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5章 宝物到手

小说: 一剑倾城(长秀) 作者: 长秀 更新时间:2019-03-15 01:48:46 字数:2533 阅读进度:276/476

小÷说◎网】,♂小÷说◎网】,

真是有其师必有其弟子啊!

李青罡这厮也是这个样,看着挺实在老实,其实焉儿坏!这臭小子现在就跟他师傅一个模样。

“这个,思存啊,你不是不知道,咱们剑宗以剑为本,对其他的所谓宝物啊,其实都不看重。正所谓天下万法,一剑破之。咱们剑宗除了剑,还真没别的适合的宝物。但是你已经有了麒麟剑了,这样吧,本长老做主,给你一颗大力丹,助你在战斗中能生出许多力气,相信能帮到你。”田济丘内心很是不舍,但是还是说道。

岳长卿连忙借坡下驴,道:“谢谢长老,弟子收下了。”

我去,这小子收东西真是利索啊!众人纷纷在心里翻了个大白眼。

田济丘见他一直看着自己,心道这小子这是要当场收货啊。他虽然不舍,但是话已经说出来了,就无法收回了。于是从方寸物中拿出一只小玉瓶,里面装着一颗大力丹。

岳长卿连忙伸手去接,恨不得自己拿过来。

田济丘心里一声哀叹,将玉瓶放在了岳长卿的手上。

岳长卿立即喜滋滋的纳入了怀里,然后把目光看向了王道安。

王道安心里一跳,这小子又要干嘛?

岳长卿摇了摇头,王道安已经给了自己两件火蚕衣,就不从他那里再要了,不然他再给一件,那真是不知道接不接了。

岳长卿可不想变成火蚕衣专业户。

岳长卿又把目光看向张不凡,道:“宗主,长老,峰主,弟子是要连续比三场是吧,那这一样宝物好像不咋够啊。万一第一场弟子就用了,那第二场咋办?”

哇擦,这小子这是还要继续要的架势?你小子能不能过第一场还不知道呢,你就先把第二场的要了?难不成第三场你也要?

要是你小子第一场就败了,那岂不是白给了?

众人心头都泛起如此念头,可是他们却不能说出来,不然那就是影响这位卓师弟的信心,到时候这位卓师弟败下阵来,反咬一口,那可真是说都说不清了。

这可是关乎剑宗千年基业的啊,谁敢多置喙一口?

张不凡心里发怵,这小子说归说,看嘛一直看本峰主,难不成这小子想问自己要宝物?

是,本峰主的弟子是输了一场,但是你小子就一定能胜?你就这么有脸问本峰主要?

“这个,卓师侄要打三场,却是一件宝物还是不够的,理应再给一件。”王道安突然出声道,说完,他把目光看向了张不凡。

我靠!张不凡心里大跳,他有些不敢看王道安的眼睛。

可是,随着王道安看过来,众人也都把目光看了过来,就连他的弟子吴奇的弟子辈的杨功玮那些人也都看了过来。

张不凡知道躲不过去了,装更是装不过去了,他一咬牙,看向岳长卿道:“卓师侄啊,你背负着剑宗所有人的期望出战,理应有更多的宝物傍身才是。你张师叔我比较寒酸,多年来都是守着藏书阁,没别的宝物,就把这跟捆经绳给你吧。”

说着,张不凡从方寸物中拿出了一条一尺长的白色细绳,边递给岳长卿边道:“卓师侄,这捆经绳是用来捆经书的,所以它的威力也在于克制道法上面,正好你与道宗弟子对战,用得上。张师叔我就赐给你了,你可一定要多赢下一场啊!”

岳长卿大喜,连忙接过来,笑道:“多谢张师叔。”

说完,把宝物纳入怀中,喜滋滋的完全不理会张不凡最后的那一句话。

小算看到这里,心里笑翻了,张不凡这厮总算是吃了个哑巴亏了。

痛快!痛快!这小子对本小算的胃口!

岳长卿收好捆经绳后,轻咳了一声,把目光往几位峰主身上转悠了。看了看洛秋,他立即转向。然后看了看谢榆雁,也转向,最后看向了裘存异,不动了。

裘存异心里一声哀叹,十分自觉的站出来,道:“卓师侄,老夫知你还要比第三场,这宝物该有三件才是。这样把,老夫把这块红云布送给你,助你的剑越来越锋利,为剑宗赢下更多的的比试。”

说着,裘存异拿出一块方形、红色带云纹的布帕给岳长卿。

岳长卿一见这东西,眼睛顿时一亮。这红云布可是好东西,是剑修求之不得的宝物。正所谓剑需要打磨,但是剑更需要时时勤拂拭,而这拂拭剑器的布帛就需要不一般的东西。

红云布则是专门用来拂拭剑器的。用红云布经常擦拭剑器,长年累月下来,会让佩剑越来越灵性、越来越锋利,剑气也会愈发容易运用。

一般这样的宝物是可遇不可求的,岳长卿作为剑修,也无不希望自己能得到这样的一件宝物,没想到今日竟然如愿了,真是意外之喜!

还是意外之大喜!

岳长卿立即接过来,拱手道:“弟子多谢裘师伯!”

裘存异心里肉痛不已,但还是面不改色,摆摆手示意毫不在乎。

张不凡看得一阵鄙夷,这老家伙倒是会卖乖。

一连收了三件宝物,岳长卿心里美滋滋,接下来就是代表剑宗出战了,岳长卿一拱手,一百八十度移动。然后一转身,又是一百八十度移动。

这就相当于是对所有人都行过礼了。接着,他一甩衣袖,背负着麒麟剑大步迈了出去。

这身影、身姿竟是有一股说不出的潇洒。

此时,道宗那边还正在商议该派何人上场。其中王阳等五老给出的建议是宋芸儿、刘振忠再加上太极门的陈行雨。

而左丹倾向的则是太极门陈行雨、昊天派的辛博宇和自家的刘振忠。而唐小进,不考虑了,因为唐小进能赢下一场,也是消耗太大,无法继续作战了。

至于为什么要让太极门和昊天派的人上场,是因为这两派都统一受道宗的管辖,所以道宗以借力的方式消耗名额的做法,让他们出战。

从规则上讲,没什么问题,只是好说不好听。

但是道宗弟子有限,不像剑宗人多势众,所以才会借力而行。

商量半天之后,道宗那边还是无法统一,最终做出一个统一的决定,就是先派自家的刘振忠上去。然后看情况而定,反正他们名额多。

如果这第一战的结果是败,那说不得就让太极门或昊天派的人再去消耗一番。最后的决胜局,再看情况而定。

如此商量结束,道宗这边把目光看向了剑宗那边。

这一看,正看到一个戴着面具的男子大踏步走出来。

左丹和五老都是一愣,这人是哪位?没听说剑宗还有一位戴面具的天才弟子啊?

“道主,有问题!”马楚一道。

左丹道:“什么问题?”

“从未听说剑宗有这一号弟子,我怀疑这人不是剑宗弟子,而是剑宗借来的。”马楚一道。

“借来的?那也可以啊,咱们不也借了吗?”左丹道。

马楚一道:“问题是咱们不知道是哪一门一派的,这对咱们不利,咱们必须得问清楚。”