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困龙卷】 第六章【纵横】(下)

小说: 三宫六院七十二妃II 作者: 石章鱼 更新时间:2015-02-03 00:45:49 字数:3185 阅读进度:18/489

如果喜欢请收藏(upu小说网)www.upu.smxs.cc,提供更多精彩小说阅读。

赵长春来到龙渊身边低声道:“公子,我看不久他们就会搬救兵来了,我们还是尽快走,省得麻烦”

龙渊点了点头,他指了指刘禹德道:“把他先押走”他又向芊若道:“你现在住在哪里,我送你过去。www.UPU.smxs.cc”

芊若并没有拒绝,随同龙渊一起进入车厢,龙渊将那柄匕重新交到她的手中,轻声道:“这一次,你可要拿稳了”

芊若点了点头,缓缓抽出匕,却猛然向龙渊的心口刺来,她的刺杀全无征兆,龙渊根本没有任何防备,匕在即将接触到他的胸口前,却又突然停滞在那里,泪光在芊若的双眸中闪烁,她樱唇微颤道:“惜春楼可是你下令烧的?”

龙渊这才明白芊若原来一直怀疑自己才是纵火案的真凶,他苦笑道:“芊若姑娘以为这件事是我做的?我为何要这样做?灭口吗?我既然想杀你灭口,又为何留下证据?”

两行晶莹的泪水顺着芊若皎洁的俏脸缓缓流下:“我的姐妹,我的娘亲,全都被活活烧死在这场大火之中……”

“我一定会给你一个交代”

芊若放下匕,掩面而泣。

龙渊轻轻揽住她的香肩,芊若无助的扑入他的怀中,泪水无声将他的衣襟沾湿,过了许久她方才控制住自己悲伤的情绪,抬起头,擦干泪水,轻声道:“民女多有得罪还请陛下恕罪”

“我从未怪过你”

“我要走了”

龙渊微微一怔:“惜春楼已经被焚,康都之中,你难道还有其他的亲人?”

芊若轻声道:“天下之大,自有芊若容身之处,我之所以在康都逗留至今,就是想亲口问问陛下,纵火之事到底和你有没有关系?现在我心愿已了,留在康都也已经没有任何意义。”

龙渊心中生出一股难言的眷恋,他本想开口挽留芊若,可是话到唇边却又咽了回去,现在他连自己的安危都无法保障,又凭什么去保护他人,赵子服说得不错,现在留在自己的身边等于自寻死路,自己又何苦连累其他人呢?

龙渊让赵长春停下马车,芊若推开车门跳了下去,她走了两步,龙渊从后面又追赶上来,将那柄她刚刚弃在车厢内的匕重新交到她的手中:“无论你去哪里,都不要忘了我”

芊若含泪点了点头,在她心中忽然升腾起一股奇怪的感觉,眼前的龙渊如果不是大康的皇帝该有多好?假如龙渊挽留自己,自己会不会留下?芳心中悄然流露出几许期待。

龙渊低声道:“一路保重”

泪水无可抑制的逃脱了眼眶的束缚,芊若扭过头去,生怕被龙渊看到自己凄楚无助的样子,她好不容易才控制住自己的眼泪,从颈上取下一个红丝线穿着的玉观音,轻轻放在龙渊的手中,绽放出一丝笑容:“我娘说过,她能够保佑主人一世平安。”

“谢谢”龙渊的声音变得有些异样。

“答应我,做个好皇帝”芊若迎着阳光向远方走去。

龙渊久久站在原地,握着那颗玉观音,感受着上面淡淡的体温,痴痴看着芊若的背影,泪水已然将他的视线模糊……

兵部尚廖其园、户部尚林恒安被双双召入宫中,龙渊在月华宫召见了他们两个,看到小皇帝一脸的怒色,两人都知道今天有些不妙,慌忙跪在龙渊面前叩。

龙渊重重拍了拍龙案:“朕的旨意,你们两人到底是遵还是不遵?”

林恒安恭敬道:“陛下,您是大康之主,我们这些做臣子的岂敢不遵”

廖其园并不知道小皇帝这次为何火,还以为是上次春深巷纵火案的事情,小声道:“纵火一案,陛下给了我们三天,微臣正在努力追查,现在已经有了些眉目”

龙渊冷笑道:“你当然有眉目”

廖其园心中咯噔一下,暗叫不好,看来今天小皇帝的火气是冲着自己的。他壮着胆子道:“微臣不知陛下是什么意思?”

龙渊走下御座,指着廖其园的鼻子道:“纵火案的事情朕先不提,朕且问你们两个,国库调拨的那些赈灾粮饷可曾有人中饱私囊?”

