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困龙卷】 第一百三十九章【姐妹】(中)

小说: 三宫六院七十二妃II 作者: 石章鱼 更新时间:2015-02-03 00:46:00 字数:3702 阅读进度:312/489

如果喜欢请收藏(upu小说网)www.upu.smxs.cc,提供更多精彩小说阅读。

蓝循意味深长的看着女儿,芷云能够说出这番话的确让他有些感动,女儿能够懂得血肉亲情的滋味,让他暗自欣慰,蓝循道:“你毕竟还念着自己的妹子”

蓝芷云从父亲的话中敏锐的察觉到他对自己的失望,含泪道:“无论任何时候,女儿都会不惜一切维护家人的利益。www.upu.smxs.cc”

蓝循向椅背上靠了靠,周龙山出走之后,他和女儿之间便产生了深深的隔阂,冷静下来仔细想想,在女儿和周龙山的婚姻上,他也曾经犹豫过,可是想起自己与老友周安泰的感情,这份情义让他无法出尔反尔,女儿和周龙山走到那一步,并不能全都归罪于她。他多方查探之后,终于知道周龙山的下落,心中既有对老友的愧疚,也有一种说不出的恐惧,周龙山对蓝氏的底细摸得相当清楚。一旦他将自己视为仇敌,周龙山所知道和了解的一切将会成为胡人对付蓝氏最犀利的武器。这也是蓝循终于做出和梁氏联盟的决定,胡人才是他最危险的敌人。

蓝芷云并不知道父亲心中的顾虑,低声道:“爹爹,以我们蓝氏今时今日的实力,根本不用顾忌任何人,梁靖只不过是一个跳梁小丑,爹爹为何对他会如此重视?”早在东都之时她就对梁轩宇有所了解,知道此人根本就是一个好色贪淫的纨绔子弟,既没有什么本事,更没有什么品德,爹爹若是将芷霖嫁给他,无异于将她推入火坑之中。

蓝循道:“梁靖虽然卑鄙,可是他的实力不容忽视,我们的将士已经疲惫,若是让他们继续征战。纵使能够胜利,所付出的代价也一定惨重,所以我才会答应他”

蓝芷云用力摇了摇头道:“我不同意,大哥也不会同意。就算娘活在世上,她也一定不会答应。”

蓝循哑然失笑:“你这丫头,居然抬出你死去的娘压我”话虽然如此说,可是心中毕竟感觉到少许温暖,缓缓点了点头道:“我已经想好了,纾秀也已经答应了。”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蓝循心中不觉有些愧疚,纾秀是自己地义女,自己这样做的确是因为自私心在作祟,想起芷云之前想要让纾秀代她嫁给周龙山的事情,自己和女儿的行径又有什么分别。

蓝芷云松了一口气。如释重负道:“这样最好。这样最好”在她心中纾秀地地位自然比不上她的嫡亲妹子。

说到这里,蓝循已经没有和女儿继续谈下去的心境,挥了挥手道:“你去,我还有重要事要做”蓝芷云退下以后,蓝循一个人离开了演武堂,不知不觉竟来到纾秀的房前。透过打开的格窗。正看到纾秀坐在窗前静静缝制着一件冬衣,夕阳的余晖无声落在纾秀的身上,为她的娇躯笼上一层淡紫色的边廓,她的表情恬静而安祥,看不出她内心有任何地波动。

纾秀无意中抬起头,看到窗外地蓝循,美眸之中闪过一丝惊奇之色,随即露出一个恬淡的笑靥。起身迎出门外。轻声道:“爹爹来了,为何不进来坐?”

素来喜怒不形于色的蓝循脸上也露出一丝温和的笑容。如果说芷云常常让他伤心,芷霖让他担心,而纾秀却是让他舒心,每当他疲惫烦恼的时候,这个干女儿沏上的一杯香茶,素手在肩头地按摩总是能够让他从心底放松起来,有些话,他不愿向那两个丫头说,可是却能够在纾秀地面前坦然说出来,纾秀不仅仅是他的女儿,也是他的朋友。

蓝循走入房内,目光落在桌上的灰色冬衣之上。

纾秀温婉一笑,拿起冬衣道:“眼看严冬将至,女儿为爹爹赶制了一件冬衣,下月我就要远行,变天的时候,爹爹千万不要忘了穿上。”

一种难言的感觉从蓝循的内心中流过,他默默在桌旁坐下,轻轻抚摸着那件冬衣,低声道:“从你十二岁起,每年便开始给我,给你的姐妹兄弟做冬衣,算起来已经整整七年了。”

纾秀轻声道:“比起爹爹十九年地养育之恩,这些冬衣算不上什么。”

蓝循抿了抿嘴唇方才道:“我会永远惦记着那份温暖”

纾秀温婉笑道:“世上最温暖地并非是冬衣,而是亲情,爹爹给了我十九年无私的亲情,已经是这世上最奢侈地礼物。”

蓝循听到这里,从不在他人面前表露感情的他,眼圈居然红了,他的双目转向窗外,此时夕阳已经落山,光线顿时黯淡了许多。

纾秀点燃烛台,为父亲端上刚刚沏好的香茗,轻声道:“爹爹一定累了,女儿帮你揉揉肩”

蓝循点了点头,缓缓闭上双目,感觉到纾秀一双柔嫩的双手轻轻按压在自己的双肩之上,周身的神经开始慢慢的放松,蓝循低声道:“我不舍得你走,可是形势却逼迫我不得不这样做”

纾秀的表情没有流露出任何的伤感,明澈的双眸凝望着跳动的烛火,轻声道:“爹爹身边强敌环伺,尤以北方胡人的力量最为强大,在这种时候的确不适合再与楚国交恶。”

“你从小博览群,眼界总比他们几个要强上许多。”蓝循的这句话的确是由衷之言,纾秀比起他那几个亲生的子女自幼便懂事许多。

纾秀笑了起来:“那是因为爹爹并没有去关心他们,其实他们每一个的心里都极其的关心爹爹,只不过没有女儿会表达而已。”

蓝循肩部的肌肉明显的抽动了一下,纾秀敏锐地觉察到掌心的变化,双手也生了片刻的停顿。

蓝循道:“你怪不怪我?”

