有房子,有家。你的工作看不到希望,我更是看不到。所以,我决定离开你,给我自己找一个好的出路。

二狗,我承认我爱你,也知道你很爱我。但爱又能咋样?爱当不了饭吃,爱也解决不了我妹妹的学费,爱也给不了我们一个稳定的家。我的几个姐妹都被有钱的男人包了,她们不但吃香的喝辣的,还有大把的钱花,在深圳有房也有车。我以前,还清高看不起她们,可和她们比起来,我过得什么日子呀?在深圳呆了三年,还不知道深圳真正是什么样子。一年四季也去不了几次关内,为了省钱,连春节都回不了家。我的那些姐妹不但给家里寄很多钱,还经常坐飞机回家。和她们比起来,我觉得我就是深圳的乞丐。我想,我不比她们长得丑,凭什么要比她们过的差?我一个女孩子,也只有青春才是资本。我也决定让一个香港老板包了我。

二狗,我知道你看了这个信一定很伤心,但我没办法。爱情真得不能当饭吃!也许你会骂我很贱,为了钱,不要脸。但这是个笑贫不笑娼的社会,你看看深圳那些开好车住别墅的年轻女孩子,哪一个不是靠得有钱男人?我现在想通了,女人的美貌就是资本,现在不用,等人老珠黄了,就不值钱了。我没有勇气当面和你道别,你也不要找我,也找不到我的。我也给我家里打了电话,说了和你分手的事情。家里人也不会向你打问我的下落,更不会跟你要人。也希望你不要给我家里打电话打问我。我现在只希望我的爸爸妈妈能够安安稳稳的过日子,我的妹妹能安安心心上完大学。你是个聪明人,应该再去找一个好一点的有前途的工作,你在那里做业务员,做一辈子也做不出成就来,永远都是打工仔,永远也是个穷人。这年月,穷人就是孙子,千万不要做穷人,做了穷人,你的子孙后代都是穷人。你也不要生气,我说的是实话。为了前途,你应该好好规划一下你的人生。以后碰到好的,不嫌弃你穷的女孩子,你就娶了她。但是,在深圳,女孩子呆久了,都很现实,没钱的穷男人,就不要想爱情。想办法赚钱吧,交女朋友真得是需要钱的。要么你就回老家去,那里的女孩子不像深圳的女孩子现实。好了,不说了,很多道理你都懂,再说多了,也没啥意义。自己照顾好自己!

曾经爱你的徐宝宝。”

二狗看完信,坐在那个吃饭的小凳子上抱头痛哭,他的心一下子像被人掏光了,揪心的疼。忽然,他疯了一样去看衣柜里徐宝宝的衣服,除了自己的衣服外,徐宝宝的衣服一件都不在了。陈二狗给徐宝宝打电话,手机里传来系统提示音:你拨打的电话无法接通,请稍后再拨。屋子里,只留下了徐宝宝的气息和他们曾经做过无数次爱的小木床。陈二狗跑出房子,跑下楼梯,跑到街上,像一个神经病人,又像是神婆叫魂一样,叫着徐宝宝的名字。而那个时候,徐宝宝已经在深圳一栋别墅里和一个肥得像猪一样的老男人躺在床上亲热呢。下午,老男人开车接走了徐宝宝,看到徐宝宝带了那些衣服,老男人说:“宝贝,把这些衣服扔啦,那些都是东门货,垃圾。回去再给你买啦,这些衣服你再也穿不出去啦。你穿出去,我会没面子的啦。”徐宝宝终究舍不得扔,她说:“我要留着给我妹妹穿。”曾经的一个姐妹早就给徐宝宝介绍了这个猪头老男人,但那时,徐宝宝觉得自己和陈二狗的爱情坚不可摧,谁也拆散不了他们。但现在那些想法,统统都喂狗去吧!统统都丢到马里亚纳海沟去吧!徐宝宝在老男人的别墅里,舒舒服服的洗了一个澡,仿佛要洗掉过去,洗出一个全新的徐宝宝。当老男人迫不及待,把他肥硕的身子压在徐宝宝雪白丰满的身上时,徐宝宝只是有一瞬间的羞愧。但很快就坦然了。而且,她很快就让老男人有了进入天堂的感觉,老男人一声接一声地叫着宝贝,随着老男人肥硕的身子一挺,徐宝宝彻底告别了昨天!那一个晚上,陈二狗坐在他居住的那栋房子下面,等待徐宝宝回来。可是,等到天亮,徐宝宝也没有回来。陈二狗红着眼睛去上班,一整天都没有吃饭。也差不多一整天都没有说话。一个同事问他:“陈二狗,你今天怎么啦,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是不是失恋啦?”结果,陈二狗就无缘无辜地骂了那个同事:“我操你妈!深圳的女人都是**!”那个同事很惊愕,没想到陈二狗会骂人。他骂了一句陈二狗是神经病,就再也不理他了。下了班,陈二狗在华强北的那个车站站了好久,脑子晕晕沉沉的,像没了思维一样。最后,还是坐了最后一班三一七路公交车回了关外。陈二狗怀着期待的心情,渴望回到那个已经住了三年的小屋子里,能够忽然看到徐宝宝。他幻想着,徐宝宝能够回心转意,看在他们曾经相爱的份上,能够回来。然而,屋子里只有凄凄清清的影子和地上大胆造次的蟑螂外,连鬼都没有。陈二狗倒在床上,哭了很久,一直哭到自己不知道了自己。陈二狗昏睡了一夜又一天,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晚上了。有人敲门才敲醒了陈二狗。二狗摇晃着身子开门后,看到了老乡段宏。段宏也在华强北的一家电子公司上班,今天去找陈二狗,同事说他没来上班,还说,陈二狗好像失恋了。段宏打了一天电话,陈二狗的手机一直都没人接。段宏不放心二狗,就来看他了。