林恒安慌忙答道:“陛下明鉴,国库调拨的赈灾粮饷,全都分下去了,若有人敢中饱私囊,我等必彻查到底。”

廖其园也忙不迭的点头。

龙渊冷笑道:“好,如果当真有人敢这样做,你们会如何处理他?”

廖其园答道:“臣会剥其皮,拆其骨,啖其血肉,方才解我心头只恨。”林恒安附和道:“对待那些贪赃枉法的奸佞,原该如此”

龙渊笑着点了点头道:“好,朕等得就是你们这一句话”

他摆了摆手道:“小贵子,上菜”

廖其园和林恒安面面相觑,不知道这小皇帝打得什么主意?林恒安道:“陛下,微臣来时已经吃过了……”

龙渊淡然笑道:“朕赐给你们的食物自然是要吃的”

祥贵将一碗生肉块端到两人的面前,此外还有一碗冒着热气的鲜血。

廖其园眼睛瞪得老大:“陛下……这是……生的啊”

龙渊慢条斯理道:“朕今日偶然经过春深巷,刚好看到一个名叫刘禹德的将领在分食品,原本灾民每人应该得到两个馒头,到了他那里便成了一个朕一怒之下,便将他拿下审问,谁想到这混帐东西口口声声说廖大人是他的姐夫。”

廖其园慌忙道:“微臣冤枉啊,微臣的妻妾之中根本没有刘姓女子”他心中却明白,那个刘禹德是他一个相好姘头的弟弟,想不到那小子如此倒霉竟然撞在了皇上手中。

龙渊微笑道:“朕当然不会相信他的胡言乱语,一怒之下便将他的脑袋砍了,让厨师挑选里脊精肉给剁了,就是摆在你们面前的这碗”

廖其园和林恒安看着眼前的肉块,吓得魂飞魄散,只觉着腹中有一股热流向上猛冲,可是碍于小皇帝站在眼前,那里敢吐出来

龙渊道:“刚才是哪个说过要剥其皮,拆其骨,啖其血肉的呢?”

林恒安此时哪还顾得上什么交情,伸手指向廖其园道:“是廖大人说的”

假如廖其园手中有刀,他肯定要一刀将林恒安的脑袋给切下来,他哭丧着脸,强挤出一丝笑容道:“陛下,臣刚才只是打个比方”

龙渊脸色猛然一变,他大踏步回到御座上坐下,冷哼一声道:“廖其园,你当朕还是小孩子吗?”

廖其园慌忙跪倒道:“微臣不敢”

龙渊道:“朕为了怕你麻烦,皮已经帮你剥过了,骨头也已经拆好了,这肉嘛,也给你剁成了小块,你必须给我吃得一干二净,否则你就是欺君,欺君就要问斩”

林恒安此时只想脱清自身干系,落井下石的说道:“廖大人,千万不可让陛下动怒”

廖其园又是恼火又是害怕,他拿起筷子,强颜欢笑道:“多谢陛下恩宠”,他忍住内心的一阵阵恶心,逼着自己吞下一块生肉,可恨那小皇帝还微笑问道:“廖大人,滋味如何?”

“好吃,好吃”廖其园口齿含糊道。

林恒安在一旁看得恶心,将脸扭过一边。

龙渊微笑道:“林大人,是不是怪朕偏袒廖大人呢?”

林恒安慌忙摆手道:“不敢,不敢呐”

龙渊叹了口气道:“想想朕这件事做得的确有失公允,哪有让林大人看着廖大人独自享用的道理?这么着,廖大人,你把旁边的那碗汤让给林大人,都是一殿之臣,不要那么小气嘛”

廖其园求之不得,他端起那碗鲜血送到了林恒安的面前,林恒安看到廖其园幸灾乐祸的眼神,也知道今天这顿定然是躲不过去了,他只得端起那碗鲜血,闭着眼睛喝了下去,谁曾想,那鲜血放了这么久已经凝固了,他只能一点点咬碎吞下。

龙渊满脸笑意的盯着两人,直到他们将两碗血肉吃的一干二净,这才大笑道:“两位大人可吃饱了吗?”

“吃饱了,吃饱了”

“朕好像忘了上酒”

廖其园带着哭腔道:“陛下,臣真的吃不下了”

林恒安也连连点头,他恶心的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既然吃不下,朕也不好勉强,你们退下去”

两人如同大赦,草草跪别之后便向宫门外跑去。

龙渊看着他们的背影不禁哈哈大笑,心中真是畅快淋漓,候在一旁的祥贵更是笑得直不起腰来,他上气不接下气道:“主子……主子……您真是厉害,居然让他们吃了这么多的生猪肉……”

龙渊笑道:“我让你加得泻药可曾放了?”

“主子吩咐的事情……奴才……奴才怎敢忘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