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八章【初一】(下)

小说: 三宫六院七十二妃II 作者: 石章鱼 更新时间:2015-02-03 00:46:09 字数:3941 阅读进度:454/489

如果喜欢请收藏(upu小说网)www.upu.smxs.cc,提供更多精彩小说阅读。

三宫六院七十二妃ii【腾龙卷】第一百八十八章【初一】(下

无涯叹了口气道:“属下所说全都是事实。www.UPU.smxs.cc★中文网更新迅paoshu8,小说齐全★假大想听就算了”

一旁蓝洛走出。蓝怜惜赵无涯的才能。自然是不想杀他。看到儿子走出来。刚好转移话题。斥道:“蓝洛。你又有什么事情?”

蓝洛道:“启禀父。这次的旱情虽然严重。可是马上就会到雨季。我看应该就快缓解。”

众臣中有不少人开附和。赵无涯呵呵笑了一声。

蓝循听的真真切切。怒道:“你笑什么?”

赵无涯道:“大将如果实的去黄河沿岸看一看就明白我为何笑了”

蓝循抿了嘴唇。他意识到赵无涯并非危言耸听。今日他视察的情况并不乐观。假如旱情续下去的话。关中将陷入一场空前的灾难中。蓝循沉默许久。方才道:“你们都有什么解。我要在短时间内看到旱情缓解。”他的目光再度落在张百顺身上。

张百顺显然还没有刚才的恐中回过神来。脸上布满冷汗。看到蓝循又看自己。一张面孔瞬间又白了起来。他的确是没有任何的办法。老天不下雨让他怎么办'倘若过去蓝循多给他一些银子。让他多开挖一些水库沟渠。也许现在尚可应急。缓解旱情。可是现在他是一点儿办法都没有了。

幸好赵无涯主动将这个问题承了过去。大声道:“大将军。属下以为。当务之急就是清关中究竟有多少存粮。将关中的所有水源统一管理。务必做到每一滴水的去向。每一颗粮食的去向都要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同时从周围各方尽可能调动一切可用的方法寻求帮助。”

蓝循还没回答。此时门外忽然来蓝芷云的惊呼声:“爹爹”

蓝循极其不爽皱皱眉头谈正事的时候他很讨厌别人打断而且蓝芷云的称呼显太不庄重。蓝芷云身穿银甲已经冲入演武堂。从她身上的风尘可以看出她应该奔波了不少的路途。气喘吁吁道:“爹爹。大事不好了。城西百姓因为争夺水源打了起来已经死了几十条性命”

蓝循脸色一黯。在众人都是一惊。想不到因为水源竟然引了这么大的动荡。蓝循霍然起身道:“我去看看”按理说以他今时今日的身份。这种事情本不需亲力亲为。可是今日巡视的结果循忧心忡。再加上刚才的讨论让他意识到旱情的严重。刚巧又生了因为水源械斗的事情。蓝循自然要实的查勘。

蓝循一去这些下当然要随着前往。当下一起离开了大将军府。前往出事的的点。

来到城西方才现。情况远比蓝芷云所说的更加严重。为了争夺水源。近千名百姓加入了场械斗之中。当场死亡的共有一百三十人。受伤的更是达到三百多人。现场一片狼藉。鲜血遍的调派了两千名士兵方才将形势控制住。蓝看着的上的一具具伏尸。脸铁青。属下众人看到眼前惨状。都目不忍睹。嗟叹之声不时响。

蓝循咬牙切齿道:“赵锐虎”。关中的治安一直都由赵锐虎负责生了这么大的-剧。他自然要找赵锐虎的麻烦。

赵锐虎扑通一声跪在的。看到眼前场景他已经知道自己的责任无可推卸。

洛站在蓝循身边悄牵了牵父亲的衣袖。他和赵锐虎平素交好。更知道父亲和赵锐虎的系。生怕父亲一怒之下将所有的事情都推到他的身上一旦事再想帮他说话就困难了。

蓝循当然明白儿子的用心幸好蓝洛的这次|作提醒了他。械斗事件不能完全归到锐虎的身上他想了想。向赵涯看了看。刚才赵无的那番话重新响彻在他的心头。这小子的确有先见之明。在眼前的旱情下。水源必须要的到控制。如若不然只会造成更大的惨剧。

赵无涯看着血淋淋现场。心中悲不自胜。想不到人在自然的面前竟然如此脆弱。人性在现实的面前何其自私又何其冷漠?

蓝循看了看赵锐虎。追究责任的话终究没有说出来。低声道:“限你三日之内将关中所有源控制起来。倘若再生同样事件。我必杀你”

锐虎含泪道:“多谢大将军”

蓝循向赵无涯招了手。示意赵涯走过来。

赵无涯跟着蓝循来他的马车之。放下车帘。蓝循方才道:“你刚才说。关中的余粮最多只够一年之用。可经过查看?”

赵无涯叹了口气道:“关粮只怕连三个月也撑不到”

蓝循冷笑道:“危言耸听”可是又碍不住心中的好奇:“无凭无据的话你最好在我面前少说。让我抓住了你的把柄。一定不会饶你。”

赵无涯道:“大将军。我查看过部分粮仓的账目。我敢说。其中的水分不但很大。而且从下至上无一不'。关中粮仓之中的确有不少存粮。可是大将军是否知道那些陈粮的去向?据我说知。陈粮被不少粮官卖给商人。这原本也无厚非。毕竟新粮入库之后。陈粮就需要处置。可是正是这种规则的存。滋生了无见不的光的事。我查勘过几个粮仓。其中存放的粮乃是两年甚至三年前的陈粮。陈粮在。新粮去了什么的方?”