“二狗,你怎么啦?”看着头发乱蓬蓬、衣服歪歪扭扭、眼睛红肿的陈二狗,段宏吃惊地问。二狗没有说话,又回去倒在了床上。

“二狗,你到底怎么啦?”段宏使劲摇晃着二狗的身子问。二狗翻一下眼皮,像个傻子一样有气无力地说:“徐宝宝跟人跑了,徐宝宝给人做二奶去了。”

段宏说:“那样的**,走了就走了。你陈二狗这么帅,还怕找不到女人了?我哪天给你介绍一个美女。”

陈二狗闭着眼睛,不再理睬段宏。段宏拍他一巴掌,骂道:“你看你个球样子,一个**就让你这样?难道世界上的女人死光了?深圳的女人比驴多,起来去吃饭,明天我就给你领一个美女来。”段宏一把提起陈二狗,像提一只鸡一样:“去吃饭,忘了那**!”陈二狗说:“她不是**。她是我女朋友。”

“女朋友个球,她都跟了人,还不是**?”

段宏驾着陈二狗下楼,去了一家饭馆。他要了几个菜,几瓶啤酒,和二狗边吃边喝。二狗只是吃菜喝酒,不说话。到最后,二狗回了家,才对段宏说了一句话:“徐宝宝走了,我的生活也完了。”段宏又骂他:“你真没出息,明天好好去上班。两条腿的蛤蟆没有,两条腿的女人多得是。明天我就带一个女人来陪你。”

段宏生怕陈二狗想不开,就给他讲道理,说女人就像内裤,想穿了就穿,不穿就扔。像徐宝宝那样的**,天生就是跟人的货。现在不跟人,以后就是和你结婚了,还是要跟人,到那时候,你后悔也来不及。迟跟不如早跟,你再找一个比她更好的,让她眼红,让她气死。你长得这么帅,不怕没有美女爱。段宏唠叨了半天,陈二狗一句话也不说。最后,段宏气歪歪的走了。

段宏走了以后,陈二狗呆坐了一会,就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陈二狗的东西几乎没有什么值钱的,他看着满满一大包衣服,决定还是寄回家去。他想,自己的衣服,哥哥可以穿。第二天,陈二狗去了一趟公司,打了辞职报,领了自己的工资,就提着东西去了邮局。他把那一包东西寄回了家,又把自己所有的钱都打回了家里。他给家里写了一封信,说自己要和女朋友到马来西亚工作了,那些东西用不上了就寄回了家。他还说给家里寄了三万块钱,今年想办法给哥哥把婚结了。他给段宏打电话说,自己要出一趟远门,要离开深圳了。段宏问他去哪里,陈二狗说去很远的一个地方,他现在讨厌深圳,一天也不想在深圳呆了。段宏说,你不要离开,我给你找一个女朋友,比徐宝宝那**好。陈二狗没接段宏的话茬,说我以后要是回不了家,你回到老家了就去看看我爸我妈。段宏一听,急了,问陈二狗:“你到底要去哪里呀?你不会……”还没等段宏说完,陈二狗就挂了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