纾秀摇了摇头:“永远不会”

蓝循黯然道:“假如你怪我。我的心里或许会好过许多。”

纾秀淡然笑道:“如果不是爹爹为我找了一个婆家,只怕纾秀要永远守在这里做一个独守空房地老姑娘,现在还有爹爹陪我,等到将来。我岂不是要孤独一生?”

蓝循明白善良的纾秀这是在安慰自己,可是她越是如此,蓝循越是觉得自己不可原谅,他让纾秀前往和亲实在是太自私了,他低声道:“我所看中的是壶阳关和涟水关,只有拿下它们,我才能稳固南部的边防,只有和梁靖和盟,我才能够意一心一意的处理胡人的危机,我没有考虑到你的感受”

纾秀轻轻揉捏着蓝循的双肩。小声道:“在我幼年之时便立下志愿。日后一定要为爹爹,为我的兄弟姐妹做一些事,我不仅仅是为了回报,而是因为这样做可以让我感到幸福,既然女儿以此为幸福,爹爹又何必顾虑太多?”

纾秀看不到蓝循此刻的表情。可此刻蓝循地双唇是用力抿着。脸部地肌肉因为痛苦而变得扭曲,他忽然意识到,这世上有太多自己力所不及的事情,身为一方之主,他甚至保护不了自己的女儿。

纾秀柔声道:“爹爹无需考虑太多,我只要你永远记得一件事。”

蓝循竭力控制住内心的感情,低声道:“什么事……”

“记住我是你的女儿……”纾秀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泪光在她地美眸中无声荡漾。

蓝循不知自己是怎样离开地。抬头望去。一轮薄冰一样的新月已经高高悬挂在夜空之中,无尽苍穹之中。找不到一颗星辰,他的步伐似乎已经被夜风吹得僵硬,行走在月光笼罩的小路之上,一颗心却悬在半空。

他默默的告诉自己,想成就大事必须学会舍弃,他无可选择,这个声音不断地在心中提醒自己,他的目光终于重新坚强了起来,可是他马上看到迎面站着目光和他同样坚强的芷霖。

芷霖静静站在道路的中心,双手负在身后,显然她并不是偶然来此,而是专程过来寻找父亲。

“为什么这样做?”芷霖地语气冷得像冰。

蓝循地心情已经很乱,他皱了皱眉头:“这么晚了,还不回去睡”

“我睡不着,只怕从今以后我再也不会睡一个安稳觉”

蓝循望着女儿倔强扬起的下颌,心中泛起一丝酸楚,他抬手想要拍拍女儿地肩膀,却被她向后避开。

芷霖道:“你常常说,纾秀也是你的女儿,你对她和我们都一样,永远一样,可你为何要这样做?”

蓝循无言以对。

芷霖厉声道:“梁靖派来使臣,他们明明是向我提亲,你为何要让纾秀代替我?既然你能够这样做,为何不干脆拒绝他们?在你眼中梁靖的那份聘礼当真那么重要?重要到你可以牺牲女儿的幸福,重要到你可以收起你的英雄气概,像一个市侩小人一样去和他交易?”

“住嘴”蓝循怒吼一声,猛然扬起手,给了芷霖一个清脆的耳光,芷霖雪白的俏脸之上立时多出了五根鲜红的手印,她却没有哭泣,没有退缩,反而向父亲又走了一步,这一步竟然逼得蓝循向后退了一步,他颤声道:“你给我走开”芷霖虽然是他最小的女儿,可是性情却是最为倔强的一个,从某些方面来说,她的坚强继承了自己的秉性,可是过度的坚强却又让她的棱角分明,嫉恶如仇,这也是蓝循最不放心她的原因。

芷霖道:“在我心中,从小便将爹爹视为大英雄真豪杰,可是我今日方才现,你并不是什么英雄,一个连自己家人都不能好好保护的人,甚至不能称为一个好的父亲,好的男人”她的情绪变得越激动,明眸微微红,却没有任何的泪光。

蓝循气得浑身颤抖,怒吼道:“你这妮子,信不信我打死你”

芷霖扬起俏脸道:“你打死我,我的心里才会好过一些,我不会让你将纾秀送往楚国,你不当她是你的女儿,可是我当她是我的姐姐”她猛然扬起手,手中一柄带血的尖刀在月光下闪烁着寒光。

蓝循骇然道:“你做什么?”他虽然知道女儿倔强,可是这种弑父的事情,他还不相信她能够做出来。

芷霖将那柄带血的尖刀扔在地上,目光冷冷看着父亲:“楚国的使臣一共五人,全都被我杀了,想要怎样罚我,你自己琢磨”

蓝循险些没有被这个任性的女儿气得闭过气去,他恨恨点了点头,扬起手掌道:“你这个忤逆不孝的丫头,当真以为我不敢杀你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