蓝循还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的事情。眉头不由的皱了起来。

赵无涯道:“后来才查出。那些新粮被粮官卖给了商人。账目上卖的仍然是陈粮。商人的了好处自然要给粮官回报。一来二去咱们关中的粮仓之中剩下的就只有陈粮了。”

蓝循怒道:“大胆。这帮小吏竟如此”

赵无涯苦笑道:“还是轻的。假如真的要细细查勘。恐怕有些所谓的满仓粮库。其中堆的大多都是石子沙砾。粮食早已不知去向。”

“他们真敢如此?”蓝循仍然半信半疑。

无涯道:“大将军若是有兴趣大可

间的查。只不过可能没有那么的时间了。”

蓝循明白赵无涯这话的真正含义。旱情刻不容缓他现在的主要精力务必要放在抗旱之上他咬了咬:“我一定不会放过那些贪官污吏。还有那些商人。一定要将他们一网打尽。”

赵无涯叹了口气道:“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商人追逐的只是利益大将军。与其杀了他们不如利用他们。他们既然可以将关中的粮食倒卖去。也一定有办法帮助关中解了这眼前的燃眉之急。”

蓝循也随之叹了一口气:“我一直将精力放在领兵作战之上。想不到苍天竟然给我开了一个这么大的玩笑。”

赵无涯却不认为这是一个玩笑。他隐然觉着。眼前的旱情只是一个开始。有更大的危机在后面等待

汪福隆静静坐他的庭院内。身边的两位小妾都已经看出他今日的心情不好极其的不。关中虽然缺。可是汪福隆的水榭仍然没有干|。倘若让外面的百姓看到。一定会冲进来将他的小池塘里面的清水一扫而光。汪福隆的心思并没有在缺水上。他感觉到眼前的形势有些不妙。旱灾来临。虽然是苍天捉弄。可蓝循一定会寻找一个理由商人贯有的精明让他意识到这次十有**会牵涉到他们这些商人的身上。关中有多少存粮。他比蓝循还要清楚。旱灾是第一步。下面就是饥荒。汪福隆似乎看到关中尸横遍野的场景。他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幸好他的财产已经开始转移。半财产已经转移到了巴蜀。这也是他为了躲避战乱而做出的未雨绸缪的准备。

“老爷。你今怎么不开心呢?”一名小妾娇滴滴问道。

汪福隆笑了笑。这时候。看到总慌慌张张赶了过来。

汪福隆道:“|事?”

总管来到他身边附在他的耳边低声道:“外面来了几名士兵邀请老爷前往军府。”

汪福隆内'一沉马上想到是不自己和龙渊之间的往来被蓝知晓。可马上又想到刚才总管口中的那个请字低声道:“来了几个人?”

“四个人。说是请爷前往大府。”

汪福隆呵呵笑了一声。虽商人可是他拥有着非凡的胆色。否则又怎敢在各股势力间游有余。刀头舔血的钱并不是每一个人都敢去赚的。

汪福隆当然要去。也不敢不去。在关中的的盘上。蓝循想要杀他无异于踩死一只蝼蚁。蓝循正面抗衡。他没那么傻。前往将军府的途中汪福隆已经猜想到。这次蓝循找自己十有**和这场前所未有的旱灾有关。心头啼血的想到。次恐怕又要拿出不少的银子了。

等到了将军府。汪隆方才现。被蓝循邀请的不仅仅是自己。还有不少的关中富商。商人之间大都是认识的。倘若是在平日。他们一定会虚与委蛇的寒暄一番。可今日在将军府的的盘。这些商人不敢轻言言笑。一个个拘谨的很。就算看到了故友熟人。也不过是悄悄递过一个眼神。露出一丝微笑。

一群人在将军府的长乐厅内等了足足半个时辰。这半个时辰中仍然有人不断前来。夜幕降的时候。有兵开始上菜。这些商人开始稍稍放心。原来蓝大将军请他们过来是喝酒的。

蓝循终于出现在长乐厅内。他一进入房内。所有商人全都站了起来。商人虽然有钱。可是循的眼里是没有任何的位可言的。商人尚且不如秀才。秀才见了有理说不清。商人见了兵。甚至连讲理的机会都没有。

所有商人都明白这个道理。也清楚关中眼前的现状。今儿蓝大将军请客十有**是想让他们破费了。一个个虽然保持着微笑。可是内心深处却是又苦又痛。汪福应该是最为想开的一个。他的财富本身要比其他人多一些。而且他早已准备了不止一条的退路。实在不行。大不了离开关中。

蓝循今晚的态度格的和可亲。笑道:“大坐。不必拘谨快上酒”

很快长乐厅内飘满了酒香。蓝循率先举杯道:“各位为了关中都做出了不少的奉献。实在苦了。平日里我实在太忙。一直想跟大家坐坐。好好谈心。却没有机会。今天总算是挑出了一点时间。来。大家先干了这一杯。”

众人齐声响应。蓝循仰将杯中饮尽。酒杯尚未落下。已经有一名商人忙不迭的站起表态道:“大将军为国为民实在辛苦了。关中旱情严重。我等看在眼里。痛在心里。身为关中子民。自当为关中尽力。,施光然虽然田产微薄。可是为了关中我愿意竭力而为。我打算捐赠五百两银子出来作为救济灾民之用。”这施光然是中商贾中有名的鬼。今日他也看透了局势。捐赠是少不了的了。既然少不了还不如主动站出来。第一个站出来至少能够在蓝循心中留下良好的印象。而且往往头一个站出来的。捐赠的也是最少的一个。这厮的小聪明已经用到了极致。

想不到蓝循却冷笑了一声道:“你以为我稀罕你们的银子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